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深吸了一口气,他扭头望着神色复杂的沈晓曼和落寞绝望的董玉波,轻轻道:“沈学姐,你再好好斟酌一下吧,我现在有事要返回C市,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你想好了,就来找我!”

    “当然,如果沈学姐不愿意来,我也不怪你。我们来日方长,以后合作的机会还很多。”

    郭阳说着就大步离开了大堂吧,准备退房离京。

    他不想掺和进沈晓曼和董玉波的感情纠葛中去。该做的他都做了,如果这样还不能吸引到沈晓曼的加盟,那就只能说明他跟沈晓曼没有合作的缘分。

    他不会在沈晓曼这一棵树上吊死。

    他会另外谋求合适的管理人才。

    而他心里此刻就又浮起另外一个人的名字。只是他还要等待沈晓曼最后的决定。如果沈晓曼放弃,他会果断再做另外的打算。

    沈晓曼望着郭阳离开的背影,嘴角轻轻一抽。她眼角的余光从男朋友董玉波的面孔上掠过,心头瞬间就拿定了主意。

    她不想放弃这段维持了许久的感情,但她更不会放弃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她一直在等待着机会的降临,她不会允许机会从自己手边溜走。

    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艾丙集团是在她的生命中注定要出现的平台,这是她的宿命所归,更是她实现凤凰涅槃的根本路径。

    如果因此和董玉波的感情破裂,也在所不惜。

    沈晓曼扭头望着董玉波,神色平静中微微有一丝的冷漠。

    董玉波心里心痛如绞:“晓曼,你确定要去吗?”

    沈晓曼深吸了一口气:“玉波,我们在一起好几年,你应该了解我的性格!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我希望你不要阻拦我。”

    “我只求你给我一年的时间,如果我创业不成功,我会回来,留在你的身边。”沈晓曼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

    董玉波呆了半天,摇头黯然苦笑:“既然你执意要一意孤行,那我也不能阻拦你所谓的前程。既然你不把我们的感情当成一回事,那么”

    董玉波颤声道:“我们分手吧!”

    沈晓曼眼角滑落两颗晶莹的泪花儿。她闭上眼睛,舒缓着自己激动的情绪。她默默地转过身去,行去,再也没有看董玉波一眼。

    郭阳在退房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一眼,是周冰的号码,就接了起来:“小冰,是我。”

    “阳阳,孟天祥的父亲孟建民来市里任职了,我爸刚从市里得到消息,今天上午,省委组织部来市里宣布任命,老市长退居二线,去省政协养老。新任的市长叫马平山,据说是……省直哪个部门的领导来着?”

    “省委研究室的主任。”郭阳笑。

    “哦。孟建民被任命为市委常委、副市长,不是传说中的代市长,也不是常务副市长。”郭阳听得出,周冰明显松了一口气。

    “那就不用管他。常委副市长,也还是副市长,权力有限。以你们蓝星集团的底蕴和实力,以及你们公司在C市的经济地位,他动不了你们。”

    “打压蓝星集团,就是跟C市的GDP过不去,蒋书记和马市长不会这么傻……”

    周冰担心道:“我是担心孟天祥会报复你呢……阳阳,我最近可是听说他在市里上上下下的窜,打着他老爹的旗号,到处拉关系找门路,据说还要组建一家地产公司……”

    郭阳忍不住笑了:“小冰,我一个平民百姓,北方晨报的小记者,他孟建民堂堂的市委常委、副市长大人,怎么能看得上我?再说光脚不怕穿鞋的,我怕他什么?”

    “说的也是。对了,阳阳,我和我爸商量了一下,我们准备听从你的建议,去拿三毛整个地块中的一块,就是靠近青Z县的那一头,大概有300亩的样子。”周冰道。

    三毛是本市最大的毛纺企业,建国初期建厂,老厂区、宿舍区、两个分厂,占地极广,整个拆迁下来,加上附近周边被迁移改造的城中村,统共有五千多亩地。

    因为这块区域处在最近刚划转成立的高新区的范围之内,高新区管委会负责整个区域的开发建设,按照市里蒋书记的意图,这块区域被拆分为大小不等的多个地块,分别用于不同的城市功能建设。

    教育、医疗和公共设施工程加起来占了五分之一,这由政府牵头搞开发。土地出让金就足以支持政府的设施建设投入了。

    剩余五分之四被分为三块,一块是金融商业区,一块是商业地产,一块是新项目产业园区。

    蓝星地产想要拿的这块地是商业地产区中的一部分。

    三百亩的地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用于商业楼盘开发,其实足够了。对于蓝星地产来说,这是一次试水,不要求做大,只求做精一个项目,就足够打响蓝星地产的品牌了。

    “我爸爸和分管城建的宋市长关系不错,拿下这块地应该问题不大。”周冰又道。

    郭阳这个时候已经退了房,提着自己的行礼匆匆走出凯旋门大酒店,“小冰,跟你爸说一声吧,现在这块地归高新区管,最好是去做做高新区分管土地和城建的领导的工作,至于市里的层面,我认为倒尚在其次。”

    周家跟跟分管城建的宋副市长关系是不错,但县官不如现管,市里的领导有时候说话还不如高新区负责的官员好使。

    周冰笑吟吟地答应下来。

    周冰跟郭阳通完电话,助理黄冰燕就匆匆敲门走了进来:“周总,刚才有一位姓孟的客人去了董事长办公室,董事长让我喊您过去。”

    “姓孟?”周冰狐疑道,马上就想到了孟天祥的身上。

    来的果然是孟天祥。

    周定南望着孟天祥神色倨傲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心头掠过一丝怒气。

    好啊,这是上门示威叫板来了。

    他父亲刚刚走马上任,他就急不可耐地跑到蓝星集团来耀武扬威吗?!

    周定南冷视着孟天祥。

    孟天祥微微一笑:“周叔叔!”

    周定南笑了笑,起身来:“小孟来了啊,请坐!找我有事?”

    “是有点事。周叔叔,请小冰过来一起谈吧!我想和你们蓝星集团谈点生意上的合作。”孟天祥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了周定南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

    周定南心里冷笑着:“就凭你孟天祥,还配跟我们蓝星集团谈合作?”

    此时,周冰推门而入。

    孟天祥眼眸中掠过一丝光亮。

    他笑了笑:“周叔叔,小冰,我就直说了。我最近注册成立了一家房地产公司,想要跟蓝星地产合作做几个商业地产项目,比如说高新区的几块地,我听说你们也递交了项目申请。”

    周冰柳眉一挑。

    周定南是商界的老油条了,他马上就意识到了孟天祥的真正用心。

    除了还是对周冰不死心之外,大概还有利用蓝星地产资质和蓝星集团资金实力的念头。

    他一个刚组建成立的地产公司,要资质没资质,要技术没技术,要资金实力没资金实力,提出跟蓝星地产合作,摆明了就是利用孟建民的权势进行榨油。

    孟天祥是有恃无恐。

    父亲孟建民刚刚走马上任,他就不信周家敢不低头。

    周定南沉默了下去。

    周冰忍不住冷笑道:“孟总,我们蓝星地产虽然有意参与高新区的CBD功能区整体建设,但还没有最终确定下来,况且,就算我们参与进去,也不想跟别家企业合作,孟总还是另外寻求合作伙伴吧。”

    周冰不像周定南顾忌那么多,直截了当就加以回绝。

    孟天祥撇了撇嘴:“小冰,你可要想清楚,我们双方合作,可以说是共赢。不瞒你和周叔叔说,我已经跟高新区的领导谈妥了,拿下两块地没有问题。”

    “实事求是地讲,现在想参与高新区开发的地产公司很多,除了市里的企业之外,还有省里和京城的大企业,现在高新区的地块可以说是炙手可热,非常抢手。”

    “恕我直言,如果你们蓝星地产单独进去,恐怕没有多大的优势和胜算。”

    这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言下之意无非是说,离了我孟天祥,你们周家拿不到地。而如果你们不跟我合作,我也会让你们拿不到地。

    周定南的脸色沉了下去。

    孟天祥有这个本事?我们蓝星集团是好欺负的吗?

    周冰勃然大怒,正要发作,却被父亲一个眼色给止住了。

    周定南勉强一笑:“这样吧,小孟,你先回去,我跟集团的几个高管开会讨论一下,如果我们确定要投资高新区的商业地产项目,我们再谈合作也不迟!”

    周定南毕竟是商场上打滚了几十年的老人,八面玲珑,并没有把话说死。

    孟天祥轻轻一笑,起身道:“好的,周叔叔,小冰,你们先研究研究吧,反正我的诚意就摆在这里,我过两天再来听回音!”

    孟天祥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他不怕蓝星集团不就范。他的确是提前做了不少工作,利用其父的影响力,批到了几张条子。但他还是太年轻了,蓝星集团在C市发家起步,十多年下来,树大根深,就凭他们孟家想要动周家,哪有那么容易?

    孟天祥离开了办公室,周定南的怒气就再也压制不住,他猛然一拍桌案:“这小子的吃相真是太难看了,孟建民才刚到任,他就这么嚣张,准备到处伸手了,我看迟早他老子要毁在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身上!”

    周冰皱眉:“爸,你不该给他留活口的,他就是那种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的主儿!”

    周定南咬着牙道:“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没有必要跟孟家面对面地拼刺刀。他要挟是他的事,我们做是我们的事,我倒是要看看,孟建民这个刚到任的副市长,能有多大能量!”

    ……

    傍晚时分,周冰父女一起乘车回家。薛春兰已经跟保姆阿姨做好了晚餐,就等着丈夫女儿回家了。

    餐桌上,周定南提及今天下午孟天祥来访的要挟利诱。

    薛春兰怒极,也极失望和难堪。

    孟天祥是她欣赏和重视了好几年的得意门生,一直引以为傲,关系也往来密切。结果这几个月的时间,孟天祥原形毕露,不但谦谦君子之风荡然无存,还暴露出狰狞的獠牙。

    薛春兰或许可以接受孟天祥因为追求周冰不得而出现的气急败坏或者恼羞成怒,但绝对接受不了孟天祥利用孟建民的权势耀武扬威,对周家展开各种威逼胁迫这说白了根本不是为了追求周冰,而是为了攫取利益。

    这是一种贪婪。

    这是一种品质的恶劣。

    换位思考,薛春兰认为郭阳绝对干不出这种事。即便她之前对郭阳如何如何不堪,郭阳都没有对她或者周家流露出任何不敬和不轨的念头。

    这就是人品的差异了。

    薛春兰知道自己看错了人,但悔之晚矣。

    她咬着银牙一字一顿道:“老周,我们也不怕他们孟家!他越是这样,我就越不买他的帐!小冰,你马上给郭阳打电话,就说我明天就要跟他妈妈见面商量你们的订婚仪式,本来想等到年底来着,但现在看来,不如提前吧,越快越好!”

    “让这个小畜生彻底死了这条心,我倒是要看看,他能把我们周家怎么样!!!”

    薛春兰的态度强硬无比,当场让周冰给郭阳打电话。

    “妈妈,您确定吗?”周冰多少有点狐疑。

    在对待孟家和孟天祥的态度上,薛春兰渐渐有了转变。但转变归转变,她并没有彻底跟孟家撕破脸皮的打算。

    可此番母亲的态度却如此强悍。

    这意味着她已经决心不留余地。

    这也意味着,从现在开始,周家要与孟家站在对立面上,日后的暗流涌动难以避免。

    薛春兰冷笑着:“有什么不能确定的?真是无耻之尤,真把我们周家当成可以任人捏把的软柿子了?可笑!既然他们逼到了份上,那我们还犹豫什么?小冰,给郭阳打电话,就说是我的意见,你们马上订婚,甚至登记结婚都行!”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