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单位,从来都不会一直风平浪静下去。

    平静的日子过得久了,必然要起一点不大不小的波澜,这很正常。

    这是高层之间的利益再洗牌、权力再分配。

    与郭阳无关。

    至少与现在的郭阳无关。

    他懒得关注,他忙的还是自己的事。

    订婚酒会定在了周家不远的南山大酒店。郭阳借着外出采访的功夫,与周冰一起去看了看酒店的布置。

    周冰的助理黄冰燕负责这次订婚酒会的操办。一应开支,皆由蓝星集团承担。郭阳也没有太跟周家计较这些小事。

    在南山大酒店的时候,郭阳接到了沈晓曼的电话。

    在郭琳琳疏通关系的催办下,艾丙集团的注册登记证书拿到手了。这意味着艾丙集团宣告成立,郭阳会永远记住这一天:1999年11月1日。

    这是真正属于郭阳自己的事业平台。

    虽然并不显山露水,但用不了多久,艾丙集团的名号就会回荡在华夏大地,成为一股新兴的让所有人震惊的资本力量!

    届时,郭阳将掀起一场郭氏的资本风暴,当惊世界殊!

    沈晓曼就是一个天生的工作狂人。她没有休息调整,立即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而且,她的工作狂人特质,在第一天就被艾丙所有员工体会到了。在艾丙购物和艾丙书屋开业之前,沈晓曼就让郭琳琳召集了所有员工开会,除了明确她这位新任的集团总裁走马上任之外,还明确了一条雷打不动的规则

    在每天正式上班之前,所有管理人员都要接受管理训话,接受管理任务,日清日结,日事日毕。这是雷曼公司的管理模式,被沈晓曼引入了艾丙来。

    沈晓曼在会上说了一句让所有员工记忆犹新的话:公司是所有人的公司,是一个平台,谁有本事和能力,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脱颖而出,能者上、庸者下,不是一句空话。效率第一,兼顾工作质量。

    后来沈晓曼果然在一个月内提拔了五个部门经理人。

    郭琳琳被沈晓曼代表集团聘任为艾丙商贸公司的总经理,姚泽楷则被聘任为艾丙文化公司的副总经理,总经理之职暂时由郭琳琳兼任。等日后人才选配到位,郭琳琳自然就不再兼职。

    郭琳琳同时还兼任了集团的财务总监。

    沈晓曼事先与郭阳进行过沟通。对于她这样的安排,郭阳没有意见。妹妹郭琳琳打理一家企业还成,站在集团的层面,就力有不逮,过大的担子压给她,未必是什么好事。至于姚泽楷,他的性格中规中矩,开拓创新的精神不足,独当一面管理一家公司能力稍弱一些。

    郭阳扣了电话,转头向周冰笑了笑:“小冰,我看会场布置得挺好的,我还有点事,要去一趟北方大学,先走了啊!”

    周冰也没有在意,点点头,示意郭阳可以忙自己的事情去。

    她对于会场还有点自己的想法,她会留下来与黄冰燕一起再完善一些局部的细节。毕竟是她的订婚酒会,周冰心里其实蛮重视的。

    11月2日上午11时。

    订婚酒会在11点18分准时举行,从11点开始,就逐渐有客人到场了。

    郭阳和周冰身穿白衣的礼服,站在门口迎候客人。

    对于周冰来说,来的大多数都是熟人,因为周家邀请的客人不多,基本上都是与周家夫妻颇有交往的重量级头面人物,这些贵客在进场之前,无一例外地会上上下下打量着郭阳。

    然后才笑着跟郭阳握握手,说几句恭喜的话。

    不少人目光中隐藏着一丝丝的轻视。

    周家找了一个底层卑微出身的女婿,在本市上流社会的小圈子里已经逐渐传开,因此很多人都对郭阳非常好奇。而好奇中,又难免会掺杂些许的居高临下。

    面对这些所谓大人物的审视,郭阳神色平静,无动于衷。

    冯庆和冯琦兄弟陪伴着冯元良缓缓走来,郭阳面上浮起一抹欣慰的笑容,快步走上前去鞠躬致意:“老师!哥,姐!你们来了!”

    冯元良爽朗地一笑,探手拍了拍郭阳的肩膀:“你的大喜之日,老师怎么能不来?老师给你和小冰准备了一件礼物,小琦,你带过来!”

    冯琦笑吟吟地走过来:“爸爸,在订婚仪式上再说吧,现在还不到时候!”

    冯琦捏着一副卷轴。郭阳扫了一眼,知道冯老爷子准备的大概是字画之类的礼物。

    不过,对于郭阳来说,冯老爷子能来本身就是最大的礼物了,送什么礼物都无关紧要。

    冯庆也嘿嘿一笑:“小弟,恭喜恭喜!”

    周冰温柔地笑着上来见礼:“老爷子,您赶紧请进,我爸妈和阳阳妈妈都在里面迎接!”

    郭阳陪着冯元良走进去又出来,眼角的余光发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慢慢走来,不由皱了皱眉。

    竟然是纪然和市局刑侦支队重案中队的中队长刘涛。还有追求纪然不果的市局宣传科副科长冯哲,冯哲挽着一个风韵犹存身着紫色旗袍的****,郭阳一眼就认出,这便是冯哲的母亲宋秋颖了,也算是本市文化届的名流。

    邀请的客人名单上没有这些人。

    似乎是看出了郭阳的疑惑,周冰突然轻轻柔声笑道:“阳阳,是我请了纪然他们过来,她们是我们的朋友,一起来凑个热闹吧!”

    周冰没有多说。

    郭阳面上却浮起一丝古怪之色。

    他知道周冰是故意为之了。她请纪然等人过来,表面上是请朋友来一起凑个热闹,实际上真正的目的还是要广而告之,从今天开始,自己和郭阳就等于是正式花好月圆,其他人再无半点可能。

    她针对的自然是纪然。

    郭阳心里轻叹一声,知道即便像周冰这样柔和大度的女孩,在感情的问题上,眼里也是掺不了一颗沙子的。

    至于冯哲和他的母亲,则是薛春兰通过别人邀请的。

    薛春兰的用意,无非还是因为前不久宋秋颖在背后挑拨是非、差点让她酿成大错薛春兰是想要宋秋颖母子“见证”订婚仪式,算是某种反击吧。

    周冰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她亲亲热热地跟纪然拥抱在一起。纪然的笑容微微有些生硬:“小冰,恭喜你和郭阳,你们走出风雨,走到一起,真不容易!”

    周冰嗯了一声,面上的温柔之色更浓:“谢谢,纪然,你能来,我和阳阳都很高兴,希望我们能永远做好朋友!”

    纪然轻笑一声:“不过,小冰,你通知我太仓促了,我来得急,没有准备礼物,你可不要怪我哟!”

    两女拉着手笑着站在门口聊天,冯哲母子和刘涛已经慢慢走了进去。郭阳站在一旁无语沉默,这个时候,他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估计说什么都不合时宜,还不如保持沉默。

    好在这个时候,孟天祥的到来,算是给郭阳解了围。

    孟天祥脸色阴沉,脚步缓慢。

    孟天祥是昨天接到周家请柬的,他当时大脑中轰的一声几乎要炸裂开去,整整一个下午,他都处在咆哮混乱的暴怒状态中,如果不是父亲孟建民的当头棒喝,他就要失去理智了。

    孟天祥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周家竟然敢不顾孟家的权势、一改前面模棱两可的态度,接受郭阳这样一个卑微小子作为周家女婿。

    怎么会这样?!凭什么?!

    想起自己觊觎了多年的美人儿就要落入郭阳的怀抱,想起周家的诺大财富都要被郭阳独享其成,孟天祥就要疯了。

    与孟天祥的失去理智相比,孟建民考虑更多的却是周家的态度。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周家选择在这个时候为女儿和郭阳举行小范围的订婚酒会,为的就是向孟家昭告不低头不让步的姿态。

    说白了,这次订婚酒会,针对的就是孟家和孟建民。

    与儿子的婚姻相比,孟建民更看重自己的政治前途。他刚来C市任职,立足未稳,不愿意因为儿子的个人私事闹得满城风雨,给自己的形象丢分。

    更重要的是,孟建民到现在其实也拿不准薛春兰和她的娘家省城薛家的关系到底如何。但只要涉及薛家,他就不能不格外慎重。

    薛家在北方省已经不能简单用树大根深来形容了。如果以家族来衡量,薛家就是北方省最顶尖的几个大家族之一。薛家老爷子在省内德高望重,又是革命前辈,虽然早已经退下来,但门生故吏遍布全省,现任的省领导都很尊重他。

    惹上薛家,是孟建民的不可承受之重。哪怕只有一线可能,孟建民也不敢冒这个险。

    所以,孟建民勒令孟天祥不得去参加周冰和郭阳的订婚酒会,因为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儿子,尽管孟天祥在很多时候沉稳干练城府深沉,但他毕竟年轻气盛,又在周冰这件事上执念甚深,到了订婚酒会上,一个搞不好,他就要情绪失控。

    可孟天祥还是来了。

    他根本忍不住。

    他控制不住自己纷乱的情绪和躁动的念头。

    孟天祥走过来的时候,耳边不由自主回荡起当日他和郭阳在周家别墅外停车场上的一番对话:

    “我会让你明白,真正的手段是什么,而我们的差距又会有多大!我与生俱来的东西,也将是你一辈子努力的目标!”

    “我还会让你知道,现实和理想总是矛盾的对立体,在现实的压力面前,理想终归什么都不是。”

    “既然你非要纠缠我的女人,那么,我也只能被动迎战了。我会让你引以为傲的那些所谓与生俱来的东西,那些高干子弟的权势、尊严和荣耀,一点点在我面前粉碎并化为乌有,终有一天,你会匍匐在我的脚下,承认你今天的狂妄和无礼!”

    “好好好,郭阳,我们就来一场君子协定,将来无论我们俩谁抱得美人归,都向对方投降。你放心,如果我真的输了,我会如你所愿,跪在你的脚下接受你的成功!”

    你赢了吗?!不!还早!!我绝对不会认输!!

    孟天祥心里发狂无声怒吼着,但他的神色却慢慢变得平静如常,他走向郭阳。

    郭阳也走了过来,主动向孟天祥伸出了手:“欢迎孟总赏光!”

    “恭喜恭喜!”孟天祥也伸出手去,两人手握手,都用力很猛。

    郭阳的神色很平静。

    周冰有些厌恶地扫了孟天祥一眼,继续在原地跟纪然说说笑笑,没有理会孟天祥的到来。

    孟天祥的脸色也平静如常,但眼眸中一丝丝的狰狞还是难以遮掩住:“你似乎先赢了一步!不过,这还不是最终的结果,我们还是来日方长,慢慢走着看!”

    郭阳笑笑,用力从孟天祥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来:“我从来没有想赢过谁,但如果孟总非要跟我视我为假想敌,那么,要战便战,郭某人从来就没有怕过谁!”

    “是吗?那么,我们就走着瞧了!”

    孟天祥深深凝望了正在和纪然说笑的周冰一眼,眼眸中的疯狂之色一闪而逝,他大步走进了酒会现场。

    纪然扫了孟天祥一眼,又扭头望着郭阳,然后也向周冰点点头,慢慢走了进去。

    从始至终,纪然没有跟郭阳说过话,郭阳也在回避着她。她心里有些苦涩。

    周冰走过来,压低声音道:“阳阳,他是一个疯子,别理他!”

    郭阳笑:“不理他!”

    不多时,郭琳琳和姚泽楷并肩走了过来,郭琳琳带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

    周冰脚步轻快地迎了上去:“琳琳,你们来了!”

    郭琳琳嘻嘻笑着:“嫂子,恭喜你们了!这是我和小姚的一点心意,别嫌弃啊!”

    周冰俏脸微红:“你们能来就好了,还买什么礼物呢?琳琳,我带你进去!”

    周冰亲自带着郭琳琳和姚泽楷进去。

    这是郭阳的妹妹,在周冰心目中的地位自是不同。周冰担心郭琳琳两口子受到冷落,所以亲自带进去安排。

    郭琳琳走了两步,停下脚步又扭头向郭阳笑道:“哥,沈总说她一会就到,让我们先别等她!”

    郭阳笑着挥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