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站在蒋琬办公室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里面与蒋琬谈笑生风的孙胖子。自当日的事件之后,郭阳很少能见到孙胖子了,一方面是孙胖子作风变得极为低调,另一方面也因为孙胖子作为党委委员,不再插手新闻业务工作,双方的交集自然就很少了。

    郭阳心念一闪,闪过一个念头:孙胖子这是投向蒋琬这一边了?

    应该是了。

    郭阳心道这个孙胖子真是没有政治智慧,更没有政治底线,你要是一直沉默下去也倒罢了,估计赵国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你一旦倒向了蒋琬,那就真的是没有回头路了。这不是自取灭亡是什么?

    蒋琬看到了郭阳,招招手面带温和妩媚的微笑:“来来来,小郭!”

    郭阳定了定神,大步走了进去:“蒋总,您找我?”

    蒋琬笑笑:“坐。”

    郭阳不卑不亢地坐在孙胖旁边的沙发上,知道蒋琬必有下文,也没有主动开口,态度上保持着应有的恭谨。

    蒋琬扫了郭阳一眼,“小郭同志,恭喜你了。在刚才结束的党委会上,经过党委领导的讨论和评议,认为你这个年轻同志业务能力强,可以委以重任。因此,你已经被组织上列为新闻中心三名副主任人选之一,进入了组织考察程序。”

    郭阳面上立即浮现出与此刻气氛相称的某种惊喜:“谢谢蒋总,谢谢组织上的厚爱……”

    郭阳确实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此刻脱颖而出。尽管他已经作为首席记者享受了中层副职的待遇,但待遇与实职还是有差距的,担任了新闻中心副主任之后,他就由此踏上了报社管理层。

    但郭阳却觉得这事有点不妥。

    蒋琬自然不可能说假话。但党委会上的决定,自然会有赵国庆安排负责干部管理的党群副书记出面代表组织找他谈话而在此之前,蒋琬抢在头里向他传达这个消息,表面上看没有问题,实际上问题大了。

    蒋琬继续笑:“我们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我对你这个同志的能力和品质都非常认可,因此我在党委会上,我是极力推荐。不但是我,就是老孙同志,也是给你投了赞成票的!”

    孙胖子竟然给自己投了赞成票?郭阳眼眸中掠过一丝惊讶,但旋即明白这必然是孙胖子向蒋琬示好的一种表现。

    他扭头望着孙胖子,再次道了声谢。

    孙胖子哈哈大笑:“不要谢我,你应该要好好谢谢蒋总,蒋总在会上可是对你的工作大加肯定,在你被破格提拔的问题上,蒋总的意见至关重要啊!”

    蒋琬和孙胖子如此一唱一和,郭阳纵然是傻子也能明白人家的意思。

    示好,邀功,拉拢。

    蒋琬毕竟是总编,报社二把手。

    如果换成其他人,肯定会对蒋琬表现出感激涕零的姿态,而且会当场表态投向蒋琬阵营。

    但郭阳心里却明镜儿一般。蒋琬或者在自己被提拔的事情上投了赞成票,但起决定性作用的肯定还是一把手赵国庆。

    郭阳不是不经世事新入职场的鲁莽青年,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还不至于犯糊涂。

    蒋琬清澈的目光投射过来,郭阳心里一凝,知道蒋琬在等待自己表态。

    郭阳心里泛起一丝苦笑,但嘴角却掠过坚定的弧度。赵国庆一向对他不薄,关照有加,郭阳怎么可能背弃赵国庆投向蒋琬呢?况且赵国庆是一把手,背弃一把手投向二把手,大多数时候,下场都不好。

    但蒋琬也不能得罪,也没有必要得罪。

    郭阳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向蒋琬鞠躬一礼,真诚道:“感谢领导和组织上对我的信任,我这里给蒋总郑重表个态,我一定努力工作,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坚决不辜负报社党委对我的厚望!”

    郭阳的态度很真诚也很谦卑,同时也很模棱两可。他感谢报社党委,实际上就等于是感谢党委书记赵国庆。就是他在蒋琬这里的表态传出去,他也自问被挑不出毛病来。

    蒋琬听了暗暗皱了皱眉,有点不满意。郭阳的表态没有达到她的预期。

    但她也不能再说什么了。而且,她知道对于郭阳的拉拢是一个长期性的工作,不能急于求成。过于迫切,反而会吓着郭阳。

    她只好挥了挥手,笑了笑:“好,你能明白组织上对你的信任就好,好好干,像你这样的年轻同志,充实到报社中层管理岗位上,作为我个人来说,对你抱以厚望!”

    郭阳再次诚恳致谢,然后离去。

    与此同时,赵国庆的办公室。张玉强匆匆进门来神色有些恼火:“赵社长,刚才我听说蒋琬竟然违反组织原则主动找郭阳谈话了!”

    党委会上的决定,在进行组织谈话之前,是不允许提前泄露的,这是组织原则。而分管干部的党委副书记代表党委找被提拔人谈话,这同样还是组织原则。

    蒋琬固然是二把手,但却不能代表党委进行组织谈话。她提前通报郭阳,越俎代庖,无非还是为了拉拢郭阳。

    赵国庆早有所料,闻言不动声色地笑:“也好,她是党委副书记,代表党委进行组织谈话,也勉强说得过去。老张啊,我们还是不要计较这些小事了,只要无关大局,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嘛!”

    张玉强苦笑一声:“赵社长,我是担心郭阳这样的年轻人扛不住压力,也经不住诱惑!万一……”

    赵国庆嘴角噙着一抹笑容:“万一什么?蒋琬同志是总编,负责新闻采编业务,所有的采编口的中层干部都归她分管,她给业务能力强的年轻同志鼓鼓劲,也不为过!老张,你多虑了!”

    张玉强无语,神色却有点阴沉。

    赵国庆扫了张玉强一眼,又笑了笑道:“老张,不要太在意了。我看重的是合适的人在合适的岗位上工作,至于是谁的人,并不重要。说白了,都是报社的人嘛!”

    赵国庆朗声大笑。

    赵国庆并不相信郭阳会投靠蒋琬。

    以他对郭阳的了解,他料定郭阳会有自己真正的选择。他根本不相信,自己对郭阳连番关照和器重,郭阳会忘恩负义。

    在看人的问题上,赵国庆觉得自己还是高人一等的。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看错郭阳,现在也不会看错。这就是赵国庆作为一把手所具有的风度和自信了。

    至于在形式上,郭阳站在谁的一边,都无关痛痒。

    郭阳离开了蒋琬的办公室,在走廊上就遇到了从编办探听消息出来的林美美,林美美扯住他的胳膊,将他拽到一边:“郭阳,我打听到了,是他们在会上争,相持不下,蒋琬要提李曙光,赵社长和张总不同意,结果还是李长河主动提议你,这才破解了僵局……”

    这样的结果,实际上郭阳也猜得大差不差了。

    他一个新人被破格提拔,肯定是权力博弈和纷争中意外出现的相互妥协。这是一次偶然。

    郭阳点了点头,无奈地苦笑:“得,我知道了,林美美,咱能不能别再到处嚷嚷了成不?现在都没有组织谈话,还处在组织考察期间,八字都没有一撇,你这样到处嚷嚷,是不是要给我把这事给搅黄了?”

    林美美胀鼓鼓的胸脯儿一挺:“你小子可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林美美气鼓鼓梗着脖子贴了上来,郭阳下意识地往后退到了墙角,他再不退,林美美那丰满的身子几乎就要赤果果全部靠在他身上了。

    林美美最近的风格与过去迥异,非但不再素颜朝天,而且在穿衣打扮上也有了较大的变化,紧身的白色高领毛衣,裹在她玲珑曼妙的身上,乌黑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脑后,清秀的容颜上画着淡妆,更加显得她的五官精致,她如此无意中的娇憨流露,倒是让郭阳看得心头一荡。

    林美美的呼吸微微有些急促。她仰起脸望着郭阳,两团酡红油然而生。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强自压制住一点点滋生起的旖念。

    走廊上灯光昏暗,空寂无声。林美美突然翘起脚飞快地在郭阳脸上轻啄了一小口,然后涨红着脸立即转身逃去。她的红唇冰凉,肌肤相接如同蜻蜓点水,郭阳还没有来得及体会这突兀起来一记香吻的种种韵味之处,慌乱如小兔的林美美已经跑得远了。

    郭阳呆了呆。

    这个林美美……尼玛真是让人意外啊!

    他探手擦了擦脸颊上的吻痕,眼眸中泛起复杂的光彩来。

    林美美对他的那点念想,他心知肚明。但不要说他已经有了周冰,就算是没有周冰,林美美在他心里也只是朋友的存在。

    或者干脆说,他不喜欢林美美过于跳脱和热衷八卦的性格。两世为人,他真的是没有见过比林美美更八卦的女人。林美美的这张嘴,在某些时候其实是有些惹人厌的,只是郭阳知道林美美心地善良,刀子嘴豆腐心。

    郭阳更清楚,林美美这一生的悲剧实际上也就源于这张嘴。她日后的婚姻不幸,包括职场蹉跎,统统都因为管不住自己的这张嘴。

    郭阳记得她过了三十岁才找了日报的一个记者,此人极老实,家境更是一般,属于那种没有什么本事按部就班生活的普通男人。

    林美美找他结婚,一方面是家里的逼迫,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归宿。但结了婚之后,因为两人的性格相差悬殊,日子过得是鸡飞狗跳。

    林美美的丈夫对她过于跳脱的性格不胜苦恼,而她也对丈夫老实巴交没有任何上进心的个性烦不胜烦,两人勉强过了十年,在林美美步入中年大妈之后,就离婚各过各的,好在两人也没有孩子,家里也没有多少共同财产,说离就离了。

    离婚之后的林美美更加一蹶不振。她在职场上毫无建树,最终只好下海捞金。但实际上,她的下海也是很盲目,最终结果很不好。

    想起林美美悲惨的日后种种,郭阳心里不禁有些唏嘘。但作为局外人,他能做什么呢?

    他和林美美至少从现在来看,是完完全全的两路人,人生的轨迹并行没有半点可能。

    郭阳轻叹一声。

    他抬步走去,在路过纪委书记李长河办公室的时候,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主动敲门而入。

    李长河正要下班,见是郭阳,就笑了笑道:“小郭?来,坐!”

    郭阳满脸堆笑说了几句感谢的话。无论如何,李长河在党委会上推荐了他,他不能没有表示。

    李长河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干!你能被破格提拔,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你的业务能力和工作业绩,大家都看在眼里,这是党委的集体决策,也不是我个人所能决定的!”

    李长河没有将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

    这说明李长河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他越是这样说,郭阳就不得不表现出更感激的神态来:“领导的关照,我记在心里了!”

    李长河满意地笑:“好了,努力工作,只要你肯付出,组织上都会看到,以后到了新闻中心副主任的岗位上,工作作风要更加扎实,要对得住党委的信任,知道吗?”

    李长河又勉励了郭阳几句。

    离开李长河的办公室,郭阳又接连去了张玉强等几位党委领导的办公室,挨个感谢。他唯独没有去赵国庆的办公室,因为他知道没有必要。赵国庆不喜欢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他看重的还是工作能力。

    其他几个党委成员实际上有些汗颜,因为他们没有出什么力,不过是附和李长河的话罢了,也出于保护自身的利益考量。

    不要说是郭阳,就是换成其他人,当时那种情况,他们该举手还是会举手。

    当然,郭阳没有去赵国庆那里道谢,主要还是为了避免刺激到蒋琬。有些事,放在心里比较好,他认为赵国庆也不会计较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因为毫无价值。

    果然,蒋琬一直在关注郭阳的行动。

    郭阳挨个感谢党委成员是人之常情,换成谁都会这么做,但郭阳却的确没有去赵国庆那里,尽管知道这不代表什么,但蒋琬还是心理上感觉舒服了一点。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