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数日。

    郭阳顺利通过了组织考察,三日后,党委的红头任职文件正式下达,郭阳成为北方晨报新闻中心排名第三的副主任。

    郭阳被破格提拔,受到打击最大的还是李曙光。

    他在报社内部,几乎是四面楚歌了。

    他煞费苦心地靠向蒋琬,却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心里难免有些怨气,他本来就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心里的这些怨气又难免在举止言谈间暴露出来,而传到蒋琬耳朵里,造成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蒋琬的厌恶和舍弃。

    赵国庆憎恶,蒋琬又舍弃,一二把手的态度,直接决定着报社所有人的态度,人人对李曙光敬而远之,李曙光心神郁积绝望之下,再次请了长期病假。

    临近元旦的时候,C市下了1999年的最后一场雪。鹅毛般的大雪从早上起来就开始飘飘洒洒,大半天都没有停歇。到了下午时分,整个城市都已经是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郭阳站在艾丙联合购物中心的二楼,透过新装修的透明落地窗眺望着漫天飞雪,满是积雪的红旗路上吭哧吭哧驶过几辆黑色的小轿车,人行道上也有几个行人艰难地踩着厚厚的雪印行进着。

    北风呼啸,落雪绚烂。

    郭阳心情极度放松,眼眸中闪烁着无言的雄心壮志。

    在沈晓曼的高效运转下,艾丙集团驶入了飞速发展的快车道。截止到昨日,也就是12月3日,艾丙购物和艾丙书屋的第六家分店开始试营业,提前达到了郭阳的目标预期,将营业网点涵盖了整个C市青岚县、郊县、高新区、红旗区、文华区、天桥区、山南县,四区三县中都有了规模不小的门店。

    沈晓曼在郭阳的思路下,在郊县拿了一小块地建设艾丙集团的仓储中心,着手筹备艾丙物流,一个月后将实现集中采购和统一配送,大大降低成本。

    企业和平台都在加速度构建,有些已经超过了郭阳设定的规划目标。这与沈晓曼超强的个人能力有关。

    从现在的局面看来,邀请沈晓曼加入艾丙集团,是郭阳迄今为止做出的最正确的决策。

    与周冰的情感虽有波折却也有了完美的归宿。

    而即便是新闻记者的本职,前进的步伐同样处在大步跨越的状态。

    母亲的悲剧命运,彻底得到救赎和逆转。

    重生后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在郭阳的奋力抗争下一点点确立起自己理想的轨道,郭阳将命运掌握在了自己的手里。

    前世的记忆,今生的现实,或卑微的煎熬,或成功的振奋,交相辉映,在郭阳脑海中升腾翻滚,他心神激荡,一时间难以自持。

    他站在落地窗前,深邃的眸光穿透窗外笼罩在鹅毛大雪中的整个静寂的城市背景,在近乎静止和定格的画面中,周冰身穿驼色的修身毛大衣,长发披肩,脖颈上缠绕着红色的方格围巾,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踩着积雪从马路对面走过来。

    他浑身充斥着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炽热情怀来,心底的呐喊无声流淌着,某歌手尚未问世的一首歌悄然浮上脑际,那粗狂悠远曲调和歌词恰恰正吻合他此刻的心境。

    1999年的最后一场雪

    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早一些

    停靠在楼下的公共汽车

    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

    1999年的最后一场雪

    是留在我心底最难舍的情结

    你像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

    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

    忘不了把你搂在怀里的感觉

    比藏在心中那份火热更暖一些

    忘记了窗外的北风凛冽

    再一次把温柔和缠绵重叠

    是你的红唇粘住我的一切

    是你的体贴让我再次热烈

    是你的万种柔情融化冰雪

    是你的甜言蜜语改变季节

    ……

    艾丙书屋的一个年轻女员工匆匆上楼来,递给郭阳一把崭新的红棉吉他,然后面带敬畏和崇拜地悄然站在不远处,望着眼前这位很少出现的年轻英俊的带有一定神秘色彩的大老板。

    艾丙集团及其所属子公司共有员工一百多人了,但除了少数高层管理者之外,很少有普通员工能见到传说中的“郭董”。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坐在落地窗前的小沙发上,拨了拨吉他琴弦,试了试音,便旁若无人地自弹自唱起来。

    郭阳富有磁性的吉他弹唱吸引来了不少艾丙集团的员工,他们远远地站在后边,望着沉浸在自我情感意境中的郭大老板,眸光火热。

    周冰解开自己脖颈缠绕着的红色围巾,与站在身旁的沈晓曼对视一笑,轻轻道:“沈师姐,阳阳今天不知道怎么就又突然来了兴致,我们先别打扰他,说不定又会有一首流行的新歌出来呢。”

    沈晓曼对郭阳暗中涉足歌坛的事儿多少了解一些。不过,她是一个理性大于感性的女强人,对这些情情爱爱的民谣吟唱不太感兴趣,认为这终归是郭阳的小爱好,偶尔玩玩无伤大雅,沉浸其间就有点消耗生命了。

    沈晓曼笑:“听起来这歌还不错呢,周总,我记得郭董以前在大学里就很喜欢吉他弹唱吧,我能记住他,还是因为那次校庆晚会上他登台演出……”

    周冰温柔地笑,此刻郭阳的弹唱已经进入了整首歌的高潮阶段,那反复吟唱的歌词一句句直入她的心底,并又一点点让她产生共鸣,她不由自主地眼角噙着泪,站在那里情难自己。

    沈晓曼扭头望着温柔的陷入了情感悸动状态的周冰,眸光闪烁。她其实有些很难理解,这世间竟然有郭阳和周冰这种简单纯粹毫无杂念的爱情,其实让所有诗情画意的描述都黯然失色。

    她最近与周冰接触频繁,商谈双方合作地产项目的事儿。在她看来,两家已经是一家人,在利益上有着共同的目标,在资源上理当共享,可无论是周冰还是郭阳的态度,都让她诧异,两人将情感和事业划分得壁垒森严,从不逾越半点。

    郭阳虽然同意与周家合作,但不肯占周家半点的便宜,也不愿意过多借助和倚重蓝星集团的各种资源,在思路和原则上就框定了这一点。而周冰也在坚持着这条底线,但出发点却不是为周家获取利益,而是为了保证郭阳自我发展的独立性、尊重郭阳在事业上在精神上物质上的完整尊严。

    以沈晓曼的个人的情感经历和价值观认知来说,她实在是无法理解郭阳和周冰的这么一种近乎精神托马斯的感情状态。

    爱得这么深,却又分得这么清?!

    郭阳把曲调和歌词记下来,直接传真给了鼎文传媒公司的助理韩颖。韩颖很快就将郭阳的这首新作递到了公司层面,因为郭阳点名要让歌手夜狼来演唱,所以这首歌就敲给了夜狼。

    夜狼其实就是靠唱郭阳的歌红起来的。

    郭阳的所有原创歌曲都授权给夜狼唱,这样一来,两人各得其所。郭阳要得不是名利,而是品牌影响力,夜狼则需要名利,两人一拍即合。

    ……

    傍晚时分。

    郭阳、周冰、沈晓曼三人坐在艾丙集团办公区的靠窗的休闲区内,畅谈着未来艾丙集团与蓝星房产的中长期合作,郭琳琳突然急匆匆走过来,秀美的脸上满是焦灼不安:“哥,沈总,出事了!”

    沈晓曼俏脸一变:“郭总,怎么回事?”

    郭琳琳是艾丙商贸公司的总经理和艾丙购物、艾丙书屋的主要管理者。

    “沈总,三利等八家大的供货商突然通知我们,要与我们终止合作,从现在开始就中断给我们的供货。”

    供货商集体断货?艾丙购物的仓储存货只能维持一周多的时间,一旦断货……后果不堪设想。

    沈晓曼霍然起身,愤怒道:“琳琳,你有没有直接找那几家供货商的老板谈谈?他们是不是疯了?我们可是有合作协议的,如果他们敢半路终止合作,我们可以告他们!”

    “另外,他们的前期的货款,我们也可以拒绝支付,因为他们违约在先!”

    郭琳琳幽幽一叹:“沈总,我已经跟他们分别谈过了,他们的态度很坚决,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三利的老板老张甚至明着告诉我,他们宁可放弃过去的货款不要了,但也要跟我们终止合作!”

    “……!”优雅如沈晓曼,此刻闻言都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对于正在发展高速阶段的艾丙购物和艾丙书屋来说,供货商集体断货,这不是一件小事,绝对是可以导致超市倒闭的重大危机!

    断货危机!

    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突然遭遇突兀起来的断货危机,这种关键时刻展现出沈晓曼强大的心理承受力和综合应变素质。

    片刻的慌乱和愤怒之后,沈晓曼马上冷静下来。

    她向郭琳琳挥挥手:“琳琳,不要着急,千万不要乱了阵脚!这样,你马上让人去联系接触其他的供货商,尽量提供优惠条件,吸引他们来给我们铺货;同时,继续与三利那些人谈,不要打电话了,你马上带人去公司找上他们,问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消息不要传出去!哪怕是我们内部的职工,都不要泄露这个消息!琳琳,你马上去办,我跟郭董再想想别的对策!”

    郭琳琳嗯了一声,脸色凝重地扭头离开,都没顾得上跟周冰打招呼。

    现在公司面临重大的危机,处理不好,就有可能关门大吉,这个时候,郭琳琳顶着的压力很大。如果不是经过了这半年的各种历练,又跟在沈晓曼身边学了不少东西,也见过不少大场面了,如果还是过去的郭琳琳,肯定会乱成了一锅粥。

    郭阳和周冰一直在保持着沉默,旁观着沈晓曼临场处置。

    郭阳一直放手让沈晓曼去管理公司,在这种重大危机面前,他不愿意轻易干预沈晓曼的应变思路。

    但他的脸色也很凝重,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如此断货危机对于一家新兴的正在扩张中的超市意味着什么。

    周冰叹了口气:“阳阳,没想到会出这种事,要不要让我们蓝星出面帮你们协调一部分货物,帮你们度过这个难关?”

    周冰知道郭阳的个性,不愿意在公司运营上占蓝星集团的便宜,这是他不愿意变成周家附庸的主要表现。平时,周冰很少过问艾丙集团的运营,也很少参与任何意见。

    但现在非比寻常,艾丙购物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无论如何是看不下去了,这才主动开了口。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摇摇头道:“小冰,你们的主营业务是工业机械制造,化工产业,你们没有商贸公司,就是想要帮我们也无处下手啊。”

    周冰苦笑:“我可以让我爸想想办法,毕竟我爸在市里人脉很多的,他有很多做商贸的朋友。”

    周冰说得当然是大实话。

    周定南是著名企业家,在本市和本省都是举足轻重的商界名流,有开商贸公司的朋友不难理解。

    但郭阳想了想,还是笑了笑道:“小冰,这事你不用管了,我们先想想办法和对策,如果不成,再向蓝星求援也不迟!”

    周冰无奈,只好点头同意。

    她知道未婚夫骨子里是很高傲的人,冒着社会上的一些不良舆论跟她走到一起,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接下来,他肯定要尽量避免跟周家发生经济上利益上的牵扯,对于艾丙公司来说,他肯定是要靠自己的力量运营下去的。

    反过来说,郭阳越是这样,周家也好,周冰也罢,对郭阳的态度就越看重。

    尤其是丈母娘薛春兰,最近对郭阳的认可度越来越高。她越来越觉得自己过去真是瞎了眼,竟然看上孟天祥那种垃圾玩意,而对郭阳百般排斥羞辱,结果现在的事实证明,郭阳不仅在人品心性上比孟天祥高出不止一筹,未来的发展和潜力更加巨大。

    关键郭阳是白手起家,靠自己的头脑和本事从无到有,创业成功,拥有了不菲的身价。

    或许在外界看来,郭阳可能借用了周家的财富影响力,但没有人比周家夫妻更清楚,郭阳没有从周家更不愿意从周家借用半点力量。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