皇甫明负责重新组建和启动运行外贸车队,临时名称不变,随后将更名为艾丙物流公司名下车队。

    时间上已经不允许了。车队必须要马上投入运行,然后承担艾丙购物七大门店的铺货运输。超市的仓储已经消耗过半,皇甫明知道责任重大,自然不敢怠慢。

    早上,沈晓曼开车赶往省城,按照郭阳的意思,去与人民商场的高层接触,对接参与人民商场改制的事宜。而郭阳则去报社点卯。

    郭阳到了报社,刚进办公楼,就听说眼镜张和周政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郭阳很意外。

    眼镜张是新闻中心主任,一把手,周政只是副主任,副主任跟主任拧上有点不同寻常的味道啊。

    况且,抛开职务不说,眼镜张在晨报的资历也比周政要深。眼镜张为人圆滑老练,轻易不会跟人发生冲突,周政的个性风格与他大抵类似,这两个人掐起来,让报社很多人大跌眼镜。

    林美美急吼吼从楼上冲下来,她今天穿着一件紧身的米色皮夹克,修身的牛仔裤,将曼妙的身段反衬得淋漓尽致。她毫无顾忌地从台阶上跳下来,娇喘着凑近郭阳,那波澜起伏的妙处无意间摩擦着郭阳的胳膊。

    郭阳难免泛起一丝异样和生理上的敏感反应。

    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林美美大咧咧的肢体接触。

    林美美撅噘嘴:“看你那熊样,我还能吃了你?”

    郭阳打着哈哈:“我不是怕你吃了我,我是怕我经不住勾引,不管不顾,吃了你!”

    林美美是郭阳在报社唯一一个可以撇开各种顾虑开玩笑的人,这两年,两人有意无意的拌嘴、插科打诨的斗嘴,早已成了某种习惯。

    林美美挺起胸:“来啊,有本事你来!”

    郭阳尴尬地嘿嘿干笑两声,主动扯开了话题:“你急乎乎跑下来干嘛?”

    林美美立即俏脸上浮起她素日惯有的对八卦乐此不疲的某种兴奋表情:“你进门的时候,没有发现老张的老婆刚走吗?”

    老张的老婆?郭阳愕然。

    他知道眼镜张有个做生意的媳妇,作风强势,却真没有见过对方是何方神圣。

    老张的老婆来干什么?

    林美美再次凑了过来,压低声音咯咯笑道:“老张和周政掐起来了,都动了手,我真是没想到,老张这么憨的人,发狂起来如此暴力,周政已经去医院了,他被老张一凳子砸破了脑袋。”

    “为什么?”

    “据说是周政搞了老张的老婆,更可笑的是,老张的老婆竟然还跑到报社来主动跟老张提出离婚呢……”

    郭阳呆了呆。

    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把周政和老张的老婆联系在一起。在他的印象中,周政就是一个谦谦君子,而且周政是外地人,在本市毫无根基,早已娶妻生子,怎么突然跟眼镜张的老婆有了交集?

    林美美还待要继续八卦下去,郭阳有些不耐烦,就扯了扯林美美的胳膊,径自抬步往楼上走去。

    进了办公室,见新闻中心的大办公室地上一片狼藉,几个男女记者正在神色复杂地低头收拾着散了一地的办公物品。看得出来,几分钟之前,这是一个非常激烈的战场了。

    眼镜张的眼镜都断裂两截,他喘着粗气面色苍白坐在那里,面目有些阴森可怖。

    其实他早就知道老婆背后有人了。他一直在忍受着,希望哪一天这个女人能看在孩子的面上回心转意。

    但眼镜张万万没有想到,老婆偷的人竟然是周政。

    这真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愤怒境遇。

    眼镜张今天一早当面质问周政,周政竟然没有否认。更让眼镜张接受不了的是,周政当面给他老婆打了电话,不多时那个女人赶过来,两人当面向他摊牌,主动要求离婚。

    眼镜张气冲斗牛,当场暴走。

    还没有等周政反应过来,眼镜张就已经疯狂地抡起一把椅子,劈头盖脸砸在周政的头上。周政头破血流地与眼镜张厮打在一起,顿时惊动整个报社。

    总编蒋琬亲自出面喝止,这才中断冲突。

    眼镜张的老婆陪着周政去医院,只留下眼镜张一个人大脑中一片麻木坐在那里连气都不知道该怎么生了。

    郭阳站在那里,有点无奈和尴尬。他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去安慰一下眼镜张,毕竟眼镜张跟他的关系不错。但这种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估计谁的话、任何的安慰都对眼镜张来说无济于事。

    谁遇上这个,都会瞬间凌乱和暴怒发狂。

    蒋琬脸色阴沉地和纪委书记李长河并肩一起走了进来。蒋琬皱着眉头扫了表情僵硬麻木形态狼狈的眼镜张一眼,突然向郭阳挥挥手:“小郭,你来,我和长河同志要跟你谈一谈!”

    高嵩出差去了外地,眼镜张和周政出了这种事,新闻中心就剩下郭阳一个副主任了。

    很显然,在报社领导眼里,眼镜张和周政的这场关乎私生活的暴力冲突,就是一次丑闻,影响了报社形象。

    哪怕是对眼镜张非常器重的社长赵国庆,都在电话中恼火地立即拍板,让眼镜张和周政一起就地停职检查,以观后效。

    蒋琬沉声道:“小郭,按照我们几个报社党委主要领导碰头的意见,张周两人马上停职检查,待岗以观后效。高嵩又不在,至于新闻中心,担子就都落在你的头上了,你要做个充分的思想准备,在这种关键时刻,千万不要掉链子!”

    新闻中心是北方晨报的中枢部门。如果新闻中心停止运转,北方晨报就相当于停摆了。

    郭阳皱了皱眉,这算是临危受命吗?

    现在,艾丙集团正是需要他的时候,可偏偏报社这边出了这档子事,这无疑将郭阳拴在了报社,再也抽不出精力和时间来做自己公司的事了。

    “有问题吗?”蒋琬沉声问。

    郭阳苦笑:“没有问题,请蒋总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抓好日常工作!”

    “好,我和长河同志都相信你会承担起应该承担的责任来。这样,你下去之后,除了马上要恢复工作秩序之外,还要启动对张坤和周政的调查,形成书面报告,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并拿出你们部门的如何处置张坤和周政的建议来上报报社党委。”

    郭阳愕然:“蒋总,我听说这是他们的私事,不涉及工作,还需要部门出调查报告吗?”

    蒋琬挥了挥手:“私事?私事闹腾到办公室来,因私废公,影响极坏!!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就是我们北方晨报最近十年来最大的丑闻!”

    郭阳无奈地应下。

    发生这样的事情,报社领导肯定不会放过眼镜张和周政,这是必然的。现在是紧急停职,下一步,极有可能完全免职。

    ……

    郭阳回到办公室,其他人已经基本上将办公室收拾利索干净。眼镜张被纪委书记李长河找了谈话,已经回家停职反省去了。当然,被单位同事周政给戴上了一顶绿帽子,家庭出现重大变故,眼镜张是不是真的回家去了,谁也不知,也无人关心。

    周政在医院留院观察。

    上午十点多,副总编张玉强、纪委书记李长河和总编蒋琬三人走进新闻中心的大厅,李长河敲了敲郭阳的办公桌,大声道:“好了,都停停手头上的活,下面由蒋总代表报社党委宣布党委行政的临时决定!”

    所有记者都抬起头来望着蒋琬。

    “经研究,张坤和周政就地停职,新闻中心由副主任郭阳同志临时主持工作……”宣布了郭阳主持工作的决定之后,蒋琬又认真严肃强调了三点五方面要求,新闻记者们却是眸光闪烁,心思都用在了别处,没有几个用心听她的训话。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眼镜张和周政这一次完了,彻底完了,工作被毁了。

    八成,要被报社免职。

    出了这种事,无论是作为婚姻受害者的眼镜张还是作为暴力受害者的周政,都不适合再在中层岗位上。而且,两人未来也不可能留在同一个部门了。

    如此一来,新闻中心就空出了两个中层职位。

    郭阳和高嵩这两个副主任,有一个必然要接任主任。

    这样一想,就没有人再关心眼镜张被戴绿帽子的悲惨境遇,也没有人再在背后对眼镜张、周政和眼镜张老婆三人之间的畸形关系议论纷纷了,大家的兴趣点和关注点旋即被两个中层副职岗位吸引。

    郭阳心里暗叹一声,人心之复杂、人性之凉薄、人情之淡漠,由此可见一斑。

    眼镜张是报社出了名的极有人缘和群众基础的好人、老实人、业务骨干、资深中层干部,但关键时刻,竟然没有人肯对眼镜张的不幸境遇说半句同情和安慰的话。

    更多的是幸灾乐祸和八卦之心。

    哪怕是林美美,此刻津津乐道的还是张周与一个女人的三角关系。

    郭阳望着大厅内三五成群窃窃私语讨论个不停的新闻记者们,心头感慨万千,当然这样的感慨他断然不能说出口来,这会让他这个临危受命的临时主持工作的副主任日后无法开展工作。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