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曼回头来望着郭阳和周冰,脸色微微有些阴沉:“郭董,这事非同一般,背后肯定有大阴谋。”

    郭阳点了点头:“这几家大的供货商集体断货,他们选择在这个时候向我们发难,而且还联合起来不惜一切代价,说明背后必定有人在操控。沈学姐,当务之急的是,必须要尽快查明原因,找出在背后使坏的人来!”

    沈晓曼嗯了一声:“郭董你放心,我们不会坐以待毙的!”

    郭阳笑了笑:“沈师姐,不要太上火,该应变应变,但不要乱了阵脚。说起来,这也不离谱,我们的超市发展得这么好这么快,难免会引起一些人的嫉妒。做企业哪有风平浪静都是顺风顺水的,有波折和障碍都很正常!”

    周冰在一边插话道:“阳阳,需要不需要用一点特殊手段?”

    郭阳沉默了下去。

    他知道周冰说的是利用上层公权力通过不同的政府部门渗透下来的特殊手段。因为这几家大的供货商有两家是国有企业,比如三利物资公司就是物资局的下属企业,如果通过他们的上级主管部门施加压力,或许也能解决一部分问题。

    但问题会有那么简单吗?郭阳不抱太大希望。

    沈晓曼深吸了一口气:“郭董,或许可以试一试周总说的办法!”

    郭阳沉吟了一下:“可以试试,沈师姐,你不是有同学在市委办工作吗?是不是让他出面帮帮忙联系一下?”

    沈晓曼点头,立即掏出手机来去打电话。

    郭阳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借着窗外的月光和皑皑雪光的反照,眺望着冷冷清清的街景,心头充斥着一股越来越浓的寒意。

    不管他愿不愿意承认,这都是一股寒流和逆流,处置不当,刚刚起步的大事业平台就会半路夭折。红红火火的艾丙购物,就如同昙花一现,没有多久就会从世人的记忆中消散一空。

    他心念电闪,思量着对策。

    周冰默默坐在那里喝着一杯早就没了滋味的清茶,她知道郭阳和沈晓曼面临危机,事关重大,她不能轻易开口干扰他们的思路。

    沈晓曼打完电话回来,从她的神色变化中,郭阳不用问也就知道结果了。

    ……

    一夜无语。可对于郭阳和沈晓曼来说,这一夜是无比煎熬的一夜,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郭阳摁开台灯,抓起手机来看了看时间,见是凌晨两点。

    他有心想要沈晓曼打一个电话问问她晚上继续与其在市委办工作的同学沟通的结果,但想起现在的时间实在是不方便,就作罢。

    凌晨两点给沈晓曼打电话,怎么都说不过去啊。

    郭阳起身点燃了一根烟,走到卧室的窗前打开窗户,任凭寒风吹入,他却无半点冷意。

    其实租住在不远处另外一个小区一套三居室里的沈晓曼同样处在焦虑的失眠状态中。现在的艾丙集团是她事业的全部,她几乎将她全部的精力和希望投入到了这个平台上,一旦失败,她的职场生涯必将遭遇重创。

    沈晓曼也抓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也有心给郭阳打个电话,又觉得半夜打电话太不妥,忍了忍又放下。

    但过了一会,手机突然响起,沈晓曼呆了呆,扫了一眼,见竟然是郭阳的号码,立即抓起来道:“郭董,我是沈晓曼!”

    “沈师姐,你还没有休息吗?”郭阳的声音微微有点歉意。

    半夜打电话实在是太不礼貌,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位女性。

    但事关重大,关乎艾丙购物的生死存亡,郭阳有些事有些思路有些想法想要马上跟沈晓曼沟通商量一下,所以还是临时决定打这个电话。

    沈晓曼轻叹一声:“睡不着啊,郭董,要不我们见面谈一谈?我觉得有些事必须要尽快确定原则,否则我们就会被动挨打!”

    郭阳迟疑了一下,这都后半夜了,在外选择地方也不合适,难不成要到沈晓曼的住处去?

    还是沈晓曼主动道:“来我这里吧,你开车过来,我等你!”

    郭阳穿好衣服,套上自己的黑色皮衣,蹑手蹑脚地出了门,没有惊动熟睡中的母亲谢玉芝。

    尽管郭阳再三建议母亲放弃工作安心颐养天年,但谢玉芝却是操劳了一辈子闲不住的人,她不肯辞职,继续在二中当她的语文老师。因为儿子的事业有成,谢玉芝觉得自己可以拿出更大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学生身上,最近还主动向学校要求当了班主任。

    儿子已经身价富贵,但对于谢玉芝来说,她的生活与过去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朴勤劳,儿子和周冰买给她的那些华丽衣衫和珠宝首饰,她一样都不穿戴,锁在柜子里面,出现在世人面前的还是朴素无华的谢老师。

    她是二中一位不起眼的语文老师。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变化。

    母亲执意如此,郭阳只能尊重她的选择。

    郭阳开了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沈晓曼住处的楼底下。他轻轻上了楼,敲了敲门。

    门很快被打开,沈晓曼穿着红色的睡衣,头发湿漉漉地,显然刚洗过澡。不过,她刚洗了澡还没来得及换衣服,郭阳就来了。

    郭阳歉意道:“沈师姐,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休息了!”

    沈晓曼轻笑一声:“进来吧,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反正我也没怎么睡,一直在琢磨超市断货的事呢,你来正好,我们商量一下,必须要拿出一个妥当的对策来,否则过几天我们会很难看!”

    郭阳点头走了进去。

    郭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沈晓曼端过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来:“反正也睡不着,不如喝杯咖啡吧。”

    沈晓曼说着就坐在了郭阳的对面,她极其自然地顺势用手拢了拢湿漉漉的长发,就在她抬腕拢发的瞬间,她睡衣的领口微微后翻,露出其内肩胛内一道青色的纹身纹路来。

    郭阳无意间瞥见,心头却是一动。

    人就是这样,记忆的闸门往往会被某些事物瞬间触发。这一道若隐若现的纹身纹路,就好像是一道闪电划过郭阳的脑海世界,将他封锁起来的记忆片段陡然激活。

    前世周冰罹难之后,郭阳很多年都没有摆脱痛苦,孤身一人。直到他在京开会时遇上校友沈晓曼,两人几番接触,摩擦出些许火花来。但因为郭阳心里周冰的位置牢不可破,没有人可以取代她。似乎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沈晓曼在与郭阳交往半年以后,主动提出分手,两人无疾而终。

    所以,严格意义上说,沈晓曼还算是郭阳的前世前女友。

    郭阳对沈晓曼的了解基于此。

    郭阳对沈晓曼的信任也基于此。

    他知道沈晓曼是怎样的女人,拥有着怎样的能力。

    前尘如烟。

    郭阳知道沈晓曼从肩胛往后背上纹着一个精巧的小凤凰,展翅欲飞惟妙惟肖,露出肩胛深处的正是凤凰的头部。

    意识到郭阳深邃且极具有穿透力的目光盯在了自己的肩窝处,沈晓曼呆了呆,旋即面色一红,赶紧整了整睡衣的领口,不好意思随口解释道:“本科毕业那一年,我闺蜜撺掇我去搞了一个小纹身,当时一冲动就纹了,后来挺后悔的,不太雅观,夏天都不敢穿太暴露的衣服!”

    沈晓曼的确觉得不好意思。

    因为在当下这个年月,身上有纹身的一般没有什么好人,比较另类。她当年被闺蜜拉去弄了一个小纹身,只是觉得好玩,不过也的确是喜欢,反正觉得平时穿衣也暴露不出来,就无所谓了。

    沈晓曼随口解释了两句,完全是下意识地。

    而郭阳的反应也同样是下意识地,他还微微沉浸在对如烟前尘往事的回忆中,与沈晓曼前世交往的点点滴滴在这片刻的时间里翻卷而出,消化还需要时间,所以他的话也是脱口而出:“没事,这只小凤凰挺好的,反正你自己喜欢,无所谓的!”

    郭阳话一出口就知道大事不妙。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此时此刻,怎么可能收得回来?

    沈晓曼脸色骤变,她立即裹紧睡衣冷视着郭阳一字一顿道:“郭阳,你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我的纹身是一只凤凰?”

    这枚纹身是沈晓曼的绝对隐私。

    知道的人只有她的闺蜜小范。

    就连她刚刚分手的前男友,都不知道,因为两人的亲密关系仅限于接吻。

    而沈晓曼是一个事业型和学习型的女强人,她大学毕业后就读研,研究生毕业后又变成了工作狂,无暇顾及个人感情,就谈了这一个男朋友。

    但郭阳如何知晓?

    沈晓曼不但满腹震惊,也满腹狐疑和愤怒。

    郭阳脸色难看,他搓了搓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根本无法解释,他总不能说自己前世跟她谈过恋爱并有过亲密关系,怎么可能不发现她后背上的小秘密呢?

    沈晓曼霍然起身,怒冲冲道:“郭阳,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

    沈晓曼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郭阳尴尬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乱如麻。

    他后半夜跑到沈晓曼这里来本来是为了商讨如何面对和渡过断货危机的,结果却闹成了这种局面。他知道,以沈晓曼的性格来判断,如果他不能给她一个能让她接受的解释,至少两人的合作就到此为止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