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家老爷子不认薛春兰却认了郭阳和周冰两个晚辈,郭阳不知道周冰回来后怎么跟薛春兰说的,他没有问,也不想过多干涉薛家和周家的事情。

    回来的第二天下午。

    郭阳继续去火车站的天桥上化妆乞丐暗访。电视台新闻频道的暗访组同样在暗中架设机位,配合郭阳的暗访,全程跟踪录像。

    郭阳在出场之前,跟冯琦方面的编导老汪商量了一下,为了吸引隐藏在幕后的丐帮帮主龙哥出面,暗访组决定用点手段,把这场大戏唱足唱深入唱出高、潮来。

    郭阳果断换了表演的道具。

    郭阳将自己的“悲惨身世”重新抄写在了一张纸上,文笔流畅更能打动人心。尔后,电视台的节目组又暗中组织不少“托儿”故意来来往往在郭阳的乞讨摊位前流连,纷纷留下较大面额的纸钞。

    这样一来,郭阳的当日乞讨所得就从一百块左右上升到了三四百块。

    来抽“红利”的光头壮汉有些惊喜,对郭阳大加赞赏,给郭阳留的钱就更多。

    一连三日,都是如此。

    但传说中的丐帮帮主还是没有抛头露面,这让郭阳有些烦躁。进入初冬的天气,变得寒彻骨髓,郭阳穿着一身破衣烂衫在天桥上一窝就是一个下午,简直就是活受罪。

    就在郭阳熬不住准备就此放弃结束这次暗访调查的时候,机会终于还是来了。

    凛冽的西北风席卷起漫天的黄叶四处纷飞,天桥下来了一个身穿黄色军大衣的中年男子,此人不高,但体型健壮,目光如鹰似隼,一看就不是善茬。

    更重要的是,此人身后跟随着四五个彪形大汉,脖子上都带着刺青。

    暗拍机位上的电视台工作人员立即唤醒了正在打盹的编导老汪,老汪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抬头望去,立即精神头十足:“哥几个打起精神来,这人我估摸着就是那丐帮帮主龙哥了!”

    不要说电视台的人,就是郭阳,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眼角的余光从黄大衣中年男子的身上掠过,却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他知道,自己最近的“经济效益”应该是火车站一带所有乞讨者的魁首了,这显然会引起龙哥的注意。这人虽然一直没有出现,但谁也保不准,他已经在背后暗中观察了郭阳多久。

    黄大衣男子缓缓走到郭阳的摊位跟前,蹲下身去开始仔仔细细看郭阳的“乞讨告白”,看完,男子拍了拍手,目光从郭阳身前破碗中满满的纸钞上掠过,才用嘶哑的声音淡淡道:“兄弟贵姓啊?”

    郭阳憨憨的笑:“俺叫刘勇。”

    黄大衣男子哦了一声:“这是你写的?看你这识文断字的,为什么要出来干这个营生?难怪你这收入比别人都高,看你写的,真是……啧啧,不简单!”

    郭阳猜测黄大衣男子大抵就是龙哥,此人能隐藏在幕后操控这个涉黑职业乞丐组织这么多年,必然狡诈阴险手段狠辣。

    因为他发现光头壮汉就躲在不远处,不敢过来。

    郭阳继续憨憨的笑:“一开始是为了混口饭吃,后来发现这个来钱比较快,所以……所以俺就……”

    郭阳故意挠了挠凌乱的头发,其实却又将头发抓得更乱。

    黄大衣男子笑了:“兄弟倒是实诚。挺好,好好干,谁要欺负你,就报我龙哥的名字,我来罩着你!”

    黄大衣男子说完就起身扬长而去,没有半点停留。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抄入怀中,借着取暖的机会,将隐藏在怀中的微型录音机关掉。

    龙哥终于出面了!

    老汪兴奋地给冯琦打了电话过去:“冯总,好消息,龙哥出面了,跟郭记者见了面,似乎气氛还不错!”

    乞丐中难得有文化人,虽然龙哥对于新人乞丐郭阳还谈不上什么信任,但毕竟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头。

    冯琦沉吟了一下:“老汪,你们拍到他的正面没有?如果拍到了,我看就到此为止吧,现有的影像资料,足够我们做一期深度的专题报道了。”

    “毕竟天气太冷了,我担心郭阳在那里很难熬得住。况且,跟这些亡命徒打交道,非常危险,我不建议继续暗访下去了,我一会就给郭阳打电话说这事。”

    老汪迟疑了一下:“冯总,我个人建议还是继续暗访一段时间,毕竟现在的局面来之不及。好不容易才引出龙哥来,如果半途而废,郭记者前面的苦头就白吃了。”

    “民间传闻,龙哥这人非常狡诈,如果没有更加深入的信息渠道,警方很难真正抓得住他。只要他不落网,火车站的职业乞丐毒瘤很容易就会泛滥再生。”

    冯琦有些不高兴地反驳道:“老汪,郭阳是新闻记者,不是卧底警察!适当的暗访调查,可以增加我们新闻报道的说服力和真实性,但过犹不及,我们不能为了曝光度和收视率,就让郭阳处在危险之中。”

    老汪沉默了下去。

    尽管他有些遗憾,但也知道冯琦说得有理。郭阳毕竟不是警察,没有责任和义务为了破获这个涉黑行乞团伙,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郭阳藏在怀中的手机开始震动起来。

    郭阳左右四顾,正准备收摊,却见本来已经走入天桥下的龙哥又转身走了回来,郭阳吃了一惊,赶紧又坐在了原地,抱着膀子,瑟瑟发抖在寒风中。

    龙哥大步走上桥来。

    他扫了郭阳一眼,突然脱下身上的黄大衣,扔在肮脏的地上,用脚踩了踩,然后指了指地面上的黄大衣:“兄弟,这个送你了,别冻坏了,明天又要降温!”

    “谢谢大哥!”郭阳故作感激涕零,上前去哆哆嗦嗦地抓起脏兮兮的黄大衣来,披在了身上。

    光头壮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叫龙哥!”

    郭阳赶紧诚惶诚恐地卑躬屈膝:“龙哥!”

    龙哥哈哈大笑,转身走去。

    光头壮汉赶紧一溜烟追上去,脱下自己身上的青灰色面包服,谄媚地给龙哥披在身上。

    ……

    见郭阳不肯放弃,冯琦有些生气了,霍然起身道:“郭阳,你疯了是不是?一个暗访调查,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了,你为什么不肯罢手?你是记者,不是警察啊!”

    郭阳苦笑:“姐,我虽然不是警察,但既然阴差阳错暗访调查到这个程度了,我觉得半途而废还是太可惜了。这个龙哥明显对我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我很快就能深入这个涉黑行乞组织的内部,挖掘到更有价值的线索出来……”

    “姐,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但是……”

    “你是不是傻啊?这是些什么人你不知道?这些都是一些社会底层的亡命徒,心狠手辣,一旦你暴露身份,他们能饶得了你?”冯琦跺了跺脚:“郭阳,我不允许你继续暗访下去了,你必须要马上停止!”

    “你要是不听,我就找张玉强直接说!”

    “姐,这样吧,我明天再去最后一天,我们最后拍一天!”郭阳轻轻道,声音却是异常坚决:“我做事喜欢善始善终,既然做了这个选题,就不能虎头蛇尾!”

    冯琦有些无奈地瞪着郭阳:“让我怎么说你才好?你难道不明白,你就是继续暗访下去,能深入你所谓的组织内部,我们的暗访拍摄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郭阳笑笑,耸耸肩:“不要紧,不用继续拍摄了,我会随机应变的。”

    冯琦无语。

    她知道郭阳的性格,郭阳看准了、拿定了主意的事情,任何人的反对都无济于事。

    ……

    夜来香夜总会。

    傍晚。

    刚刚开始午夜场营业的夜来香夜总会灯火辉煌,各路寻欢客络绎不绝。

    紫罗兰郑美娇穿着一件驼黄色的修身长大衣,凝望着夜幕低垂中一个高大青年的缓步走来,娇媚的脸上当即浮起一抹风情的微笑。

    紫罗兰盈盈走下了台阶:“孟总,贵客一向都是这么姗姗来迟吗?”

    来的人是孟天祥。

    孟天祥似笑非笑地望着冲着自己卖弄风情的紫罗兰:“郑总说笑了,我临时有点事,半路上去了别处,让郑总和宋总久等了,不好意思啊!”

    紫罗兰咯咯娇笑起来:“我就是开个玩笑,孟总不要在意,请吧,我们家老宋可是等您多时了!”

    孟天祥耸耸肩:“郑总先请!”

    孟天祥跟着扭腰摆臀的紫罗兰一路上了二楼,穿过深深的走廊,向最内层的一间豪华包厢走去。这一路上,孟天祥目不斜视一本正经的样子,看得紫罗兰气得牙痒痒,心道:“老娘就不信这天下还有不吃腥的猫,我就看你装,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一念及此,紫罗兰故作脚下不稳,惊呼一声,身子软绵绵地倒往孟天祥的怀中。

    孟天祥措不及防,紫罗兰火爆曼妙玲珑毕现的身子已经以某种赤果果的姿态撞入他的怀中,那各种微妙不可言说的肢体摩擦,不由自主地就勾起孟天祥作为一个正常男性的自然反应来。

    紫罗兰那双纤纤玉手微不可察地从孟天祥的不堪处一掠而过,无论是力度还是部位都拿捏得炉火纯青恰到火候。多一分就显得紫罗兰风骚惹厌,而少一分就未免起不到撩拨的效果。

    察觉到孟天祥不由自主地急促的呼吸声,紫罗兰咯咯媚笑一声,却又骤然从孟天祥的怀中起身,一推而开,继续扭着小蛮腰加快了行进速度。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