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破局?

    这是一个非常迫切的问题。

    无论背后是谁在捣鬼,都需要破局。

    郭阳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沈晓曼静静地坐在那里,目光复杂地盯着郭阳,眸光掠过一丝说不清情怀的光彩。

    郭阳刚才的话还是深深打动了她。

    沈晓曼本来不是那种能轻易相信什么宿命前缘的女人,但郭阳的话却让她无法回避。

    自己真的是他的什么……前世女友?在他的梦中出现的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自己……沈晓曼很快陷入了逻辑上的思维困境。她无法理解,更无法想通。

    她轻轻摇了摇头,强行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从大脑中驱逐出去。

    明明是董事长与聘任总裁的关系,明明是师姐与师弟的关系,却突然横插出一段所谓的情缘来……沈晓曼以手扶额,面带无声的苦笑。

    “我们的存货还能坚持一周的时间,满打满算。如果我们一周之内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就面临关门停业的危险。”沈晓曼轻轻道:“我是这么想的,要不然,我们适当提高一点进货价格,看看能不能吸引到新的供货商。”

    提价?

    郭阳心里不以为然。但他思之再三也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来,只能同意让沈晓曼试一试。

    “好,既然你同意,那么,天一亮,我就去找找百货站的领导,看看能不能临时先从对方那里铺货。另外,我准备也找找本市其他几家国有卖场,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刻,我们哪怕是高价从这些国有卖场吸货,都要硬扛着过了这道关!”

    沈晓曼面上神色湛然。

    她的魄力和决断不是一般女人能比的。越是在关键时刻,她的这种当机立断和危机处置的能力就会发挥得淋漓尽致。

    “沈师姐,你放心大胆去做,哪怕是亏损运营,我们也一定不能关门停业!这场仗,我们只能赢不能输!!!!”郭阳猛然一拍茶几。

    沈晓曼点了点头,神色舒缓起来。

    说完了正事,确定了处置问题的思路和原则,客厅中的气氛就慢慢变得有些沉闷和尴尬。

    郭阳表情有点僵硬,他端起咖啡杯小啜了一口,沈晓曼却在对面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突然幽幽道:“你刚才可不是叫我沈师姐的……”

    郭阳搓了搓手:“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可以改叫沈总!”

    沈晓曼沉默了一阵,淡淡道:“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我不知道你刚才说得是真是假,但我听着云山雾罩,你再叫我沈师姐我感觉怪怪地……”

    沈晓曼突然脸色骤红,她意识到了一个关键敏感的问题:她在郭阳面前竟然没有了半点隐私和伪装,几乎就是一个透明人,这让她以后如何与他共事?

    郭阳知道沈晓曼在想什么,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溜之大吉。他一念及此,立即起身告辞,不管沈晓曼同意还是不同意,他转身就走,等沈晓曼反应过来,他已经出了沈晓曼的家门。

    ……

    尽管一夜没有合眼,但沈晓曼还是精神抖擞地穿戴整齐出了门。她开的是鼎文传媒给郭阳配的那辆黑色奥迪,只是今天雪后初晴,路上积雪很多,路滑难行,半路上沈晓曼就折返回来,放下车,出小区打的去公司。

    路上道路湿滑,出租车走得很慢。而且轻易不堵车的城市,今天路上拥挤的车流很多,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公司,沈晓曼在路上不断打电话遥控着公司的情况,心烦意乱。

    按照她的调度安排,郭琳琳带着公司的几名管理骨干,从昨天傍晚开始,连轴转,挨个找这几个供货商做工作,试图通过提高收货价格来重新打开局面,但没有半点效果。

    沈晓曼冲上公司办公区,郭琳琳和几个管理人员都精疲力竭地窝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神色绝望。

    “琳琳,怎么样?”沈晓曼急急道。

    郭琳琳起身来苦笑着:“沈总,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们都磨破了嘴皮子,对方都不肯松口。哪怕是我们提高了三成的收货价格,还答应立即兑现他们之前的货款,他们还是不肯撒口。”

    “事情明摆着了,有人在背后搞鬼,而且能量不小,这几家供货商不敢再与我们继续合作下去。”

    沈晓曼心烦地点点头,这是一定的了。

    但这人到底是谁?是不是一向跟郭阳势成水火的孟家?沈晓曼也拿不定主意。

    提高价格的法子失败。

    这意味着艾丙公司在本市已经失去了货源,断货危机迫在眉睫!!

    沈晓曼有心亲自去见见最大的供货商三利公司的老板张恺,但感觉告诉她,找了也没用。

    而且,沈晓曼心里也清楚,这事不但她和郭阳在努力破解,就是周冰和周家其实也参与了进来,周家也在想办法帮郭阳渡过难关,可惜周家的介入,至今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回音。

    沈晓曼突然意识到,必须要放弃本市的货源了。

    这是不得不做出的壮士断腕了。

    沈晓曼扭头望着郭琳琳:“琳琳,立即清点仓储,看看我们的存货还能支持多久?马上去查,给我一个确切的时间!”

    郭琳琳不敢怠慢,立即带人去查仓储。

    这个时候,何小平的电话打进来:“沈总啊,网站和电商平台数据调试完毕,可以试运行了。按照我们的计划,今明两天,可以上线发布了!”

    沈晓曼深吸了一口气,“何老师,这事先暂缓,你们继续做技术上的完善和数据上的调试,网站平台什么时候正式上线发布,你们等我们的通知!”

    何小平非常意外。

    因为沈晓曼到任之后,主抓电商平台这一块,甚至不惜跟他的项目组翻脸,都要求他们提前拿出成果来,恨不能早一天上线运行。但现在沈晓曼却是这种态度,何小平意外之余又难免有些恼火。

    既然你不着急,这面这段时间跟催命鬼一样逼着老子加班加点是作甚?岂有此理!!!

    沈晓曼没有理会何小平的心理变化,直接就扣了电话。

    现在艾丙购物面临断货危机,此时不是艾丙网和艾丙电商平台上线运行的好时机,此刻必须要集中精力解决断货的问题,其次才能谈到其他。

    这件事沈晓曼没有跟郭阳商量,因为她知道郭阳跟自己是一样的态度。

    郭琳琳派人去仓储那点清点,半个小时候给了沈晓曼一个确切的答复:存货可以坚持五天,前提是这五天的营业量不能出现意外暴涨,维持以往的销售水平。

    沈晓曼面色阴沉,在休息区走来走去,思索着对策。良久,她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去外市寻找新货源,联系新供货商。

    这是下策中的下策,因为外市的供货渠道,成本更高,而且还存在较大的市场风险。因为当下的物流交通条件还不像后世那么发达,每增加一公里的供货里程,艾丙购物都要为之付出相应的成本。

    是去省城,还是临近的D市或者E市寻求货源,沈晓曼思之再三,决定找郭阳商量一下,由他来决定。

    接到沈晓曼电话的时候,郭阳正在参加新闻中心管理团队上任后的第一次全体记者大会。眼镜张居中,周政、高嵩和郭阳三名副主任两侧排列,主席台下是百余名新闻记者。

    在郭阳看来,这样庞大的记者团队实际上是人浮于事的。即便砍一半的人下去,北方晨报的新闻系统也照样能够正常运转。

    可各种各样的关系户不断被安插进来,除了有编制的正式记者之外,还有不少聘任的记者,这些人没有编制,待遇比正式记者略低。

    孙小曼、胡胜、张可这些人与黑压压一大群记者坐在一起,望着台上面色肃然的郭阳,感觉非常复杂。她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才大半年的时间,郭阳居然从一名不起眼的小记者,一跃变成北方晨报的首批首席记者、跻身管理团队作为新闻业务部门的副主任,名利双收,日后的前途可想而知。

    尤其是孙小曼,心头的感受更加复杂。

    过去她一向瞧不起郭阳、排挤挤兑郭阳,只是孙胖子失势之后,她才渐渐消停下来。她渐渐明白,这个她看不起的穷小子郭阳,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卑微和无能,他在报社横空出世强势崛起,气势已成,无人可以阻挡了。

    张可心里则是嫉妒如狂,只是不能表现出来。

    他觉得郭阳这厮实在是走了一连串的狗屎运。先是报社一把手赵国庆青睐欣赏,后来据说又攀附上了市里的大领导,关于郭阳有背景的各种传闻在报社内部不胫而走。

    除了眼镜张、孙小曼、林美美这些熟悉郭阳的人知道这是无稽之谈和造谣生事之外,很多晨报的人选择相信这一点。

    这么年轻的人,就业不足两年,就摇身一变成报社中层,而且还是最重要的业务部门的副主任,如果说郭阳光是靠能力上位,估计没人会信。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社会,自然有很现实的价值考量。

    郭阳知道报社这些传言,懒得去解释,也不屑于解释。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