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离开刑侦支队,开车去红旗路14号的艾丙联合购物看了看营业情况。

    因为还在国庆黄金周期间,这两天的客流量有增无减,营业额直线上升。

    这让郭琳琳和姚泽楷非常兴奋。

    超市的所有员工也都卯足了干劲。

    至此,艾丙购物基本上算是开业大吉创办成功。如果不出意外,超市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渡过创业之初的艰难门槛,从而实现资金自筹和自我良性运转。

    郭阳获得的第一桶金大部分都投入在艾丙联合购物的筹办上,剩下的资金都打给了北方大学何小平的项目组,艾丙网络和电商平台正在紧锣密鼓的设计研发之中。

    郭琳琳正在以艾丙联合商贸公司的名义,以超市的资产向银行申请抵押贷款,只要贷款下来,郭阳关于在年内开设五到八家连锁门店的计划就会马上进入实施。

    艾丙联合购物这边不仅能实现资金自筹,还能有结余资金支持郭阳关于艾丙文化公司的战略布局,艾丙连锁书屋会依托艾丙联合购物的门店遍地开花,运作模式完全可以复制超市的模式。

    图书零售批发市场大有可为。但传统意义上的图书市场路径,郭阳不感兴趣,他要做的是实体与网络结合的智能化图书销售和配送服务平台,打造影响力区域性乃至全国性的文化品牌。

    郭阳在超市内伴随着熙熙攘攘的购物人流转了一圈,然后心满意足地悄然离去,没有惊动任何一个公司员工。

    郭阳从艾丙联合购物离开没有几分钟,超市外就驶来了一辆黑色的商务面包车,从车上跳下三个人来,打头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子,长相斯文,戴着一副金边眼镜。而跟随在他身后的是一男一女,一看就是随从。

    如果郭阳在场,就能认出是多时不曾露面的孟天祥。

    孟天祥向超市内扫了一眼,目光淡淡地。他慢慢走过去,将深沉的目光投射在艾丙联合购物旁边的另外两间门面房上。

    这原本是两家服装店,但因为经营不善,关门一个多月了。紧闭的卷帘门上张贴着“吉房出租”的醒目手写广告,字迹歪歪扭扭。

    孟天祥指了指这两间门面房道:“建国,姗姗,我看这位置不错。把这两间房拿下来,装修一下,作为我们天祥文化公司的分公司建国,你马上打电话问问,不过,我们不租赁,把这两间门面房买下来吧!”

    那叫龚建国的三十多岁身材矮胖的男随从掏出手机来就打电话。

    电话很快拨通,与电话那边的房主谈了谈,龚建国就扣了电话苦笑道:“孟总,对方说已经答应要租给别人,而且他只租不卖!”

    孟天祥撇了撇嘴:“两间破门头房……还这么多毛病!建国,打听一下,看看这两间房子的产权在谁手里,我找人跟他谈!”

    孟天祥傲慢地扭头上了商务车。

    孟天祥要在C市开设天祥文化公司的分公司,说白了就是长期打算。

    据说他家老头的任命马上就要下来了,未来C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位置板上钉钉,跑不掉了。

    老子在C市任要职,过渡一段时间还将坐上市长的宝座。儿子自然要跟过来,在老子任职和权力影响力的范围内讨生活。

    况且,孟天祥对周冰一直并没有死心。

    他是打谱在C市扎下根来,与郭阳展开最后角逐了。

    孟天祥很快就利用在本市的关系找到了红旗路上紧挨着艾丙联合购物中心的这两间门面房的产权拥有者C市土产公司的经理宋大勇。

    一晃数日,第一个国庆黄金周很快过去。

    根据政法委和宣传部的安排,本市各大媒体都派出了采访队伍对刑侦支队重案中队进行了轮番采访,电视台还专门为此制作了一个专题节目,待审查通过后播出。

    10月9日。

    从早上开始就阴云密布,刮起了强劲的西北风。漫天的狂风裹夹着黄叶席卷过全城,气温骤然下降。

    昨天还穿一件单薄衬衣的温暖天气,今天早上起来就必须要加一件夹克外套御寒了。

    纪大年急匆匆走进办公楼,直奔自己的办公室。

    政法委办公室主任老孟紧随其后。

    进了办公室坐下,纪大年才向老孟挥了挥手:“几家新闻单位的报道材料都汇总过来了?”

    老孟满脸堆笑:“纪书记,宣传部那边过了初审,我们这边做终审,按照您的指示,节后全市各大媒体来一波集中宣传!”

    “我看看稿子。”纪大年笑了笑。

    老孟赶紧将准备好的材料递了过去。

    映入纪大年眼帘的首先是本市党报、日报的稿子。这篇稿子题为金色盾牌热血铸就记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重案中队,应该说这是最中规中矩并且“政治最正确”、“导向最正确”的新闻稿,没有半点问题。

    不过,这样的稿子让纪大年没有仔细看下去的热情。

    他很快就翻起了晚报的稿子人民在我心中为全市经济发展保驾护航,看了半截,他就眉头紧皱起来。

    纪大年抬头望着老孟,微微摇头苦笑:“老孟,日报和晚报的稿子不能说有问题,肯定没有问题,但是……我感觉还是太生硬了一些,能不能起到我们设想中的宣传效果?能不能得到老百姓的共鸣呢?”

    “接下来,我们还要推荐他们组建英模报告团在全省进行巡回演讲……这样的宣传报道在力度上似乎有些欠缺啊?!”

    老孟点点头,他其实也觉得日报和晚报的稿子太过套路,缺乏他们想要的宣传亮点,并没有总结出重案中队作为基层一线刑侦英模的能够吸引人的地方。

    纪大年说着又低头翻看起最后一篇,也就是北方晨报记者郭阳采写的新闻纪实光荣与使命我们在路上刑侦支队重案中队人物脸谱。

    引起纪大年注意的是标题,其次是首席记者郭阳的署名。他深吸了一口气,仔细读了下去。

    郭阳这篇新闻纪实说起来别走蹊径。他在重案中队作为一个集体层面的着墨不多,而是将重点放在了大老李、纪然、刘涛这些刑侦队员身上。他将每一个人的特点都用平实的文字勾勒出来,三言五语间就在读者面前树立起一个有血有***有生活气息但又不乏牺牲奉献精神的人民刑警形象。

    纪大年看着不断点头,赞赏连声。

    “老孟,这篇稿子与众不同,把英模人物脸谱化,每一个都勾勒得栩栩如生,非常精彩。你来看这一段”

    纪大年指了指其中一段:“乍见这位重案中队的刑警队员,你会对他有这样的印象:身材魁梧,神采如鹰;言语不多,但思维敏捷;文质彬彬,但刚毅果敢……”

    纪大年又道:“还有这一段,文字朴实但却画龙点睛。”

    “选择刑警意味着牺牲奉献,选择刑警意味着愧对至亲。多年来,刑侦支队重案中队的干警们上有年迈的父母需要照顾,身边有妻儿需要呵护抚养,与家人团聚共享天伦之乐,在一般人看来很平常,但对他们来说却是奢望。几乎没有节假日,没有周末,无论严寒酷暑还是烈日炎炎,或者披星戴月,终日奔波忙碌在各类重大刑事案件的侦破之中,就是这群人民刑警工作生活最真实的写照。”

    老孟笑:“纪书记,您说的没错,没有这一段,这篇报道就没有高度。”

    纪大年嘴角噙着一抹笑容:“老孟,晨报这个年轻记者真的不错。你跟宣传部的人沟通一下,就说是我的意见,稿子都没有问题,可以明天统一见报做一波集中宣传。另外,让宣传部把郭阳这篇稿子推荐给省里的日报和晚报,最好是能在省级媒体上刊发……”

    老孟领命正要走。

    突然听纪大年坐在宽大的老板椅后面若有所思道:“老孟,办公室这边还缺一个材料能拿得出手的年轻人吧?”

    老孟一怔,旋即惊讶道:“纪书记,您的意思是……”

    纪大年哈哈大笑起来,摆了摆手道:“好了,你去忙吧,这事过后再说!”

    老孟不敢再问,匆忙离开了纪大年的办公室。

    不过在路上,老孟却思量起来,大概明白了纪大年的想法。纪大年身边一直缺一个能扛得起的文字秘书,与市里其他大机关相比,政法委这边的材料力量还是弱一些的。

    “纪书记这是想要抽北方晨报这个小伙子过来干秘书了……”老孟思量着,决定替领导办妥这件事。

    从新闻媒体到政法委机关,从记者到公务员,在身份上有一点问题。不过,也不算多大的问题,可以暂时先借调使用嘛。这是老孟的想法。

    不多时,老孟的电话就打给了赵国庆。赵国庆在挂掉电话的两分钟后,找上了郭阳。

    让赵国庆意外的是,郭阳的回绝竟然非常干脆,简而言之一句话,就是不愿意进机关,哪怕是借调帮忙都不肯。

    “小郭,纪书记欣赏你,其实我觉得这是一次机会。在市领导身边工作,将来的前途可想而知。至于身份什么的,你完全可以参加招考,很快会解决编制。就算是解决不了编制,在纪书记身边借调帮忙,对你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赵国庆笑吟吟劝道。

    郭阳摇摇头:“赵总,我不喜欢进机关坐办公室,那种按部就班循规蹈矩的生活我适应不了,我热爱新闻事业,愿意为此奋斗终生……”

    赵国庆苦笑:“好了,别在我面前唱高调了,你确定不去?”

    “赵总,我很确定!”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