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早,寒风呼啸,但阳光绚烂。

    天桥区艾丙购物门店对面,一家崭新的超市正披红挂彩锣鼓喧天,开业大吉。

    不少艾丙购物的员工都眺望着对面那华丽盛大的典礼场面,心头微微有些沉重。自家超市对面开了一家新超市,这显然会分流本店的客源,形成最直接的竞争了。

    孟天祥西装革履佩带红花,与身穿黑色皮大衣尽显曼妙身段挽着高高发髻又展现几分风情万种的紫罗兰郑美娇并肩站在超市门口,恭迎着各方来宾。

    孟天祥亲自操办的这场开业典礼规模相当大,邀请的人也很多,方方面面都请到了,很多市里的工商界名流看在孟副市长的面上,都不得不出面来捧场。

    郑美娇是什么人,大家都心知肚明。

    郑美娇如今却作为孟天祥的女人和天祥超市的总经理出现在公共视野中,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孟天祥迎着各路贵宾,却还是目光闪烁,他在等待郭阳的到来。

    为了向郭阳形成反戈一击,他酝酿了很多日子了。

    他的阴谋在宋大昌阴暗手段和势力的配合下,成功对艾丙购物构成合围,陷阱已经布下,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他就不相信郭阳这一次还能跳得出来。

    皇甫明代表艾丙购物送了两个大花篮,已经进入会场。但郭阳还是没有出现,孟天祥等了许久,有些烦躁,不耐烦了。

    他煞费苦心地布下这个局,不计代价组织了这么一场宏图大戏,如果正主儿不来,他还怎么发泄心头之恨?

    郑美娇在一旁扫了焦躁的孟天祥一眼,对孟天祥的心理活动她心知肚明。她对此颇不以为然。

    孟天祥这样跟郭阳斗下去,根本就是一条万劫不复的不归路。而且,郑美娇心里清楚,孟天祥为了向郭阳发难,选择跟宋大昌走到一起,这对于孟家来说,负面影响太大了。

    宋大昌的贼船,上去容易下来难。

    郑美娇心里冷笑着,却是沉默不语。

    虽然因为宋大昌的缘故,她不得不向孟天祥投怀送抱,如今更是被孟天祥霸占在身边,但对孟天祥,她是打心眼里看不起。

    这两天孟天祥趴在她身上无休止地发泄怨气和火力,她厌恶到了极致。

    对郭阳,郑美娇也了解不多。但凭直觉,她觉得孟天祥根本不会是郭阳的对手。别看目前表面上看起来,孟天祥似乎占据了先机,但谁又知道什么时候郭阳又会反败为胜呢?

    急功近利,不择手段,心性凉薄。这是郑美娇对孟天祥的评价。

    对于这样的男人,郑美娇绝不认为这是自己的最终归宿。

    就在孟天祥即将失去耐心的时候,不远处,郭阳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孟天祥马上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他冷视着缓缓走来的郭阳,嘴角浮起傲然的笑容。

    “郭记者哦,是郭董了!”孟天祥哈哈大笑:“郭董能来小店开业典礼捧场,孟某人实在是三生有幸啊!”

    郭阳微微一笑,拱了拱手,深邃的目光却是从郑美娇的身上掠过,“恭喜孟总!孟总的超市开业,我怎么能不来道贺?”

    传言果然没错。

    宋大昌竟然把自己视若禁脔的情妇郑美娇让给了孟天祥,这说明了某种力度和态度。

    但反过来说,宋大昌已经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在孟天祥身上,他未来会不会继续为孟天祥所用,就很难说了。

    郭阳知道宋大昌这样的人,不见兔子不撒鹰,他让出一个郑美娇,会从孟天祥身上得到更多东西。一旦让他知道孟天祥带给他的东西不值这个代价,他会立即翻脸。

    而且,孟副市长刚来本市任职,就沾染上本市最大的灰色人物宋大昌,实在是一种非常不明智的选择。郭阳估摸着,这事儿估计孟父未必知晓,八成是孟天祥私下里与宋大昌达成了某种利益勾结。

    郭阳又转头望着郑美娇似笑非笑:“原来郑总也在!人家都说郑总和孟总一见钟情走到一起,我还以为是谣言,现在看起来,这不是什么绯闻了!恭喜两位花好月圆,早日修成正果!”

    郭阳的话里自然有几分嘲讽之意。

    郑美娇柳眉一挑:“郭董有周家公主,自然不会把美娇这种蒲柳之姿放在心上了。不过,美娇只是给孟总打工而已,哪有资格和这个福分给老板当这个家呢?”

    孟天祥笑,笑容嚣张得意。

    郭阳也笑,笑容却很平静。

    郑美娇也笑笑:“郭董请进吧!以后我们两家超市比邻而居,打交道的时间还多……”

    孟天祥嘴角一抽:“听说郭董的超市最近面临断货了?那几家供货商也真是太可恶了,怎么好端端地半路上就恶意终止跟你们的合作呢?郭董,我建议你们告他们,狠狠地告!这种不讲诚信的歪风邪气必须要人人得而诛之!”

    孟天祥如此恶意宣泄和得意过头的话一出口,郑美娇就柳眉皱了皱,大为失望。

    觉得孟天祥真的是太浮躁太浅薄了。这事明摆着就是你做的,人家郭阳心里很清楚,他今天能来就说明了这一点。你要是真能做大事的人,就不会在这种时候捅破这层窗户纸,愚蠢到了家。

    就好像是一个得意洋洋的小孩,急不可耐得想要在对手面前炫耀自己的小心眼得逞。

    你这样的心态和城府,怎么跟郭阳斗?

    郭阳面不改色神色平静:“断货?我怎么不知道?孟总这消息从哪里来的?就算是真的断货了,现在是市场经济,供货商遍地都是,我们开门做生意的,还怕没有生意找上门来吗?”

    “是吗?我倒是拭目以待了,且看郭董怎么过了这一道坎。”孟天祥都不想再掩饰了,他肆无忌惮地嘿嘿阴笑着,挑衅着郭阳的底线。

    郭阳撇了撇嘴,无动于衷。

    孟天祥当然不至于像他表现出来的这样浅薄。今天的一幕,估计有一半是表演的成分,目的就是为了激怒郭阳。

    但郭阳有备而来,岂能上了孟天祥的当?

    ……

    中午时分,沈晓曼的电话打了回来。

    沈晓曼找了她在燕大读研究生时的老同学,目下在省城大型国企人民商场任部门经理的季大斌。

    沈晓曼的意图很明显,她想利用人民商场这种大企业的供货渠道,来消除艾丙购物的断货危机。

    但跟季大斌接触了一下,沈晓曼顿时觉得这事有点难度。因为人民商场虽然是上市公司,但这两年因为经营不善加上省城各大民营和外资卖场的疯狂竞争,已经渐渐走向穷途末路。

    从人民商场本身来说,其所有供货渠道都在收窄,因为拖欠大量货款,很多供货商其实已经逐渐降低对人民商场的供货量。

    沈晓曼跟季大斌深谈了一次。

    季大斌答应帮着联系和沟通一下人民商场的供货商,但却也提出了一个要求。

    因为人民商场目前的状况,中高层管理人员流失很严重。包括季大斌在内,管理团队都在考虑自身的退路。季大斌正琢磨着找自己的下家,沈晓曼找上门来,而且隐隐透露了艾丙集团的实力和发展潜力,以及郭阳对于艾丙集团未来战略规划思路,季大斌就动了心。

    季大斌也是学经济管理的人,但他的专长在体制落后的国有企业并没有发挥出来,鉴于这家企业的现状,季大斌决定投身民营企业施展才华。

    沈晓曼斟酌了一下,决定跟郭阳沟通商量。

    因为季大斌要的不是中层管理岗位,而是高级管理职位。季大斌希望能出任艾丙集团的副总裁并担任一家子公司的总裁,独当一面。

    这就不是沈晓曼能决定的事情了。郭阳虽然给予她很大的权限,但高管人选的聘任权,还是要郭阳这个大老板说了算。

    郭阳一怔,心道省城人民商场的部门经理、沈晓曼的同学、学经济管理的人才,倒也不是不可以用。但此人这个时候提出要求,未免有点趁火打劫的嫌疑。

    “晓曼,你认为此人可用吗?”

    沈晓曼没有迟疑:“我觉得可以用。他是人民商场的供销经理,掌握着很多供货渠道,如果他能为我们所用,会给公司带来很多资源,有利于将艾丙购物做大。”

    “只是他胃口很大,他希望能得到集团副总裁和一个子公司总裁的职位……”

    郭阳沉吟了一下:“可以答应下来,但是晓曼,我们用人不能盲目,集团副总裁可以给他,但能不能独挡一面,我需要考察。你可以明确告诉他这一点。”

    很多时候,资源就是资本和资历。郭阳很清楚这些,其实只要季大斌真的掌握一部分供货渠道,其实就可以解决艾丙购物的燃眉之急了。

    那么,给他一个副总裁的职位,也未尝不可。

    沈晓曼嗯了一声:“我也是这么想的,我马上跟他谈,但前提是必须帮我们解决这一次的断货危机,这是一个前提。”

    说完,沈晓曼就挂了电话。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