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勇号称京城四少之一。

    但所谓“京城四少”其实有多个版本,也不止一个人被罗列进去。总而言之一句话,这是市井坊间对一群活跃在京城上流社会富家子弟的某种概念性统称。

    号称“京城四少”,其实这些富家纨绔没有一个是土生土长的燕京人,其父辈大抵都是外省暴富的土豪或者像胡勇母亲胡萍这种海外归侨。

    他们有一个共性的特征:超级小开,油头粉面,花天酒地,挥金如土,身边美女如云,名车美女相伴出入街头巷尾,毫不顾忌。

    杨成典以胡勇为耻,素来不允许胡勇登门。而胡勇也厌烦杨成典说教,平时一般也懒得来。

    不过,今儿个胡勇主动打电话要来吃晚饭,还口口声声说要带女朋友来,马岚觉得有些古怪,却也无法回绝。

    可他越是这样,越让杨成典觉得耻辱他不知道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然生出这么一个儿子!

    挥金如土花天酒地且任他,只要他背后的母亲有钱供养,杨成典也不会管。甚至跟圈内小明星传点绯闻逢场作戏,杨成典也懒得管。

    但胡勇打着谈恋爱的名义玩弄女性、始乱终弃,造成燕大女学生跳楼自杀的事件轰动一时,这直接让杨成典自觉颜面扫地,无地自容。

    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估计在杨成典心里,胡勇就是小流氓的存在了。

    可至亲骨肉,不是杨成典说几句气话、赌咒发誓断绝关系就能一刀两断的。

    即便胡勇从杨勇改姓了胡,可他是杨成典骨血的事实永远不会改变。对于杨成典来说是如此,对于胡勇而言也如此。

    因此他难得这么认真追求一个女孩,谈一场恋爱,就想带过来让父亲看看,表明他正式的态度。

    郭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陪着杨成典说着话,餐厅里,马岚已经摆上了一大桌子丰盛的菜肴,还把郭阳带来的茅台酒打开了一瓶。

    门铃声叮咚作响,杨成典一脸的笑容瞬间敛去。

    马岚微笑着向他摇了摇头,尔后定了定神,走去开门。

    门开了,一阵寒暄过后,一男一女出现在郭阳的视野之中。

    男的二十多岁的样子,身材中等,偏瘦,穿着很时尚的白色立领衬衫,外罩一件咖啡色的皮夹克,眉清目秀,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宽边墨镜。

    郭阳心道这大概就是胡勇了。

    但与胡勇挽着手进门的身着紫色蝙蝠衫和天蓝色牛仔裤长发披肩的年轻貌美女子,却让郭阳眼眸中掠过一丝奇色:竟然是他在深城认识的一线明星龚雪?!

    不过,郭阳旋即也觉得正常了。

    胡萍母子掌握的天都文化传媒是国内两大娱乐公司之一,在圈内的地位丝毫不亚于唐根水名下的鼎文传媒,实力相差无几。

    当然,现在的鼎文传媒已经在A股上市,无论是市值还是资产以及影响力都凌驾于天都传媒之上了。

    龚雪就是天都传媒的签约艺人,也是当红花旦。而艺人跟老板拍拖,这种事儿在娱乐圈里真的是司空见惯了。

    大多数都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男欢女爱一时逢场作戏罢了。至于龚雪和胡勇是不是这样,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龚雪把全部的关注力都放在杨成典身上,并没有发现站在杨成典身后的郭阳。

    胡勇嘿嘿笑了笑:“爸,这是我女朋友,龚雪,职业嘛,当红女歌手。”

    其实龚雪的知名度挺高,大街小巷正在流行她的情歌,杨成典虽然古板却不是遁世之人,也听说过龚雪的名字。

    龚雪盈盈一笑,向杨成典鞠躬:“杨伯父好!”

    杨成典嘴角一抽,面上的表情非常僵硬。

    马岚赶紧上前来打着圆场:“小勇,小龚,赶紧来坐,我们准备吃饭。老杨,你和小郭也一起来坐下,正好小勇也过来了,你们一起喝杯酒!”

    胡勇这才注意到了郭阳的存在。

    他用狐疑且居高临下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郭阳,马岚在一旁笑:“这是你爸爸的得意门生,郭阳,应该比你还小一岁!”

    胡勇哦了一声,没有太在意。

    龚雪面露惊色。

    龚雪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太小。

    郭阳竟然是胡勇父亲的学生。

    而两人的再次邂逅,居然是在杨成典的家里。

    “胡总好!”郭阳走过来跟胡勇握了握手,完了,他又笑吟吟地伸手过去:“龚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龚雪面露复杂的笑容:“是啊,郭先生,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在这里碰面!”

    郭阳和龚雪也握了握手。

    胡勇眉头一皱,再次认真打量起郭阳来。龚雪是一线女星,不是普通人能认识的,郭阳竟然与龚雪相识,显然也不会是一般人。

    胡勇的疑心病很重。

    他煞费苦心追了大半年才勉强赢得了美人的半颗芳心龚雪直到昨天才答应可以跟他交往试试看,突然冒出一个相貌气质都不亚于自己的年轻男子来与龚雪貌似关系不一般,胡勇岂能不充满警惕和猜疑?

    杨成典夫妻也有些震惊。

    龚雪是歌坛大腕、当红歌手,郭阳却只是一个地方都市报不起眼的小记者,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怎么认识呢?但听龚雪的话头,对郭阳似乎还有几分敬意,这到底是为什么?

    胡勇深沉的目光投射在龚雪身上。

    龚雪笑了笑:“小勇,我来帮你介绍,这位郭先生,他的艺名艾丙,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原创歌手艾丙,你大概也就不陌生了……”

    其实龚雪的话还没有说完,她还准备给胡勇介绍郭阳的第二重身份鼎文传媒的股东,执行董事,但胡勇却生生打断了她的话,哈哈大笑一声,走过去拍着郭阳的肩膀:“原来你就是歌手艾丙啊!哥们最近名气爆棚我爸的学生?哈哈,正好,哥们有没有兴趣加盟我们天都传媒?”

    “我可以做主,给你比鼎文传媒更好的包装和待遇……只要你肯来,所有都不是问题!你看龚雪,她过去顶多算是三线,来我们天都传媒不到两年,就从三线直接跃到当红一线……”胡勇开始喋喋不休地站在那里挖起唐根水的墙角,这让龚雪无奈地摇摇头,郭阳也多少有点啼笑皆非。

    龚雪能红,有一定市场偶然的因素,不能因此就说天都传媒是龚雪走红的唯一因素。当然天都传媒这两年在龚雪身上投入的资源也不少,这是事实。

    郭阳耐着性子与胡勇虚与委蛇,毕竟胡勇始终都是杨成典的儿子,看在恩师的面子上,他不能表现出什么不耐烦来。

    况且,郭阳有一种很强的感觉:眼前这胡勇的纨绔习气虽然很重,但本质并不坏,作为富二代,他只不过是耳濡目染上了很多臭毛病。

    “怎么样?哥们给个准话,来不来?”胡勇拍着郭阳的肩膀,热切道。

    郭阳轻笑一声:“胡总,其实我前不久在深城,跟龚雪小姐说过同样的话。”

    胡勇愕然。

    郭阳笑:“我当时也劝龚雪小姐来着,只要龚雪小姐肯放弃天都传媒加盟鼎文,我也会做主给她更好的宣传推广,同时会为她量身定制原创歌曲,确保她在歌坛的地位长盛不衰。”

    胡勇更加愕然。

    龚雪也走过来笑道:“小勇,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呢,郭先生可不仅仅是歌手艾丙,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就是鼎文传媒的执行董事,第二大股东,占多少股份来着?35%?”

    胡勇呆了呆,旋即眉开眼笑:“我早就听说唐根水的公司有个神秘股东,原来竟然是哥们你啊!”

    胡勇的态度更加热络,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首先是郭阳作为鼎文传媒股东、执行董事,考虑到鼎文科技已经上市,郭阳的身价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意味着郭阳其实是与他站在同一条跑道上的财富量级选手,他心里那点骄傲和矜持也因此荡然无存了。

    其次是因为郭阳还是杨成典的学生。别看胡勇与杨成典父子感情不和睦,但在他眼里,父亲杨成典始终是传统的文化人和很有层次的学者,杨成典欣赏的得意门生至少在文化底蕴方面差不到哪里去。

    杨成典和妻子马岚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眸中看到了震惊的光彩。

    短短两年之间,自己这个得意门生居然已经跻身富豪阶层了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杨成典将深深的疑惑隐藏在了心底。

    现在不是问的时候。

    因为郭阳的存在,胡勇与龚雪登门拜访的气氛变得融洽了很多,至少,父子俩同在一张桌上吃饭并没有发生冲突。

    胡勇和郭阳喝了几杯酒,完了又非要拖着郭阳出去HAPPY一下,唱唱歌跳跳舞什么的。

    “你们年轻人去玩吧,我和老杨就不掺和了。小郭,一起去吧,你们年纪相仿,交个朋友也挺好。”马岚见郭阳有拒绝的意味,就顺嘴劝了几句。

    胡勇眼睛一瞪:“哥们,我们都在一个圈子里混,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要是瞧不起我,就可以不去!”

    郭阳苦笑:“胡总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主要是今天有点累了,不想再去折腾……”

    “我们一见投缘,出去喝杯酒唱唱歌,正好放松一下。得,要不我们就去洗个桑拿,我来安排!”胡勇掏出手机来就要打电话安排桑拿。

    郭阳眼角的余光见杨成典的神色有些古怪。杨成典其实是希望胡勇能多跟郭阳这样的同龄人交往,至少比他那些狐朋狗友强太多,但听闻自己这个儿子不是唱歌跳舞就是洗桑拿什么的,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去吧,去吧,赶紧走!”杨成典烦躁地挥挥手:“郭阳,你帮老师看着这个混账东西,别让他胡作非为!”

    郭阳迟疑了一下,看在杨成典的面上不好拒绝,只好又与胡勇及龚雪离开杨家去了京城最繁华的夜场玩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深夜才散。

    ……

    郭阳回到凯旋门大酒店时,已经接近凌晨时分。

    他并不知道,在他和胡勇、龚雪分手的时候,三人面对面站着,尤其是胡勇挽着他的膀子亲密说话的样子,被追踪胡勇和龚雪的狗仔队拍了下来,只是因为夜色深重光线模糊,而他又是一个侧身剪影,不仔细看、不是特别熟悉的人,根本认不出郭阳来。

    胡勇是京城小开,龚雪是一线女歌手,包围在他们身前身后的狗仔队不知凡几。

    狗仔队们也很惊奇,胡勇和龚雪身边突然多了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气质不俗,自然就引起了格外的关注。如果不是胡勇的两位保镖打着掩护,狗仔队们不敢太过靠近,否则拍出来的照片肯定会清晰很多。

    郭阳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多。

    他洗了个澡,去酒店的西餐厅吃了点东西,然后就去大堂吧要了一杯咖啡坐着等候沈晓曼。

    他从大堂吧顺手取了一份最新的京华时报,见今日报纸的娱乐版上头条刊登了一张大幅照片,正是昨夜自己与胡勇两人分手的情景,而在自己头像的上空,打了一行浓重的黑色标题:京城第五少?神秘公子哥与胡少、龚雪夜场寻欢。

    这篇娱乐报道对郭阳的身世背景进行了各种猜测。

    郭阳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了。

    他对胡勇的印象还不算差,对方是自己恩师的儿子,又是天都传媒的少东家,与胡勇有些交往倒也没有什么。

    但普通的一次很偶然的聚会,竟然上了京城报纸的娱乐头条,被冠之以“京城第五少”的头衔,在郭阳看来就有点扯淡了。

    这让他陡然意识到,胡勇、龚雪这些人是娱乐圈的红人,又是所谓的公众人物,被无数双眼睛盯着,几乎没有隐私可言,自己应该尽量避免跟他们接触,至少在公开场合下不要一起出没,否则自己很容易就被曝光了。

    要是被无孔不入的狗仔队盯上,那麻烦可就大了。

    想到这里,郭阳暗道一声侥幸。昨夜胡勇非要送他回酒店,郭阳婉言谢绝,自己在路边打了一辆车返回酒店。如果被狗仔队盯着,估计他这趟进京之行也不会消停了。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站起身来,他眼角的余光发现正在朝自己这边走来的沈晓曼,而让他吃惊的是,沈晓曼身边还有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西装革履衣冠楚楚。

    此人是谁?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