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曼缓缓走进人民商场对面的仙客居茶馆。

    郭琳琳和姚泽楷正陪着季大斌闲扯。

    季大斌见沈晓曼进门,抬头笑了笑,微微有些不安道:“怎么样,老同学,你们老板怎么说?”

    季大斌之所以对名不见经传的艾丙集团感兴趣,主要是沈晓曼透露郭阳持有上市公司鼎文传媒很大一部分股权,是该公司的股东。

    这足以说明郭阳的经济实力。

    而且,沈晓曼把艾丙集团如今的产业布局和未来的战略思路讲了讲,季大斌感觉非常有发展前景。

    “我们董事长表态了:可以给你集团副总裁的职位,并开具相应的年薪,具体数目我暂时还不能跟你讲,但肯定会比你在人民商场的薪酬高很多。至于能不能独挡一面,说实话,老季,这要看你的管理能力,需要时间来互相考察,你说是不是?”沈晓曼微笑着。

    季大斌大笑:“这当然。我必须要表现出我的价值和诚意来嘛!这样吧,我马上就可以帮你们联系五六家供货商,我跟他们关系不错,给你们供货应该问题不大。”

    “但提醒你们要注意啊,从省城往C市供货,运输成本和配送成本会不低,供货商是不可能承担这些成本的,你们要想清楚值不值。”

    沈晓曼心里苦笑,嘴上却不动声色:“成本高一点不要紧,只要能满足我们的需要,我们可以承担这部分运输配送成本!”

    季大斌哦了一声,马上开始掏出手机来联系供货商。

    不多时,两个供货商企业的业务代表就被季大斌喊了来。但对方一听闻是C市的企业,就有点不太热情了。从省城往C市,一百多公里,按照现在的交通状况,运输成本高,他们自己没有账算。

    真正谈到具体的合作,沈晓曼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的确,即便是运输成本由艾丙购物来承担,因为路途远、利润低,对方企业的供货意愿还是不太高。

    但看在季大斌的面上,这两家供货商提出了比较苛刻的要求,货款现结,没有付款周期。

    货款现结,是当今超市零售行业的大忌,没有企业是这么干的。沈晓曼脸上的笑容一点点逝去,因为货款现结,直接会导致艾丙购物的现金流出现严重匮乏,从而产生负面的连锁反应,影响到母公司艾丙集团的运作。

    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这样做的。

    ……

    艾丙购物断货危机的消息渐渐在本市传播了开去,艾丙购物即将关门大吉的各种传言不胫而走,不少顾客尤其是办了会员卡的顾客纷纷要求退卡,超市员工从早上开门营业之后,就不断面对越来越多顾客的质询,人心也渐渐不稳。

    尽管公司管理层坚决否认了这一点,但毕竟纸包不住火,几家大供货商联合断货的事儿,还是被扩散出去。

    郭阳知道是孟天祥在背后推波助澜,当然散布谣言的肯定还是宋大昌的人。孟天祥在本市根基浅薄,他就是有这个心,也没这个本事。

    郭阳知道不能继续坐以待毙了。

    他知道艾丙集团刚刚开始创业,正处在高速发展的良性轨道上,这个时候,不宜跟宋大昌这样的人翻脸成仇。他也知道,这场阴谋背后真正的主谋其实是宋大昌而不是孟天祥。

    他思之再三,决定亲自登门,会一会这位传说中的游走在黑白两道呼风唤雨的大佬。

    郭阳从来就不是拖泥带水的人。

    日落西斜,他将车停在大昌集团办公楼的对面停车场上,然后缓步走向大昌集团院内。

    两名彪悍粗犷的保安浓眉怒眼:“你找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郭阳微微一笑:“我当然知道这是大昌集团,两位,麻烦通报一声,就说我姓郭,是艾丙公司的老板,想要见一见宋大昌先生。”

    郭阳眼角的余光已经发现了停在楼下的宋大昌那辆加长林肯,这说明宋大昌就在公司。

    两名保安传信进去,大概等了有十几分钟的样子,才有个虎背熊腰的马仔下楼来上上下下打量着郭阳,然后冷冷道:“你跟我来!”

    郭阳不动声色缓步跟在马仔的后面上了大昌集团的办公楼。

    大昌集团的办公楼新建不久,走廊上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新家具新装修的味道。电梯口前,两排“奋发图强争创一流”的金色大字非常醒目,竟然还有两名俏丽的身穿制服的女员工站在电梯口前引导,面带笑容彬彬有礼。

    这样的管理细节让郭阳暗暗吃了一惊,他本来以为像宋大昌这样的人,他掌控的公司多半带有黑色或者灰色色彩,在企业管理和企业文化上定然是江湖匪化,结果进来一看,却颇有大公司的气象。

    进了电梯,马仔摁下了8楼的按钮。

    出了电梯,迎面就是一间装修豪华的办公室。马仔肃然走过去,打开门,里面传来一个略带嘶哑的冷淡声音:“请他进来吧!”

    郭阳定了定神,大步走了进去。

    宽大的老板桌背后坐着一个穿着灰色马甲戴着鸭舌帽气度端宁的中年男子,此人浓眉阔口高鼻,文质彬彬,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边眼镜。

    郭阳有点意外。

    宋大昌这样的相貌和气质,压根与黑社会大佬没有半点联系。非但不像黑社会大佬,还有种儒雅知识分子的味道,只是他的眸光开阖间隐隐有一丝杀气和傲然流露其外。

    郭阳在打量宋大昌,宋大昌同样也在扫视着郭阳。

    他本来没有关注一个不起眼的刚刚创立的小公司至少在宋大昌眼里的艾丙公司是这样的,只是因为孟天祥的缘故,他才对艾丙集团有过一些调查了解。

    郭阳竟然找上门来,这让宋大昌很是惊讶,又有点好奇。

    他倒是想要看看,郭阳不告而来,究竟想要干什么,而又能干什么。

    宋大昌并不在意郭阳或者其他人知晓他就是导致艾丙购物面临断货危机的幕后元凶。他不在乎,在他心里,郭**本就不是一个可以上得了台面的小人物。

    他要捏死郭阳和郭阳的艾丙公司,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帮着孟天祥打击郭阳、整垮艾丙集团,是宋大昌和孟家深度“合作”的条件。宋大昌没有太把这事当事,这种小事对他来说,无足挂齿,顺手为之。

    只要他不点头,三利公司这几家供货商就不敢再跟艾丙购物合作。宋大昌是什么样的人,这几家供货商心知肚明,惹上了宋大昌,就意味着他们的生意会遭遇黑色暗流,没有人敢冒这个险。

    郭阳笑了笑:“鄙人郭阳,见过宋先生!”

    宋大昌似笑非笑地望着郭阳:“小伙子,你找我有事吗?”

    宋大昌眼眸中的居高临下和不屑一顾溢于言表。面对郭阳这种他心目中卑微的小人物,他根本连伪装都懒得伪装。

    郭阳继续笑:“明人不说暗话,我来见宋先生,主要是想表明我郭某人和艾丙公司的态度。”

    “第一,我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宋先生,如果有,还请宋先生指出来,我想,我们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

    “第二,我们艾丙公司是一家刚创立的小公司,与宋先生的大昌集团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想,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与宋先生为敌。”

    “第三,我与孟家的恩怨,完全是个人恩怨。宋先生掺和进来,没有必要。”

    宋大昌浓眉一挑:“哦?你倒是直接。这么说来,你以为是我宋某人在背后给你使坏了?”

    “除了宋先生,我想不出还有谁有这个能量,能让我们公司的五家供货商临时中断合作,不惜违约。”郭阳的声音很平静:“很显然,宋先生站在了孟家一边。我倒是可以理解,不过,所谓山不转水转,如果宋先生能手下留情,我们日后还可以交个朋友。”

    宋大昌放声大笑,拍案而起:“小伙子,你很有胆量,竟敢当着宋某人的面直言不讳。既然你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就实话告诉你一声:我宋某人想要做的事情,没有一件做不成,既然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么,还是见好就收吧。”

    “就凭你,还没有资格做宋某人的朋友。”

    郭阳不卑不亢:“好吧,既然鄙人没有资格做宋先生的朋友,那好,我们至少不应该做敌人。”

    宋大昌撇了撇嘴:“宋某人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就凭你,连做宋某人的敌人也没有资格。”

    郭阳忍不住笑了:“既然郭某人连做宋先生敌人的资格都没有,宋先生又何必跟我们一家小公司为难过不去呢?您就算是大人有大量,抬抬手,放我们一马成不成?”

    “宋某人做事从来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宋大昌冷笑着挥了挥手:“如果你没有别的事,就请便吧!”

    郭阳知道自己不得不把省城的薛家拿出来借借势了。面对宋大昌这样的人,没有真枪实弹,他是不会低头和放手的。

    如果做不到让宋大昌放手,那么,也必须要让他不再追加筹码,否则日后会给艾丙集团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