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郭阳的诚意和邀请,沈晓曼认认真真考虑了一个下午又一个晚上,又经过了必要的基本调查。

    沈晓曼是真的动心了。

    虽然接受郭阳的延揽,会有那么一点的风险。但未来的前景更加可期。

    这个世界上没有稳赚不赔的买卖。不冒点风险,就想获得成功,怎么可能呢?

    单纯是高薪,无法打动沈晓曼。

    但高薪广阔的平台相应的自主权,这三个要素组合在一起,足以让沈晓曼心驰神往了。

    沈晓曼决定冒冒险。

    她是一个很有自信心的女人。

    她自信能利用郭阳现在手头上掌握的所有资源,打造出一个大平台来,为自己也为艾丙集团。只要有平台,她就有舞台。

    平台多大,她的舞台就有多大。这一切都取决于她的个人能力。

    而即便创业失败,她也可以从容返回京城,以她的学历和能力,再入职场东山再起易如反掌。她顶多就是浪费一年的时间。

    但沈晓曼却忽视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她有一个热恋两年马上要谈婚论嫁的男朋友,是她在燕大经管学院读研究生的同学。

    董玉波。董玉波与她同时毕业又一起进入雷曼公司工作,是雷曼公司在大中华区另外一个投资事业部的高级职员。

    她把自己的想法给男朋友说了说,马上就引起董玉波的强烈反对。两人争吵了一个上午,也没有结果。

    沈晓曼赌气来见郭阳,董玉波就跟了来。

    董玉波想要见见这位忽悠了沈晓曼的燕大学弟,究竟是何方神圣!

    沈晓曼见了郭阳,笑容微微有些勉强:“郭董,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董玉波,也是我们燕大毕业,算是你的学长。”

    沈晓曼这个郭董一出口,郭阳就知道她的决定了。

    如果沈晓曼无意加盟艾丙集团,那么,她就还是会喊郭阳一声学弟。既然以郭董相称,态度不言自明了。

    郭阳哦了一声,主动向董玉波伸出手去,满脸的笑容:“你好,董玉波学长!”

    董玉波冷哼一声:“你叫郭阳是吧?听晓曼说你开了一家公司?”

    郭阳皱了皱眉,感觉董玉波的态度有点不太对劲:“对,我名下有三家企业,现在正准备组建集团,这趟进京,是想让沈学姐过来帮我打理集团的。”

    沈晓曼赶紧上前来,扯了扯董玉波的胳膊,然后笑笑:“郭董,就我个人来说,我同意去C市帮你创业”

    沈晓曼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董玉波没好气地打断了:“我反对!晓曼,你是不是疯了,你对他不知根知底,就盲目辞职去小地方管几家小公司,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

    沈晓曼沉着脸转身来望着董玉波,低低道:“玉波,你了解我的个性,我决定了的事情,没有人能阻拦。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我虽然去了北方省,但我们还是会一如既往,感情又不会变,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呀?”

    沈晓曼觉得董玉波不理解自己的追求,也有点无理取闹的样子。

    董玉波脸色铁青:“晓曼,我不是反对你去创业,但你要看对方靠谱还是不靠谱!他是什么人?你知道他的根底吗?若是……你若是吃了亏,怎么办?”

    沈晓曼不想当着郭阳的面跟董玉波继续争吵,就压住火气勉强笑道:“玉波,我能吃什么亏啊?郭董也是我们燕大的学弟,他手里掌握的资源和平台,足够我做一番事业了,退一步讲,即便我们创业不成,我再回京来就是了,你总得让我尝试一下是不是?”

    沈晓曼与董玉波虽然是男女朋友,但性格截然不同。

    沈晓曼颇具管理天赋,且有野心,不甘人下,自主创业的心思很重。雷曼公司虽然是跨国大企业,在跨国企业任白领,看上去风光,实际上工作压力大,付出和所得不成正比。

    沈晓曼一直有自己创业的念头,只是她缺乏资源和资本。

    郭阳在这个时候进京挖人,带来的正是沈晓曼梦寐以求的东西,迎合了她蠢蠢欲动的野心。

    但董玉波却是小富即安,不愿意冒半点风险,他觉得在跨国企业前途美好,假以时日,两人都能跨入高薪的金领阶层。

    更重要的是,董玉波不愿意与沈晓曼分开。他认为两个人相守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而沈晓曼却把个人的事业看得比感情重要得多。

    这就是不少女强人在感情上以失败居多的关键因素。

    见沈晓曼和董玉波当面争吵起来,郭阳默默地站在一旁,静等结果。

    沈晓曼突兀冒出来的这个男朋友董玉波,他并无半点印象。大抵他前世再次与沈晓曼接触交往的时候,沈晓曼已经跟董玉波分了手。

    “你是不是傻啊?你怎么能被人随便忽悠了去?他能给你什么?!”董玉波撇了撇嘴,有些愤慨道。

    沈晓曼叹息一声,转头望着郭阳。

    郭阳笑了笑:“沈学姐,董学长,我们先坐下来谈!”

    “董学长,既然你提到这个话题,那么我就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郭阳待沈晓曼和董玉波坐下来,就耸耸肩,坚定不移道:“第一,沈学姐出任艾丙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我不参与企业的管理运营,一切都交给沈学姐,我会给予沈学姐很大的自主权。日后还会有相应的期权。”

    沈晓曼认真侧耳倾听,这事关她的薪酬待遇,她当然很重视。

    董玉波嘴角一抽,不屑一顾地冷哼一声,心道你一家皮包小公司,还尼玛首席执行官?真是恬不知耻了!

    虽然沈晓曼跟董玉波说了郭阳不菲的身价实力,但董玉波其实不怎么当回事。

    董玉波人在帝都,又在跨国财团的投资部门工作,心气高,家产过千万的土豪他见得多了去,在他眼里,就算是郭阳有点钱,他名下的小公司也无法与大企业相提并论。

    沈晓曼放弃在雷曼公司的大好前途,去一家地方小公司从零开始,董玉波根本不能接受。

    这就是眼力和格局不够了。

    沈晓曼能看到郭阳目前所掌控的资源、坚持的经营思路和方向及其未来的发展前景,董玉波就看不到,更不看好。

    “你就直接说,你给晓曼开多少的年薪吧!”董玉波冷笑着。

    郭阳笑了笑:“暂时一年十五万年薪吧!我可以跟沈学姐签一个对赌协议,沈学姐完成约定的利润收入后增长的部分,沈学姐都可以从中提成10%,公司效益越好,沈学姐的收入就越高。”

    “我觉得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或者,沈学姐也可以选择将提成转化为公司的股权,我们都可以具体商量。”

    董玉波沉默了下去。在99年,年薪十五万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他在雷曼公司,竞争压力这么大,年薪不过三万多一点。而且这已经算是高薪了。

    但董玉波还是不相信郭阳能兑现,觉得基本上就是忽悠。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越看越不靠谱。

    沈晓曼却是比较满意了。

    她轻轻一笑:“郭董真是很有诚意了。不过,听郭董的话音,似乎还有第三吗?”

    郭阳笑:“第三,公司可以给沈学姐免费提供住房和车辆,只要沈学姐点头,我马上安排。”

    郭阳连她的住房和车辆都想到了沈晓曼深吸了一口气,对于郭阳的诚意,她认为自己无法拒绝。

    她扭头望着董玉波,真诚道:“玉波,无论如何,让我去试一试,如果我们创业成功,你也可以过去我们一起打拼,如果不成,我顶多就是下海游游泳,还可以回头再来。”

    董玉波沉默着,脸色阴沉。

    他知道沈晓曼已经决定,无论自己多么强烈反对,她还是会一意孤行。

    但对于眼前的郭阳,他实在是不敢信任。他阴沉的目光从郭阳身上掠过,心烦意乱。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只要沈晓曼离开雷曼公司去了C市,他和沈晓曼的恋情就算是走到了尽头。

    潜意识里,他并不希望沈晓曼能站得太高。沈晓曼站得越高,他就越加难以追赶。这也是他排斥沈晓曼为郭阳效力外出创业的关键因素。

    但这样的隐忧他又不能说出口来,他只能以不信任郭阳来作为挡箭牌。

    董玉波叹息一声:“晓曼,看来你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我说,要你为了我……放弃这次所谓的机会,你能同意吗?”

    沈晓曼俏脸一变,她凝望着董玉波轻轻道:“玉波,我的事业与我们的感情完全是两码事,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让我为难的话来?”

    董玉波失望地起身来:“我就知道,你不会为了我们的感情做出半点让步的……”

    沈晓曼嘴角哆嗦了一下。

    她的确没想过要让步。

    她从来都没有意识到她和董玉波在价值观和思维方式上存在这么大的差异。

    她压根就不明白,她去赌一把、为了自己的事业打拼一年,与她们的感情有什么关系?她又不是说要跟董玉波分手,为什么董玉波非要把这件事与感情划上等号呢?

    她第一次感觉到失望透顶。

    也是第一次觉得董玉波有点没出息。

    一个小富即安、没有半点进取精神,只知道抱着女朋友在身边喜欢维持现状的男人,将来能有多大的发展空间?

    郭阳在一旁听着,看着,突然觉得自己罪莫大焉。

    自己进京挖人,不成想却要破坏了一段美好姻缘。

    俗话说,宁拆十座桥不拆一门亲。郭阳突然插话道:“董学长,要不然这样你们看行不行,不如你一起来,我们一起创业,沈学姐任首席执行官,你可以担任集团的副总裁,年薪十万,怎么样?”

    对董玉波的能力素质,郭阳完全不知晓。

    他之所以做出这般决定,完全是看在沈晓曼的面上。沈晓曼是万里挑一的管理奇才,为了能让沈晓曼全身心投入到艾丙集团的运作上,他宁肯再让一些利益。

    董玉波就算是沈晓曼的附庸,做点投入吧。

    沈晓曼眼眸中投射出一丝感激之色。她充满期冀地望着董玉波,希望董玉波能答应下来。

    如果董玉波能答应下来,两人不但能相守在一起,还能并肩创业。即便创业不成,两人再一起返回帝都从头再来,也没什么太大的损失。

    一年的时间转瞬而逝,这算什么呢?

    但董玉波既不想离开帝都大城市,也不愿意离开对他来说很快就能升职加薪的跨国公司。郭阳抛出的橄榄枝,他想都不想,就直接拒绝了:“多谢厚爱,我董某人能力有限,不敢去给郭学弟添乱了。”

    沈晓曼非常失望。她柳眉一挑,缓缓转身望向董玉波,一字一顿道:“玉波,我以为你很了解我,没想到你真的……”

    沈晓曼发出苦涩的笑声:“在雷曼公司工作,我们就是打拼上十年,也不过是一个打工者,无法拥有自己的事业平台。况且,在雷曼公司,像你我这样的学历和专业背景,根本就是很难真正出头……”

    沈晓曼这话其实很客观。

    在雷曼公司麾下效力的经济金融类专业精英遍地走,她和董玉波并不显山露水。就是她做到了大中华区的高级经理人位置上,也还是为外国人打工的打工者,不定哪一天就会被雷曼公司扫地出门。

    即便没有郭阳的邀请,沈晓曼实际上也没有长期在雷曼公司效力的打算。雷曼公司不过是她职场上的一个起步平台,只要条件和时机成熟,她会选择跳槽。

    董玉波冷笑起来:“晓曼,你现在不太冷静,我劝你还是慎重做出决定。你要想清楚,我们在跨国公司干几年,将来有的是机会升职加薪,甚至可以去法国总部工作。而你去那种小公司,完全就是浪费时间。”

    “抛开我们的感情不说,你这样的选择很不理智。”

    沈晓曼笑了笑:“是吗?看来我们没法谈下去了!”

    一个有野心的冒险主义者,一个企图在男权世界里争得一席之地的女强人,沈晓曼与董玉波这种求稳怕乱型职场男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

    之前两人没有爆发矛盾,主要是因为没有面临重大选择。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