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摸着已经五点多了。郭阳就开始收摊。

    他看看左右无人,就起身收了自己的一干道具,塞进一个脏乎乎的塑料袋里,这是他随意从路边捡的。

    然后郭阳就慢慢吞吞依旧是一瘸一拐地走着,只要这身道具还穿在身上,他觉得自己就仍然处在暗访的状态中,既然是工作,就要认真敬业。

    当然他心里也在暗暗发笑,为自己的敬业精神鼓鼓掌。

    实际上,郭阳也拿不准有没有黑道上的人在暗中观察着他,为了预防万一,他必须要将戏演全套。

    郭阳慢慢走回天桥下他停车的地方。不过,他没有急着上车,而是坐在地上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过了十几分钟,他才又起身飞快走向了自己那辆车,进入车中换掉衣服,然后开车飞驰而去。

    郭阳返回报社,去了张玉强的办公室。

    郭阳到底是怎么跟张玉强谈的,无人知晓,反正他是说服了张玉强,张玉强也给赵国庆打了电话,两人经过商量,决定由赵国庆出面,主持这个选题,将选题做大。

    赵国庆临时召集了编委会,亲自过问这个选题。

    这让蒋琬措手不及。

    从横加反对到亲自主持,赵国庆的姿态变得太突兀太快,让她接受不了。

    按照赵国庆的意见,张玉强出面找上了市电视台新闻频道。两家单位领导晚上碰了碰面,达成了共识,决定将暗访活动联动。

    简而言之,就是郭阳在明处暗访卧底,冯琦那边派出摄像记者在暗处偷拍录像,决定利用几天的时间,深入披露围绕在火车站周边地区的带有黑帮性质的职业乞丐现象。

    郭阳回到家,在楼下意外发现了周家的那辆黑色奔驰车。上了楼,果然见薛春兰和周冰正在家里跟母亲说话。

    “薛阿姨,小冰,你们来了!”郭阳笑着打招呼。

    薛春兰皱了皱眉,没吭声。

    周冰嘻嘻一笑,也没吭声。

    谢玉芝眼睛一瞪:“阳阳,怎么说话来着?你和小冰都订婚了,你还不改口?”

    郭阳一怔,旋即张了张嘴,又无奈地闭上。

    他突然发现,尽管两世为人,勘破世俗,但真要让他喊别人一声妈,真的是很难喊出口来。

    他站在那里,多少有些面红耳赤。

    谢玉芝一直在瞪着他,给他使眼色。

    郭阳知道这声妈不喊不行,不喊今天这一关就过不去。

    但……

    郭阳迟疑了好半天,才小声喊了一句,声音小的他自己都有点汗颜。

    薛春兰叹了口气,摆摆手:“你这臭小子!我家姑娘都给你了,你连喊一声妈都这么难为得慌?”

    薛春兰以为是自己过往对郭阳的各种“刁难”,让郭阳心中还有芥蒂,就没有再较真下去。但实际上,妈妈这个字眼,对于郭阳来说,具有很特别很神圣的意义,一时间让他改口喊薛春兰妈,他的确是很难拧过这个弯来。

    不过,还在终归还是喊了。

    周冰起身拉着郭阳坐在了自己身边,化解了爱人的尴尬。

    “郭阳,正好你也在,我正跟老谢谈你和小冰的婚事。虽然结婚也不是很着急,但我觉得,应该提前做准备了。你准备把你们的婚房买在什么地方?”薛春兰道。

    郭阳还没回话,谢玉芝就笑道:“薛教授,阳阳前一段时间买了一套房,就在离你们家不远的新区,做婚房应该够了,我过几天就去张罗装修一下。”

    薛春兰笑:“老谢,其实要我说呢,不如从我们家小区里买套别墅吧,我们两家离得近,也能常来常往。日后他们有了孩子,我们也能帮得上忙。”

    “我们家隔壁的那套,还空着,我昨天跟开发商谈了下,全部拿下来连装修一百万用不了。”薛春兰张嘴就是别墅和一百万,谢玉芝听得暗暗苦笑。

    如果不是儿子如今也有点身家了,否则两家人还怎么在一起愉快地玩耍?

    “你要没有意见,我就让公司买下来了。”薛春兰不以为然道。

    反正她觉得现在的郭阳也不缺这点钱,而周家更是不当回事。自家的孩子的婚房,她还是想要住得体面一些。

    郭阳迟疑了一下,扭头望向周冰。

    周冰耸耸肩,表示自己没意见,什么都行。

    周冰对这些物质条件不是太讲究,只要郭阳在哪,哪里就是家。当然,母亲的善意和爱护她也是感同身受。

    “既然小冰没意见,妈,我也没意见。明天我就让人把钱转过去吧。”郭阳轻轻道。

    薛春兰皱了皱眉:“转什么转?我们是一家人,这点钱算什么?跟我们这么见外?”

    郭阳苦笑:“您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觉得吧,婚房,就该由我来买。毕竟,是我娶媳妇不是?”

    薛春兰撇了撇嘴:“好了,知道你不差钱。这就算是我们给小冰的嫁妆吧,你都给了小冰一半的股权了,我们家也不能太吝啬不是?”

    “得,这事不讨论了,就这么定了!”薛春兰毕竟是性格强势之人,她摆出了丈母娘的架势,郭阳只能不再争下去了。

    当然,这都是小事。

    一套房子而已,谁出钱都无关紧要。

    谈妥婚房的事,薛春兰突然又道:“小郭,你们二舅今天给我打电话,说要你们两个去薛家一趟。”

    薛光耀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是要让郭阳和周冰回一趟省城的薛家。至于为什么,薛光耀没有明说,薛春兰感觉像是老爷子的意思。

    薛家?郭阳一怔。

    对于周冰的外祖父家薛家,郭阳没有太深的了解。他只知道省城薛家是本省的大世家之一,薛老爷子老革命出身,曾经官居副省长,但离休多年。

    薛家的两个儿子,薛光耀薛少将,他已经见过了。还有薛家长子薛光祖,是京城某部委的正厅局级干部,前途也是无量。

    如果周家跟薛家是正常的翁婿之家,作为薛家外甥孙女的未来新女婿,郭阳去薛家拜访一趟也在情理之中。可奈何周家和薛家的关系比较尴尬和复杂。

    薛家让自己过去干什么?

    郭阳知道薛春兰的话不是征求意见,而是必须要去。

    “我这两天有点忙,要不然过几天再说?”郭阳试探着道。

    薛春兰皱眉摇头:“不行,你们最好明天就要去,越快越好!”

    薛春兰没有明说,她了解老爷子的性格。薛家老头张了口,你若敢拖延,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难看。

    郭阳很无奈:“可是明天我有重要的工作,离不开啊!”

    “那就本周末,这事很重要,郭阳,你和小冰尽快去一趟,说不准能缓和我和娘家的关系。”薛春兰目光炯炯望着郭阳。

    郭阳只好答应下来。

    ……

    翌日上午。

    沈晓曼在市委大院门口拨通了郭阳的手机号。郭阳听说她现在要去市委找蒋书记谈事,大吃一惊:“沈学姐,你……不是开玩笑的吧?你怎么能找上蒋书记的?”

    蒋书记虽然天天在市里坐班,办公室就在这里,谁都知道市委大院办公楼一楼最东头的那三间打通的房子。可堂堂市委书记,不是谁都能有资格进门谈事的。

    不要说沈晓曼这种籍籍无名的商人,就是市里的副市长们,想要见蒋书记,也得通过市委秘书长预约安排。

    沈晓曼笑:“你忘了我也是咱们北方省人啊,我家在D市,我有一位老同学也在市里工作,说起来真巧了,我也是昨晚上才听我妈说的,他竟然是给蒋书记干秘书!”

    “市委办综合科的科长?”郭阳沉吟着,市委书记的秘术一般来说就是市委办综合科的科长,这几乎就是标配。

    在很多人看来,领导的秘书都是秘书科出身,其实不然。秘书科是处理文件的,真正写材料和跟班的秘书都在综合科室。

    郭阳脑海中旋即闪现出一个人的名字来:“刘凯?他是你表哥?”

    “是啊,我以前光知道他在C市机关上当刀笔小吏,没想到竟然是给市委书记当秘书!”沈晓曼轻笑着。

    这算是意外之喜了。

    有卜令南这层关系,沈晓曼在市里很多事都好办多了。

    在政府部门有关系,尤其是像刘凯这种市委书记身边的红人,真正利用得好,比一个普通的副市长还好使。

    “沈学姐,即便你是刘凯的老同学,但蒋书记也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沈晓曼得意地笑:“我当然有我的办法。好了,郭董,你就不用管了,反正等我的好消息吧,我一定要把高新区的那三百亩地拿下来!”

    郭阳哦了一声,没有继续过问下去。

    沈晓曼自然是有她的道道,否则郭阳就不会花费诺大代价把沈晓曼请来当总裁了。

    沈晓曼定了定神,就走进了市委大院。

    作为一家目前规模不大的小公司的总裁,沈晓曼是没有资格跟市委书记谈事的。但她从卜令南口中得知,蒋书记正在主抓高新区和三毛整个区域的城建开发,重头戏是建设高科技产业园区。

    政府出资或者牵头社会资本建设科技园区,最终的目的是招商,吸引高科技企业进驻。蒋书记要把自己主抓的这个高科技产业园区打造成全省一流的园区,单凭本市的几家小企业进驻是远远不够的。

    还是要有全省乃至全国的著名大企业进驻,园区才会有持续繁荣的永续动力。

    因此沈晓曼就想起了自己在著名高科技企业、上市公司杭江电子担任总裁的燕大校友朱晓明。她跟朱晓明是在京城一次投行分析会上认识并有了往来,关系一直不错。

    沈晓曼跟朱晓明通了电话,得知对方公司正好有意要在北方某市设立产业基地的意图,就顺势介绍朱晓明到C市来安家落户,对方答应可以考虑并来考察一下。

    这是沈晓曼能见到蒋书记的关键因素。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