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庆环顾四周,突然沉声道:“你们先出去,我跟两位记者私下谈一谈!”

    王大宽等人赶紧退了出去。

    冯庆顺手将审讯室的门关上。

    然后冯庆才望着郭阳笑了笑:“小弟,他们没把你们俩怎么样吧?”

    郭阳耸了耸肩:“就是关在这间黑屋子里,倒是没有把我们怎样,不过,这可是非法拘禁,知法犯法啊,哥!”

    冯庆沉默了一阵,才道:“非法扣留新闻记者,如果曝光发酵,对公安系统的负面影响太大。本来,无论于公于私,我都该给你出这口气,但”

    冯庆轻轻道:“小弟,我昨天才受命主持市局工作,没想到今天就出了你们这档子事……”

    冯庆就说到这里就不再往下说了。

    郭阳马上就明白过来。

    冯庆正在接任市局局长的关键时刻,如果这件事被闹大,极有可能会让他承担相应的代价。

    冯庆这番话,说白了是想他讨一个人情。

    如果是旁人,郭阳还真不在乎,但冯家的人,他还真不能不给这个面子。

    因为冯家的人包括老爷子在内,都待他不薄。

    也因为冯庆如果成功就任市局局长,对他同样也是有利无害。

    郭阳毫不迟疑,立即笑了笑道:“哥,这事我们就不追究了。虽然派出所把我们招来问话,方式方法有些过激,但我们还是配合调查的。”

    “但是,夜来香的事情,我希望……”

    冯庆微笑点头,拍了拍郭阳的肩膀:“哥明白,你们只要不追究,你们报社领导方面,我来做工作。至于夜来香的案子,我会马上命令分局立案侦查,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受害者一个公正的交代!”

    冯庆转身而出,心头如释重负。

    其实他在王大宽回来之前,就下令分局对夜来香保安伤人时间立案侦查了,因为他刚才接到了政法委纪大年书记秘书的责问电话。

    夜来香的后台再硬,宋大昌的背景再深,这事有纪书记过问,市局也不能不办。

    况且,冯庆现在已经知道受害者之一的母亲正是政法委的干部。

    政法委干部的子女受害,如果再没有一个公平公正的交代,肯定会在政法系统内部引起不良的连锁反应。

    冯庆给分局的主要领导下了死命令,必须要在两天之内查明真相,平息受害者家属和社会舆论的反弹情绪。

    冯庆率先而出,郭阳和林美美紧随其后,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一群警察中间的副总编张玉强。

    冯庆转身向张玉强拱了拱手笑道:“张总,这事我们的公安干警有过错在先,我们不能否认。但,还请张总和报社看在我们警媒一家、关系一直不错的份上,放我们一马!”

    “请张总放心,我们一定会引以为戒,严肃处理这些破坏警风行风的害群之马!”冯庆扬手指着脸上已经没有血色的王大宽等派出所民警。

    实际上之前冯庆已经跟张玉强有过私下的沟通。

    冯庆承诺市局会做出严肃处理,尽快将风波消弭在“内部”宣传部领导那边,纪大年书记那边,冯庆自然都会亲自去解释,只要报社明天不在版面上曝光此事,往深处追究,此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若是北方晨报明天在自己报纸的版面上发表一篇重磅报道,曝光晨报记者郭阳和林美美被红旗路派出所非法拘禁,负面影响之大,很难让人想象。

    张玉强无奈地苦笑一声:“冯局,这事我做不了主,赵总那边……态度很坚决!”

    冯庆沉默了下去,良久才诚恳道:“张总,有关当事人,我们市局党委会研究处理,我个人的意见是就地免职!”

    冯庆这句话一出口,王大宽脑子里轰的一声,眼前一阵发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分局的几个领导都面色难堪,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冯庆知道赵国庆作风强悍,如果自己不给予足够的“补偿”,对方断然是不会让步的。

    他沉吟了一下又沉声道:“市局党委会责成HQ区分局向北方晨报以公函的形式书面道歉,同时,我会代表市局党委向宣传部领导、政法委领导作出深刻检讨!”

    “对于贵报社追踪的夜来香保安打人事件,市局承诺,会一查到底,无论涉及到谁,都会依法处理!”

    “张总,麻烦你把我的态度转告赵总。”

    张玉强犹豫了一下,还是当着冯庆等人的面用手机拨通了赵国庆的电话。

    “赵总,是我,老张。”

    “嗯,老张,郭阳和林美美的事处理得咋样了?市局方面什么态度?”电话里传来赵国庆不慌不忙深沉有力的声音。

    “市局的冯局长亲自出面处理,小郭和小林平安无事,就在我身边。市局这边,已经将红旗路派出所的所长等当事人就地免职,同时……”张玉强在电话里简短将冯庆的态度和要求讲述了一遍。

    “赵总,我看这事误会的成分居多……考虑到我们两家单位的关系,我建议还是内部消化了好……”

    张玉强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但谁都没有想到,赵国庆的态度非常坚决和强硬。

    “老张,不行!新闻监督的尊严和权利不能随便被挑衅和侵犯!”赵国庆的声调明显高了八度:“他们竟敢随随便便就把我们的两名新闻记者扣留起来,知法犯法,执法犯法!目中无人,践踏法律,这种恶例坚决不能纵容,否则今后谁还敢写新闻批评稿子?”

    “老张,你跟冯庆说,这事没得商量,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内部消化?不成!必须要曝光,而且我们不但要曝光,还要做一个专题,狠狠杀一杀这种打击新闻记者的歪风邪气!”

    赵国庆说完就不由分说挂了电话。

    赵国庆将手机扔在客厅的茶几上,面带冷漠之色。

    他其实早就料到市局领导会有这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这是他没有出面跟市局交涉、反而告到宣传部那里的关键因素。

    他并不想跟冯庆过不去,但这事已经触及到他的底线。他坚决不能容忍自己麾下的新闻记者受到这种不公平待遇。

    在他眼里,这是对新闻媒体尊严的挑衅和践踏。

    如果在这种事情上,他让了步,今后谁知道还会不会有第二个红旗路派出所。

    就在张玉强跟市局分局的人交涉的时候,赵国庆已经安排了眼镜张,命令眼镜张写一篇本报记者被红旗路派出所非法拘禁12小时的曝光稿。

    他会亲自审稿,然后紧急送达宣传部分管领导和政法委有关领导的案头上。

    张玉强无奈地向冯庆耸耸肩。

    冯庆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他甚至有点愤怒了。

    他自问跟赵国庆无冤无仇,更无嫌隙。他已经代表市局党委作出如此重大让步了,也做通了郭阳和林美美这两位当事记者的工作,不成想赵国庆还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张玉强叹息一声,向郭阳和林美美使了一个眼色,要离开。

    他了解赵国庆的脾气,他在骨子里是一个宁折不弯的人,对于坚持的新闻事业拥有着一份常人难以想象的理想主义情怀。

    赵国庆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种新闻记者被打击报复的事。

    郭阳跟着张玉强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脚步,走回脸色铁青的冯庆身边,伏在他耳边小声道:“哥,我想单独跟你说几句话!”

    ……

    冯庆心里明镜高悬,他知道这事虽然郭阳是当事人,但如何处置却由不得郭阳来做主。郭阳无法影响和干预赵国庆的决定。

    “小弟,这事不怪你,你们报社这位老赵简直就是一根筋……”冯庆烦躁地搓了搓手:“他这是铁了心要跟我们公安系统为敌啊,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

    这话如果不是冯庆说的,而是旁人,郭阳肯定嗤之以鼻。

    什么叫跟公安系统为敌?是你们公安干警执法犯法扣留了新闻记者好不好?曝光此事,可不仅是为了泄愤,而是为了维护新闻监督权利!

    但面对冯庆,郭阳却只能摇头苦笑。

    “哥,赵总这个人呢,性格强势,他既然这么说,应该就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冯庆冷哼一声:“曝光吧,随便他!老子真就不信这个邪了,今后你们北方晨报可别有事求到我们头上来!到时候,我们一样公事公办,大家针尖对麦芒,互相扯平就是!”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道:“哥,其实你没有必要太计较这件事了,更没有必要跟赵国庆结仇拧上……”

    “这事对公安系统肯定产生负面影响,这毫无疑问。但对你个人来说,却未必又是一件坏事。”

    冯庆皱了皱眉:“怎么说?”

    “哥,你想想看,市局系统这么大,数千名干警,泥沙俱下,良莠不齐,出点问题不是很正常?你刚刚才主持市局工作不到两天,这也不是你的错。反过来说,如果你借这件事,大刀阔斧地进行内部整肃,改进警风作风,非但不会在市里领导面前丢分,还会加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