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留肯定是不现实的。

    无缘无故拘人,不要说红旗路派出所,就是HQ区分局都不敢这样做。

    但以问话和协助调查的名义,变相拘禁,却并不鲜见。

    王大宽平时也没少这么干。

    那些街面上的地痞流氓小混混,够狂够横吧,被带过来关上一整天,稍稍吓唬一下,就开始老老实实低头装孙子。

    王大宽不过是在气头上,想要杀杀郭阳和林美美的“威风”,给点颜色看。所以他用了一个“请”字。

    只是红旗路派出所很快就接到报警,说是红旗商场那边有流氓打群架,这还了得,王大宽当即带着全所民警以及协警队员全副武装出警了。

    这一耽搁,王大宽忙着处理现场、向分局汇报、抓捕逃跑的参与打群架的流氓分子,就活生生把郭阳和林美美给忘了。

    他是真忘了。

    后来王大宽赌咒发誓是真的忘了。

    实际上,整整一个上午,红旗路派出所内寂静无声,除了看门的老头之外,再无半个活人。

    这是一间没有窗户只有一面防盗门的简陋审讯室,阴暗潮湿,室内只有一桌一椅。昏黄的电灯泡子在头顶上微微晃荡着,郭阳坐在椅子上还能保持心平气和,林美美却是心烦意乱慌乱紧张,一刻都不消停。

    林美美坐不住,在室内走来走去,口中更是喋喋不休地絮絮叨叨,一会咒骂红旗路派出所的人肆意妄为知法犯法,一会又懊悔抱怨不该招惹上这事让自己深陷困境。

    郭阳一直在闭目养神,对狂躁不安的林美美视若不见。

    但过了大半个小时,耳边突然听不见林美美的咒骂或者抱怨之声,郭阳忍不住睁开双眸扫了一眼,只见林美美面红耳赤紧绷着双腿站在那里,神态之别扭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郭阳一怔:“林美美,你咋了?哪里不舒服了?”

    林美美嘴角哆嗦着,渐渐整个身子都隐隐哆嗦起来。

    郭阳皱了皱眉,立即起身来走过去,一把抓住林美美的胳膊:“咋了这是?”

    林美美险些哭出声来,她张了张嘴,脸色红得像熟透的桃子,不过带着一抹青色。

    林美美修长的双腿夹得更紧。

    她弓着身子晃荡了一下,急得满头大汗,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来。

    郭阳恍然大悟。

    他忍住笑,转身走到这间审讯室唯一的一扇防盗门前,狠狠地开始砸门:“来人!我们要上厕所!”

    郭阳咚咚地砸着门,却无人回应。

    而他每砸一下门,弓着身子夹紧腿的林美美就忍不住哆嗦一下,嘴唇紧紧咬着,渗出一丝丝殷红的血迹。

    郭阳没想到,憋尿竟然能痛苦到这种程度。

    郭阳砸了半天的门,还是没有半点动静。他扭头见林美美痛不欲生的样子,环顾四周,犹豫了一下,轻轻道:“林美美,事急从权,也别那么讲究了,你就地解决吧!”

    郭阳转过身去。

    不多时,他隐隐听见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又紧接着传来淅淅沥沥的洒水声,险些控制不住笑出声来。

    但郭阳知道自己若是笑出声来,估计林美美肯定会翻脸暴走。

    郭阳双手抱在胸前,故作不以为意地说了一句:“可以了吗?”

    林美美没有吭声。

    郭阳转过身来,眼角的余光从墙角里那一大滩水迹上掠过,最终落在林美美羞愤至极的娇俏面孔上。

    郭阳干咳两声。

    林美美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跳起来,挡在了那摊水迹跟前,尖细的嗓音带着哭腔:“你……你这个臭流氓!看什么看?!”

    咳咳!

    郭阳继续干咳两声,掩饰着憋着自己的笑意。

    “臭流氓!”

    郭阳眉梢一挑:“我说林美美,你够了啊,我哪里流氓了?你当着我的面撒尿,我还没说你对我性-骚-扰呢!”

    林美美羞愤得几乎要窒息过去。

    “你闭嘴!郭阳,你要敢把今天的事……说出去,老娘就跟你拼了!”

    林美美貌似凶恶的张牙舞爪地要扑上来。

    郭阳口袋里的手机很识趣地响起。

    郭阳顺势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来,见是郭琳琳的电话,就接了起来。

    但他的电话还没有通完,林美美就扑了过来,一把从他手里抢过了手机去,直接挂掉了郭琳琳的电话,然后就要用郭阳的手机开始拨打报社的电话。

    郭阳一把抓住林美美的手,摇摇头道:“林美美,先不要打电话求救!”

    林美美跺了跺脚:“你疯了吗?不求救,还要被他们关在这里要多久?!”

    郭阳淡淡一笑:“你现在打了电话,报社肯定会跟进,那么,他们会说找我们来问话,现在才几个小时,完全在他们的执法权限之内,你还能怎么说?”

    “找我们问话?这是非法拘禁!我要告他们知法犯法!”

    “林美美,他们若是紧咬住只是问话不松口,我们是拿他们没办法的。你先沉住气,他把我们关得越久,我们就越有利!”

    “你想想看,还需要我们打电话求救吗?我们俩一上午都没上班,估计报社早就感觉不妥了。只要这事曝光,他们关我们容易,想要放我们出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郭阳冷冷一笑:“生气没有用,害怕更是没有必要。对付这些人,还是要讲究点策略的。”

    林美美慢慢平静了下去:“我明白了,你刚才故意用话激怒王大宽,就是给他设了一个套?可是郭阳,警察可不比其他人,万一……”

    “万一什么呀?!”郭阳撇了撇嘴:“林美美,看你平时咋咋呼呼,没想到胆子这么小!我们又没犯案,他们顶多就是吓唬吓唬、恐吓两句,还真敢向我们动手?”

    郭阳缓缓又坐了回去,继续闭目假寐。

    林美美不知道的是,郭阳虽然没有给报社打求救电话,刚才却悄悄给彭晓刚的母亲向群发了一条短信息。

    郭阳心里很清楚,只有让向群出面,这事才能闹大、闹到一定的层面上去,才能引起方方面面的重视,从而真正解决彭晓刚无故被夜来香黑保安殴打成重伤的问题。

    否则,报社领导出面,顶多是找上市局分局的领导,然后勒令王大宽放人,如果警方高层的态度够“真诚”,或许这事就是王大宽代表红旗路派出所向郭阳和林美美道个歉就了事了。

    郭阳并没有揪住红旗路派出所不放的想法,他只是顺水推舟、借势而为,利用王大宽的野蛮执法和狂妄霸道,给陷入僵局的夜来香伤人案导入一个突破的切入点。

    彭晓刚的母亲向群在收到郭阳的短信之后,按照郭阳的建议,她拖延到傍晚时分才展开行动。她一方面联系上了北方晨报主持编务工作的副总编张玉强,通报了郭阳和林美美被红旗路派出所扣留住的消息,一方面索性直接找上了纪大年。

    张玉强听闻此事,不敢怠慢,立即向赵国庆作了汇报。

    “老张,简直是岂有此理!我们的记者因公被派出所非法扣留现在已经超过了十个小时,性质极其恶劣,我们不能坐视不管,这种恶例一开,以后谁还敢写批评报道?新闻记者,说抓就被抓,太不把我们舆论单位放在眼里了!”

    赵国庆勃然大怒。

    张玉强嗯了一声:“赵总,你是不是出面找找市局的领导?”

    赵国庆摇摇头:“不找他们!这样,我直接向宣传部主管领导汇报,新闻记者被非法聚集,派出所知法犯法,他们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张玉强轻叹一声:“只是这样一来,我们跟公安系统的关系就闹僵了!”

    赵国庆冷笑:“闹翻又怎样?他们既然敢非法扣留我们的新闻记者,就应该想得到这个后果!”

    说完,赵国庆就挂了电话。

    张玉强虽然觉得赵国庆的处理方法有点过激,但他知道赵国庆作风强悍,自己手下的记者被抓,引起了他的愤怒和强烈反弹。

    赵国庆果然给宣传部主管领导打了电话报告。

    他通过官方系统走了程序,宣传部主要领导极为震惊,当即安排分管副部长李国强出面与市公安局协调。

    市局主要领导昨天刚调任省厅副厅长,在他的极力推荐下,副局长冯庆受命主持市局全面工作。这意味着冯庆已经成为事实上的市局一把手,就等市委和市政府的任命了。

    冯庆接到李国强的电话险些当场暴走。

    不仅因为涉及老爷子的关门弟子郭阳,还因为在他即将走马上任的节骨眼上,市局系统出了这种事情,极有可能让他在市委蒋书记那里丢分。

    冯庆扣了电话,强行压制住自己暴怒的情绪,带车带司机直奔红旗路派出所。

    夜幕低垂,冯庆赶到红旗路派出所,派出所除了两个值班民警之外,其他人都不见踪影。

    冯庆敲了敲派出所值班室的门,里面的值班民警老汪正翘着二郎腿、叼着一根烟,面前还摆着两瓶啤酒和几盘小菜,正自斟自饮不亦乐乎。

    冯庆黑着脸一脚踢开门闯了进来,老汪带着几分酒意正要发作骂人,突然见到眼前冯庆威严的面孔无限放大,不由哆嗦了一下,噌的一声站起身来,勉强打了一个敬礼:“冯局长!”

    冯庆怒道:“王大宽呢?让我来见我!马上!”

    老汪嘴角颤抖了一下:“报告冯局长,王所带全所干警去处理流氓群殴案件,还在现场没有回来!”

    冯庆砰得拍了桌子:“把他给我叫回来,告诉王大宽,我只给他一刻钟的时间,如果回不来,他就不用来见我了,就地免职,滚回家去抱老婆!”

    老汪慌不迭地抓起值班电话,就拨通了王大宽的值班手机。

    王大宽毛了。

    虽然他不知道新局长冯庆为什么会突然跑到他一个不起眼的基层派出所来,隐隐感觉不太妙。

    更重要的是,他在屁滚尿流往所里赶的路上,突然想起了至今还关在临时审讯室里的两个记者。他马上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浑身冷汗直流。

    尽管他坚决不会承认这是非法拘留,而是派出所的传讯问话,但扣留时间超过了12个小时,就构成了非法拘禁的事实。

    王大宽开着打着警笛的警车呼啸而过,闯进派出所院内,立即跳下车去,迎面就撞上了脸色铁青的准局长冯庆。

    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的分局的周局长和两个副局长,都站在冯庆的身后。冯庆的旁边,还站着一个气宇不俗的中年男子,面带怒色。

    王大宽刷地打了一个敬礼:“冯局长!”

    冯庆怒哼一声:“王大宽,你好大的胆子,谁给了非法扣留新闻记者的权力?!北方晨报的两名记者同志被你关在审讯室里一整天,马上放人!”

    王大宽脸色变得煞白。

    他哆嗦着手挥了挥。

    老汪几个面如土色的民警赶紧跑去一楼角落里的审讯室,去放人。

    老汪打开审讯室的门,满脸堆笑地凑了过去:“不好意思啊,郭记者、林记者,看看这场误会闹得……赶紧请回吧,今天实在是对不住了啊!”

    林美美大喜,起身就要往外走,却被郭阳抓住了胳膊。

    郭阳冷冷道:“你们说关就关,说放就放?今天这个事,你们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还就不走了!”

    郭阳继续坐在了椅子上,纹丝不动。

    王大宽面色无比的难堪地走了进来,深深鞠躬:“郭记者,林记者,是我工作的失误,我今天忙着处理突发的斗殴事件,就把两位给忘了……真是对不起,对不起了!”

    郭阳冷笑:“王所长,你以为你道个歉,这事就算完了?”

    郭阳撇了撇嘴,眼角的余光却发现了冯庆的身影。

    他皱了皱眉,他本来是想借题发挥、把这事闹大,从而引起上头的重视,为彭晓刚被打事件讨个说法。但既然是冯庆出面了,他就不能不给冯庆这个面子。

    冯庆在分局几个领导的陪同下出现在审讯室门口,他刚要进门,突然闻到室内传出微不可闻的尿骚气,忍不住皱了皱眉,下意识地掩住了鼻孔。

    林美美当即满脸涨红起来,羞得也是气得垂着头、瘦削的肩头都在明显抖颤。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