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从一开始,在赵国庆看来,蒋琬太强势,太过颐指气使,权力越位太甚。

    如果不控制住这种节奏,她会越来越嚣张和越位。

    权力行使,做不到位就是失职。可如果越位,就是越权。

    这就是各人站在各人的立场上了。

    人事管理,是一把手的核心权力。这是极容易触及赵国庆底线的领域。

    蒋琬在人事上插手,在很多事上的强硬干预,本来就已经引起了赵国庆的高度敏感和强烈反感。而她非要提拔李曙光,赵国庆也并非不能适当给些让步,但放在最关键的业务部门,赵国庆绝对不同意。

    赵国庆非要压住蒋琬的势头。

    什么时候蒋琬能明白和具备作为二把手的基本觉悟,赵国庆才会放手。否则,以蒋琬强势的个性,只要赵国庆在一个地方开了口子,她就会不断选择更新更多的突破口。

    到了那个时候,局面就不可收拾了。至少赵国庆是这么认为的。至于张玉强,与赵国庆是相互利用和结盟的关系,张玉强靠赵国庆遏制蒋琬的势头,而赵国庆也利用张玉强冲锋陷阵。

    两人各取所需。

    蒋琬冷静了一下,她知道自己初来乍到,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跟一把手彻底翻脸。这是大忌讳。如果真的这样,她将寸步难行。

    蒋琬定了定神,勉强一笑道:“好吧,是我激动了一些,我向老张道个歉吧!”

    张玉强也长出了一口气:“我也有不冷静的地方,话如果说得过头,还请蒋总见谅。”

    如果双方互相道歉就结束了,事情就没有这么复杂了。

    蒋琬话锋一转:“那么,请问其他领导有什么意见没有?”

    其实蒋琬这话就有点多余了。

    赵国庆都发表反对意见了,虽然没有明说。其他人岂能公开跟赵国庆拧着来?

    所有人都保持着异样的沉默。

    很显然,在这种环境和气氛下,沉默本身就是一种反对的态度了。

    蒋琬压住熊熊的怒气,冷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她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有些急于求成了。她应该循序渐进,慢慢渗透才能达到目的。

    但是蒋琬并不想在晨报呆太久。她没有时间消耗下去。她本来是想在晨报过渡一下,镀镀金,然后继续前进。或者调任区县,或者调任市直部门,干一把手。

    但即便是过渡,也需要真金白银。所以她迫切需要政绩。但她一个新来的人,要想在晨报站住脚并达到自己的目的,身边必须要有人为她冲锋陷阵。

    赵国庆好整以暇地慢吞吞地开口了:“既然大家都有不同意见,那么,可以再提提其他人选。”

    张玉强眼珠子一转:“我提议编辑张大可出任这个职务。这个同志业务能力强,也是报社的老人了,政治上可靠,又是全市的劳动模范和优秀党员标兵,完全可以胜任新闻中心副主任的岗位。”

    张大可是赵国庆的人。

    赵国庆不过是借张玉强的嘴提出来罢了。

    蒋琬立即冷冷道:“我反对。”

    蒋琬已经明白,自己提拔李曙光的想法已经落空。既然如此,她就调整了心态,存心要把这事搅黄。

    你反对提拔我的人,我同样反对提拔你的人。既然大家都不合适,那就不提拔算了。

    老娘作为党委副书记和总编,报社二把手,如果我坚决反对,你总不能强行提拔吧。

    蒋琬的反对在赵国庆的意料之中。他没有慌乱,反而更加镇定自若:“我们是干部人选讨论,大家有意见都可以说一说,总之不能把不成熟不称职的人提拔起来,这是共识!”

    赵国庆深沉的目光投向其他几个党委成员。

    但赵国庆没有想到的是,自打新闻事故发生之后被免除了副总编职务一直保持低调的党委委员孙亮,竟然慢条斯理地开口了:“赵社长,蒋总,我个人认为呢,张大可这个同志其实也不适合。”

    孙胖子一句话可谓是满座皆惊。

    赵国庆和张玉强恼火且不说,其他人也很吃惊。

    包括蒋琬在内。

    蒋琬没想到孙亮会公开站出来支持自己。

    她眼眸中一亮,投向孙亮的目光就变得有些兴奋。

    赵国庆嘴角一抽,淡漠道:“老孙,继续说下去!”

    孙胖子笑了笑:“过去我分管采编的时候,对张大可这个同志了解很深,说句不中听的话,这人呢华而不实,喜欢投机取巧,虽然业务能力也能过得去,但作风浮躁,不适合担任中层干部。”

    张玉强眉头紧皱,望着孙胖子无语。

    他真是不敢相信,孙胖子竟敢跳出来公开跟赵国庆宣战。

    他本来都是一个被人遗忘了的人,不成想却变成一颗钉子。

    赵国庆眸光闪烁,沉吟不语。

    如果单纯是孙胖子,他是没有多少话语权的,但此刻,孙胖子跳出来站队,谁都明白他是准备跟蒋琬共同进退了,这是不怕死的毛遂自荐啊。

    孙胖子再次笑笑:“当然,完全是个人意见,只代表自己,不代表大家。因为是党委会,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如果有不当之处,还请同志们批评指正。”

    孙胖子完全是铤而走险和孤注一掷。

    选择与蒋琬站在一起,是孙胖子权衡和思量了很久的事情了,这个念头从蒋琬第一天到任就有了。

    他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目前的低调不过是无奈和隐忍。

    他知道自己在赵国庆心里毫无地位,矛盾很深,就是拼命向赵国庆靠拢,在人家的队列中也没有他的位置。

    所以孙胖子决定赌一赌,搏一把。

    他看中的是蒋琬在市里的背景和后台。而且,蒋琬很年轻,气势凶猛,如果站住脚,取赵国庆而代之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孙胖子一直在等待一个可以站队的机会,今天机会终于来了。

    他在这个时候在蒋琬最艰难最孤立的时候义无反顾地站出来,固然得罪了赵国庆,却会换来蒋琬的认同。

    蒋琬心里暗喜,笑道:“我跟老孙一样的看法。我虽然来得时间不长,但也多少了解一些张大可的工作作风,这个同志的确有点华而不实,不堪重任……”

    赵国庆的面色更加阴沉。

    采编口的干部提拔,蒋琬作为总编,如果她铁了心坚决反对,为了顾及影响,赵国庆也不能太过独断。况且现在还有孙胖子的支持。

    党委成员一共七个人,蒋琬和孙胖子只占两票。如果赵国庆非要强行通过,也一样会达到目的。但赵国庆多少忌惮一些蒋琬在市里的背景,他担心蒋琬会借着这事跑到上层去兴风作浪。

    如果上头追究下来,说赵国庆搞一言堂独断专行,影响就太坏了。

    蒋琬又笑吟吟地望着众人,意味深长道:“赵社长说得很对,我们提拔干部必须要慎重,充分酝酿,不能有半点马虎。有不同意见,说明人选并不成熟。我过去在组织部工作的时候,高部长经常指示说,在干部提拔的问题上不能掺半点水分,否则就会因人废岗、因人废事……”

    蒋琬说得高部长就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高林生。

    蒋琬是高部长非常器重的女干部,也是高部长一手提拔起来的女干部。蒋琬提及高林生,无非是警告和提醒其他党委成员,她的来头和背景。

    蒋琬这番话一出口,不少本来准备开口赞成的党委成员都闭住了嘴。一把手的权威需要维护,但市委高部长那边也不敢轻易得罪。组织部管干部,可以说掌握着所有县处级干部的命脉。

    赵国庆怒不可遏。

    他想不到蒋琬竟然公开把高部长拿出来当大旗作虎皮。他虽然不相信高部长会为了这点破事而兴师问罪,但事关市委重要领导,哪怕是半点的怠慢,他都不能表现出来。

    一旦传扬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他不能冒这种潜在的政治风险。

    气氛就僵持了下来。

    蒋琬顿时有些志得意满,方才的不快和愤怒烟消云散。

    她想要提拔的人固然提拔不成,可赵国庆想要提拔的人也同样泡汤。这样一来,此消彼长,实际上还是她胜利了。

    赵国庆眼眸中的怒火谁都能看得出来,但众人都保持沉默,希望赵国庆自己跟蒋琬真刀真枪地干起来。

    赵国庆咬紧了牙关。

    张大可肯定是不能继续提了。

    但这事却不能完,否则他这个一把手的权威将荡然无存。

    赵国庆的呼吸有些急促。

    从始至终面无表情的纪委书记李长河突然轻轻道:“既然蒋总和老张提议的人选都不成熟,很难达成共识,不如另选他人吧。我个人建议可以考虑一下首席记者郭阳同志。”

    郭阳?!

    不少党委成员都呆了呆。

    郭阳才来报社一年多,根本没有被列为提拔中层的视野之中。聘任为首席记者,已经算是破格重用,如果不是李长河骤然提到郭阳,很多人都想不到他。

    李长河向赵国庆投过平静的一瞥:“郭阳这个同志的业务能力之强不要说在我们报社,就是放在全省新闻媒体行业,应该也可以说是业务骨干了。这个同志虽然年轻,资历也浅薄,但老成稳重,最近更是为咱们报社立下大功,这次的暗访报道得到了全省和中-央-媒体的转载刊发,也扩大了报社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对于这样的业务骨干,我们其实可以考虑一下破格提拔。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建立能者上庸者下的良性用人体制机制嘛。”

    李长河提议郭阳无非是为了给赵国庆解围了。

    郭阳是赵国庆欣赏的新人,同时也是蒋琬目前正在准备拉拢的业务骨干。提出郭阳,并以破格提拔的名义,或许就能破解当前僵持的局。

    张玉强立即想通了这一节,马上开始开口赞成。

    张玉强和李长河一唱一和,又有两个党委成员点头投了赞成票。

    赵国庆深吸了一口气:“蒋总和老孙的意见呢?”

    孙胖子面露复杂之色。

    过去他对郭阳极尽打压,心怀怨气和不满。但当日他落魄被免职的当口,他培植的那些心腹都纷纷离他而去,反倒是郭阳不计前嫌主动站了出来,这其实深深触动了孙胖子。

    再加上这段时间以来,郭阳和孙小曼的关系大为缓和。

    在孙胖子心里,郭阳已经不是过去的郭阳了。

    孙胖子转头望向了蒋琬。

    他既然决定投向蒋琬,那就要看蒋琬的态度。蒋琬赞成他也不会反对,蒋琬反对他肯定为之摇旗呐喊。

    蒋琬沉吟了下去。

    郭阳虽然没有投向她这一边,但郭阳终归是新人,在蒋琬心里还有被拉拢的可能性存在,如果首选目标李曙光不能提拔起来,退而求其次也未尝不是一种次优选择。

    想通了这一节,蒋琬突然笑吟吟地开口对郭阳大加赞赏和褒奖。她在郭阳的问题上足足说了有一刻钟的时间,毫不吝惜自己的各种赞美之词,她知道自己的态度终归还是会流传出去,传到郭阳的耳朵中,她正是希望如此。

    赵国庆知道蒋琬打什么主意,他心里冷笑,心念电闪,缓缓点头道:“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我也同意将郭阳列为组织考察对象,与其他两名副主任人选一起公示三天,如果没有其他问题,就破格提拔起来。”

    “特殊优秀的业务人才,可以打破常规委以重任,这以后应该形成制度。”

    党委书记一锤定音,其他人鼓掌通过。

    如此博弈和平衡的结果,竟然是让郭阳上位了。

    党委会刚开完,消息就在报社传开。

    郭阳正准备下班离开,正在办公室收拾东西,孙小曼急匆匆走了进来,先是扫了郭阳一眼,旋即冲眼镜张道:“张主任,你听说没有,党委会上定下了新闻中心的三个副主任人选,你猜都有谁?”

    林美美竖起了耳朵在听。

    眼镜张哦了一声:“周政、高嵩有戏,还有一个是谁?”

    孙小曼扭头瞥了郭阳一眼,然后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后头。

    眼镜张和林美美同时吃惊道:“难道是郭阳?不会吧?”

    “有人走狗屎运,捡了便宜呗。”孙小曼嘀咕了一句。

    郭阳自己也吃了一惊,他指了指自己的鼻梁骨:“我?怎么可能?”

    孙小曼撇撇嘴,再无多言。

    林美美急吼吼跳起来:“我去打探一下!”

    林美美冲出了办公室。

    但打探消息的林美美还没有回来,反倒是编办的小冯径自走进办公室来,向郭阳投过羡慕的一瞥:“郭阳,蒋总找你谈话!你小子行啊,都快要干上新闻中心副主任了!”

    小冯捅了捅郭阳的肩膀。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意外,却还是安之若素地跟在小冯身后去了蒋琬的办公室。

    郭阳还没有走到蒋琬的办公室门口,就从里面听到蒋琬和某人的说笑声,他眼眸中掠过一丝奇色,他已经听得出是孙胖子略带点嘶哑的声音。

    孙胖子?!

    郭阳皱了皱眉。

    与此同时,艾丙购物总店。

    张梅梅离开市局之后,就被郭琳琳安排来的人接到了艾丙公司来。根据郭阳的意思,公司给张梅梅列支了两万块钱,这是郭阳承诺的事情,他当然不会说了不算。

    郭琳琳望着张梅梅笑了笑:“张梅梅是吧?我叫郭琳琳,是郭阳的妹妹!”

    张梅梅哦了一声:“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张梅梅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的情绪来,但实际上她对郭阳拥有这么大的产业和公司感到彻头彻尾的震惊。

    她终于相信,郭阳说给她一定的资助,不是说着玩的。

    郭琳琳笑:“这是两万块钱,你拿上吧,而且我已经让人帮你买了火车票,你下午就离开回老家吧。我哥说了,这是他对你的资助,不要任何回报,希望你以后能过得好。”

    张梅梅张了张嘴:“他不叫刘勇,叫郭阳是吧?我能再见他一面吗?”

    郭琳琳摇摇头:“我哥很忙,他没有时间见你,我会派人送你!”

    张梅梅突然情绪激动起来:“他怎么敢不见我?他可是答应了要娶我的!”

    郭琳琳笑了起来:“张梅梅,你别无理取闹啊,我哥说了,他也不是故意要骗你,只是你逼着他那么做的,再说我哥已经有了未婚妻,怎么可能娶你呢?”

    张梅梅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又将茶几上的两万块推了回去:“哼,他占了我便宜,想要靠这点钱打发我?做梦吧!”

    郭琳琳眉头紧促,她马上对张梅梅现在的心态洞若观火,她一定是看郭阳是有钱人,就想赖上郭阳讨点更大的便宜了。

    郭琳琳脸色一冷,顺手将桌上的钱收了回来,淡淡道:“张梅梅,我们丑话说到前头,如果你不要钱,那就请便吧!你要明白,这不过是我哥的善心,你要想敲诈勒索,那也随你的便!”

    郭琳琳转身就要走。

    张梅梅毕竟是卑微出身的小人物,风尘女子,她怎么架得住郭琳琳的激将法,她立即起身来噘着嘴大声道:“把钱给我,我马上回老家!”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