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站在走廊上的一个无人角落里给郭琳琳打了电话,在电话里敲定了艾丙书屋总店的开业事宜。

    郭阳从股市上运作出来的第一桶金三百多万资金,买房和买车用去了几十万,收购联华超市用去60万,又转账一百万用于艾丙联合商贸公司的注册资本金,维持超市和商贸公司运行,支付北方大学副教授何小平项目组用于电商和网络平台设计建设的资金五十万,目前郭阳手头上还有资金五十多万。

    这五十多万现金,郭阳不准备动用了。

    手头上不能空了现金,有备无患。

    因为艾丙购物已经走上了良性运营的正轨,日销售收入总额逐日提升,大半个月的运转积累下来,超市本身已经可以通过流水资金维持正常运转了。

    而且,商贸公司这边的抵押贷款已经审批下来,资金马上到位,购物中心本身的运转和扩张根本消化不了这么大的资金。

    所以,郭阳决定从艾丙商贸公司这边抽调五十万资金用于艾丙文化旗下艾丙书屋的筹建。

    郭琳琳与水产公司签订了资产转让协议,以较低的价格盘下了超市后面的废弃货场和相邻的五间门面房,因为要负责安置水产公司的20名待岗职工,价格方面压到了最低,打包统共也就二十多万罢了。

    一块地,占地2.55亩。

    一座二层楼,面积接近两千平米。

    五间门面房,总面积接近一千平米。

    郭阳拿下和盘活这些资产,成本不足一百万。而这些攥在手里,哪怕什么都不干,十年之后,增值都会超过十倍。

    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货场经改建,建起了艾丙购物的综合立体仓储中心。而相邻的门面房,营业面积接近一千平米,按照郭阳的安排,装修打通后作为艾丙连锁书屋总店所在。

    书屋的装修基本完成,姚泽楷昨天做出了一个人生中的重大决定,辞去了国有企业车间副主任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书屋的筹建中。

    国内的图书批发零售市场刚刚放开勃兴,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广阔的潜力市场。

    郭阳筹划中的艾丙书屋两条腿走路,一条腿是实体店的连锁经营,一条腿是网络平台的电子销售。何小平项目组正在设计中的电商平台和网络平台体系中就包括了艾丙书屋智能网络管理软件。

    通过网络和软件,图书和销售管理、业务分析以及总部与各连锁分店的信息沟通变得方便快捷,实现供应商、艾丙书屋总部、下游分店及市场零售主体一条龙的智能管理链条。

    超市这边同样如此。未来会通过网络平台实现实体店与电子销售的无缝链接。

    而为艾丙商贸和艾丙文化辅助服务的这一整套电商网络平台技术支撑资源,又是郭阳规划中艾丙电子商务公司的运营核心。

    对于艾丙书屋的经营定位,郭阳还是力主微利保本运营即可。

    郭阳实际上还是在提前谋划布局,他下得这盘极大极大的棋,一切才刚刚拉开序幕。

    艾丙书屋总店定于一天后开业。

    姚泽楷负责招聘的艾丙文化这边的员工大部分是应届的大中专毕业生,少数是水产公司的待岗职工。郭阳没有过问姚泽楷和郭琳琳用什么人,他让两人放手去做。

    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就是这个道理。

    创业之初,缺乏可用且可信赖的人。郭琳琳和姚泽楷的存在,正好弥补了这个空白。而随着事业越做越大,平台越来越广,使用锻炼出来的管理人才会更多,这些人会很快被选拔充实到艾丙购物和艾丙书屋辐射扩张出去的子平台上,充当管理精英。

    郭阳给郭琳琳和姚泽楷定了一个看起来有点激进的目标任务。

    年底之前,艾丙购物在本市范围内开设三到五家分店。艾丙书屋如是。真正实现统一形象、统一采购、统一配送和统一管理。

    下午。

    有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进了报社总编办,点名要找记者郭阳或者林美美。编办的人就通过总机转了过来。

    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刺耳地响起,孙小曼顺手地抓起来:“找谁?”

    电话中传来一个软绵绵的女声:“请问郭阳记者或者林美美记者在吗?”

    孙小曼捂住了电话,向郭阳和林美美挥了挥手:“电话,找你们俩的!”

    郭阳哦了一声,也抓起了桌上的电话分机:“我是郭阳,哪位?”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旋即传来一声轻笑:“郭记者,我们见过面的,我姓郑,是夜来香夜总会的经理。”

    郑美娇!

    郭阳心头一凛:“原来是郑总,找我有事?”

    郑美娇也就是紫罗兰淡淡地笑:“郭记者,我请二位记者喝个咖啡,见个面好好谈谈如何?”

    郭阳沉凝一笑:“郑总有事可以在电话里讲。”

    “有些事呢……电话里还真是没法讲、也讲不清楚……我觉得吧,郭记者,咱们还是见面谈吧!请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紫罗兰的声音中隐藏着一丝丝的锋芒:“半个小时以后,你们报社对面的蓝岛咖啡馆,我们不见不散,我希望两位能赏个脸!”

    说完,紫罗兰就径自挂了电话。

    郭阳的脸色沉了下去。

    林美美抬头望着他:“怎么回事?谁啊?”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夜来香的郑美娇!她喊我们出去,说是要面谈!”

    “那就去呗……正好这个新闻我们还要做一个后续追踪,她主动送上门来,不是正好?”林美美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

    郭阳皱了皱眉,那句“你真是猪啊”差点脱口而出。

    郭阳知道麻烦找上门了,面对夜来香的紫罗兰及紫罗兰背后的宋大昌,这是无法回避的。

    “林美美,一会我自己去。这个新闻,我来做后续,你就不要跟了。”郭阳轻轻道。

    他并不想让林美美掺和进来。林美美虽然是报社出了名的大嘴巴子和刺头,两人之间相处也是隔三差五地斗嘴,但实际上关系还是蛮不错的。

    林美美刀子嘴豆腐心,心地善良。

    夜来香是一滩深不见底的浑水,郭阳让林美美回避,本身就是对她的一种保护。

    但林美美想得比较简单,加上她完成上稿积分的心态很是迫切,因此就柳眉一挑,不满道:“我当然要去!这个选题是我们俩一起完成的,你可不能半路上撇开我!再说你什么意思啊?这个月我还差两分才够,你好意思看着我拿不到全勤奖吗?”

    尼玛林美美你真是一头蠢猪!

    郭阳气得差点骂出声来。

    郭阳还是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没法跟林美美解释,即便是解释了,以她大咧咧的个性而言,她也根本不会在乎。

    既然说了等于白说,那就不如不说了。

    半个小时后。

    郭阳和林美美如约来到报社对面的蓝岛咖啡厅。刚进咖啡厅,郭阳就一眼看到了端坐在一个僻静角落里的、依旧是身着紫色紧身旗袍挽着发髻的紫罗兰,不过,与昨日的浓妆艳抹相比,今天的紫罗兰素面朝天,呈现出另外一种天然去雕饰的别样风情。

    紫罗兰盈盈起身,曼妙的身段随着她的起身波澜起伏尽显,看得林美美极为艳羡,忍不住扭头伏在郭阳耳边嘀咕了一句:“这女人真是个勾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这身材让人羡慕死!”

    紫罗兰向两人招招手:“郭记者,林记者,这边请!”

    郭阳大步流星走过去,林美美紧随其后。

    ……

    望着紫罗兰轻描淡写推过来的两张分别额度为两万的现金支票,郭阳嘴角一抽,沉声道:“郑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紫罗兰抿着嘴笑:“没什么意思,一点小心意,还请两位记者笑纳。”

    “这一次,算是我们感谢两位记者笔下留情。同时,我们希望两位能继续抬抬手,放夜来香一马,就当是我们交个朋友,好不好?”

    林美美目光闪烁,她沉默了下去,全听郭阳独自应对。

    她是心思单纯心直口快,但并不是傻子。紫罗兰如此种种,至少说明这事并不简单。

    郭阳将支票推了回去,神色不变:“我们无功不受禄。郑总,作为记者,我们只能也只会以事实为准绳,客观公正地报道社会新闻,这一点,还请郑总谅解!”

    紫罗兰细长的柳眉挑了挑:“这么说来,郭记者是不想交我这个朋友喽?”

    郭阳笑了笑:“郑总是什么身份,我们岂敢高攀?”

    紫罗兰妩媚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我说句实在话,我们夜来香守法经营,就那晚的事情来说,我们问心无愧!”

    “有人在我们的场子里闹事,我们还能不管?”

    “那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无辜的顾客打成重伤吧?”林美美忍不住插话。

    紫罗兰没有理会林美美,径自直视着郭阳,如水的目光闪烁:“我们的保安在制止殴斗中或许存在误伤,我们愿意给予一部分经济赔偿,这是我们本着人道主义主动做出的让步。可对方却坚持要我们交出所谓的罪魁祸首,这就是强人所难了。”

    “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要为没有做过的事来承担责任?”

    紫罗兰的声音越来越冷。

    她之所以肯主动找上郭阳和林美美,说实话并不是晨报这篇曝光的新闻稿所带来的压力,而是警方的微妙态度变化,让她意识到对方多少有点来头,为了避免更进一步的麻烦,她愿意做出一定的让步。

    今天上午,她安排人去了医院,给彭晓刚和李平送去了慰问金,承诺会承担两人的医疗费。

    对于紫罗兰来说,这已经算是莫大的让步了。大昌集团的人,什么时候这么低调过?

    可彭晓刚的母亲向群却坚持要紫罗兰交出打人保安,由警方立案绳之以法。这就是让紫罗兰无法接受。

    微信公众号:思想家格鱼

    格鱼qq书友群:437855842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