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游目四顾,终于在酒会现场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鼎文传媒的大老板唐根水和他邀请来的歌手夜狼。

    唐根水正在跟宋副市长低低攀谈,夜狼则百无聊赖地随意举杯跟别人邀饮着。

    悠扬的音乐响起。

    夜狼放下手里的酒杯,在司仪的引导下走上台去。

    面容俊朗的司仪朗声道:“各位来宾,各位亲朋好友,下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著名歌手夜狼,为大家也是为准新娘周冰小姐献上由我们准新郎郭阳原创的歌曲爱冰人”

    不少人吃了一惊。

    爱冰人这首歌正逐渐流行起来,街头巷尾到处播放。但没有几个人知道这首歌是郭阳的原创。

    纪然心里幽幽一叹。郭阳的这首原创说明了很多问题,周冰在郭阳心目中的地位无人可以取代。

    薛春兰眼眸中闪过一丝柔和。

    郭阳对于女儿周冰的情意,已经用这首歌表露无遗。

    谢玉芝则目露骄傲之色,悄然站在薛春兰身边。薛春兰心有所感,微笑着抓过她的手来,两位亲家拉着手,听着耳边传进歌手夜狼那低沉中带有磁性的嗓音回荡在全场。

    我奔跑在路上追逐着月光

    月光流淌在我的头顶永远不会隐藏

    我穿过燕子湖畔的阑干听雨

    遇见你

    你眸中的柔情望着我对幸福的向往

    没有你

    没有你我的世界会不会太荒凉

    没有你

    没有你我的灵魂会不会太迷网

    多少个静静的夜我在静静地想

    多少个冬去春来我会默默地望

    想你在那个薄暮时分

    衣袂纷飞仙子般的降临

    在京城那条古老古老的街巷

    月光如水

    那是我们的爱情和理想

    ……

    歌手夜狼能亲临一个订婚酒会,很多人认为是周家的财力使然,实际上这完全是郭阳的面子。夜狼能成名,取决于郭阳的原创。如果不是郭阳把这首爱冰人交给夜狼来唱,他哪有这种出头的机会?

    何况,郭阳还是鼎文传媒的二老板,也相当于是夜狼的老板。老板订婚,他岂能不来捧场?

    周冰听得泪流满面。

    在司仪的引导下,她和郭阳手拉手上了台,处在了聚光灯的照射下,郎才女貌气质般配,引得在场嘉宾欢呼声不断。

    台下,孟天祥面目狰狞,周冰和郭阳深情款款的情景将他因为薛光耀到来而压制下去的各种妒火和羞愤再次激发起来。

    眼见郭阳在司仪安排下单膝跪地向周冰求婚,并为周冰戴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钻石戒指,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孟天祥嘴角抽搐,几乎控制不住要冲上台去。

    接下来的程序是双方父母发言。

    薛春兰将谢玉芝让在了第一位。谢玉芝没有怯场,她的发言平和简短,却在字里行间透着对儿子儿媳的祝福和关爱。

    薛春兰的发言也不长,因为司仪临时又追加了一个薛光耀代表双方亲属发言的环节。这是考虑到薛光耀的显赫身份。

    薛光耀走上台去,照本学科。他知道自己的态度代表着薛家,任何一句不该说的话都不会讲。只简单祝福两个晚辈订婚大喜,将来白头偕老云云。

    纪然站在人群外围,神色微微黯然。

    她知道自己和郭阳已经没有半点可能,但她心里此刻充斥着的除了落寞之外,更多的是祝福。

    俊朗的司仪抓着话筒朗声道:“各位贵宾,今天虽然不是正式的婚礼,但同样也意味着我们的准新郎郭阳先生、准新娘周冰小姐已经携手同心,即将迈入神圣的婚姻殿堂……”

    “下面,有请一位宾朋上台,为两位新人发表祝福感言。”

    这一环节,司仪安排的本来是蓝星集团的一位高管。

    但司仪话音一落,安排好的人还没来得及站出来,孟天祥就应声而出:“我来!”

    孟天祥大步走上台去。

    薛春兰和周定南脸色一变,却也不好当众阻拦。

    司仪很意外,但也不得不临场应变:“请问这位先生,您是?”

    孟天祥风度翩翩地笑:“我是他们两位的朋友,好朋友!”

    孟天祥指了指周冰和郭阳。

    周冰愤怒地咬了咬牙,郭阳握住她的小手,示意她稍安勿躁,且看孟天祥要闹出什么花样来。

    台下的人议论纷纷,交头接耳,知道这位是新任的常委副市长孟建民的公子。

    孟天祥从司仪手里接过话筒,面带谦和的微笑:“各位宾朋好友,我是薛教授的学生,也是周冰和郭阳的朋友,今天,既然是周冰和郭阳的大喜之日,我愿意代表各位说几句话”

    酒会现场平静了下来,所有人或惊讶或狐疑或不满或冷漠的目光都集中在孟天祥的身上。

    薛光耀扭头扫了身边的宋副市长一眼,轻轻道:“宋市长,这位公子哥谁啊?”

    宋副市长耸耸肩:“薛参谋长,这是市里新来的市委常委、副市长孟建民同志的公子,也是薛教授的学生!他们两家,关系……应该还不错!”

    薛光耀哦了一声,没有太在意。

    孟建民是一号人物,但对于薛家人来说,就不过如此了。

    不要说薛家老爷子,即便是薛光耀自己作为少将的存在,就已经完全碾压孟家。

    “我今天要说的话,完全是肺腑之言,言出赤诚,如果有不当之处,还请大家见谅。”

    孟天祥的神态状若真诚:“我也喜欢小冰,这个在场不少人都知道。而且,我和小冰的关系,一度得到了薛教授的支持,而对于郭阳先生,周家其实一直是反对的。”

    孟天祥在郭阳和周冰的订婚礼上说出这种话来,无疑是一种放肆、无礼和冒犯,不少人一片哗然。

    薛春兰和周定南尴尬地搓了搓手,有心发作,却又担心失了周家的体面。尤其是薛光耀也在场,轻易闹崩,也涉及到薛家的脸面。

    周冰几乎要暴怒反弹了,郭阳紧握住她的手,伏在她耳边轻轻道:“不要急,小冰,让他继续表演下去!没有关系!”

    郭阳缓步上前,将司仪取而代之。

    他就在大庭广众之下,神色平静道:“孟总请继续说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们今天最好是一次性把话说个透彻明白,免得你纠缠不休,令人厌烦。”

    孟天祥暗暗冷笑,却无视了郭阳,继续面带真诚的神态道:“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小冰和周家会选择你郭阳。”

    “论才学,论相貌,论家世,论综合素质……众目所睹,你都不如我。但小冰和周家还是选择了你,选择了一个出身普通的你。”

    “我无意冒犯。在这一点上,我真的是非常佩服,你到底是怎样做到的,你是如何俘虏了小冰的芳心,又如何让薛教授和周叔叔改变心意?”

    “我今天满怀诚意而来,为你们订婚之日道喜;但我今天同样是满怀疑惑而来,还请郭阳先生为我解答今日站在小冰身边的你,付出和得到的仅仅是美好的爱情吗?”

    孟天祥并没有搅闹订婚会场,神态也是真诚谦卑,临了还向郭阳和周冰躬身致意,然后才面带微笑走下台下,风度翩翩的样子。

    他的话虽然很无礼很尖锐暗藏嘲讽,但他用心平气和的态度表达出来,就让人无法当面阻止他的发言。

    而强行阻止,反而显得郭阳心虚和周家失礼。

    现场一片沉寂,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郭阳身上,且看郭阳如何回答和应对。

    郭阳突然笑了,他云淡风轻地挥了挥手:“孟总,既然你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似乎我不回答、不面对,就显得没有底气了。”

    “你一直在怀疑,为什么小冰会选择我,说起来,我也一直在纳闷,这天底下的好女孩比比皆是,你又为什么非要纠缠小冰不放呢?”

    “套用一句你的话:你对小冰的心思,仅仅是出于美好的爱情吗?我想,不尽然。至于为什么,恐怕你我心知肚明。”

    “你说论家世轮才学论综合素质,我都不如你!其实要我说,你孟大公子除了一点所谓的家世背景之外,你根本一无所有,你很可怜,因为离开了你所谓的家世背景,离开了你父亲孟副市长,你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无法生存下去!”

    “一直以来,你在我面前,不断炫耀你的家世背景,强调你那点虚无缥缈的所谓优越感,这就是你的全部了!你拥有的就只有这些,而我拥有的,才是整个世界!”

    “爱情本来就没有理由。我和小冰相爱,相知,一路走到今天,很不容易。我不允许谁来破坏我们的爱情,如果你还是坚持站在我们中间当一只嗡嗡叫的无头苍蝇,我要做的只能是一个苍蝇拍子……”

    郭阳的话微微带着些许的俏皮,顿时引得哄堂大笑。

    薛春兰和周定南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果郭阳用这种轻描淡写的方式将孟天祥的无礼放肆反击回去,化解风波,倒也不失为一种订婚礼上的小插曲,并不妨碍大局。

    谢玉芝微微有些紧张。

    她心性平和,知道儿子远远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成熟。她今天要做的就是保持平静。

    薛光耀深深望着郭阳,郭阳这番一针见血的回应,让他开了眼界。他突然觉得妹妹选择的这个出身寒门的女婿,似乎也有一定的可取之处。

    难怪冯家老头对他倍加关爱和器重啊。

    但也就仅此而已。在薛光耀看来,光靠嘴皮子的功夫,其实也就是这么回事罢了。

    郭阳深邃清澈的目光投射向站在台下一侧做好了准备的沈晓曼身上。本来郭阳今天就另有打算,准备放在最后一个环节上,既然孟天祥横插了一杠子,那就不如提前推出了。

    郭阳向沈晓曼笑笑:“沈总,你准备好了吗?”

    沈晓曼也笑笑:“准备好了!”

    沈晓曼捏着一张碟片走向了一旁负责音响电视屏幕的工作人员。不多时,VCD影碟机就开始播放北方大学计算机专家何小平连夜赶制出的关于艾丙集团的情况介绍,图文并茂。

    现场的背景屏幕上,突然出现了“艾丙集团有限公司”的字样,众人讶然。

    沈晓曼走上台去,仪态万千。

    她从郭阳手里接过话筒,转身面向所有宾朋,面带微笑,朗声道:“各位贵宾,各位亲朋友好,打扰大家几分钟的时间说起艾丙集团,大家可能比较陌生,但如果说起艾丙联合购物中心和艾丙书屋,可能很多人就不陌生了……”

    薛光耀有些讶然。

    他扭头望着自己的妹妹薛春兰,轻轻道:“小妹,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搞什么鬼?”

    薛春兰叹了口气,“二哥,等等看吧,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应该是郭阳安排的!”

    “这家企业应该是郭阳创办的……”

    薛光耀更加愕然:“他创办的企业?不是你们周家资助的?”

    薛春兰摇摇头:“与我们无关,这是他自己的事业。其实连我都不是很清楚,他究竟是什么时候搞了一个企业集团出来。”

    “不过,他创办的这家超市和书屋,名头很大,生意也很火爆。”

    郭琳琳和姚泽楷站在谢玉芝身后,神色振奋。

    郭琳琳这才醒悟过来,原来郭阳安排沈晓曼今天来出席订婚酒会,真正的目的是趁这个机会正式推出艾丙集团。

    这意味着艾丙集团正在登台亮相。

    作为公司的参与者和创办者之一,郭琳琳和姚泽楷自然为之骄傲和自豪。

    冯元良皱了皱眉,扭头望着女儿冯琦:“这小子竟然弄了一家企业出来?我说他整天说没空,原来是跑去干企业了?!”

    “不务正业啊!”冯老爷子痛心疾首。

    冯琦苦笑:“爸,这怎么能叫不务正业?郭阳心思大,也有本事,你有这样的弟子,其实是一件好事。说不准,以后我们还能沾沾这位小师弟的光呢。”

    冯庆在一旁也嘿嘿笑着附和:“是啊,老爷子,小师弟开公司,做大生意,又不妨碍跟你学东西,你担心个啥?”

    冯元良一瞪眼:“你给我闭嘴!”

    冯庆尴尬地就闭住了嘴。

    他在市里可是权势显赫的大人物,市公安局局长,当之无愧的实权派,可在冯老爷子面前,他永远是那个不成器不务正业的家伙。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