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8网的创建运营,沈晓曼是知晓的。

    正因如此,她才对郭阳的超前布局的战略思路非常感兴趣,她同样觉得未来电商平台大有可为,立即下手,与8848一较高下,让她充满了昂扬的斗志。

    郭阳并没有告诉沈晓曼,8848不久后的穷途末路。在他心里,真正的对手和要超越的目标并不是这家锋芒毕露的网站,而是其他两家目前仍处在酝酿发酵阶段的更大的电子数据网络平台。

    依托实体发展电商平台,依托电商平台发展现代物流,依靠智能网络管理旗下企业。郭阳的战略思路引起了沈晓曼的极大赞赏和共鸣。

    两个人越往深处交流,观点就更惊人的一致,就越加兴奋,以至于晚上九点多了,购物中心面临打烊,郭阳和沈晓曼还在谈兴正酣。

    话很投机。沈晓曼越来越觉得自己来C市帮助郭阳创业的决定非常正确。两人今晚这一番并不正式的交流和谈话,其实确定了未来艾丙集团的战略方向,一个广阔的平台基石正在铸造,辉煌的蓝图正在徐徐打开。

    这番谈话也加深了沈晓曼对于郭阳的认识和了解。

    郭阳对于整个宏观经济形势的分析和把握,对于未来产业发展的整体趋向,观点新颖,鞭辟入里,让沈晓曼这个经济学硕士都自叹弗如。

    这番谈话也彻底打消了沈晓曼心底的最后一丝疑虑及对郭阳的最后一丝轻视。

    沈晓曼明白,郭阳如今的成就和财富,或许有偶然的成分,但更多的是必然的结果。一个对经济形势判断如此精准的人,在改革开放走向纵深的背景下,赚点钱实际上很容易。

    郭琳琳苦笑着走进来,“哥,沈总,你们还谈啊?都很晚了,沈总还没有吃晚饭呢,我看不如先送沈总去酒店住下,然后我们陪沈总吃点夜宵你们再接着谈吧!”

    郭阳大笑:“不好意思啊,沈学姐,你看我这一说起来就忘记了时间,不谈了不谈了,你今天刚来,先休息,过后我们再交流!”

    沈晓曼也笑了,起身来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跟在郭琳琳身后离开了艾丙购物中心,直接去了酒店住下。

    ……

    第二天早上,郭阳先去陪周冰试了试礼服。因为只是订婚,两人选择了半正式的西式服装。周冰是白色的曳地长裙,与真正的婚纱略有差异,郭阳则是白色的燕尾服,打黑色领结。

    试完了衣服,郭阳匆匆赶去报社上班。

    在走廊上,他迎面遇上了衣着考究神色妩媚的新任总编蒋琬。他深吸了一口气,向蒋琬微笑问好:“蒋总好!”

    蒋琬非常和气地冲他点点头:“你好!”

    蒋琬跟薛春兰一般,都是那种骨子里充满小资情调的优雅女子,气质很相像。

    赵国庆从行政楼那边走过来,人还没过来,爽朗的笑声就传了过来:“蒋琬同志,这两天还适应吗?”

    蒋琬立即撇开郭阳,转身迎向了赵国庆:“赵社长,我觉得蛮不错,我们报社的气氛很好,给我触动很大。不过,我刚来报社,还不太懂业务,熟悉工作还有个过程。”

    赵国庆继续笑:“谁也不是天生的专家。不过呢,业务上的事,有老张他们几个,你作为总编,掌掌舵、把把关、抓抓管理就行了,没有必要亲力亲为。”

    赵国庆的话虽然说得很客气,但实际上别有机锋。

    本心里,赵国庆对于组织部突然派下来一个正处级的总编,还是有些不满的。不懂业务的组织干部,来了不就是一个摆设?

    蒋琬暗暗皱了皱眉,却还是温柔优雅地笑:“是啊,我要向老张他们学习呢!”

    郭阳趁着赵国庆和蒋琬说话打招呼的当口,悄然走去。他在路过副总编张玉强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张玉强的门虚掩着,而门口处人影绰绰,显然张玉强正在偷听赵国庆和蒋琬的谈话。

    郭阳心里轻叹一声,其实有点为张玉强抱不平。

    张玉强的业务能力强,资历也够深了,本来这次完全可以越过副处级的门槛,接替赵国庆成为报社总编,结果却半路里空降下一个蒋琬来。

    张玉强嘴上不说,心里是不服和不舒服的。

    组织部的干部,跑到报社来干新闻,这不是扯淡的嘛!

    全市这么多单位,什么地方安排不了蒋琬,非得往北方晨报社塞呢?

    但组织部门安排干部,却也没有那么多顾虑。管干部的,安排了就是安排了,你只有接受现实的份。张玉强再失望,也不能表现出来。

    至于懂不懂业务,根本不是关键问题。

    只要蒋琬会当官就可以了。

    具体的业务,自然有业务人员来完成,她堂堂总编大人其实没有必要太精通业务。

    从来北方晨报之前,蒋琬对自己的定位就是“领导干部”而不是“新闻专家”。

    后来郭阳才了解到,蒋琬之所以来北方晨报,主要是为了尽快解决正处级的行政级别。她压根就没想在北方晨报呆太久,对于她来说,现在的总编岗位不过是她继续向上攀登的一个跳板罢了。

    以蒋琬的年纪和任职经历,如果顺利的话,将来越过副厅级可能性相当大。

    正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报社不少人其实已经开始暗地里抱大腿了。那些之前追随孙胖子的人,都蠢蠢欲动,试图投靠在蒋琬的门下。

    郭阳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林美美见他进门,凑过来,神神秘秘道:“郭阳,听说我们这位新来的美女总编大人,还是单身呢!才三十三岁,就已经是正处级,非常不简单啊!”

    郭阳皱了皱眉:“林美美,你这些消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林美美得意洋洋:“我大学同学就在组织部的政研室工作,蒋琬就是她的顶头上司!”

    郭阳哦了一声。

    林美美又嘻嘻笑着伏在郭阳的桌上,压低声音:“市委蒋书记也姓蒋,你说会不会……”

    郭阳陡然色变:“林美美,别乱讲话!没有影子的事,乱讲,会惹麻烦的!”

    蒋书记刚到任市里没有一年,蒋琬却是本市土生土长的女干部。这本来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林美美竟敢胡乱联想,这不是没事找事?

    这种话乱讲,传扬出去,林美美要吃不了兜着走!

    林美美噘着嘴,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后面,继续翻看自己的八卦杂志。

    郭阳轻叹一声,林美美什么都好,就是这张嘴管不住。好传播小道消息,她将来的婚姻不幸,其实也是吃亏在这张嘴上。

    孙小曼旋即走进门来,顺手递给郭阳一封读者来信。

    郭阳扫了一眼信皮,又是熟悉的娟秀的笔迹,看来还是那位性工作者“宛如”的来信了。

    这已经是宛如的第三封来信了。

    郭阳拆开信开始读。

    宛如好像真的已经把郭阳当成了单方面倾诉内心情感波动的对象了,与前两封信不同,她在这封信上用三页信纸的篇幅讲述了她的家世背景。

    她的文笔真的极好极好。

    行文流畅自如,语言朴实自然。她的这种清雅的文风,与她现实的职业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郭阳真是无法想象,像这样一个满腹才华的女子,到底是怎样走上这样一条悲哀的生存道路的?

    “郭记者,哲学家们常常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可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生下来就在罗马,我们还要苦苦选择通往罗马的道路,您说这公平吗?”

    “我们穷极一生追求和奋斗的目标,不过是人家与生俱来的。一想到这里,我就不想动弹,想拼命喝酒,灌醉自己,然后与各种各样的男人欢好,他们给我大把大把的钞票,而我付出的不过是……并不值钱的青春罢了!”

    郭阳摇了摇头,他把宛如的来信又整整齐齐折叠起来,再次塞入了自己的抽屉。

    门被轻轻敲响。

    眼镜张疑惑地抬头,报社内部人进这间办公室很少有人会敲门,难道是外人?

    “请进!”眼镜张道。

    门被推开,笑吟吟的蒋琬出现在四人的视野中。

    眼镜张慌不迭地站起身来:“蒋总!”

    郭阳、林美美和孙小曼也不得不起身打招呼:“蒋总!”

    “大家好,请坐!”蒋琬笑着走进来:“你们这个部门是咱们报社采编口的业务骨干部门,我过来看看大家,你就是张主任吧?”

    蒋琬望向了眼镜张。

    眼镜张嗯了一声:“蒋总,这是郭阳,报社的笔杆子,业务能力很强。”

    眼镜张开始挨个介绍郭阳等三个下属。

    蒋琬深邃清澈的目光投射在郭阳身上:“你就是郭阳?我听说过你!”

    不过,蒋琬没有继续说她为什么会知道郭阳的名字。

    蒋琬转头来望着林美美笑了:“那么你肯定就是林美美了,我前两天听说你们俩被红旗路派出所的人给扣了一整天?”

    郭阳和林美美被红旗路派出所非法扣留,算是本市的重大新闻事件,引起了本市上上下下的关注,蒋琬知情也不奇怪。

    林美美从来就不是那种畏惧领导的女孩,她见蒋琬态度温和平易近人,就说话更不在乎了:“是啊,蒋总,现在的公安系统的警风行风真是坏的不得了,早就该整治整治了!”

    “打击报复我们新闻记者,这种恶例一开,将来还怎么得了?!”

    蒋琬笑了,没有接林美美的话茬,再次转身望向眼镜张道:“张主任,你们部门只有四个人啊,人手够不够?”

    眼镜张一怔,他摸不准蒋琬突然来办公室谈起人手问题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试探着笑道:“还成,就是有的时候忙起来,有点捉襟见肘!好在我们有小郭这样的业务骨干,关键时刻能冲的上去,一个人顶两个人干!”

    蒋琬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就是缺人手了。”

    蒋琬抬步就走,不过在临出门的时候,突然扭头笑道:“张主任,我最近准备调整一下新闻采编口的人员配置,同时我也跟赵社长提过了,争取抽调部分机关人员充实到咱们新闻采编队伍中来,你做好思想准备吧,会给你们部门调整几个人过来!”

    蒋琬说完就走了。

    眼镜张楞了一下,还是默默地又坐了回去。

    “又要重新定岗定编?真是好烦啊,换一任领导就调整一次,整天不干别的了,光是竞争上岗!”林美美嘟囔着,望向了眼镜张:“老张,我们可是你的兵,你这当领导的要罩着我们啊!”

    其实眼镜张也有点心烦,只是作为中层干部、部门领导,他有些话不能像林美美这样无所顾忌张口就来。

    他干笑两声:“小林,你别胡思乱想,无论岗位怎么调整,你们几个都是业务骨干,哪个部门不抢着要?不怕不怕,安心工作吧!”

    孙小曼在一旁虽然保持着异样的沉默,实际上心里头并不安稳。她如今的身份最是尴尬,她是被从副刊编辑部抽调过来的“临时帮助工作人员”,这一次如果报社岗位调整,她只能有两个结果。

    一个结果是被发配回副刊编辑部。

    一个是借机将岗位定在采编口。

    她很苦恼,她失去了孙胖子这个靠山,她不知道还能指望谁。而且,她还担心,在涉及人员调整的时候,眼镜张未必会留下她。她能感觉得出来,眼镜张对她有点排斥。

    但她的业务能力弱,也不能怨眼镜张不器重啊?!

    郭阳眼眸中掠过一丝奇色。

    很显然,蒋琬这是要插手报社的人事安排了。打着新闻采编人手不足的旗号,无论是打乱再安排,还是从机关后勤调整人过来,都可以视为她对报社管理的一种强力干预,她正在试图以这种方式,来昭告她的存在感。

    这足以证明,蒋琬是一个作风强势的女干部。

    但郭阳深知,赵国庆其实更加强势。

    他并不看好蒋琬的强势。

    一旦触及到赵国庆的根本,赵国庆的雷霆反击,恐怕不是蒋琬一个新人根基不牢所能抗衡的。

    一个单位,班子的一二把手如果作风同样强势,结果可想而知。不过,这对于北方晨报来说,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