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新闻中心是新成立的机构,更因为眼镜张四人是新上任的管理团队,再加上总编蒋琬是新上任的领导,这三位一新的概念下,新官上任三把火的逻辑定势就更加直接迅猛。

    蒋琬专门把眼镜张四人叫过去亲自面授机宜。

    蒋琬作了重要指示,新机构要有新气象,设立新机制,做出新举措,收获新成果。

    什么意思呢?

    无非就是说要彻底打破过去的新闻业务流程,要求新闻中心重新设立新流程和新机制,效果和成果要立竿见影!

    新闻中心把新闻热线纳入进来。

    眼镜张在蒋琬的亲自主导下,开始考虑改革运作。郭阳的心思根本不在这方面,所以他参会就是陪着点头表决,没有个人意见,他以眼镜张是从的姿态倒是让周政和高嵩有些不爽,但眼镜张是正职,他们是副职,郭阳之前又是眼镜张的兵,现在这种格局他们也无可奈何。

    所以,郭阳明着心不在焉,眼镜张反而更高兴很舒服。

    眼镜张继续说着自己的改革思路。郭阳抓起手机来,伏在眼镜张耳边轻轻道:“主任,我家里有点事请假回去一趟!”

    眼镜张嗯了一声,摆摆手:“你去忙。”

    郭阳转身而去。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当上这个新闻中心的副主任,还是有些便利特权和好处的。最直接的一个好处就是可以不用跟普通记者一样整天外出采访了,作为管理层,他的工作是业务管理,至于新闻采写,可以去也可以不去,这给了他更大的自由空间和灵活度。

    郭阳在走廊上接起了电话:“沈师姐!”

    电话那头,沈晓曼冷哼了一声:“你叫我什么?”

    郭阳尴尬地一笑:“……晓曼!”

    沈晓曼沉默了几秒钟,没有再纠结这些,而是径自大声道:“现在我们在本市已经无法争取到货源了,无论是谁在背后搞鬼,就算是你揪出这个人来,都不重要了,因为局面已经形成,断货迫在眉睫!”

    “我估摸着应该是孟家。但知道孟家又能如何?你能去直接跟孟家翻脸干架?不能!所以,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们要另起炉灶,越快越好!”

    郭阳嗯了一声,沈晓曼说的没错,即便是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也没有办法破解此局了。只能是当机立断,解决问题。他知道沈晓曼说的另起炉灶是去市外寻找新货源,但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还有成本摆在那里。

    “晓曼,你先去安排,先派人去省城寻找新供货商,成本高点,暂时我们也能接受。但从长远来看,无论是谁给我们设下的这个陷阱,都必须要填平了它,否则我们的超市就很难继续扩张下去了!”

    郭阳压低声音:“如果需要关系和人脉,我可以让小冰找找她的外祖父家,看看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些供货渠道!”

    沈晓曼心道你这简直就是废话,我找你干嘛呢?不就是要让你去出面找找省城的薛家,有薛家出面,这事就能事半功倍。

    沈晓曼点点头:“我自己去跑一趟吧,我带琳琳和姚泽楷去,家里这边,你就多费费心了,关键时刻,千万内部不能出乱子!”

    断货危机的事,在公司内部还属于高度机密。除了郭琳琳和少数几个高级管理人员之外,普通员工毫不知情。

    但超乎沈晓曼的意料,就在她和郭琳琳姚泽楷三人离开本市赶往省城之后不久,艾丙购物内部就开始流传起超市即将断货的消息来。

    内部员工当即乱成了一锅粥,人心不稳。

    因为一个超市尤其是艾丙购物这样拥有六七家大型门店的综合大卖场,一旦断货,就只有关门大吉。而超市关了门,他们这些员工的前途在何方?他们的利益无法得到保障,有些人甚至上蹿下跳地造谣生事,说是公司下个月连工资都发不出去了。

    当然,乱的仅限于艾丙购物这边。艾丙集团总部和艾丙文化公司、艾丙投资公司的员工不受影响。

    除了当班的员工之外,总部及分店的轮班轮休的近百名员工围堵着艾丙商贸公司的办公区,吵吵嚷嚷,要求公司给一个明确的说法。

    郭琳琳跟沈晓曼去了省城,家里就只有艾丙商贸的一个副总皇甫明主持工作。皇甫明知道事关重大,此事不是自己能表态做主的,想了想,还是给郭阳打了电话汇报。

    郭阳实际上已经赶到了公司楼下。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事不能这么风平浪静下去,背后阴谋操控者设下的陷阱和连环的手段,恐怕才刚刚拉开序幕。

    沈晓曼和郭琳琳姚泽楷三名高管一离开,公司肯定会出乱子。郭阳预感到这一点,就提前赶往公司坐镇。

    郭阳缓步走上二楼。

    抬眼见黑压压的一大群人将本来空间就不大的办公区围了一个水泄不通。这是二十多名员工代表,大多数人都在超市外的空场上或蹲或站等待消息。

    皇甫明满头大汗,被十几名吵吵嚷嚷的员工围在其中。

    郭阳分开人群冷声道:“你们想要知道什么,我来回答你们!”

    这些普通底层员工其实并不认识郭阳。见郭阳一个年轻人插进来,都扭头望向了他。

    皇甫明暗道一声侥幸,擦了擦汗道:“大家都安静一下,这就是集团的郭董事长,我们的大老板,你们有话可以跟大老板说!”

    竟然是神秘的大老板!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那些鸡飞狗跳地人,也慢慢沉默下去,不敢再蹦跶。因为他们闹事是受人煽动、目的是获知公司下一步会不会出现问题,得罪了大老板,无论公司怎么样,他们都会被解雇出门。

    郭阳环视这群底层员工,心头冷漠且愤怒。

    他对这些人的心态洞若观火,肯定是有人背后煽风点火,挑唆一些好事者站出来闹事,试图把水搅浑。

    这显然还是背后阴谋者的安排了。

    他当然不可能把现在这些员工统统解雇,因为艾丙购物中心发展到今天,员工队伍才刚刚定型,解雇了这些人,受到影响的还是公司本身。

    但背后煽风点火的人一定要揪出来!!

    他心头掠过一丝怒气。

    如果这事真的是孟天祥在背后作怪,他真是要对孟天祥另眼相看了。他竟然有这样的能量和手段,竟然还在艾丙公司内部安插了自己的眼线!

    领头的明显是那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此人虽然站在人群背后,但从周遭那些目光闪烁的下意识投向他的其他员工的表情来判断,郭阳很快就识破了他的伪装和隐藏。

    郭阳淡淡道:“你们不在家休班,跑到公司来闹腾什么?”

    有个二十多岁的女员工鼓足勇气道:“董事长,我们就是想问问,是不是公司的供货商都拒绝给公司供货了,听说公司的存货只有几天了,万一断了货,公司怎么办?!”

    郭阳神色不变:“公司断货不断货,这是公司层面的事情,与你们普通员工有什么关系?”

    郭阳目光如刀,盯着这名女员工。

    年轻的女员工有些畏惧地后退半步,吭吭哧哧不敢再说话了。

    又有一名青年男员工跳了出来:“老板,我们作为公司员工,难道不该关心一下公司发展吗?说白了吧,我们是担心公司会关门歇业,我们这些员工的工资得不到保障!听说下个月我们的工资都有发布出来的危险,是不是真的?”

    郭阳闻言不怒反笑:“你关心公司发展,我可以理解。来公司质询,我也不怪你们。但你们这些所谓的担心,简直就是无事生非,谁说公司下月的工资发不出来了?你们的工资奖金,公司少了你们一分?”

    “那倒是没有,但我们担心以后……”

    郭阳突然盛怒起来,扬手指着这名男员工怒斥道:“公司不欠你们什么!!!不要说公司在资金上还没有任何问题,就是有问题,也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你们来公司工作,公司选择了你们,这是双向选择,你如果觉得对公司的未来有担心,那么,很简单你马上可以辞职走人!”

    “你们这些人,包括在楼下示威的那些人,愿意留下工作的公司欢迎,不愿意留下的,马上可以跟公司结算工资辞职走人,谁要走,公司都不会挽留!”

    “我郭某人在这里撂下这个态度:来去自由,双向选择。你有担心,马上就可以拿工资走人!如果你不愿意走人,还想留下继续工作,那么,就必须要按照规章制度办事!”

    “而且,对于这一次的造谣生事事件,公司会彻查到底!一旦让我查到是谁在背后煽风点火,公司不但会立即开除他,还会报警移交公安机关对他进行法办!”

    “你们从哪里听到的传言?是谁在背后传播谣言?如果找不到这个谣言的传播者,你们”郭阳嘴角噙着一抹冷漠无情的弧度,声色俱厉道:“如果揪不出这个人,你们都可以辞职走人了!我郭某人的公司绝对不会容许害群之马的存在!”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