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张竟敢反驳自己的话,蒋琬有些恼火。

    她这两天越来越烦躁,也越来越后悔,觉得自己不该来北方晨报蹚浑水。她本来是随意找家单位解决正处级的行政级别,然后混点政绩过渡一下,就继续往上走。

    她是一个很有想法和野心的女人,对于仕途的渴求绝不止于县处级。

    蒋琬皱着眉头拍了拍桌子:“你这个同志,脑筋怎么这么僵硬?你可是他的直接领导,你这当领导的,就没有半点保护下属的意识吗?”

    眼镜张皱了皱眉:“保护他?蒋总,我不太明白您的话!”

    蒋琬更怒,心道你装什么糊涂?!

    “你想想看,郭阳暗访的这个团伙都是些什么人呢?犯罪分子!穷凶极恶!我刚才听市局的领导说,团伙的头头彭大龙还涉及多起命案在身!”

    “一旦郭阳的暗访记者身份曝光,他的人身安全受到伤害,到时候,谁来承担责任?”蒋琬“语重心长”地道。

    眼镜张心里呸了一声:你当初强行安排人家小郭去暗访的时候,怎么就不考虑考虑人家的人身安全呢?现在人家大功告成,你反倒要在署名权的问题上故意横插一杠子,因为个人的一点私心,就剥夺卧底新闻记者的功劳,真没有意思!

    让人寒心啊。

    但眼镜张却没有跟总编大人据理力争的魄力。

    “蒋总,要不然我们征求下小郭的个人意见?”眼镜张陪着笑脸又道,缓和着语气。

    蒋琬皱了皱眉:“你去看看小郭回来没有,喊过来,你要觉得为难,我亲自跟他谈一谈!”

    其实这个时候,郭阳已经站在了蒋琬办公室的门口,把两人争辩的对话悉数听进耳中。

    郭阳心里有点愤怒。

    自己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耗费这么大的代价,结果却要被剥夺了署名权!

    这一点,他是必须要争的。哪怕是得罪了蒋琬,都在所不惜!

    这次报道跟电视台联动,又有警方的执法行动作为配合,产生的影响力和关注度无与伦比。他不能放弃这次在本市乃至全省新闻界奠定个人地位和知名度的机会!

    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也是他费尽苦心营运来的机会!

    别的他可以不争,但这个,已经属于他的根本利益!

    但怎么争,却需要一定的艺术。

    不能直接跟蒋琬撕破脸皮,这并不明智。对方毕竟是报社的二把手,总编大人。

    郭阳想了想,就敲响了蒋琬办公室的门。

    蒋琬沉声道:“进来!”

    郭阳推门而入。

    蒋琬抬头见是郭阳,先是一怔,旋即面带温和的微笑,竟然主动起身来亲切道:“小郭同志来了啊,请坐请坐!”

    “你来得正好,我正想跟你谈一谈。”

    郭阳笑:“领导您请讲!”

    蒋琬温和地继续笑:“小郭同志啊,你这一次的暗访非常成功,可以说是获得了重大成果,给我们报社增了光添了彩,这个选题是我主导提出的,我明天就跟赵社长和其他报社领导提一提,给你记一功!”

    “最好是能以党委的名义,对你进行表彰奖励!号召全体一线新闻记者向你学习!”

    郭阳神色不变:“谢谢领导关心!我一定会继续努力!”

    蒋琬表扬了半天,话音一转,指了指眼镜张道:“但是呢,刚才我跟你们张主任在一起讨论了一下,我觉得吧,这次见报的稿子,你还是别署名了,回避了这一点!”

    郭阳故作惊讶:“蒋总,为什么呢?”

    蒋琬笑容渐渐敛去:“你看啊,你暗访的涉黑的行乞团伙,实际上是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帮派,这些人都是些江湖亡命之徒,你作为暗访记者的身份一旦曝光,我担心你的人身安全,会引起不法之徒的打击报复啊!”

    郭阳心里冷笑,嘴上却平静如常:“蒋总,您放心好了,我刚从刑侦支队回来,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一次彭大龙的党羽马仔悉数落网,就是彭大龙自己,也在被刑警紧急抓捕的过程中,估计被绳之以法没有问题!所以啊,被打击报复其实是不存在的。”

    “再说了,我只是报道本身的署名记者,对外界来说,这并不代表我就是暗访记者啊。”

    听完郭阳不卑不亢的回答,蒋琬有点不高兴了:“小郭同志,你是不是担心积分的问题?我会给编办说清楚,这一次你虽然不署名,但稿子还是会落在你的头上,放心好了!”

    每一个新闻记者都是有积分的,按照上稿量和稿件本身的质量来测算。而积分就与记者本人的收入奖金挂钩。

    郭阳笑:“这倒是无所谓的事,不过,蒋总,您也知道这次的选题影响深远,可能我以后整个记者生涯中都再也遇不到类似的机会了,我希望领导还是能给我一个机会!”

    郭阳说得非常真诚,他甚至起身来向蒋琬鞠了一躬。

    眼镜张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心道郭阳这小子真是装什么像什么,他这样做真是聪明到极点了,他没有跟蒋琬拧着来,而是以诚相待实话实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蒋琬就是脸皮再厚、私心再重,也不可能继续扛着不撒口了。

    果然是人情练达即文章啊。

    蒋琬脸色有点难堪。

    郭阳这样“以诚相待”,让她有火也发不出来,而且很难拒绝郭阳的请求。

    事已至此,她只能勉强一笑挥挥手道:“好吧好吧,既然你坚持,那就署名!不过,小郭同志,你还是要注意一下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我担心那些不法之徒会瞄上你!”

    “去吧,去吧,我还有点别的事!”

    蒋琬意兴阑珊,开始下逐客令。

    郭阳依旧是脸上挂着无比真诚和谦卑的笑容,他再次向蒋琬鞠躬一礼,然后扬长而去。

    眼镜张追着郭阳出了蒋琬的办公室,在走廊上,眼镜张向郭阳伸出了大拇指。

    郭阳眨了眨眼:“张主任,您这是什么意思?”

    眼镜张瞪大了眼:“我日,你跟我装什么装啊?”

    郭阳无比委屈:“张主任,您这话让我有点莫名其妙啊,我装什么了啊?”

    眼镜张张了张嘴,又无奈地闭上。

    他拍了拍郭阳的脑袋,撇了撇嘴,大步走去。

    郭阳在他身后慢吞吞地走着,嘴角噙着一抹古怪的笑容。

    其实重生之后,他拥有太多太多的机会,尤其是创立了自己的企业之后,他完全没有必要继续当这个小记者了。

    但郭阳有个心结。

    随着电子媒体和自媒体的兴起,以及互联网信息平台的普及,纸媒没落下去,但在纸媒转型方面,他有自己很独特的想法。他执掌北方报业集团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实现自己的目标和理想,就重生回了1999.

    所以郭阳想要在这一生圆自己这个理想。

    他会缩短在媒体发展进步的时间,然后在掌握权力的前提下,推动自己旗下的纸媒尽快转型,打造自己构思中的媒体理想国。

    到了那个时候,他就会功成身退。

    署名权之争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张玉强和赵国庆那里。这两人在北方晨报根深蒂固,任何消息都很难瞒住他们。

    况且,在任何一个体制内的单位中,永远都不缺随时向主要领导打小报告的人,郭阳跟蒋琬据理力争的事儿几乎同步就传到了赵国庆耳中。

    赵国庆亲自起身去给张玉强到了一杯茶,然后返回自己的座位上笑了起来:“老张啊,我们这位小郭记者实在是不简单啊,他不光光是业务能力强,在人际关系处理上也是高人一筹啊,我本来以为他会跟蒋琬闹得不愉快,结果却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这事,倒是我小看他了!”

    张玉强笑:“郭阳的基本素质摆在那里,没有问题的。不过,赵社长,蒋琬这一次也真是太过分了,凭什么剥夺人家小郭的署名权啊?这没有道理!”

    赵国庆淡淡一笑,指了指自己和张玉强:“她不是冲小郭去的,而是冲你我来的!”

    “前两天,市里一位领导私下里跟我讲,蒋琬同志心思很重,她其实没有真正想从我们报社扎下跟来做事,她要的是政绩,混上两三年就调走了,她是想把我们这里当成跳板继续往上爬。”

    “这个女人不简单呐。”张玉强轻笑一声:“不过呢,再往上走就是副厅级了,哪有这么容易的?除非她省里有背景,否则基本上是不太现实了。”

    赵国庆笑了:“也不一定是瞄上副厅级的岗位,但肯定是想下到区县去干党政一把手。人家女同志还有这么重的上进心,倒是我们,就显得有点不求上进了。”

    张玉强哦了一声,心里不以为然,但没有再说什么。

    区县党政一把手不是一把人能干的。这不仅仅是有没有背景的事,还与个人的工作作风有关。张玉强认为,蒋琬这种浮于表层、善于走上层路线、不知道真抓实干的人,尤其还是女人,即便是去了区县也干不长。

    但官场上的事,波诡云谲,谁又能真正说得清楚呢?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