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在周家吃晚饭。

    一家人围坐在餐桌上,一边吃一边收看省台的新闻节目。

    “自去年沪深证券交易所施行ST制度以来,我省的上市公司北方商城成为首批14只被ST的股票之一,从即日起,北方商城将更名为ST北方……”

    郭阳心念一闪,如同一道闪电划过黑暗的天空,他马上就产生了一个无比大胆疯狂的念头。

    他马上在心里盘算着衡量着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可以化为现实。见他神思不属,薛春兰皱了皱眉道:“小郭,抓紧时间吃饭,有事吃了饭再说!”

    郭阳笑了笑:“我知道了。”

    郭阳简单吃了点东西,就起身向周定南夫妻告辞。周定南夫妻有些意外,但还是没有挽留他。

    周冰出来送郭阳,有些狐疑道:“阳阳,你咋了这是?怎么突然就要走?而且饭也没吃几口!”

    郭阳微微一笑:“小冰,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必须要马上跟沈晓曼谈一谈,先不说了啊,我过后会跟你解释!”

    郭阳出了周家别墅的门,匆匆开车离去消失在沉沉的夜幕中。周冰倒也没有多想,因为她知道艾丙购物正面临着重大危机,一个处置不当,就有关门停业的危险。

    沈晓曼住处,听了郭阳的想法,沈晓曼大吃一惊:“郭阳,你可知道你这想法有多疯狂吗?”

    郭阳微微一笑:“顶多就算是大胆的想法,怎么能叫疯狂呢?”

    “你可知道收购人民商场的股权需要多大的资金成本吗?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沈晓曼面色凝重起来。

    郭阳点点头:“暂停我们的商业地产项目,将我们从银行融资来的五千万全部投入到这个项目上去!”

    沈晓曼倒吸了一口凉气:“你疯了不成?你这是在拿集团的前途去赌博!我坚决不同意!”

    “这家国有企业问题严重,我听季大斌说,早已经病入膏肓,很难再有起色了。我们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可以说是倾其所有去冒这种险,太不值了!万一我们被拖进去,整个艾丙集团都会被这一个项目拖垮,你想过没有?!”

    “危险当然存在,但我看来,还是机遇大于风险。你想想看,人民商场正在省政府的主导下进行改制,如果我们参与进去,只要取得控股权,哪怕控股的地位不是太重,那么,我们就能实现艾丙集团的整体借壳上市。”

    “这是第一步。第二步,我们可以将艾丙购物资产打包装入改组后的人民商场,我们就会进一步提升控股权,甚至达到整体将这家大型贸易企业纳为己有的战略目的。”

    “而资产重组又会刺激股价的上涨,反过来助推我们集团整体市场估值的提升。这将是本质的变化!!!”

    郭阳一脸的兴奋和红光:“艾丙集团的总资产必将以几何倍数暴增,我们从股市上圈回来的钱,可以继续投资房地产嘛!”

    “你这是在赌博!我不认可!!”沈晓曼还是觉得风险太大,觉得郭阳太过理想主义了。

    她并不知,郭阳之所以下了这么大的决心,不是因为盲目乐观和过于理想主义,而是因为他想起了一件事。印象中,大概就是2000年年初的样子,人民商场进行整体改制,与省城一家民营企业莲花公司重组,莲花公司占了重组后人民商场51%的股权。如此,莲花公司相当于变相控股了上市公司ST北方,股票更名为ST莲花,因为资本的注入和资产重组利好的刺激,当年股价就出现暴涨,尔后实现盈利,之后又摘掉了ST的帽子。

    既然莲花公司能做,艾丙集团又为什么不能?

    郭阳在最短的时间内,下定了参与人民商场改制的重大决策。沈晓曼虽然觉得郭阳太过疯狂,但还是拗不过郭阳,不得不同意亲自赴省城操作这件事。

    沈晓曼的个人能力毋庸置疑。

    沈晓曼出面去运作,成功的概率是有的。但郭阳心里很明白,像人民商场这样的省城大国企,尽管经营形势很差频临破产,但背后还是牵扯着方方面面的利益藤蔓。艾丙集团想要参与人民商场的改制,单单靠商业谈判是做不到的。

    ……

    第二天一早,沈晓曼跟刘凯通了电话,得知对方已经将此事汇报给宋副市长,然后也协调了外贸局的主要领导,上头打了招呼下来,她就不再犹豫,直接带着皇甫明去了外贸公司找上了该公司的经理霍大珠。

    霍大珠曾经也是本市的一位女强人,叱咤商场十几年,执掌外贸公司有过辉煌巅峰。但外贸行业在90年代末期开始没落,再加上国有企业的体制僵化,直接导致外贸公司效益逐年下滑,最终亏损严重,资金链断裂。

    下属的车队对于霍大珠来说,就是鸡肋的存在。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留着吧,白白浪费二十几台车和部分场地资产。不留吧,这批资产被闲置时间久了,会变得很不值钱。

    就在这个时候,上头突然招呼下来,说是本市一家民企有意收购车队,而且还要特事特办,欲办从速。

    霍大珠先是惊喜交加,旋即觉得是一个机会。

    尤其是见到沈晓曼和皇甫明之后,感觉到对方的迫切心里,霍大珠更是生出了几分趁火打劫的心思。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二十几台旧卡车和部分资产,账面价值一百七八十万。但问题是账面价值是账面价值,以这样的价值出售,肯定无人接手。

    可霍大珠为了利益最大化,还是提出了一百八十万的报价。

    沈晓曼知道对方有趁火打劫的嫌疑,但自己这边着急促成并购以解燃眉之急,她还是不得不耐着性子笑道:“霍经理,您看您这二十几台车呢都扣除折损,实际价值与账面价值存在较大差异,况且,这些车辆闲置了这么久,维修费用估计也会很高,这意味着我们的后续投入将会很大。”

    “再加上除了车辆之外,所谓的有效资产就是一些汽车零配件,对我们来说基本没有价值。因此,我个人认为,我们一百万的报价还是相当有诚意的,希望霍经理能体会到我们的诚意!”

    霍大珠打着国有企业老板的官腔:“沈总,我们可不是漫天要价,你也知道我们是国有企业,这些是国有资产,我宁可不卖,也不能在我的任期内,产生国有资产流失和贬值的问题!”

    沈晓曼有些恼火。

    她知道有上头的压力,只要跟霍大珠持续谈下去,对方肯定还是能让步。但奈何艾丙购物等不起,耗不起,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沈晓曼深吸了一口气:“霍经理,我可以再加十万,整体报价一百一十万,不能再多了!”

    霍大珠眼眸中闪过一丝市侩的狡黠:“这我不能做主,我需要向上级主管部门打报告,等待上头的审批!”

    沈晓曼咬了咬牙,霍大珠此人极为难缠,她心里清楚,这样谈下去八成没有任何结果,对方很容易会将这事给拖垮拖黄。

    沈晓曼定了定神,起身笑了笑:“好吧,我会把霍经理的意思转达给我们董事长,且看看他怎么决策吧。不过,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尽快达成共识,这也是市里蒋书记的意思!”

    霍大珠笑:“也好,就请沈总回去跟老板汇报吧,我们的合作能成最好,如果不成,说明我们双方没有缘分……”

    霍大珠心里冷笑:拿上头压我?瞎了你的眼,老娘也不是吃干饭的!

    沈晓曼离开霍大珠的办公室,又跟刘凯通了电话,失望刘凯能帮着再协调下外贸局的领导,但刘凯却婉言谢绝。实际上也不是刘凯不帮忙,这事做到这个份上,已经到位了。

    如果刘凯继续追着这件事不放,传到蒋雪峰那里肯定会引起不满。

    就算是刘凯再帮忙找找外贸局的领导,可只要霍大珠阳奉阴违至少能拖上几个月。所以,刘凯建议沈晓曼还是从霍大珠本人身上做做工作。

    “霍大珠这女人很难缠,她明摆着就是趁火打劫,但偏偏我们拿她没办法。”沈晓曼恼火地跺了跺脚,打着电话走出了外贸公司的院落:“她真是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是一百八十万,太离谱了!”

    郭阳皱了皱眉,“晓曼,你没有跟她提过安置职工的事?”

    沈晓曼一怔:“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职工的事,她就把话给堵死了。”

    郭阳沉吟了片刻:“晓曼,你下午继续去跟她谈,不但要去,而且大张旗鼓地去!多带几个人去!一定要把风声放出去,只要有人外贸公司的人问,就直接说我们愿意收购外贸车队同时安置所有下岗的驾驶员……”

    沈晓曼何等聪明和心机,她马上明白了郭阳的意思,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你小子坏死了,你这是要让他们内部的人先乱起来,然后逼宫啊!”

    郭阳也笑:“难道只允许他们趁火打劫,不许我们使点手段?晓曼,你放心,只要他们的职工知道这事,肯定会站在我们这边,她扛不住职工闹事的压力的!”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