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和冯琦开车去了水产公司。

    这是一家创立于建国初的中型国有企业,在计划经济年代曾经风靡一时。但当下,水产公司的市场空间在逐步萎缩,也很难竞争得过那些私营水产企业。

    水产公司的办公地点在人民商场的后头,一座不起眼的二层小楼,整体呈米黄色,楼面上竟然还残留着计划经济年代的某些政治标语痕迹。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公司虽小、运营举步维艰,但作为市水产局下属国有企业,水产公司还是一个县级单位,班子副职由水产局任命,而宋大勇这个一把手却是要市委组织部任命的。

    因为很熟,冯琦就事先没有给宋大勇打电话。

    推开宋大勇办公室的门,冯琦就大咧咧地带着郭阳走了进去,刚一进门,郭阳就微微一怔,孟天祥笑吟吟地坐在沙发上,满脸的笑容在见到郭阳的第一眼就瞬间敛去,面色阴沉了下去。

    宋大勇愕然起身:“小琦,你怎么来了?”

    冯琦笑,眼角的余光却是扫了孟天祥一眼,才道:“表哥,我来找你帮个忙呗。”

    宋大勇笑:“啥事找我?打个电话就成了,何必亲自跑一趟呢?”

    宋大勇跟冯琦说着话,目光却落在郭阳身上。

    冯琦扯过郭阳:“这是郭阳,我爸的关门弟子,上次老爷子跟你说过了的!”

    宋大勇啊了一声,脸上就浮起世俗的笑,走上前去拉起郭阳的手来:“原来你就是郭老弟啊,上次老爷子对你可是赞不绝口,青睐有加!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见过老爷子如此欣赏过一个人呢?!”

    冯家可不仅仅是宋大勇的远房亲戚。宋大勇能有今天,完全就是冯元良在本市无形影响力的结果。

    别看水产公司不大,也没什么效益,但好孬也是一家县级单位,这一把手不是谁都能干上的。

    郭阳笑着跟宋大勇握握手:“您真是太客气了。”

    宋大勇扭头望向冯琦:“小琦,啥事?”

    冯琦耸耸肩:“是这样,你们水产公司不是在红旗路上有两间门头房嘛,郭阳最近要开个书店,看上了你们的房子,而且之前也已经跟你们的人谈好,还交了定金,表哥,你们可不能出尔反尔啊!”

    宋大勇愕然,下意识地望向孟天祥。

    孟天祥的脸色更阴沉了。

    他没想到租房子的人竟然是郭阳?!

    他要开书店?简直是……孟天祥鄙夷地撇了撇嘴:也就这点出息了!

    宋大勇尴尬地搓了搓手:“小琦,这房子的事情呢,还挺复杂……”

    如果不是孟天祥找上门来,这点事真不是事。

    有冯琦和冯元良的面子在,不要说郭阳要租,就是无偿使用,宋大勇也不会不给这个面子。

    但……宋大勇想起孟天祥的来头,以及介绍孟天祥过来的水产局某领导,顿时就有些左右为难起来。

    孟天祥撇着嘴站起身来,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小郭记者!怎么,要开书店?不过,这两间房子我看上了,我已经跟宋经理达成协议,出高价买了!”

    早就撕破了脸皮,郭阳也懒得跟孟天祥虚与委蛇,见孟天祥出口不善,就反唇相讥:“原来是孟总!孟总不在省城发大财,跑到我们这种小地方买门面房,不怕折了本吗?”

    孟天祥淡淡道:“那是我的事,就不劳郭记者操心了。”

    “这两间房子我早就跟水产公司的人说好,而且也交了定金。孟总,这人呢,做事也讲究个先来后到,你不能半路里杀出来,就抢了我的房子。”郭阳的声音更加冰冷。

    “你是租,我要买,完全两码事。”

    郭阳嘴角浮起一抹冷漠的弧度:“不要紧,如果水产公司要卖,我可以接手!”

    孟天祥嗤笑一声:“我可是高价,远远高于市场价!”

    郭阳神色不变:“这很简单,你出多少钱,我再加一成就是!”

    “是吗?那我们就竞价?”

    见两人在自己办公室杠了起来,宋大勇无奈地苦笑起来,摊摊手:“两位,先别争,这个事呢,事关国有资产交易,我一个人也做不了主,至少要经党委研究才能决策,而且还要上报主管部门审批!”

    郭阳闻言,心头一动。

    其实他心里有数,宋大勇肯定是托词。国有资产处置肯定是要经集体决策,宋大勇不能一个人拍板,但有他这个一把手点头,其他人也不会反对。

    至于上报审批,区区两间门头房,涉及资产额度太小,还不至于要上升到主管部门审批的程度。

    孟天祥眼珠子一转,嘴角就冷冷一笑:“那也成,反正这事也不着急,宋经理,你们就要走审批程序吧,反正这房子我是志在必得,你们的主管部门那里,我会找薛局长说一声的。”

    论在官场的人脉和关系,孟天祥料定十个郭阳捆起来也不及自己。这房子他本来也不是非要不可,但既然是郭阳跟他竞争,他就非拿到手不可。

    孟天祥是通过宋副市长找上的水产局的领导,他马上就决定,再去找找宋副市长给水产局的人施加点压力。如果还不行,就让自己父亲出面给市里领导打个电话。

    孟天祥就不信,一个水产公司的经理,能扛得住上头这么大的压力!

    孟天祥有恃无恐扬长而去。

    冯琦皱了皱柳眉:“表哥,到底怎么回事?”

    宋大勇苦笑连声:“这小子突然通过市里领导找上了水产局的领导,一直找到我这里来,要买那两间门头房,本来吧,我也觉得无所谓的事,可不知道郭老弟也看上了……”

    “我看不如这样,郭老弟,反正你是开书店,不如我另外给你找两间房,我们公司在人民商场边上还有一套营业房,你先租了用,租金什么的,都好说!”

    宋大勇搓了搓手:“至于那两间房,我建议老弟还是别跟他争了,反正那地段位置也不是太好,根本不值太多钱,没有必要争下去……”

    宋大勇的意思很明显。

    冯家的面子肯定要给,但上头的压力他肯定也扛不住。与其左右为难,不如劝郭阳选择放弃。反正在宋大勇看来,郭阳也争不过大有来头的高干子弟孟天祥。

    冯琦也扭头望向了郭阳。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

    他要拿下这两间房,绝不是为了跟孟天祥赌气。这与赌气无关。

    不过,面对孟天祥,他不想让步也是真的。

    郭阳沉吟了一下,轻轻道:“宋经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红旗路15号到19号这五间门头房,还有后面一个废弃的小货场,都是你们水产公司的吧?”

    宋大勇点点头:“没错。”

    “宋经理,我看你们这些资产一直在闲置,不如打包卖给我吧,或者我打包租赁也可以。”郭阳笑了笑:“您先别着急答复我,你们公司可以先讨论一下嘛,反正这事也不着急。孟天祥只要两间,我是打包全要,可以盘活你们闲置浪费的资产,而且”

    郭阳笑眯眯地又抛出了自己的橄榄枝:“红旗路14号的艾丙购物中心老板是我的朋友,我会让艾丙公司出面收购你们这些资产,而且,还可以承诺为你们公司解决十到二十名的待岗职工再就业。”

    宋大勇呆了呆,旋即脸色变得惊喜交加:“老弟,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当真能帮我们解决一部分待岗职工再就业?”

    随着水产公司这几年效益越来越差其实从去年开始已经出现亏损,为了确保运营下去,水产公司不得不裁撤了部分非主营业务,这就导致几十名职工待岗。

    对于国有企业来说,职工问题永远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不要说水产公司,就是水产公司的上级主管部门水产局,都为此感到头疼,因为隔三差五就会有待岗职工去上访。

    郭阳微笑着:“我从来不乱开玩笑。这样吧,宋经理,我下午就让艾丙公司的人来跟你们谈!只要你们肯把资产打包租赁或者出售给艾丙公司,艾丙公司负责为你们消化10-20人就业!”

    宋大勇有些狐疑,那句话却还是没有问出口来。

    倒是冯琦忍不住:“郭阳,你能做得了人家艾丙公司的主?你可别乱替人家表态承诺,万一做不到,消息传出去,可就没法收场了……”

    郭阳笑而不语,也不再解释什么。

    事实胜于雄辩,任何解释都不如实际行动来得有说服力。

    反正这事也是随机应变的结果。

    艾丙购物中心后面的小货场一直闲置,租下来完全可以建一座仓储中心,这也是超市做大做强的必须要素。至于那五间门头房,郭阳索性一股脑全部拿下来,一部分开设连锁书市,一部分可以打通作为超市的扩容,反正紧挨着。

    郭阳相信,达到一定额度的资产处置和关于待岗职工再就业问题的解决,足以引起水产公司上下和水产局的高度重视。

    在这个节骨眼上,也只有敏感的职工问题才能抗衡和冲抵来自于上层的压力啊。

    至于资金问题,先不急。因为这事要谈下来,水产公司还要走内部程序,拖上一两个月都有可能。一两个月后,艾丙商贸公司的抵押贷款就下来了,到时候或者买或者租赁经营,都可以商量。

    郭阳与冯琦一前一后走出宋大勇的办公室,他抬头望了望秋高气爽的万里晴空,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