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儿还是那个事儿。

    蓝星地产和艾丙公司合资,合资公司定名为艾丙地产,艾丙公司占控股主导地位。

    艾丙集团达到了借用蓝星地产资质和相关技术力量的目的,又不失去对合资公司的控制。

    沈晓曼不过是换了一个说法,用了另外的思路表达出来,虽然事儿还是那个事儿,但就容易被人接受了。

    当然,艾丙集团也不是一点也不付出,至少蓝星地产不用花一分钱就可以持有合资公司股权。

    但实事求是地讲,这点资产对于蓝星集团来说,不过是忽略不计罢了。

    周定南不是太在乎,沈晓曼更是给的不含糊。

    周定南深吸了一口气,眼前这个姿容清秀气质优雅的女经理人,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这样高端的管理人才,如果能引入到蓝星集团来,绝对会如虎添翼。

    他甚至产生了让女儿周冰改任副董事长,由沈晓曼出任蓝星集团总裁的念头。

    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

    周定南笑吟吟地紧盯着沈晓曼看。

    沈晓曼再怎么心有块垒,也终归不过是未满三十岁的年轻女子,周定南面露这种诡异的神色,紧盯着她不放,极容易误导她产生错误和荒诞的念头。

    周定南微微笑道:“沈总的谈判技巧令人敬佩。同样一件事,你这样说出来,就让人感觉舒服多了。好吧,看在沈总的面上,这次合作,我们蓝星地产同意了。”

    “这是我创办蓝星企业接近二十年来,第一次让步。也是我们蓝星对外投资和合作的企业中,唯一一家不控股的。”周定南意味深长地笑:“知道我为什么会让步吗?”

    沈晓曼如释重负,表面上却很平静:“周董,这也是你们唯一一次不用出资就拥有股权的合作吧?所以,你们也不吃亏是不是?”

    周定南撇了撇嘴,他心道我周家还缺这点钱?几百万还是几千万?

    但周定南显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跟沈晓曼再计较下去。

    周定南突然朗声笑道:“沈总,我个人很有诚意,不知道你是否愿意来我们蓝星集团工作?集团的总裁职位虚席以待!”

    周定南突然撇开合作开始挖女婿郭阳的墙角。这不仅仅让沈晓曼很意外,也让女儿周冰吃了一惊,周冰立即皱眉道:“爸爸,您这是干嘛?”

    周定南挥挥手,示意周冰不要多嘴。

    沈晓曼定了定神,忍不住轻笑一声:“周董,您这是……真的让我吃惊啊!您公开挖您女婿的墙角,不怕您未来的女婿知道了会反弹吗?”

    周定南咳咳清了清嗓子:“他弄的这几家小公司,小打小闹,玩玩也就算了,还真指望做大吗?沈小姐,我们蓝星集团就不一样了,集团下属成员企业15个,固定资产过五十个亿,如果你愿意来,我可以代表董事会承诺,给你年薪二十万,如何?”

    郭阳给沈晓曼年薪十五万,周定南一下子就给沈晓曼涨到了二十万。在当前这个年月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在周定南眼里,郭阳创办的公司就是“小打小闹”,就像是小孩子耍脾气弄出来证明自己能力的。

    沈晓曼笑了:“您就是给一百万,我也不能来。”

    周定南目露奇色:“为何?”

    “第一,蓝星集团所属都是传统的化工、机械制造产业,这些传统的实体产业,我不懂不熟悉,与我擅长的投资运作领域相差太远,您让我来我也不敢来。因为这会毁了你们的企业。”

    “第二,你们的企业已经定型,家族企业起家,利益交错,体制机制落后,我在蓝星,根本就是一个摆设,什么都做不了。”

    “周董,艾丙集团现在虽然还名不见经传、规模不大,但这却是一张白纸和一个尚未完全成型的平台,可以任由我来发挥个人能力。”沈晓曼起身笑了:“周董也别太瞧不起人了,以郭董的战略思维和我的运作能力,我可以跟周董打一个赌,不超过三年,艾丙集团的总资产就会超过蓝星集团!”

    “我先走了,具体的合作我会跟周总继续谈。”沈晓曼没有再迟疑,立即笑着告辞出了周定南的办公室。

    周冰起身相送。

    两女又回到了周冰的办公室,继续谈合作的细节。

    面对周冰,沈晓曼就直言相告了。

    听闻郭阳是想借两家合作的合资地产公司为平台,插手高新区的那块三百亩地,周冰吃了一惊。

    周家都拿不下来的地,郭阳能成吗?

    孟天祥父子已经知道艾丙集团是郭阳的,艾丙地产出面拿地与蓝星地产出面拿地还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郭阳会做出这种决定?

    周冰一连串的疑问下来,沈晓曼沉吟着回答:“周总,具体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也不知道这家万隆地产的背景是什么,不过,能让周董望而却步的,应该不是小公司吧?”

    “郭董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是太清楚。但以我对郭董的了解,他不会乱来。他不会拿我们艾丙集团发展的机遇去乱来。如果周总还有疑问,不如打电话直接问他吧。”

    周冰笑了笑:“算了,他总是对的,我相信他。”

    “虽然是这么说,但如果资金上有难处,沈学姐还是可以来找我,蓝星集团不缺流动资金,我可以调拨一部分过去。”周冰真诚道。

    沈晓曼点点头:“资金上没有问题。如果真有难处,我会来找周总,毕竟,艾丙公司也是你的公司吧。”

    “因为时间紧迫,我回去后马上就开始注册艾丙地产公司,同时会准备好相关资料,准备参与高新区这块地的公开竞标。”

    周冰苦笑着摇了摇头:“你先准备吧,沈学姐,不过,我预感这一次,未必会继续举行公开竞标了。上次省城的那块地,也是酝酿了三个月的公开竞标,结果最后关头,地方政府放弃,直接将地卖给了万隆公司。”

    沈晓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她是想利用从银行融资所得的资金杀进房地产市场,至于拿什么地方的地块,对她来说都无所谓。高新区这块地能拿到就拿到,拿不到也无妨,其他地方拿了地搞开发一样可以赚钱。

    艾丙集团总部。

    郭阳在集团总部也有一间办公室,就在沈晓曼的总裁办隔壁。因为集团本部占了整个办公区域,所以郭琳琳的商贸公司就暂时合署办公,挤在了一间办公室里。

    不过这是临时行为。

    在和下区新华书店对面的第一家分店即将开业,商贸公司会将办公地点搬到那边去,文化公司也会搬过去。

    郭阳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写下了当前艾丙集团正在搭建的产业架构:

    艾丙集团

    艾丙投资艾丙商贸艾丙文化

    艾丙电商艾丙物流艾丙地产

    这是主要的产业板块。

    而随着艾丙集团的扩张,下属子公司又会分别增容扩张,变成相应的子集团,旗下又会辐射延伸出大小不等的分支子公司。

    沈晓曼的思路没有错。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艾丙集团运作上市,只有这样,艾丙集团才能真正实现风云化龙,腾飞华夏。

    正在这时,手机响起,郭阳见是眼镜张的手机号码,有些意外:“张主任,我是郭阳。”

    眼镜张急急道:“小郭,你在哪呢?报社不是安排你去火车站暗访?这不,蒋总带着我和编办的李曙光带车在火车站周边转了一圈,也没看到你的人啊!”

    郭阳呆了呆,心道真尼玛的有病啊,这还带暗访检查的吗?

    郭阳简单解释了两句,然后就冲出了办公室,下楼开着自己的车直奔火车站。他将车停在火车站对面的天桥一侧的停车场上,然后在车里匆忙换了那身衣服。

    这套脏乎乎的衣服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臭味,郭阳差点没被呛得呕吐出来。

    他忍着,慢慢行去。

    但没走两步,突然想起了什么,又伏地从路边的花池里抓了一把湿乎乎的泥土,往自己脸上一抹,又探手把自己的头发抓乱,就这么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蒋琬带着眼镜张和李曙光就在天桥与火车站广场的结合部处,蒋琬烦躁地四处张望,一直没有发现郭阳的踪迹,心头就有些恼火。

    李曙光站在蒋琬的身后,暗暗幸灾乐祸。

    眼镜张有点心烦,心说没见过你这样的总编,一项普通的暗访任务,你安排下来就罢了,还非要亲自来火车站看一看,这太扯淡了。

    眼镜张眼角的余光发现,一个身材高大,佝偻着背,蓬头污面的年轻乞丐一瘸一拐地走过来,他眸光一亮,深深扫了两眼,这才认出是郭阳来。

    这还是他认识这套衣服,否则就是当面,他也未必能认得出来。

    眼镜张指了指不远处,伏在蒋琬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蒋琬扭头望去。

    李曙光看得目瞪口呆。心道没想到郭阳这小子竟然还真有几分伪装的本事啊,不是说穿着一身破衣服就是乞丐了,关键在于那种神态和整体形象,这难免就需要几分表演的功夫了。

    郭阳一瘸一拐地走过来,还抬头冲蒋琬三人咧嘴笑了笑。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