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时分,北方晨报的新闻特刊号在12点时分准时发行。整个特刊其实就是刊载了署名为本报首席记者郭阳的深度报道号外:涉黑职业乞丐团伙覆灭记。

    郭阳在报道中深入披露了以“龙哥”为首的这一带有黑社会色彩帮派性质的职业乞丐组织的各种内幕、组织架构以及“运行模式”,因为郭阳掌握着暗访所得的第一手资料和信息,配有警方抓捕相关人犯的大幅图片,这篇报道显得非常厚重且有说服力。

    几乎是与此同时,市电视台新闻频道播出新闻专题片天网恢恢无处遁逃。

    北方晨报新闻特刊和电视台的新闻联动,在全市上下引起了强烈反响。市委书记蒋雪峰、市长马平山亲自再次做出批示,要求市公安局深入追查,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个涉黑行乞团伙连根拔起,彻底铲除盘踞在火车站困扰过往旅客和周遭居民多年的这颗毒瘤。

    全市震动。

    临近傍晚时分,刑侦支队重案中队传来报捷,涉黑行乞团伙头头“龙哥”在山南县落网。

    当天晚上,赵国庆召集临时党委会,经研究,以党委的名义,行文对郭阳进行通报并给予奖金一万元的嘉奖,同时报经市委宣传部向省委宣传部推荐为全省“十大新闻记者”候选人。

    周冰这才知道郭阳这几天竟然跑到涉黑的行乞组织里暗访卧底去了,非常吃惊。周冰打电话过来让郭阳去周家吃晚饭,周定南夫妻尤其是薛春兰对此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当然薛春兰的出发点是基于对未来女婿的关心,郭阳笑着解释了两句。

    薛春兰冷着脸斥责道:“郭阳,以后坚决不允许你再干这种荒唐透顶的事!多危险?你要出了什么事,让小冰怎么办?”

    周定南也叹了口气:“小郭啊,你这个小记者还真干上瘾了啊?你自己明明有企业,有大把的事做,为什么非要留在晨报呢?这不是浪费时间嘛!”

    郭阳笑了笑,他不能向周定南夫妻透露自己前世关于媒体运营思路上的遗憾心结,更不能说自己重生后想要弥补这份遗憾的理想主义考量,他想了想解释道:“我主要还是喜欢这份新闻记者的职业,接触面广,报社还是信息的集散地,我留在报社,其实对运营好艾丙集团也有好处。”

    “况且,现在艾丙集团我已经找了一位非常优秀的职业经理人,牵扯不到我什么精力了……”

    郭阳的解释有点勉强,好在周定南夫妻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周冰在一旁笑:“爸妈,阳阳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你们就别干涉他的想法了。不过呢,阳阳,你以后不能再去冒险了,卧底记者,太危险了!”

    郭阳点点头:“小冰,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也谈不上什么人身危险,不要紧的,当然,以后我尽量不干就是。”

    第二天,省委机关报北方日报和省属晚报北方晚报同时以大篇幅转载北方晨报记者首席记者郭阳的深度报道,省电视台也转播了市台的新闻专题片,反响进一步扩大。

    全省关于打击惩治职业行乞的舆论呼声越来越高,也引起了省委省政府领导的高度关注,相邻地市也相继展开了整治执法活动。

    新闻记者郭阳的名头真正在北方省的新闻界打响。

    就在央视黄金时段新闻栏目播出聚焦北方省C市打击职业行乞团伙成果辉煌的新闻节目时,北方晨报又进入了新一轮的高层权力博弈,争夺近乎白热化。

    蒋琬力主推动报社采编系统机构改革。

    整体的思路是打乱现有编制机构,重新组建五大中心。新闻中心、编辑中心、副刊中心、体育文娱中心和专刊中心。这样的思路基本上吻合赵国庆推动晨报改革的框架思路,所以赵国庆并没有提出反对。

    但在中层干部配置的问题上,赵国庆、张玉强与蒋琬产生了较大的分歧。

    主要矛盾集中在新闻中心上。

    新闻中心设立主任一名,眼镜张资历深无可置疑。设立三名副主任,首席记者周政、资深记者高嵩作为两名副主任人选。

    蒋琬的提议赵国庆还是没有反对。因为上述人选都是赵国庆心目中的人选。简而言之,这都是赵国庆这个一把手的人。

    蒋琬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人权是一把手的核心权力,她不会轻易触碰。她想要做的,是借机构改革,扶植和安插一个或者几个自己人,从而树立个人权威,慢慢培养山头。

    不出所有党委成员的意料,蒋琬推荐跟她走得近的李曙光。

    蒋琬侃侃而谈,列举了李曙光的各种特点和优点,大力举荐,同时还暗示李曙光毕竟是宣传部分管副部长的侄子,大家多少要给个面子。

    赵国庆脸色阴沉,却没有直接开口否认,他暗暗扫了张玉强一眼,淡淡道:“对于蒋总的提议,大家有什么看法,都可以敞开来谈嘛!”

    其他党委成员保持着异样的沉默。

    赵国庆一把手的权威不可侵犯,但蒋琬作为二把手尤其是市里有一定后台背景的正处级官员,不到万不得已,这些人也不敢轻易得罪蒋琬。

    见无人说话,张玉强不得不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赵国庆是张玉强在报社立足的根本,若是没有赵国庆撑腰,他这个常务副总编肯定扛不住作风强悍的女强人蒋琬的压力,受到排挤和打压是必然的。

    张玉强清了清嗓子,道:“我反对。”

    蒋琬妩媚的眼眸中掠过一丝羞怒,却不动声色道:“张总为什么反对?李曙光这个同志工作扎实,报社上下有目共睹,而且群众基础也好,熟悉业务,充实到新闻中心管理岗位上,有什么不可?”

    张玉强微微一笑:“蒋总,我不否认李曙光的工作能力。但新闻中心是报社最重要最关键的业务部门,这个部门的中层干部,首先要有很强的业务能力。我不知道蒋总对李曙光了解多少,但据我这些年的观察,这个同志的业务水平还是欠缺一些的,说白了,当初他正是因为业务能力不强,才调到了编办干行政岗位,大家说是不是啊?”

    张玉强试图拉拢其他党委成员的帮腔,但却无人响应。

    张玉强见无人响应,有些尴尬。

    蒋琬面带冷笑,环视众人道:“我不认为李曙光同志的业务能力比谁差多少,我看他最近的几个文字材料,都很不错嘛。况且,副主任是管理岗位,不是业务岗位,哪怕是业务能力稍弱一些,也不影响他尽职履责。”

    “说句不中听的话,我这个总编,其实在新闻采编业务上也是一个新兵,也需要学习成长。我尚且如此,对一个部门中层副职,我们又何必过于苛刻呢?”

    表面上看,蒋琬的话还有点道理。但实际上就是强词夺理偷换概念,业务部门的中层与领导干部完全不是一码事,而且业务部门中层需要审核把关新闻稿件,不懂业务,就乱套了。

    张玉强眼角的余光掠过赵国庆阴沉的面孔上,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冲:“业务部门的中层干部,如果业务不精的话,根本无法服众,也会影响工作质量。蒋总您是报社领导,是组织上委派下来的领导干部,怎么能跟一般中层干部相提并论呢?”

    蒋琬没想到张玉强的反对这么坚持,心里更加怒气叠生,她有些激动起来,当然一半也是借势发挥:“老张,我觉得你是不是对李曙光同志存有偏见呢?其他同志都没有意见,唯独你站出来反对,我有点不理解啊。”

    张玉强笑笑:“我在晨报多年,分管业务也多年,对哪一个同志都没有偏见。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蒋琬柳眉一挑,没好气道:“随便你怎么看,你有意见可以保留!少数服从多数,先就这样吧!”

    蒋琬的神态语气都非常不客气。

    张玉强毕竟是报社的老人,资深的业务副总编,一时间也有点激动:“蒋总一个人的意见能代表大家的意见吗?”

    蒋琬冷笑:“难道不是你一个人跳出来反对吗?我建议你不要以私废公,用个人的偏见去抹杀青年同志的进步和成长!”

    蒋琬知道张玉强今天之所以态度强硬,主要是因为背后站着赵国庆。但她是铁了心要把李曙光提拔起来,她觉得自己让渡了这么多,赵国庆总得给自己一点面子。

    都到了这个份上,张玉强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蒋总,你这话过了!这顶大帽子,这种上纲上线的话,请恕我不能接受!”

    蒋琬啪地一声拍起了桌子:“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作为报社党委副书记、总编辑,连一个业务干部的提名权都没有了?”

    张玉强也冷笑一声:“蒋总,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么,我也不妨表明我的态度:作为报社党委委员,分管业务的副总编,在干部人选的问题上,我同样具有投票权和表达个人意见建议的权利!”

    “你蒋总有推荐提名的权利,我老张同样也有反对的权利!”

    两人针尖对麦芒,当场拍着桌子,吵了起来。

    其他党委成员都面色复杂地暗暗把目光投向了赵国庆。

    傻子都能明白,一向个性温和的张玉强今儿个这么强硬,而且公开跟蒋琬唱对台戏,不惜闹翻脸,主要还是因为赵国庆在背后主导。

    其实张玉强也没有办法。

    他必须要站出来给赵国庆当枪使。否则,失去了赵国庆的支持,他在北方晨报的地位更加岌岌可危,尤其是在蒋琬咄咄逼人的语境中。

    另一方面,他也是在借此发泄自己内心郁积了多时的怨气和不忿。

    他本来是总编的最合适人选,结果上头却空降了一个总编过来,直接抢了他的位置。

    张玉强已经逼近五十岁了,蒋琬的到任,直接意味着张玉强在报社的政治前途走到了尽头。要说张玉强心里没有半点怨愤,肯定是假话。

    在体制内混的人,哪怕报社不是真正的官场,但对于政治进步,谁不是异常狂热?

    赵国庆终于还是说话了。

    他重重地扣了扣桌子,淡淡道:“你们吵什么吵?我们这是开党委会讨论干部人选,又不是菜市场讨价还价,看看你们两位同志,到底像什么样子?”

    “老张,你坐下!蒋总,你也没有必要太过激动。提拔干部不是一件小事,需要充分讨论酝酿,会上有不同的意见也属于正常。你不能因为个人倾向于某一个同志,就不允许其他党委成员发表个人意见吧?”

    赵国庆明显站在了张玉强一边。

    这个时候,如果赵国庆态度不坚决,不仅会让张玉强寒心,也会降低他的个人权威,同时还会误导其他党委成员。

    张玉强故作怒不可遏的样子,愤愤然起身道:“这还是不是党委会了?我作为党委委员,还有没有说话的权利了?如果蒋琬总编说我没有说话的权利,我以后可以不参加党委会,永远不参加,免得碍人眼!”

    张玉强这话实际上就有点重了,重到一个几乎要跟蒋琬兵刃相见的程度。

    蒋琬面色涨红,愤怒地抽了抽嘴角,缓缓坐了回去,心头却充斥着越来越旺盛的怒气。

    她觉得赵国庆真的是太过分了。

    她一个堂堂的总编,正处级干部,在报社的地位仅次于赵国庆。然而赵国庆却在极力打压她的个人权威。

    提拔还是不提拔李曙光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在于,赵国庆一点空间都不给她留,摆出了一副非要将她压制下去的姿态。

    如果赵国庆继续这样下去,她这个总编将毫无权威可言。

    可问题出在哪呢?怨得了谁呢?如果不是蒋琬一到任就开始咄咄逼人,如果不是蒋琬急于求成,赵国庆也不至于表现这么激烈。

    有些事,一个巴掌拍不响。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