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夜来香夜总会最豪华的一间包厢,同时也是后台大老板大昌集团董事长宋大昌独享的一间专门用来款待贵宾和重要人物的包厢,装修极尽奢华,清一色黄金土豪色,就连电视屏幕外延都包了一层镀金色的框架,整个房间里明晃晃非常耀眼炫目。

    孟天祥进了包厢,心头浮起的第一种感觉就是俗气,这尼玛俗气,俗不可耐。一看就是暴发户钱多了烧包,烧包到极致了。

    但也正常,宋大昌本来就是好这一口的暴发户,有什么好怀疑的?

    紫罗兰曼妙的身姿一路走过去,咯咯娇笑着招呼着大刺刺坐在包厢最深处沙发上因为光线昏暗看不清面目的一个中年男子:“董事长,孟总到了!”

    这不是孟天祥跟宋大昌的第一次见面了。

    宋大昌哈哈大笑着起身来,向前走了两步,不多不少,正好两步,然后伸出了手去:“孟总,欢迎啊!欢迎孟总赏光,我们真是蓬荜生辉啊!”

    孟天祥也是满脸堆笑,往前同样走了两步,伸出手去正好与宋大昌软绵绵的手握着:“宋董事长真是太客气了,您是前辈,孟某岂敢?”

    如果不是别有所图,孟天祥还真是看不上宋大昌这样的灰色人物。但他为了达到目的,现在只能选择借助宋大昌的黑暗能量。

    孟天祥微微有些发热的目光还是有意无意地落在紫罗兰实在是过于勾人的身材上。那小蛮腰、那丰臀、那浓妆艳抹的娇艳和胸前的火爆,足以勾动起所有男人火热的欲望来。

    孟天祥打心眼里是看不起紫罗兰这种被宋大昌控制的交际花的,她不但是宋大昌的情妇,还经常被宋大昌当成礼物送给其他重要人物,比古时候的小妾还不如。

    孟天祥自视甚高,骨子里对紫罗兰不屑为伍。但不屑归不屑,紫罗兰的美色却还是勾动着孟天祥的神经。所以说喜欢和欲望,对于男人来说,完全是两码事,两个不同的概念。

    孟天祥看不起紫罗兰,不代表他不想上上她。

    经过了方才的撩拨,他甚至有些无法控制自己野草般膨胀的欲望,有一种想要立即将紫罗兰压在身下肆意发泄的冲动。

    上紫罗兰这样的女人,孟天祥毫无思想障碍,反正是公共汽车,谁上不是上。

    紫罗兰对孟天祥火热的目光视若无睹,心里却在暗暗冷笑:“不是装吗?不是装得跟正人君子一样吗?继续装啊?!尼玛稍稍撩拨一下,还不是跟那些夯货一样垂涎三尺?你越是这样,老娘就越不上你轻易上手!”

    轻易获得的东西,从来不被珍惜。

    作为一个常年在男人圈里打转转讨生活的女人,紫罗兰深知这一点。她对男人的手段多如牛毛,根据她的经验,她会一点点撩拨着孟天祥的欲望,直至他放弃自尊和高傲,统统缴械投降,她才会顺其自然。

    “孟总,请坐!”宋大昌眼眸中掠过一丝阴沉的笑意,挥了挥手。

    孟天祥也不客气,径自坐在了宋大昌旁边。

    但他马上察觉到坐在他旁边的紫罗兰竟然不可察觉地往边上挪了挪身子,孟天祥心里呸了一声:“一个人尽可夫的臭、婊、子,装什么清高?”

    宋大昌嘿嘿一笑:“孟总,什么时候请孟市长出来一起坐一坐啊?您看我这都邀请了好几遍了,但孟市长一直说工作忙,不给咱这个面子哟!”

    作为一个在本市黑白两道通吃的从底层混起来的人,宋大昌能有今天,与他善于洗白自己并攀附权贵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他之所以看重孟天祥,主要还是看重孟建民的政治前途。

    市委常委、副市长的位置,已经足够给大昌集团树立保护伞了。而且,未来孟建民的位置肯定还会更进一步。宋大昌看好这一点,所以就义无反顾地选择孟建民作为自己和大昌集团的新靠山之一。

    是之一,而不是全部。

    像宋大昌这样的人,不可能将鸡蛋全部放在一个菜篮子里。他不可能将自己和大昌集团的基业压在一项筹码上。

    为了拉拢孟家,宋大昌试图与孟天祥合作做生意,组建合资公司,无非是给予相应的利益让渡。但他的建议,得到了孟建民的强烈反对。孟天祥不敢擅自做主。

    而且,宋大昌明里暗里邀了孟建民很多次了,统统被孟建民婉言谢绝。这个人很狡猾,很难缠,骨子里透着一抹阴险。

    由此,让宋大昌明白,孟建民远远不像他这个儿子一样简单,不会轻易被拿下。这更加让他下定决心,要从孟天祥这里打开堡垒的缝隙求得突破。

    孟天祥笑:“我爸爸刚来本市工作,工作上千头万绪,自然抽不出时间来。不过,对于宋董事长的好意和热情,我已经再三向我爸爸转达,他让我代为感谢,以后来日方长,有时间自然会见面的。”

    宋大昌的用意孟天祥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对于背景复杂的宋大昌,孟建民再三严肃警告他,态度是:不得罪但也不同流合污,保持若即若离敬而远之。至少是目前如此。

    事关孟家的根本利益和父亲的政治前程,孟天祥自然不敢怠慢,实际上他一直对宋大昌保持了应有的警惕和防范。

    孟天祥也是心机深沉八面玲珑的人。

    可对面宋大昌这种早年混迹江湖后来游刃于达官贵人之间讨生活的人,他的心机和手腕明显还不够使。

    差得太远了。

    宋大昌迟早会将他拖下水,只是时间早晚问题。只要被宋大昌拖下水,他就被宋氏控制。孟天祥以为自己可以踩着钢丝绳跳舞,却不知宋大昌给他准备的又何止是一两条钢丝绳呢?

    到时候,各种手段捆缚上去,你想跑都没门。

    宋大昌眼眸中掠过一丝冷漠,嘴上却热情道:“孟市长工作忙,这不要紧,只要孟总有空常来大昌集团视察工作,也是一样!孟总,我宋某人可是诚心诚意要交您这个朋友!”

    经过这段时间的试探和接触,宋大昌发现,孟天祥父子在金钱方面其实蛮有控制力。孟建民更看重自己的前途和政治生命,对于金钱看得不重。孟家父子又没有其他特殊的嗜好,比如古玩字画什么的,这让宋大昌一时间找不到进攻的漏洞。

    那就只剩下美色一途了。

    宋大昌就不信,像孟天祥这样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青年公子哥儿,会抵御住紫罗兰郑美娇这种绝世尤物有意无意的撩拨勾搭。只要孟天祥上了紫罗兰的床,那么一切就都好办了。

    紫罗兰不是宋大昌身边最美艳的女人,但论勾搭男人欲拒还迎的万千手段,普通女子一万个捆绑起来也不是紫罗兰的对手。所以,宋大昌决定让紫罗兰出马,甚至不惜将紫罗兰完全送给孟天祥,作为未来长久的筹码。

    “哈哈!我孟某人也是诚心诚意要交宋董事长这个朋友,我初来乍到,要在市里做点小生意讨生活,以后还请宋董事长多多关照啊!”孟天祥放肆地笑,举起一杯啤酒来一饮而尽。

    “好说!宋某人在C市还有点能量和路子,只要孟总说一声,有用得着宋某人的地方,咱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啊!”宋大昌非常豪爽地拍着胸脯表态。

    他这话倒是没有吹牛。

    他在本市黑白两道都能吃得开,几乎没有他宋大昌办不了的事情。

    只要他肯,他甚至能影响局部的地方官场。

    在本市坊间,一直流传着一个广为人知的笑话或者说是故事:某日,宋大昌与外地客商谈生意,酒场上,宋大昌带着酒意大咧咧说可以随时把区里分管的某位副区长喊来敬酒,对方不信,结果宋大昌一个电话过去,某位副区长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前后不超过半小时。

    这当然是民间的演义,没有人去加以证实。不过,从来都是无风不起浪,流言蜚语也必须要有点事实根据作为基础啊。

    砰!

    孟天祥哈哈笑着跟宋大昌碰了碰杯,然后各自一饮而尽。

    宋大昌又笑道:“听说孟总跟北方晨报一个小记者之间有点不愉快……”

    孟天祥追求周定南的女儿不成功反而被北方晨报一个小记者拔了头筹的消息,宋大昌略有耳闻。这让宋大昌意识到,这是一个极佳的攻破孟天祥心理防线的突破口。

    果然,宋大昌提起郭阳,孟天祥的脸色当即阴沉下来。他对郭阳恨之入骨,将郭阳夺了周冰之爱作为毕生耻辱,即便是当着外人的面,也不想遮掩半分。

    想起郭阳和周冰已经花好月圆,想起郭阳如今号称坐拥亿万身家,又有省城的薛家站在身后,孟天祥就羞怒不可一世,几乎发狂。他想公开报复,却又不敢。除了周家和郭阳自身的实力让他忌惮之外,省城的薛家更是他和孟家不敢轻易触碰和招惹的。

    他突然觉得,宋大昌似乎可以利用一二。宋大昌这种出身底层的靠游走在黑白两道边缘发迹的人,各种灰色的手段都能使得出来,不如让宋大昌……

    孟天祥眼前一亮。

    他转身又换上了一脸浓烈的笑容,与宋大昌推杯换盏极为热情,酒过三巡,就又开始称兄道弟起来。

    如果没有孟建民的存在,在宋大昌眼里,孟天祥这种公子哥儿根本不算什么玩意儿;反过来说,如果宋大昌不是具备相应的利用价值,以孟天祥这种傲慢骄矜的个性,和自以为出身贵族门第的自命不凡,他怎么会跟宋大昌这种人称兄道弟?

    所以这个世界上,只要有利益存在,永远都不乏一拍即合臭味相投的机会。

    ……

    宋大昌向身侧的紫罗兰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宋大昌就借着有事的当口,出了包厢的门。

    包厢里灯光昏暗,音乐低沉,气氛暧昧。

    紫罗兰端着酒杯,小啜了一口,面上挂着妖艳的似笑非笑的表情。她距离孟天祥有两个身位的位置。

    孟天祥两杯酒下肚,欲望更是翻腾起来。他有些控制不住,他火热的目光一直在端着架子笑吟吟的紫罗兰身上来回逡巡。

    他突然有些按捺不住,起身坐了过去,一把就抱住了紫罗兰。

    紫罗兰故意低低惊呼一声,有意无意地在孟天祥的怀中挣扎了一下:“孟总,你弄疼我了!”

    孟天祥呼吸急促,他一把就抓住了紫罗兰的胸前,狠狠捏了一下,动作粗鲁。

    紫罗兰吃痛顺势俯下身去,纤纤玉指掠过了孟天祥的剑拔弩张。

    孟天祥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声,他借着酒意一把将紫罗兰掀翻在沙发上,然后就不管不顾地压了上去。

    门外,宋大昌叼着一根烟,面无表情,狠狠吸了一口,然后又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狠狠踩灭,转身扬长而去。

    对于紫罗兰,宋大昌其实是有点舍不得的。

    这小娘们天生媚骨,在宋大昌身边已经超过十年。从青葱少女,变成了****。虽然宋大昌从来没有给紫罗兰什么名分,但利益却给了不少。

    而且,紫罗兰在他结交权贵人物的道路上,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他能办的事,紫罗兰当然不能办。但紫罗兰能办的事,他也不能办。

    这些年,他把紫罗兰送给形形色色的人玩弄。紫罗兰从无半句怨言。

    在孟天祥这件事上,宋大昌曾经想过用其他女人替代紫罗兰,但孟天祥和孟家也不是寻常人,一般的女人非但不会起到作用,反而会适得其反。

    而且,宋大昌注意到孟天祥对于紫罗兰赤果果毫无遮掩的欲念。这让宋大昌意识到机会就在眼前。

    他从来不缺女人,哪怕是紫罗兰这样媚骨天成经过了十年调教的女人。为了牢牢困住孟天祥和孟家,他毅然选择放弃紫罗兰。

    只要紫罗兰能作为自己遥控的棋子控制住孟天祥,将孟天祥玩弄于股掌之中,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然而,孟天祥和孟家真的这么容易被控制吗?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