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赵国庆的这种态度,郭阳当即就明白,至少李曙光这回是彻底没戏了。

    郭阳深邃的目光投射在李国强的背影上,心头微微有些惊讶。这意味着赵国庆似乎不给李国强面子,又似乎意味着其他一些别的东西,但不论如何,自己的以退为进策略肯定是正确的。

    编办临时安排,在现场架设了一块黑板,上面书写着周政、李曙光、郭阳和高嵩的名字。

    田慧泽手握扩音器朗声道:“现在开始举手表决。五十名记者编辑代表和考评委员会9名评审,同意周政当选者请举手!”

    毫无迟疑,50名记者编辑代表和赵国庆等九人全部举手。

    “好,请放下,请记录:周政得票59票。”

    “同意李曙光当选者请举手!”

    田慧泽话音落定,现场却只有稀稀拉拉部分人举了手。赵国庆在9名领导评审中率先举手,其他评审也相继举手。但即便如此,还是有半数的人没有追随领导的风向。

    赵国庆方才的话其实就是一种无形的态度了。如果领导层当真是希望李曙光当选,那么就会顺势推舟同意郭阳退出。既然不同意郭阳退出,那么,就意味着还是倾向于郭阳。

    李曙光的脸色苍白,嘴角都哆嗦着,心底又恨又羞怒。

    李国强的面容一抽,也很难看。尽管他不太喜欢这个侄子,但李曙光得票这么低,他这个当宣传部领导和叔叔的,面子上之难堪可想而知。

    但他挑不出半点毛病来。赵国庆这些领导评审可是给了他这个副部长面子了,统统都投了赞成票,至于报社的普通编辑记者,他们又怎么会太在乎李副部长的面子呢?

    “好,请放下。李曙光得票35票。”

    “下面,同意郭阳当选者请举手!”

    眼镜张和林美美当即紧张起来,他们率先举手,然后游目四顾,见周遭齐刷刷都举着手,不由兴奋气来,看这票数,起码是超过了李曙光。

    赵国庆和张玉强没有举手。但其他7名评审投了赞成票。

    田慧泽深吸了一口气,“好,请放下,郭阳得票54票!”

    一听到郭阳这个得票数,李曙光大脑中嗡的一声,差点没当场晕厥过去。

    高嵩的得票想要超过郭阳很难了。

    郭阳嘴角浮起一丝平静的笑容。他临场表示要退出,要将机会让给老同志,显然博得了在场记者编辑的强烈好感,再加上他平时的业务能力强有口皆碑,所以现场大多数人都投了赞成票。

    接下来,高嵩得票51票,低于郭阳的54票。

    郭阳高票当选。

    当张玉强代表报社宣布周政和郭阳当选之后,现场爆发起雷鸣般的掌声来。郭阳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起身,走向台前。

    周政也起身往台前走,向郭阳投过赞许的一瞥。

    郭阳谦逊地抱以微笑,然后故意落后半步,让周政走在了前头。

    这种行为的细节,其实引起了赵国庆等报社高管的暗暗点头。

    郭阳跟在周政后头,上了台,逐个跟9名领导评审握手,心神坚定。

    以退为进,博得就是一线生机。

    事实证明,他在不需要承受相应灰色代价的前提下获得了成功。

    主席台上,赵国庆向李国强投过似笑非笑的一瞥。李国强神色阴沉,坐在那里有些坐不住了。

    机会给了。你的侄子不争气。你又能怨得了谁?

    郭阳跟张玉强握了握手,张玉强轻轻笑了笑道:“小郭啊,以后要继续努力!”

    郭阳笑着躬身:“多谢领导鼓励,我一定不会辜负领导的期望!”

    李曙光面容惨淡地提前溜出了会场。他的大脑中一片空白,心底却弥荡着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绝望。

    ……

    竞聘结束。

    郭阳随着人流出了会议中心,眼镜张追了出来,在会议中心外头喊住了郭阳:“小郭,你先等等!”

    “全省政法系统推举典型,市委政法委报送了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重案中队作为基层先进集体,宣传部安排集中对重案中队进行正面宣传,这次报道任务比较重要,还是你跑一趟吧!”眼镜张压低声音道:“据说政法委领导那边点了你的名!”

    郭阳苦笑:“张主任,我可是跑工业口,政法口不归我管!”

    眼镜张嘿嘿干笑两声:“这么大的稿子,孙小曼根本搞不定,你就别推脱了,临时客串一次,月底给你多记五分!”

    郭阳无奈,“领导安排,也只能这样了。反正俺就是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眼镜张大笑:“你别贫!你的业务能力强,大家有目共睹,反正你也吃不了亏!这一次首席记者你也竞聘上了,作为众望所归的首席记者,你可不能让报社领导失望啊?!”

    郭阳笑而不语。

    尽管一个首席记者的名头和一月两百块钱的补贴,他不是太在意,但毕竟这象征着他新闻记者生涯走向的第一个阶段性辉煌路标,还是值得铭记的。

    下午二点。

    郭阳开车去了市局刑侦支队。

    刚进支队大院,就看院中听着几辆黑色的官车,不少民警聚集在院中三五成群谈笑生风。郭阳下车来往办公楼前走去,只见一群身着警服的市局头头脑脑正簇拥着一个穿着白衬衣黑色西裤身材魁梧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走下楼来,郭阳一眼就认出这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纪大年。

    而陪同人员中,郭阳认识的就是市局副局长冯庆和市局党委委员、刑侦支队支队长郭春林。

    郭阳赶紧避在了一旁。

    却不料纪大年突然停下脚步,向他投过目光凝沉的一瞥。

    纪大年这么一停下脚步望着郭阳,几乎带动着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郭阳。郭阳微微有些尴尬,避无可避,只得向纪大年微笑见礼,喊了一声“纪书记好!”

    认识纪书记很正常的,市领导经常上电视登报纸,况且郭阳作为新闻记者,怎么能记不住纪大年这种极具有特点的领导面孔呢?

    纪大年矜持地笑了笑:“你好。支队的小同志?”

    纪大年的后半句话是冲郭春林说的。

    郭春林认出了郭阳,向纪大年笑道:“纪书记,这是北方晨报社的小郭记者小郭记者来我们支队,应该是为了采访吧?”

    郭阳嗯了一声,点点头。

    纪大年哦了一声,但投向郭阳身上的目光更加深邃。他的目光足足在郭阳身上来回逡巡了数秒钟的时间,才挪开去。

    “小郭记者,我们的公安干警尤其是刑警,工作起早贪黑非常辛苦,有的时候甚至需要顶着生命危险去办案……所以,你要多采访一下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把他们身上最闪光的地方挖掘出来!”纪大年说着竟然探手拍了拍郭阳的肩膀,郭阳感觉到纪大年的手很有力。

    冯庆笑:“小郭,一定要牢记纪书记的重要指示,把我们广大刑警的良好风貌和奉献精神宣传到位!”

    郭阳心里暗暗撇了撇嘴,心道纪大年随口说的一句话,到你们嘴里就都成了“重要指示”,难怪人说这官场上首要的就是会说话简单直接拍马屁是最低级的行为,真正的高级层次是把话说到领导心坎里去,恰如其分、契合气氛,在轻描淡写之间就把领导的一颗心熨烫得舒舒服服。

    冯庆显然是深得个中三味了。

    纪大年朗声一笑,再不理会郭阳,径自走去,一群公安系统的官员也都跟着送出楼去。

    郭阳站在大厅里望着纪大年上了车离开,市局还派出了一辆开道的警车,冯庆这个副局长竟然亲自带车,足见对纪大年这次来刑侦支队调研视察是多么重视。

    郭阳心道:现在这年头还时兴警车给领导开道,到后来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不要说市领导,就是省领导下基层,也不能动用警车招摇过市了。但在当下,这属于正常,司空见惯的社会常态。

    郭春林送走了纪大年一行,绕回来,向郭阳挥挥手:“小郭,来,去我办公室,我们好好谈一谈!”

    郭阳笑笑,跟着郭春林去了他的支队长办公室。

    这次刑侦支队的重案中队被报送为全省政法系统的英模集体,算是刑侦支队自组建成立以来所能获得的最高荣誉,郭春林当然非常重视。

    要亲自跟郭阳谈一谈,确定一下宣传思路。

    “小郭记者,你曾经跟过我们刑警办案,对我们的工作也有了解,这次的宣传呢,既是政治任务,又是真实反映。为啥这么说?因为我们的刑警当之无愧!”

    郭春林拍着自己的胸脯:“老百姓万家团圆的时候,我们的刑警在冒着生命危险办案,起早贪黑、撇家舍业,不要说普通刑警,就是我这个刑侦支队长,也几乎没有节假日和周末休息时间!”

    郭阳忍不住笑:“郭支队,您不要解释了,我明白,咱们的刑警很辛苦……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的。”

    郭春林笑:“那好。小郭记者,我个人的想法是,你就往好处写,实事求是地反映我们刑警的精神面貌……当然,也适当地可以拔拔高,是不是?!”

    所谓拔高,就是上点层次。

    譬如写一个刑警加班工作,一件加班的寻常小事,无论你妙笔生花,都很难打动人心。不就是加个班嘛,这天底下加班的人多了去了,谁能在乎?

    这个时候,就需要拔高了

    可以采取春秋笔法:某某刑警为了工作加班加点,连妻儿老小生病住院都顾不上……舍小家顾大家,十年如一日无私奉献……这就是拔高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宣传报道是有很多技巧的。

    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可同样是人咬狗的新闻,有人写出来就绘声绘色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有人写出来就平铺直叙并不出彩。

    “郭支队,这些我都懂。您放心好了,我一定尽全力把报道做好。”郭阳起身准备告辞去重案中队采访。

    郭春林点头:“那就辛苦你了。我带你过去!”

    我的微信公众号:搜索“思想家格鱼”,我会在公众号里写一些有书有关的文章和其他文章,拜托各位书友支持关注下,谢谢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