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纪大年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

    不过,即便是心血来潮,作为市领导,他的赏识竟然被北方晨报一个小记者拒绝,这还是让纪大年心里有些不舒服。

    这事很快就在市里机关和新闻媒体领域内传开,引得不少人背后议论纷纷。

    当然,议论郭阳不识抬举肯定因此得罪了纪书记的人多。

    办公室里,林美美用某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紧盯着郭阳,大呼小叫:“郭阳,你是不是有毛病啊?这是多好的机会,可以去市领导身边工作,秘书啊,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挤破头想干还干不上呢?”

    眼镜张也叹息连声:“小郭,你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放弃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郭阳轻笑一声:“什么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张主任,不是谁都想去当官的,我倒是觉得现在挺好。”

    眼镜张摇摇头,不再说下去了。

    反正在眼镜张心里,没有比机关干部更体面更有前途的职业了,记者虽然也不错,但比起拥有权力可以呼风唤雨的官员来还是差的太远,根本没有可比性。

    但人各有志,谁也不能强求。

    孙小曼撇了撇嘴,心道这小子是不是傻?有这么好的机会都放弃!因此还得罪了市领导,简直就是脑子进水了!

    林美美皱着柳眉,数落道:“郭阳,你这个傻子啊!这年头,还有不想当官的人?”

    郭阳笑了笑:“不想当官就是傻子了?林美美,你这种逻辑有问题。再说了,人家纪书记不过是想要借调我过去帮忙,借调帮忙知道不,没有编制的。再说了,就算是我解决了编制,当上一个机关小吏又能怎样?将来就一定能做大官?”

    “……”林美美一时语塞,却撇着嘴嘟囔道:“反正你就是傻蛋一个!”

    郭阳笑而不语。

    他并不觉得进机关有什么好的。

    未来的所谓前途还尚未可知,存在太大的变数,但眼前摆在面前的就是要失去他做事的“自由度”。一旦当了进了机关,尤其是当上领导身边的秘书,他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去做他规划好的大事呢?

    况且为官不能经商,虽然时下隐形的官商也不乏,但郭阳不想触碰这条红线。

    最重要的一点还在于,郭阳在报社也随时可以转入仕途,如果郭阳想的话。只要提拔到报社高层位置上,他就自动转为组织部门管理的副处级或者处级干部。

    前世郭阳的道路就是例证。

    手机铃声响起,郭阳走出办公室去接起电话。

    电话是郭琳琳打来的。

    “哥,我们看好的超市隔壁那两间门头房被人瞄上,有人找了水产公司的头头,说是要把那两间房买过去。”郭琳琳的声音有点发急。

    就算是没有郭阳的安排,郭琳琳也早就看上这两间房了。不搞郭阳的连锁书屋,也可以做超市的仓库。

    现在超市的生意日渐火爆,整体日营业额已经突破五万,现有的仓储水平远远不能满足要求了。

    郭阳皱了皱眉:“我们不是跟对方谈妥了嘛,而且也交了定金,他们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郭琳琳叹息着:“人家说可以把定金退给我们,他们虽然没有明说,但我感觉背后的人不简单,应该是来头不小。”

    “琳琳,你再去谈,就说我们可以租金上再提高一块。如果他们实在是要出售,我们也可以接手。”郭阳沉声道。

    郭琳琳摇摇头:“我都说过了,哥。对方说有人出了高价,而且也不是价格高低的问题,是上头的意思,他们没有办法。”

    郭阳哦了一声,“我再想想办法,琳琳,你别着急,等我电话吧!”

    郭阳就扣了电话。

    紧挨着艾丙购物的这两间房对郭阳来说意义重大。这是他规划中的艾丙连锁书屋的选址。他的连锁书屋必须要依托超市而存在,否则未来就失去了统一配送、集中仓储、打造同一个物流运输网络和电商智能销售平台的功能。

    所以这两间房他不能放弃。

    水产公司的经理宋大勇。

    郭阳心念电闪,想起冯琦在电视台当领导,在市里人脉肯定广,说不准就认识这个宋大勇,能说得上话。

    他就给冯琦打了电话过去。

    说来也巧。

    冯琦一听说是宋大勇,就大包大揽地答应下来,因为宋大勇是冯家的远方亲戚,两家关系不错。在冯琦看来,这点租个房子的破事,根本不算什么事。

    不过,冯琦还是追问了一句:“郭阳,你要租门面房干嘛?”

    郭阳笑了笑,“姐,我想开家书店。”

    冯琦讶然:“开书店?”

    郭阳继续笑:“是啊,开家书店吧,否则我一个小记者就这么点死工资,根本不够花呢。”

    “那行,你一会开车过来,我陪你去找找宋大勇。”冯琦说完就挂了电话。

    兼职干点小生意,这在当下改革开放日渐深入的时代,太正常不过了,冯琦身边的人就有不少开店或者开公司的,关于郭阳要开书店,她也没太往心里去。

    纪家。

    王悦惊讶地起身,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回头望着丈夫:“老纪,那小子竟然不识抬举?不至于吧?他宁肯当一个小记者,也不愿意调进政法委机关?”

    纪大年眉头微挑:“也不能叫不识抬举,反正人各有志,我们也不能强求吧?!”

    “我倒是觉得,这小子有点意思。”纪大年似笑非笑地瞥了妻子一眼:“出身卑微,不想攀权附贵,如果不是故作姿态,一定是胸怀大志!”

    王悦恼火地跺了跺脚:“我感觉这小子完全是想要借此表明自己的态度,想要跟我们纪家划清界限?哼!他越是这样,我越是……”

    纪大年皱皱眉:“你要干嘛?别乱来!”

    “老纪,你一点都不关心女儿,你可知道然然对那小子一往情深?然然这丫头从小就认死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头一次喜欢上一个,我们当父母的岂能坐视不管?”

    纪大年啼笑皆非:“强扭的瓜不甜,再说了,人家已经有了女朋友,你告诉然然,别胡闹啊?!”

    王悦摇摇头:“老纪,这小子我考察了一段时间了,才干、人品、相貌都相当不错,配得上我们家然然。有女朋友又怎么样啊,我可是知道女方就是周定南的女儿周冰,周定南的老婆薛春兰根本就瞧不起那小子,一直在棒打鸳鸯呢,既然他们周家不想要,那正好啊……”

    纪大年眉头皱得更紧,他烦躁地起身来挥挥手走去:“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乱弹琴!我可警告你啊,不能乱来,我怎么说也是市领导,闹出事来,影响恶劣!等然然回来,我跟她谈谈!”

    纪大年拂袖而去。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