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哥的办公室也在二楼,装修得古色古香,看起来还颇有几分文化底蕴。

    宽大的书架,保骨架上无处不见的古玩瓷器,墙壁上悬挂的书画,就连他的办公桌上都摆设着不少小型的文玩器皿。

    很多人或许会被这种假象所欺骗。

    认为龙哥是文化人。

    但郭阳却深知,这人斯文的外表背后隐藏着一颗不知道多狠的虎狼之心和一身的江湖流氓习气,否则他怎么统御和控制一个职业行乞团伙?

    这一路行来进了龙哥的办公室,郭阳暗中观察了一下,一楼是公司的门面,也就是伪装,这个团伙的真正窝点还是在二楼,而二楼上整个盘踞居住着龙哥和他的几十名下属,昼夜轮班,守卫森严。

    这既是监视别人,也是互相监视,更是为了防范警方的突袭检查。

    这让郭阳明白,自己若是想要强行逃跑,几乎是不可能的。

    龙哥笑吟吟地挥挥手:“老弟,坐。梅梅,给老弟倒茶!”

    郭阳还是老老实实诚惶诚恐地欠着半截屁股坐在了龙哥对面的真皮沙发上,“大哥!啊,不,龙哥!”

    “兄弟,你不要紧张,我请你来呢,是想高薪聘请你给我们的公司做事。你看我这些下属啊,个个都是大老粗,没有一个识文断字的,你有文化,我看不如来当我们天诚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吧,你看名片,我都帮你印好了!”

    郭阳故作大吃一惊:“龙哥,俺一个高中毕业生,连大学都没有上过,怎么敢当……”

    龙哥微笑:“没什么,你不用想得太复杂,你每天的工作就是帮我记记账,给我们这些弟兄们考考勤,然后处理一些杂务,不复杂,很简单。”

    “你安心住在我这里,我包你食宿,每月再给你开支两千块的工资。至于你的生活,让梅梅照顾你。我看你也没娶老婆,大哥就送你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媳妇!”龙哥轻描淡写地声音传过来:“怎么样?我们家梅梅还有滋味吧?”

    郭阳满脸涨红,同时露出一脸的感激莫名:“谢谢龙哥!”

    郭阳起身向龙哥鞠躬。

    龙哥大笑,扫了俏脸微红的张梅梅一眼:“好了,你们俩新婚燕尔,先回去睡觉吧,明天一早,我会安排人带你熟悉公司的情况。”

    龙哥向张梅梅使了一个眼色。

    郭阳心里啼笑皆非,面露感激涕零状。

    张梅梅赶紧放下手里的茶壶,走过去拉着郭阳的手离开。她脚步匆忙,牵着郭阳的手微微有些冰冷。

    两人进了屋,郭阳明显感觉张梅梅放松了不少,显然对于龙哥,张梅梅的畏惧已经深入骨髓。

    张梅梅匆忙脱掉自己的旗袍,穿着三点式的内衣就钻进了温暖的被窝。她没有理会郭阳,径自侧身睡下。郭阳迟疑着站在床边,想了想,也上了床,躺在另一头,掀起被子盖住了身上。

    郭阳渐渐沉睡过去。

    凌晨时分,他突然被张梅梅一阵阵轻微的抽泣声所惊醒。他坐起身来,望着窝在床头上裹着被子泪流满面的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不用问也可以明白,像张梅梅这种沦落匪巢的女子肯定有其极其悲惨的过往经历。

    张梅梅见郭阳醒了,立即擦了擦眼泪,继续躺下装睡。

    郭阳沉默了一阵,也躺了回去。

    ……

    翌日上午。

    吃过早饭,郭阳被张梅梅带着去了一楼。郭阳发现,自己除了被限制不能随便离开天诚公司之外,其他诸处,龙哥对他还是蛮礼遇的。

    这个出身草莽的匪类榜首,大抵还学会了一点善待读书人的优良美德。可能在这群江湖匪类眼里,郭阳扮演的这个高中毕业的小乞丐刘勇就是文化人了。

    张梅梅把公司的账册和相关资料都摆在了郭阳面前。

    两个彪悍壮汉远远站在一旁,监视着郭阳的动作。

    郭阳平静如常,他打开所谓的账册,差点忍不住发出笑声。这根本就不是他理解中的财务账本,而更像是记录得歪歪扭扭的花名册和记录本。

    比如光头壮汉李亮,某日上缴利润多少元,得抽成或者奖励多少元。等等。以此类推。

    郭阳匆匆扫了一遍,得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

    从记录上看,这个组织团伙一共有打手和各类马仔五十多人,组织严密,一个小头目控制十名马仔,一共五名小头目。这五名小头目分别控制着一块区域,区域中所有行乞者都被他们所掌控。

    这个行乞团伙的收入是相当惊人的。

    根据账本记录,郭阳估算了一下,龙哥团伙的日收入达到1800元左右。扣除给马仔和小头目的抽成和“奖金”,落入龙哥个人腰包的不低于1000元。

    这真正是让郭阳吓了一大跳。

    这个数字,在当下绝对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

    这意味着被龙哥团伙直接控制或间接控制的职业行乞者至少有数百人,而这由此证明,这些行乞者乞讨的范围绝不仅限于火车站及其周边地区。

    一个庞大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职业行乞团伙!

    一条深长的看不到边缘的利益链条!

    每一个小头目带着自己的马仔游走在火车站周边区域,每天晚间八点返回老巢“汇报工作”并上缴“利润”,没有一个人敢私自隐藏。

    人心逐利。

    郭阳并不知道龙哥如何实现了对属下的绝对控制,但想来有其不可告人的手段。反正外界传说得龙哥心狠手辣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马仔们所有带回来的钱都被投入摆设在郭阳目前所在办公室内的一个铁箱子里。铁箱子上锁,只有顶层开口可以塞钱。

    钥匙掌握在龙哥自己手里。

    张梅梅交代,郭阳的工作就是在晚上统计出各方带回来的收入,然后统计清点所有,给所有人发放抽成,创造效益多的自然还会有奖金。最后一一清清楚楚记录在册。

    抽成的额度是固定的百分之十。雷打不动。

    奖金的多寡却是由龙哥自己现场随机定的。

    以往这项工作是龙哥自己独立完成的。他没有聘请一个非下属之外的雇员,更没有招录会计人员,所以公司的账册才会显得这么原始和低级。

    但对于龙哥来说,这种原始的控制方式其实足够了。

    没有人敢抗拒龙哥的统治。这是他冷酷手段高压下的一个黑暗王国。

    昨晚的进项没有统计。

    郭阳想了想,采取最简单的排列组合和合并同类项的表格方式进行统计记录。

    他当场设计了一个庞大的表格,横向纵向同类项,看得张梅梅和几个彪悍马仔眼花缭乱。郭阳知道自己必须要尽快展现自己的应有价值,价值越高,他就会越安全,而龙哥对他的警惕和监控也会进一步降低。

    张梅梅等人的确是看不懂郭阳的表格,但对郭阳流畅优美的字迹却是赞不绝口。

    张梅梅站在一侧看着郭阳一个个往表格上填写人名和统计数字,美眸中隐隐发亮。张梅梅突然意识到,自己被龙哥勒令跟了郭阳,或许未必是一件坏事。

    这个唯唯诺诺老实巴交的年轻人,真是有点本事啊。

    监视郭阳的两个马仔也目露敬佩之色。

    郭阳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清点统计完毕,每个人缴纳多少,该得多少,从表格上看,一目了然。

    龙哥缓缓从二楼下来,他接过张梅梅递过来的账册从头至尾仔细看了一遍,忍不住拍案叫绝:“老弟,你果然是文化人,这办法好!高啊!梅梅,把兄弟们都给我喊下来,分钱了!”

    郭阳在一旁憨厚地笑:“龙哥,其实没有必要天天分钱这么麻烦,不如把每天的收入与支出表格张贴在这里”

    郭阳指了指身边的一块小黑板。

    “兄弟们每天该拿多少,自己记一笔,然后月底统一发钱,岂不是更好?每天发钱,太麻烦不说,还容易出错!”

    像龙哥这样的生意是不能通过银行来支付马仔工资收入的。他每天收得的这些黑钱,实际上也不知道龙哥是怎么处理的,郭阳猜测他存入银行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很可能是通过其他地下流通手段洗白了。

    龙哥沉吟了一下,笑:“兄弟说得有理!对,以后咱们就改成每月月底发钱!也省得这些混账东西每天都拿了钱都去胡天黑地,临了一分钱也存不下,以后怎么找女人成家立业?!”

    郭阳心里暗暗冷笑,这群马仔已经被你牢牢控制成了敛财的工具,你怎么可能轻易放他们出去成家立业?

    这个当口,所有马仔都从二楼下到了一楼集合待命。

    别看这些亡命之徒表情凶悍面目狰狞,但在龙哥面前,却一个个都像是小绵羊非常乖巧,规规矩矩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这绝对不是一个靠江湖义气聚拢的黑道帮派,而是一个靠龙哥阴森手段维控制的特殊组织。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说,比黑帮还要组织严密。

    龙哥倒背双手站在众人面前,淡淡道:“兄弟们,这位是刘勇刘兄弟,他是我请来的先生,还是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有了先生的帮忙,以后兄弟们的收入会更高,昨天你们每个人的贡献和抽成,一会我们就张贴出来,你们自己记一笔账,月底统一发钱!”

    现场鸦雀无声,没有人敢提出半句质疑。

    “都来见过先生吧!”龙哥摆了摆手。

    然后,龙哥一把将郭阳扯过来,站在自己身边。

    所有马仔不约而同躬身下去异口同声喊了一嗓子,郭阳不得不表现出诚惶诚恐和不安紧张的神情。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是一名无家可归的小乞丐,得到了龙哥的信任,老老实实跟着他卖命下去,在这个组织内建立起一定威信来应该也不难。

    本来是每天都要发钱,突然改成月底统一发钱,这批马仔多少有些不适应。但不适应又如何,龙哥说一不二,没有一个人敢跳出来叽叽歪歪。

    “你们都回去歇着吧,我跟先生再说几句话。”龙哥挥了挥手,一群马仔当即诚惶诚恐地一哄而散。

    张梅梅也散去。

    一楼的大厅中,只剩下郭阳和龙哥两人。

    在龙哥凛然四射的森严目光注射下,郭阳表现出适度的恭谨和畏惧表情。他的这种表情显然让龙哥感觉满意,似乎也消除了他内心深处对郭阳的几分疑惑。

    郭阳心里有数,龙哥未必对他有太大的信任,而应该是觉得在匪巢里郭阳插翅也难飞,所以才让郭阳接触到这个帮派组织的核心机密。

    其实也不算什么机密,无非就是分赃的账本罢了。

    “老弟,我们就开门见山吧。我这里,需要你来帮我管账,只要你尽心尽力,我也不会亏待了你。你每月的开支我都给你专门拿出来,甚至,我还可以派人给你寄回家里去。”龙哥轻轻道,点燃了一根烟,又甩给郭阳一根:“不要紧张,抽烟抽烟!”

    郭阳畏惧地勉强一笑:“龙哥,我一定会老老实实干活,你放心好了。至于什么钱不钱的,我不要都成!”

    龙哥哈哈大笑:“跟着我的这帮兄弟,每个人都有钱赚,有钱大家赚嘛!我怎么可能让你白白给我干活呢?”

    “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要给你讲清楚。在没有得到我允许之前,你不能离开这里,否则”龙哥冷笑一声:“你可以问问梅梅,背叛我的人是什么下场。”

    “龙哥,我不敢,我不敢!”郭阳整个人完完全全代入了小乞丐刘勇的角色,演的是惟妙惟肖。

    “我知道你不敢,实话告诉你,也从来没有人敢背叛我,背叛公司!最后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老老实实为我做事,我这个人呢,是讲兄弟义气的,绝对不能亏待你!”龙哥突然探手过去拍了拍郭阳的肩膀:“好好跟我干,我保证你三年之内回老家盖上小洋楼娶上老婆!”

    龙哥旋即纵声大笑:“当然了,你如果中意梅梅,也可以娶梅梅当老婆,这没有问题!”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