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一个保安对于夜来香来说无足挂齿。

    交出打人的保安,也不会对夜来香的经营构成任何影响。

    但这不是交不交人的问题,而是事关大昌集团宋大昌的面子和形象问题了。

    这个保安交出去了,今后谁还心甘情愿地为大昌集团卖命?将宋大老板的威信置于何地?

    所以,紫罗兰肯定不会交人。

    跟家属那边没有谈拢,紫罗兰这才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媒体这边。她心里其实并不怕所谓的媒体曝光,只是不想进一步让事态扩大罢了。

    “郭记者,我们在社会上混,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我不希望,我们日后见面会成为敌人,这样对谁都不好。”

    郭阳声音一沉:“郑总这是在威胁我们吗?”

    紫罗兰冷笑:“威胁谈不上。我只是实话实说,请你们想清楚,想要搞臭我们夜来香,没有人能做到!我还是那句话,我个人希望与两位记者做朋友,而不是敌人!得罪我们的后果,非常非常严重!”

    紫罗兰的威胁赤果果到丝毫不加以掩饰的程度了。

    林美美怒极,她刚要发作,却被郭阳紧紧抓住了她的手。

    郭阳不怒反笑:“如果郑总这样说话,那么,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我们走!”

    郭阳扯了扯林美美,两人一起起身扬长而去。

    紫罗兰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美眸中闪烁着阴森狰狞的光。她的内心可不像她的外表这样妩媚娇俏,十七八岁就出道在社会上混的人,又是宋大昌背后的女人,她心里头的那股狠劲儿可想而知。

    郭阳明显感知到紫罗兰投射在自己后背上的那种欲要勃发的杀气。

    但郭阳并无畏惧。

    他是忌惮宋大昌在本地的势力,但不代表他会为此放弃原则和底线。不要说这事关乎老同学彭晓刚,就是一个陌生人,郭阳该做的还是会做。

    况且,紫罗兰肆无忌惮的公开威胁,让他无法承受。

    当然,郭阳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事要想有一个理想的结果,还要看向群与宋大昌的背景之间的博弈。他这一头的“舆论监督”,充其量是锦上添花而不可能是雪中送炭。

    在返回报社大门的时候,郭阳停下脚步,扭头望向了林美美,轻轻道:“从现在开始,我开车接你上下班吧,晚上等我一起,别一个人走了!”

    林美美轻笑一声:“郭阳,你不会真的害怕了吧?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他们还敢向我们下黑手?你以为他们是黑社会吗?”

    郭阳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你少废话,听我的没错!我警告你,林美美,你要是不听我的话,吃了亏后悔就晚了!”

    郭阳说完,率先快步进了报社办公楼。

    林美美撅了噘嘴,却又眉开眼笑地追了上去:“我说郭阳,这可是你说的啊,每天接送我上下班,不要耍赖!”

    郭阳无语。

    回到报社,编办又接转了不少读者的来电。新闻见报后,虽然报道本身只是“就事论事”,但还是引起了一定的社会反响,不少读者打来匿名电话,投诉夜来香的保安问题。

    眼镜张从副总编张玉强那里回来就领了任务,他进了办公室向郭阳和林美美道:“小郭,小林,领导交代,昨天你们的稿子今天还是继续追一追,做一个后续追踪报道。这样吧,你们去红旗路派出所了解下情况,算是我们对读者的反馈。”

    林美美没有吭声,抬头望着郭阳。

    郭阳叹了口气:“好吧,张主任,我们这就去!”

    红旗路派出所的所长王大宽今儿个憋屈之极。

    一大早,他就接到了分局某领导的再三叮嘱,要求他对夜来香保安伤人事件低调淡化处理,警告之意溢于言表;可没隔多久,市局一位副局级干部的“重要指示”又直接传达下来,勒令派出所尽快介入调查,安抚好伤者家属,避免酿成影响更坏的社会事件。

    一个让“低调处理”,不允许立案调查;一个让尽快立案调查,王大宽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施加压力的这两头,他是哪一头都惹不起啊。

    就在这个时候,下属来通报,说是晨报的两个记者来了。

    王大宽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尼玛都是这俩媒体记者添乱,若是没有这篇报道出来,这点破事和烂事,怎么可能会引起市局领导的关注?

    实际上,市局领导的关注与郭阳的报道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王大宽恼火地跺了跺脚:“他们来干嘛?让他们走,就说我们正在调查当中,无可奉告!”

    报告的民警迟疑了一下:“王所,这样不太好吧?您也知道,若是晨报再给我们扣上一顶抗拒新闻采访的帽子,恐怕……”

    王大宽咬紧了牙关,沉默了一阵,冷冷道:“让他们来我办公室!”

    郭阳和林美美进了王大宽的办公室。

    进门的第一眼,郭阳虽然面不改色,心里却是暗暗吃了一惊。这确定是一个基层派出所所长的办公室?足足四五十平米的宽大套间,装修精美,清一色的实木家具,地上还铺着红色的地毯。

    不过,郭阳想想也属于正常。

    这年头,八项规定还没有出炉,基层权力掌握者在个人工作办公条件上不遗余力极尽奢侈,至少这位王大所长此类的办公室并不鲜见。

    王大宽坐在自己真皮的老板椅上斜着眼睛望着郭阳和林美美,耐着性子道:“你们请坐吧。”

    郭阳和林美美也不客气,径自坐在了王大宽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

    王大宽挥挥手:“两位记者,我很忙,只能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有问题就问吧,只要不违反组织原则,我能讲的都会讲。”

    “王所,夜来香的事情曝光后,我们报社接到了不少读者的爆料和投诉,指责夜来香的保安非法伤人并不是头一次了请问我们派出所方面有没有对此事进行立案调查?”郭阳也不客气,直接切入主题。

    王大宽撇了撇嘴:“多大一点烂事,就需要立案调查?我们辖区内一共有各类娱乐场所几十家,如果再加上餐饮和大排档就更多了,现在这年头,喝醉酒闹事司空见惯,如果这种事都要立案调查,要浪费多少警力和资源?嗯?”

    “王所,醉酒闹事很正常,但是夜总会保安打人,而且把人打成了重伤,这就是涉嫌违法了吧?”林美美还是忍不住,插话道。

    王大宽不动声色:“这事我们还在调查当中,现在暂时还没有证据表明,是夜来香夜总会的保安打了人,两位记者,你们可不要先入为主,乱扣帽子,这样不好!”

    “王所,那好,我们不先入为主,是不是保安打人我们姑且不论。我们实事求是地问一句,现在调查到一个什么程度了?我们要做一个后续的追踪报道,需要给读者一个反馈!”郭阳一把抓住林美美,制止住了她的继续提问。

    王大宽皮笑肉不笑地嘴角抽了抽:“我只能说无可奉告!”

    林美美怒极,不顾郭阳的阻拦起身大声道:“你们可是人民警察,事件发生都两天了,你们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调查结论出来,这如果不是推诿扯皮,就是故意包庇夜来香的黑保安!”

    林美美气急之下,有点口不择言了。

    王大宽勃然大怒:“胡说八道!你可知道,故意诋毁公安机关,干预执法,可是重罪?我现在就能拘留你!”

    郭阳神色阴沉了下去。

    林美美的话是有的重,但却不是无理取闹。事件都过去两天了,本身又并不复杂,可到现在都没有一个调查结论出来,这还能不让人怀疑?

    郭阳霍然起身,冷冷道:“王所长,你也不用拿大帽子扣人,我们不是干预执法,而是履行正常的新闻监督职能,这起事件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我们迫切需要给广大读者一个信息反馈,如果你们继续抗拒采访,不配合我们的新闻调查,那么,我们也只能就事论事了!”

    郭阳的声音冰冷,故意加重了“就事论事”的语气!

    王大宽冷笑着:“我奉劝你们一句,话不能乱说,新闻也不能乱写,否则,后果自负!”

    王大宽虽然没有明说,但言下之意很明显了,无论是派出所还是夜来香,都不是你们一家媒体能惹得起的,如果你们要硬着来,那就只能是后果自负了。

    这自然又是一种威胁。

    郭阳眸光锋锐大笑一声:“那好,既然如此,王所长,那我们就后会有期了!”

    王大宽傲慢地挥挥手:“慢走,不送!”

    郭阳和林美美走出红旗路派出所的大门,林美美撇了撇嘴道:“郭阳,这人太嚣张了,这还是人民警察吗?这简直就是……”

    林美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郭阳打断:“不要乱说话!走,我们回去,把事情向领导汇报吧,反正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各方都不配合,我们的后续报道也没法做。”

    郭阳说话间从随身的挎包中掏出一个微型录音机来,在林美美眼前晃了晃。

    林美美立即眉开眼笑:“你小子贼精!有录音,我们还怕他什么?”

    郭阳抬头望着湛蓝湛蓝的天空:“林美美,记者这个行当要想干得久,必须要学会保护自己。”

    微信公众号:思想家格鱼

    格鱼qq书友群:437855842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