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曼其实早就看到郭阳到来了。

    郭阳走进她的办公室笑:“沈学姐,不得不佩服你的手段。像何小平这样的人,你不给他一点压力,他还是会继续拖下去!”

    沈晓曼也笑了:“郭董,你要知道,时间就是金钱,我们要抓紧时间抢占市场,否则一切就都慢了半拍。况且,他们那点小心眼我一眼就看穿了,他拖得越久,消耗的资金就越大,无非还是为了那点小算计。”

    “不用担心受制于他们,我有两个大学同学就是计算机和互联网方面的高手,实在不行,我就向他们求援!”

    沈晓曼挥了挥手:“正好你过来,我跟你说说我最近的工作打算。”

    郭阳笑笑:“沈学姐请讲!”

    沈晓曼喝了口水:“我早上跟建行的一个副行长见了一面,对方同意抵押艾丙投资持有鼎文科技的5%股权给我们系统融资一个亿,第一期先给三千万!”

    “我估算了一下,我们集团前期的发展,包括艾丙电商、艾丙物流以及艾丙智能仓储的运作,这笔资金就基本够用了。”

    “至于第二期的七千万资金,我有一个新的想法。”

    沈晓曼的话还没有说完,郭阳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沈晓曼微微一笑,闭住嘴,等待郭阳接电话。

    是周冰的来电。

    郭阳顺手接了起来:“小冰,是我。”

    “阳阳,我们要拿的高新区的那块三百亩地,竟然又要被人给抢了,又是一家名叫万隆地产的公司,上次我们在省里的一块地,都跟地方政府谈妥了,也是他们横插了一杠子!”

    郭阳皱了皱眉:“到底怎么回事?”

    “高新区的领导找上我爸爸,就说这家万隆地产来头很硬,劝我们主动放弃,说是另外给我们一块地。虽然对方没有明说,但我爸爸觉得估计跟孟建民有关。”

    “孟建民?”郭阳迟疑了一下:“有薛家在后头,孟建民还敢这么猖狂?”

    郭阳沉吟着,觉得这事不是那么简单。

    薛春兰通过让薛光耀出席他和周冰订婚酒会的形式,已经向孟建民表明了坚决的态度,也算是某种警告和暗示。孟建民在这种情况下,应该不至于还是硬往上冲。

    至少不会表现得这么明显。

    “我打听过了,孟天祥成立的那家天祥地产,与万隆地产合作组建了一家新公司,由新公司出面去拿地,要说这里面与孟家没有一点关系,怎么可能呢?至少,这家企业就是孟家引进来的!”

    周冰愤怒道:“姓孟的真是欺人太甚了!”

    郭阳笑了:“这种事犯不上生气,小冰。生意上的事,你争我抢很正常。对了,你爸爸什么态度?”

    其实郭阳就是不问,也大概猜出了周定南的态度。

    周定南是一个非常谨慎和保守的人,蓝星地产毕竟现在还不是蓝星集团的主业,他不会为了一块有也可没有也可的地块去冒巨大的风险,跟万隆地产这种背景很深的企业拧上。

    周冰叹息一声:“我爸爸准备放弃,选择高新区给的另外一块地。他觉得我们的地产公司刚刚开始涉足房地产市场,没有必要跟谁争得头破血流,划不来。”

    郭阳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对于周家的生意,他不想干涉过多。反正时间还早,蓝星集团正在慢慢转型,只要确保在五年内转型成功,一切都没有太大的问题。

    但周冰说的这件事,却让郭阳心头产生了新的想法。

    郭阳抬头望着沈晓曼轻轻笑道:“沈学姐,继续我们刚才的话题,你刚才说你的新想法?”

    “郭董,你应该清楚,艾丙集团要想真正澶变为大集团大公司,必须要走资本市场这条道。而我们要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上市成功,至少要确保我们拥有良好的经济效益。”

    “艾丙商贸和艾丙文化这一块,自筹资金已经足够维持运营和扩张,成熟一家扩张一家,自筹的资金就像是滚雪球一样会慢慢积累,不需要占用集团层面太多的资金。”

    郭阳点点头:“没错。”

    “艾丙电商和艾丙物流这一块,三千万的资金绰绰有余。实际上,暂时根本用不了这么多。”

    “但无论是艾丙电商和物流,还是艾丙商贸和艾丙文化,这些经济实体,产业本身没有问题,前景固然可期,但产生效益需要一个缓慢积累的过程。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来钱相对比较慢一点。”

    “真正来钱快,能让我们的利润报表变得非常好看、能让集团资产呈几何倍数暴增的产业,我个人认为,还是商业地产。”

    “现在国内改革开放进入了深水区,城市化进程日新月异,城建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可以说是遍地黄金!我们是不是利用融资来的资金组建一家地产公司,扎进房地产市场分一杯羹,做几个成功的项目,为集团本身上市融资打下坚实的基础?!”

    郭阳哈哈大笑:“沈学姐,看来我们真是不谋而合了!我也有这个想法,不过还不是很成熟。做地产啊,不过这是一个新领域,我们不但没有资质,还缺少相应的技术力量啊!”

    沈晓曼笑了:“郭董,你可不能放着现成的资源不利用!周家不是有蓝星地产嘛,他们有资质有技术力量,我们完全可以跟他们合作组建一家地产公司,然后……”

    沈晓曼欲言又止。

    沈晓曼是一个很擅长借势的人,得知郭阳的岳家是蓝星集团的周家之后,沈晓曼无时不刻不在盘算着如何从周家借势发展。但郭阳在此方面却很坚决,沈晓曼不敢轻易开口。

    借用周家的力量?

    郭阳皱了皱眉,却又旋即眉头舒展开来:“沈学姐,你的意见我觉得可行。这样,公是公私是私,你出面代表集团去跟蓝星集团谈谈吧,如何能合作是最好,不能合作的话,我们就自己干!”

    “我去谈?”沈晓曼指了指自己的挺翘的鼻梁:“你们是一家人,其实何必分得那么清楚?”

    郭阳的神色严肃起来:“沈学姐,我是我,周家是周家,我无意也永远不会从周家占什么便宜。所以,这事与私事无关,你出面去跟周家谈一谈,如果合作能成,就抓紧注册合资公司,然后把以合资公司的名义,去拿高新区的地!”

    沈晓曼果断起身:“好吧,我这就去谈。”

    经过了订婚酒会上的一场,沈晓曼其实多少了解郭阳的心情和态度。他最避讳的就是占周家的便宜,引人诟病,这次他能同意跟蓝星地产合作,估计是有别的想法。

    沈晓曼并不知道蓝星地产在拿高新区地块上的横生枝节。

    ……

    对于沈晓曼的到来,要谈合作,周冰明显有些意外。

    既然艾丙集团公事公办,她也不能当成私事来办。

    周定南在办公室当着女儿的面跟沈晓曼谈了一会,对沈晓曼这个女人的心机和谈判手段大感佩服,他不知道郭阳从哪里挖来的这种高端人才,他甚至产生了高薪聘任沈晓曼来蓝星集团任职的念头。

    周定南认为郭阳不过是想要借用蓝星地产的资质和技术力量。对于女婿的创业,他自然不吝于支持。因此合作的大框架没有问题,周定南同意合作,但在双方组建合资公司的股权比例分配上,周定南与沈晓曼产生了分歧。

    所谓在商言商,哪怕对方是女婿的公司,周定南该争取的利益也不会放弃,这是一种原则。

    周定南要求控股,沈晓曼也毫不松口。

    “沈小姐,蓝星集团对外投资有一个原则,无论是跟谁合作,无论对方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我方都必须要占主导控股地位,这一点,没有好讨价还价的余地。”

    沈晓曼轻笑:“周董,艾丙集团也不例外,这是郭董的原则,我也不能轻易触碰。”

    周定南撇了撇嘴:“沈小姐,你们说白了就是想要借用蓝星地产的资质和技术,否则你们就很难涉足地产市场。你倒是说说看,你们有什么资格要求控股呢?”

    对于周定南的嘲讽,沈晓曼不以为意:“周董,其实我们就是一家人,谁控股都不是问题,您又何必较真呢?您可别忘了,周总可是我们艾丙集团的联合股东,支持艾丙地产的发展,就是支持周总自己的事业,您跟自己的女儿也要分得这么清楚吗?”

    沈晓曼发出轻轻的笑声,指了指坐在一边的周冰。

    周冰在一旁听得忍不住也笑了:“沈学姐,这是阳阳的意思吗?”

    沈晓曼连连摇头:“不不不,这与郭董无关,这是我的心思。郭董对和蓝星合作其实还有些顾虑……”

    周定南啼笑皆非,沈晓曼这么说倒也没有错,郭阳不仅是周家的女婿,女儿周冰还是艾丙集团的联合股东,支持艾丙就是支持女儿自己的事业……但,这事听起来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周定南正琢磨着是不是让步,却听沈晓曼又似笑非笑的望着他,轻轻道:“周董,如果您觉得为难的话,我们可以打破巢窠,采取新的合作形式你们蓝星地产不用出一分钱,我方给予你们一定的股权,照样注册我们的合资公司,这就相当于是把你们的资质租赁给我们使用,可以吗?”

    沈晓曼这话一出口,周定南呆了呆,旋即面露古怪复杂之色。

    沈晓曼的谈判水平和技巧堪称无敌。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