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与张栋握手寒暄,亲亲热热地坐在一起。当然,郭阳不是以艾丙公司老板的身份出现的,而是以郭琳琳的亲戚身份为本次宴请的作陪。

    郭阳见了张栋,见对方三十多岁,油头粉面,就知道对方不太好对付。

    在政府部门,这个年纪还停留在业务科长的岗位上,只能说明张栋其人资历深、套路多,是那种不见兔子不撒鹰、见便宜就上的老油条。

    郭阳向郭琳琳投过暗示的一瞥。

    果然,在郭琳琳明着塞给张栋几张艾丙购物中心的抵值卡之后,张栋那原本一本正经的严肃面孔就变得和蔼可亲起来,冠冕堂皇的官腔也骤然变得平易近人:“我说郭总,您真是太客气了,您这样让我老张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郭琳琳忍住内心的厌恶,满脸堆笑:“张科长,买卖不成仁义在,我们就当是交您这个朋友了!”

    “不过,张科,我有点奇怪啊,我们明明都跟你们旅游局签署了并购协议,定金也交了,你们为什么要半路变卦呢?能不能给我一个实底,让我明白问题到底是出在哪?”

    张栋嘿嘿干笑两声:“实话说,这酒店卖还是不卖,都是领导说了算,我们当小兵的,根本无法参与意见。”

    “我只能说,我们局里牵头这件事的虽然是李副局长,但真正的决策权还是在薛局长手里。这一次,就是薛局长突然否了这次资产出售。”

    郭琳琳皱了皱柳眉:“张科,我跟你们分管的李局长接触过两次,他可是当面跟我说过,这事他已经请示过薛局长,薛局长是同意的,否则我们也不能坐下来谈嘛。”

    张栋似笑非笑地望着郭琳琳:“郭总,领导就是领导,领导改变主意,那也是正常的!”

    郭琳琳心里咒骂起来:正常个鬼!堂堂机关单位,处级官员,说了不算,还配当领导干部吗?

    但郭琳琳却不能表现出来:“张科,你们当官的可不能忽悠我们小民百姓啊,我们为了盘下你们这家酒店,可是拿出了足够的诚意,给出的价格也略高于市场价……”

    郭阳一直在保持着沉默,突然他插话道:“张科,是不是价格问题,如果是价格问题,一切都好说,可以让郭总再加加价,这没有问题!”

    “毕竟是国有资产出售,不能让国家吃亏嘛!”

    张栋摇摇头,意味深长地道:“与价格无关。郭总,我可是听说,你们艾丙公司,不仅是开超市,还要开图书零售店吧?”

    郭琳琳点点头:“对啊,我们想盘下你们这家店,就是为了开设我们艾丙购物和艾丙书屋的分店,怎么,这有什么问题吗?”

    张栋仰天打了一个哈哈:“郭总,我说一点个人看法啊,不代表事实真相。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们薛局长的夫人,就是对面新华书店的经理。”

    张栋这句话一出口,郭阳顿时恍然大悟。

    不要说郭阳,就是郭琳琳也明白过来。

    在本市,建国以来就只有新华书店一家单位卖书,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改革开放以后,虽然图书零售市场放开,但市里上规模的书店几乎没有,不能与新华书店构成实质性的竞争关系。

    但艾丙书屋的出现,新颖的会员管理和别具有文化气息的图书零售制度,很快得到市民的追捧,这就引起了新华书店的高度警惕。

    所以旅游局的薛局长回家无意中说起这事,听闻是艾丙公司收购,他的老婆欧阳莉马上就吹起了枕头风。

    欧阳莉怎么能允许在新华书店对面开设一家明显会抢走自家生意的书店呢?

    新华书店的体制和半官方地位决定了它不可能与市场化的图书零售商进行有效竞争。虽然当下新华书店的业绩与员工收入与效益暂时还没有挂钩,但效益的多寡却决定着他们内部人的年终奖金。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症结所在。

    这顿饭吃得尽欢而散。张栋得到了他想要的,郭阳和郭琳琳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送走了张栋,郭琳琳无奈地扭头望着郭阳:“哥,咋办?我们是继续做工作还是放弃?”

    “不能放弃,这个地方位置很不错,我们很难再找到更好的经营场所。琳琳,这事有两个处理办法,我只提建议,你自己拿主意。”

    郭阳笑了笑:“第一,我找找小冰,以蓝星集团下属公司的名义重新与旅游局谈,争取拿下这个地方,然后再转给我们艾丙公司。我们从蓝星手里拿到,旅游局也拿我们没有办法。”

    “第二,做通欧阳莉的工作。琳琳,我们不是正在着手组建艾丙读书俱乐部嘛,可以邀请欧阳莉作为我们俱乐部的副主席,给她在公司设一份薪酬。如果不出意外,她一定不会拒绝我们的善意。”

    “这样的模式,以后其实可以复制……该怎么做,你来做决定。”郭阳挥了挥手。

    他这是在锻炼郭琳琳的临机应变能力和决断能力,毕竟郭琳琳日后要独当一面,他不可能时时处处都站出来为郭琳琳解决难题。

    郭琳琳沉吟着,良久才抬头毅然道:“哥,我去做欧阳莉的工作。”

    郭阳大笑:“琳琳,不错,你成熟了。你能这样做,我很高兴。”

    其实郭阳说的这两个办法都可行。

    但第一种思路,结果最终也能达成,但却得罪旅游局的主要领导,同时也与新华书店这样的国营单位成为死敌。

    再者,时间跨度也会很久。

    而后一种思路,更为快捷简单。艾丙公司成立初期,不宜得罪太多人,多一个敌人远不如多一个朋友,以欧阳莉新华书店经理的身份,加盟艾丙读书俱乐部,不仅会提高俱乐部的层次,还能给艾丙书屋带来诸多无形的资源。

    艾丙文化为此付出一点微不足道的小利,而得到却甚大。

    郭琳琳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权衡利弊,做出正确的决策,只能说明她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成熟了太多。

    这是让郭阳感到最高兴的地方。

    夜来香夜总会。

    夜来香的夜场面对普通大众,而下午场则面向部分高端顾客开放。据各种坊间流言说,夜来香的下午场那才是真正挥金如土纸醉金迷的局。是大昌集团大老板宋大昌用来招待贵客的应酬场合。

    今儿个紫罗兰的风格大变。

    她平素都是浓妆艳抹,服饰打扮也极尽奢华艳丽。但今天,紫罗兰却穿得极为素雅,天蓝色的职业套裙,裹住玲珑曼妙的身段,挽着华贵的发髻,不施脂粉,倒也别有一番风情。

    紫罗兰笑吟吟地站在夜来香的门口。

    一个身穿白衬衣黑色西裤的中等个头的青年快步走来,倒也气度不凡。如果郭阳在场,一定能认得出,这竟然是孟天祥!

    孟天祥就是宋大昌亲自出面接待的贵客。

    宋大昌是怎么认识孟天祥的,无人知晓。但宋大昌这样的地头蛇,在本市的地盘上,想要刻意认识什么人,其实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有的是人给他穿针引线、牵线搭桥。

    熟悉宋大昌的人都知道,除非是宋大昌非常看重的客人,否则紫罗兰不会亲自出马。

    夜来香麾下美女如云,若非必要,大老板的情妇岂可轻易出马?!

    紫罗兰媚笑着迎下台阶,主动伸出纤纤玉手去:“欢迎孟总大驾光临啊!”

    紫罗兰的声音不仅发酥,还略微发一点不着痕迹的嗲意。

    到了紫罗兰这种层次,已经不需要直接撒娇卖嗲了,背靠宋大昌,很多男人都要仰望她的存在。

    单纯论容颜和气质,紫罗兰比周冰差一筹。比纪然也逊色不少,甚至都不及林美美。

    但她比周冰等女年长四五岁,身段火辣,成熟的风情以及那媚骨天成,却又不是周冰等所能比的。

    孟天祥深吸了一口气,那映入他眼帘的胸前波澜让他不得不暗暗砸了咂嘴,心道果然是一个罕见的尤物,宋大昌的艳福不浅。

    孟天祥轻笑一声,与紫罗兰的小手一握住:“郑总吧?小子来拜访宋总,岂敢劳动郑总出门迎接?”

    紫罗兰咯咯娇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孟总太客气了!”

    孟天祥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不料被紫罗兰捏的更紧。

    他能明显感觉到这女人的手在自己手掌心里勾了勾,某种勾搭之意几乎不加掩饰。

    孟天祥不动声色地用力抽回手,彬彬有礼道:“郑总请!”

    紫罗兰深深望了孟天祥一眼,媚笑着转身扭腰摆臀盈盈行去。

    纤纤细腰如同风拂柳,花容月貌宛若仙子来。

    虽然紫罗兰身上沾染了太多的红尘烟火气,但孟天祥心里还是浮起这么两句并不由衷的赞美话来。

    紫罗兰固然妖媚过人,风情摄人心魄。但孟天祥说起来并不是好色的人,况且作为高干子弟,他心里还是蛮有几分清高骄傲的。

    紫罗兰再勾人,顶多就是勾动孟天祥些许天然的欲望,要想让他动心,绝无半点可能。

    一个大佬的情妇,一个红尘女子,一个混迹上流与下流灰色地带的交际花,孟天祥打心眼里看不起。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