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定南走下楼去,保姆阿姨已经将蓝星集团副总裁周济迎了进来。

    周济风尘仆仆神色焦虑。

    周定南心里咯噔一声,当即浮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周济是他的远房堂弟,是跟随他创业的老人,作为集团副总裁主要负责蓝星集团最近一两年才开始涉足的房地产项目。

    蓝星集团的主业是传统的机械加工和化工生产,必须要尽快实现产业转型,才能确保企业健康持续发展。从去年开始,周定南就组建蓝星地产公司杀入房地产领域,在本市拿了一块地,做了一个并不算太成功的商品房项目。

    接下来,周定南又瞄上了省城郊区的一块地,准备集中全力打造一个精品项目,真正让蓝星地产在竞争激烈的地产市场上站稳脚跟,打响自己的品牌。

    省城的地块,周济牵头的蓝星地产项目组已经运作了三四个月的时间,志在必得。

    周定南知道周济为人沉稳,他深夜登门,必有大事。

    周定南没有客气沉声道:“老三,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从省城回来的?”

    周济深吸了一口气:“董事长,我刚回来,直接就到家里来了我们省城要拿的那块地出了意外,被人抢了!”

    周定南脸色骤变:“为什么?!”

    “区里定好了明天上午公开招投标,我们的标书三天前就递了上去。我提前都已经跟区国土局、区计委的人都沟通好了,还托人找了分管副区长,本来我们中标是板上钉钉的事,但谁也没想到,下午区里突然通知,说是取消公开招投标,根据工作需要,经区委常委会讨论决定,将地块配合一定的政策优惠打包出让给万隆公司。”

    周济愤愤不平道:“真是太扯淡了,我们前前后后为了这块地也投入了不少钱了,区里这些头头脑脑哪一个没有烧过香?可他们说变就变,翻脸比翻书还快,一点信誉都不讲!”

    周定南沉默了下去。

    在这块地上,蓝星地产烧香拜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能让区里突然变卦,取消既定的公开招投标,直接将项目交给万隆地产,说明这家突兀冒出来的地产企业来头不小。

    只能是这样了。

    周定南沉声道:“你没有去找找区里领导吗?他们怎么说?”

    “土地局的人保持沉默,分管副区长态度倒是不错,再三给我解释,说是可以在另外一个地方给我们划一块地出来,董事长,我托人打听了一下,据说万隆地产背景很深,似乎还是京城来的企业,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周济轻轻道。

    周定南恼火地跺了跺脚。

    不管万隆地产来头到底多大,反正这事已经不可逆转。失去了这块地,蓝星地产要想在省城立足,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周定南之所以格外看重省城蓝星地产这个项目,除了企业自身的产业转型需求之外,还有深层次的考量,他想日后将整个蓝星集团的总部都搬迁到省城去,C市的地理位置并不利于蓝星集团的长远发展。

    这块地毗邻省城新建的体育场,已经列入省城南移的整体规划,用不了三年,就会变成省城新区的黄金地段。

    忙活了这么久,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精力,一朝与地块失之交臂,心血化为泡影,周定南的心情之烦躁可想而知。

    周冰穿着宽松的睡衣急匆匆走下楼梯来,凝声道:“三叔,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不可能了。我走的时候,万隆地产的人正在跟区政府签订开发合作协议,明天一早,他们的买地资金就会到账,我们无论如何是很难改变这个结果了。”周济叹息一声:“董事长,总裁,这事都怪我,是我疏忽大意,这才让万隆地产的人背后使手段趁虚而入。”

    周冰摇摇头:“三叔,这不怪您。人家肯定是带着尚方宝剑下来的,我们一个地方企业,争不过人家,也属于正常。爸爸,一块地丢了就丢了吧,我们另外拿地就是!”

    周定南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老三,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也去一趟省城,我们另外找块地,现在省城大开发,四处搞城建,我们的机会应该还会有的!”

    周济点点头,扭头离去。

    周定南望着周济离去的背影,脸色阴沉着。他心烦意乱地走出别墅,站在院中点燃了一根烟。

    他前思后想总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这块地蓝星地产运作了这么久,这家万隆公司一直没有出现,偏偏就在蓝星即将得手的时候突兀杀出,着实诡异。

    周冰跟了出来,柔声道:“爸爸,回去睡吧,别想太多了。”

    周定南猛然抬头望着女儿:“小冰,你说这万隆地产莫名其妙地跟进来,抢了我们的地,会不会跟孟天祥的爸爸孟建民有关?”

    周冰呆了呆,一时间无言以对。

    孟建民主持省建设厅工作,省城那个区的主要领导曾经是他的下属,他完全是有这个资源和能量唆使万隆地产夺了这块地的。

    而至于动机,无非还是因为孟天祥追求周冰受挫的事儿怀恨在心挟怨报复罢了。

    这是有可能的。前番,孟家的威胁还言犹在耳。

    周定南皱着眉头挥挥手:“算了,不提这事了,小冰,走,我们回去睡觉!天大的事,明天再说!”

    周冰回到自己的卧房,心情烦躁之下,下意识地拨通了郭阳的手机。

    听了周冰的倾诉,郭阳沉默了一阵。他心里有一种强烈的第六感,猜测这事八成是孟家父子在背后搞鬼。但不管事实真相如何,此事已经不可挽回。

    “小冰,你们家得罪了孟建民……都是因为我!”郭阳的声音微微有些惭愧。

    周冰赶紧柔声笑道:“阳阳,你可别这样想,就是没有你,我也不可能嫁给孟天祥,这事与你无关。不过,孟家确实是一个麻烦,听说孟建民还要来咱们市里干市长,任命都要下了……”

    郭阳摇摇头,声音坚决:“小冰,这个层面的干部任命,非常复杂,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老市长即将到点,瞄准这个位置的人恐怕不在少数。孟建民虽然是正厅级的待遇,但却只是省建设厅一个主持工作的副厅长,想要一步到位坐上市长的位置,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很小。”

    “他或许会到市里来,撑破天就是一个常委副市长……小冰,我说实话,常委副市长也还是副市长,上头还有书记、市长和分管干部党群的副书记,他的空间有限。”

    “以你们蓝星集团在本市的地位,只要别落上大的把柄在他手里,孟建民想动你们周家都很难。”

    因为孟天祥的缘故,郭阳对孟建民的任职情况最近多有关注。媒体毕竟是官方消息的集散地,郭阳通过别人向省委党报的人了解过,孟建民确实有很大的几率会来C市任职,但不可能是市长。

    原本在郭阳的记忆中,按照前世的发展轨迹,孟建民不应该来本市,而是去D市,也不是党政一把手。

    可很显然,现实已经发生了某些局部细微的调整改变。这大概就是因为郭阳这个穿越者的到来,毕竟他在逆转个人命运的同时,难免对时代轨迹产生一些明里暗里的影响。

    市长一职,现在已经有两个强有力的后备人选。

    一个是省委研究室的主任马平山。

    一个是省民政厅的厅长王德凯。

    这两位都是现任现职的正厅级实职干部,重要岗位。与这两位相比,孟建民其实半点优势都没有。

    省里已经传开,呼声很高的是马平山。

    但地市的市长书记岗位非常重要,省委高层还在酝酿和博弈之中,没有最终尘埃落定。

    在郭阳看来,只要孟建民干不上市长,问题就不大。

    蓝星集团是本市最大的民营企业,在全省民企中也占据前列,蓝星集团一家企业对本市GDP和税收的贡献率相当高,在本市的地位牢不可破。

    打压蓝星集团,就是打压和破坏市委市政府的整体工作和社会经济发展,影响党政主官的政绩。因此,市委书记和市长不会任由孟建民因为个人私怨去破坏大局的。

    有些规则,谁都不能轻易去触碰。

    郭阳慢慢在电话里把这个道理给周冰讲了讲,周冰烦躁不安的心就渐渐平稳舒缓下来。

    在临挂电话的时候,郭阳突然道:“小冰,你们的蓝星地产为什么非要舍近求远,去省城拿地?咱们市里,蒋书记正在推进大城建、大开发,四面开花,比如三毛的那块地,马上要整体开发,你们怎么不去参与一把呢?”

    “小冰,我有确凿可靠的消息,三毛那块地已经列入高新区的核心规划,在它周边市里陆续会投入巨资建设新体育场、政务中心、医疗中心……等等,三年内这块地的增值空间至少在五倍以上,你们不如去想想办法掺和进去,哪怕是拿了地先屯着,都稳赚不赔!”

    “阳阳,真的吗?如果真是这样,我看我们可以把重心转移到市里来,明天我跟爸爸商量一下吧。”周冰笑了笑:“晚安!”

    郭阳笑笑,随即挂了电话。

    他还用得着去看什么市里的整体规划,他的脑子里装着现成的城市蓝图。

    三年后,市里在三毛的旧址上建设起高新技术开发区的核心功能区,集聚了全市最优质的政治、金融和文化资源,这块区域会变成本市未来十年内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

    在郭阳看来,蓝星地产与其费神费力地跑到省城去拿地,不如就地取材,从这里拿块地,做项目、囤积土地待价而沽均可。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