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冰最终还是没有向郭阳提及赵三的纠缠和存在。

    她突然意识到,生活永远是生活,她和郭阳终归不是生活在阳春白雪的童话世界中,现实的庸俗、烦扰乃至龌龊和各种阴暗的东西,都一样围绕在她们的周围,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亦如是。

    这是她必须要承受的现实,以及生活。

    她不能因为现实就退避三舍,因噎废食。

    她更不能将自己的困扰带给郭阳,让两人的感情再生困扰。

    虽然周冰没有说什么,但郭阳还是体会到她心情的波动。他没有寻根究底,他知道周冰需要自己承受和消化一些东西。

    原本这并不重要。因为周家优越的家世条件足以给周冰撑起四面风雨不透的保护墙,让她不必担心现实世界的任何压力。

    但既然周冰现在执掌一个企业,未来还会是周家企业的接班人,那么,她就必须要尽快成熟起来。

    主要是心境上的成长。

    郭阳紧紧拥抱着周冰,两人就这样拥抱着凝立在周冰办公室的落地窗前,郭阳心神宁静却又无比坚定。

    他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一个更强大的自己,才是立足世界的根本,而也正是捍卫感情的唯一路径。

    与此同时。

    郭琳琳和姚泽楷去了水产公司,见到了等候多时的水产公司经理宋大勇。出面的除了宋大勇之外,还有水产公司的两个副经理。

    一个一亩地大小的闲置货场,五间沿街门头房,打包租赁。这是郭琳琳提出来的要求,作为回报,艾丙商贸公司承诺会为水产公司解决20名待岗职工的就业问题。

    如果没有后者,宋大勇和水产公司的人根本不会坐下来认真跟郭琳琳谈。毕竟有孟天祥和上头的压力在。

    但职工问题对于水产公司来说非常棘手,困扰已久。如果能出租一部分闲置资产,还能借机安置部分待岗职工,这在当前来说就是水产公司的头等大事。

    而且消息也传了出去。

    赋闲在家的几十名待岗职工从后头的水产公司家属院赶来公司办公楼下,三五成群站在那里议论纷纷,焦急等候着谈判的结果。

    宋大勇和两个副经理关起门紧急商量了半天,最终还是同意将货场和五间门头房以市场价租赁给艾丙公司经营使用,使用权十年不变。而在租赁使用期间,艾丙公司拥有优先购买权。

    双方达成共识,当场签署了协议。在协议中,将双方的责权利,以及艾丙公司按照协议安置20名水产公司待岗职工的事儿予以明确下来。

    郭琳琳嘴角噙着喜悦的笑容,与宋大勇紧紧握手。

    她早就看上超市后头这块空地了,如果用来建设超市的简易仓储做合适不过,而紧挨着超市的这五间门头房一旦与超市贯通,可以让超市扩容。

    这些对于艾丙公司来说,有利无害。而艾丙公司付出的,不过是招聘20个员工进来。

    下一步,无论是新开门店、仓储体系,还是超市运营本身,艾丙公司需要充实大量的人手,社会上招聘也是招聘,接纳几个前国企职工没什么大不了的。

    宋大勇当即安排开始走内部程序,完了,报上级主管部门水产局审批。

    宋大勇准备将皮球踢给水产局的领导。

    如果水产局不批,非要干扰、强行让水产公司将两间门头房出售给孟天祥的天祥文化公司,那就是水产局的事,宋大勇觉得自己没什么压力了。

    不过,宋大勇料定水产局的领导肯定会让步。因为事关职工安置,除非天祥文化同样承诺安置20名职工,否则这事其实就没有半点悬念。

    郭琳琳和姚泽楷在几十名水产公司待岗职工热烈的掌声中走出水产公司大院,而两人刚走,这群兴高采烈的待岗职工就将水产公司的领导团团包围住,七嘴八舌地强烈要求公司立即上报,履行审批程序。

    好不容易摆脱了职工的纠缠,宋大勇如释重负,回到办公室就给冯琦打了一个电话。

    “小琦,老爷子这位门生实在是不简单,他竟然想出了这么一招,简直让我刮目相看!”宋大勇轻叹一声:“事关职工安置,不要说水产局的领导,就是市领导,也不敢轻易否决。郭老弟如此神来一笔,反败为胜啊!”

    冯琦轻轻地笑:“这小子鬼主意多着呢,不过,这回还是谢谢你啊,表哥!”

    冯琦知道宋大勇打电话的目的还是邀功和表明人情的。

    宋大勇大笑:“这点破事算什么?我们是一家人,自家人不照顾还能照顾外人?”

    冯琦撇了撇嘴,心道如果不是郭阳想出这一招,你能扛得住孟天祥的压力?

    “小琦,我有点好奇啊,郭老弟为什么非要跟姓孟的争这两间房呢?感觉没有必要因为这点破事得罪人吧?”

    冯琦眼珠子一转,她自然知道郭阳和孟天祥之间的各种“前因后果”,也多少明白郭阳不肯放手的关键所在,但这种事她没有必要向宋大勇透露,更懒得解释。

    “大概是看好门头房的位置吧?管他呢,反正这事摆平了,表哥,改天让郭阳请你吃饭表示感谢!”冯琦笑着就挂了电话。

    孟天祥快要疯了。

    他通过宋副市长找上了水产局的主要领导,一开始对方答应得很痛快。但对方打了一个电话之后,马上就变了卦。无论孟天祥再怎么说,他都不肯撒口。

    孟天祥盛怒之下,离开水产局直接去了宋副市长办公室。

    结果还是大同小异。

    宋副市长让秘书给水产局打了电话,沟通的结果反馈回来,宋副市长也毫无争议地改变了态度。

    他微微笑着,扭头望着坐在自己办公室焦躁不安的孟天祥,轻轻道:“小孟,你要在本市开分公司,支持本市经济发展,这是好事,市里肯定会支持。这样吧,我给商业局打个招呼,让他们帮你另外找一个办公地点。”

    “宋叔叔,为什么?不就是两间普通的门头房吗,我愿意出高价购买,还不成?怎么这点小事,您还搞不定?那水产公司的宋大勇,胆子真是大,竟然敢驳您的面子?他还想不想混了?”孟天祥恼火地霍然起身。

    宋副市长皱了皱眉,他肯亲自出面接待孟天祥,并为了孟天祥这点破事小事大动干戈,无非是看在孟父孟建民的面子上。

    最近省里传闻不断,孟建民要来本市任常委副市长过渡一段时间后升任市长的消息甚嚣尘上。

    “小孟,话不能这样说,就是市里,也不能随便干扰企业的运营。”宋副市长的脸色沉了下去,“不瞒你说,对方承诺可以帮水产公司解决20个就业岗位,安置20个待岗职工,事关重大,就是市里,也必须要大力支持!”

    “如果你也可以帮着安置职工,我可以再给你说句话。”宋副市长想起孟建民的面子,勉强笑着又追加了一句。

    安置20个人?孟天祥脑中轰的一声炸了锅。

    郭阳上哪去给水产公司安置20个待岗职工?他怎么可能做得到?

    至于自己的文化公司,又怎么可能有消化20个人的能力?天祥文化在省城的总公司,也就是五六个人罢了。况且,国企的职工年龄结构相对老化、技能单一、文化层次较低,又不好管理,孟天祥怎么可能惹火上身?

    终归是干部子弟,孟天祥从这一刻起,就知道自己又输给了郭阳。

    他跺了跺脚,勉强向宋副市长笑着辞行,出了宋副市长的办公室,就一路狂奔冲出市政府大院,冲到对面的小花园内怒吼了两嗓子。

    孟天祥没有找父亲孟建民,因为找了孟建民也没用。事关国企职工安置,市里领导不会轻易表态。而在这件事上,一旦处理不好,引起职工反弹,负面影响太大。

    这是宋副市长和水产局主要领导避之唯恐不及的重要因素。

    孟天祥昂首向天,面容狰狞铁青。

    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当晚与郭阳在周家别墅外头的谈话,而于今,郭阳那平静中隐藏锋芒却又斩钉截铁的话还回荡在他的耳际

    “既然你非要纠缠我的女人,那么,我也只能被动迎战了。我会让你引以为傲的那些所谓与生俱来的东西,那些高干子弟的权势、尊严和荣耀,一点点在我面前粉碎并化为乌有,终有一天,你会匍匐在我的脚下,承认你今天的狂妄和无礼!”

    孟天祥嘴角哆嗦起来,他心底的愤怒无以复加,难以言表。

    “郭阳,我不会认输的,终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的脚下,将你踩成一滩烂泥!”

    孟天祥跺了跺脚,定了定神,慢腾腾走出小花园,再次走回市政府大院,上了自己的轿车,驶离大院,不知所踪。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林美美捏着一封信扔给了郭阳。

    郭阳没有在意,随意拆开。因为经常有人给他写信,大多数是报社的读者,而写信给他这个记者的目的,基本上都千篇一律,求助。

    郭阳偶尔也会真的从这些读者来信中寻求采访线索。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