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曙光在临上台之前,走过李国强的身边,向叔叔投过兴奋火热的一瞥。李国强却皱了皱眉,竟然把头扭到了一侧,脸上的笑容瞬间敛去。

    主席台上的赵国庆一直在仔细观察李国强,见他如此,心头突然一动:莫非李国强此来当真是市委常委、魏部长临时指派安排的?真的是为了来取经,为下一步在全系统推广首席记者制度做准备?

    赵国庆决定试探一下。

    李曙光刚上了台,赵国庆就诡异地摆摆手朗声道:“在最后一轮考察开始之前,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李部长做重要指示!”

    李国强皱了皱眉,迟疑了一下,知道赵国庆故意将自己的军,却也不得不起身来面向众人,从编办主任田慧泽手里接过了无线麦克,大声道:“指示谈不上,谈一点个人感受吧。晨报的首席记者竞聘,可以说是一波三折,今天的公开竞聘方式和模式,是经过了晨报党委的集体研究决策,也报给了部里审核通过。部里是认可这种形式的,今天早上,我和魏部长还有过一番讨论,魏部长也赞同通过这种形式,在我们的新闻单位内部建立起能者上庸者下、不论资排辈的良性用人机制……”

    李国强的话显然全部都是官话。但听在赵国庆耳朵里却有了不同的味道,他在李国强结束讲话之后带头鼓掌,众人也都热烈地鼓掌,掌声经久不息。

    李国强摆了摆手,转回身来,向赵国庆投过淡然的一瞥。两人目光交汇,并没有摩擦碰撞出什么火花来,却也各自心领神会了。

    李国强心情复杂地坐回原位。

    很多人以为他此番来是为了逼宫、是为了给侄子李曙光竞聘成功增加砝码,但实际上不然他真的是不愿意出现在如今的场合上。而且,在他看来,他来现场非但不能给李曙光增加筹码,反而直接要断绝了李曙光的机会。

    即便李曙光按照常规能竞聘上,有他这个副部长在现场,为了规避嫌疑,他也必须要想办法拿下李曙光。否则,他就会公开背上以权谋私的污名。

    台上的李曙光神色兴奋,有恃无恐。

    却不知自己已经被打入了万丈深渊,至少这一次失去了翻身的机会。

    李国强谈不上大公无私,但他是一个非常看重个人政治前途的官员,他下一步极有可能放到区县干一届区县长,岂能为了自己这个不成器的侄子争一个什么首席记者,就给自己的官声增添污点呢?

    张玉强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道:“李曙光,请简单陈述一下你对本次首席记者竞聘的认识和感受。”

    李曙光面露红光:“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事,作为报社第一批首席记者候选人,我感到很荣幸,也很激动。首先感谢领导给我这个机会,也感谢同事们对我工作的认可……”

    李曙光冠冕堂皇地说了半天,张玉强一直保持着沉默,良久才又道:“你在报社工作几年了?请问你的日常工作是否做到了尽职尽责?你认为自己达到了首席记者的资格和条件了吗?”

    张玉强一连串问了几个问题。

    在张玉强提问的过程中,赵国庆默然不语,其他高层的态度也颇可玩味。

    “我在报社工作六个年头,我热爱新闻记者这份职业,我愿意把我的毕生精力都贡献给共和国的新闻事业,我认为我达到了首席记者的标准。”李曙光的回答铿锵有力,不过显然是抄书抄来的,而且“毕生精力贡献给共和国的新闻事业”的高大上总让人感觉别扭至极。

    台下就有人在暗暗撇嘴。

    张玉强笑了:“你回答得很好,大家鼓掌!”

    李曙光一脸振奋之色洋洋得意地首先向主席台上鞠躬,然后又转身面相台下观众致谢,但换来的却是稀稀拉拉零零散散的掌声。

    李曙光脸上的笑容一僵,却还是咬着牙站直了身子,准备站在原地等候领导层的评审投票。

    台下突然传出轻微的嘘声。

    编办主任田慧泽急匆匆跑过去,站在一旁向他挥了挥手。李曙光皱皱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田慧泽只得跑近,压低声音道:“小李,先下来,还有两名同志要上台陈述!”

    李曙光这才醒悟过来,当即涨红着脸急急匆匆走下台来。

    台下的李国强以手扶额,暗暗摇头,对这个不成器侄子的无奈性厌恶又多了一分。

    接下来,周政的接受提问环节乏善可陈,没有亮点也没有漏洞,反正大家都清楚他必将当选,也就没太多人关注他。反倒是最后郭阳的上台,让所有人都瞪起眼来,数十双复杂的眸光都投射在他的身上。

    本来郭阳是李曙光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本来这一次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本来从上一轮的情况看,郭阳胜出的几率正在攀升。

    但一切都只能成为“本来”了。

    李副部长端然在座,主席台上这些高管谁能不给面子?

    当然,也有一些人心里在进行某种揣度:关乎郭阳背后也有后台据说还是市委常委级别的大领导这种传闻在报社也悄然传播,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赵国庆对郭阳的赞赏和认可却不是假的。

    就看赵国庆如何裁夺和取舍了。

    所以有些人拭目以待准备看戏。

    本来平淡无奇能淡出鸟来的首席记者竞聘,因为李国强的到来,因为背后的各种暗流涌动,倒显得颇为有趣了。

    郭阳面色平静地走上台去。

    当他抬起头来,面向主席台上所有报社领导的时候,他的嘴角突然噙起一丝古怪的弧度。

    张玉强笑了笑:“郭阳,你作为一个新人,参加工作一年多的记者,能在本次首席记者竞聘中走到现在,这本身就说明报社上下对你业务能力的一种认可。这里,我想问的是:假如本次竞聘失利,你会如何正确对待?”

    张玉强这种问话的逻辑,让台下所有人听得暗暗摇头,知道郭阳估计是彻底没戏了。

    郭阳轻轻笑了,他接下来的回答语惊四座:“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和同事,我决定放弃这次竞聘!”

    放弃?!

    台下哗然。

    主席台上也是面面相觑,赵国庆浓眉一挑。

    李曙光坐在台下心里暗暗冷笑:“算你识相!不放弃又能如何?本来就没你什么事!”

    张玉强眉头一皱:“你为什么要临场放弃?是害怕失利还是不敢面对最终的结果?”

    郭阳笑了笑:“各位领导,我并不害怕什么,正如张总所言,我能在本次竞聘中走到现在,已经没什么好遗憾的了。只是我认为,首席记者不仅是一种待遇,还是一种荣誉和责任,更是对一线记者职业的尊重,理应将有限的机会给予那些在基层和一线兢兢业业工作多年的老同志,至于我个人,明年或者后年,还可以继续参加竞聘!”

    郭阳说完,向台上鞠躬,然后云淡风轻地下了。

    现场一片无言的沉寂。

    林美美皱着柳眉望着走下台来的郭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眼睛张轻叹一声,却是向郭阳暗暗点头,觉得郭阳当机立断选择退出实在是一种大智慧。

    在眼镜张看来,郭阳这是在给赵国庆和报社领导“卸包袱”,同时在不利于自己的情况下选择退出,反而更赢得大多数人的好感。

    眼睛张的猜测似是而非,是也不是。

    郭阳此番决断,有这方面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审时度势、以退为进、明哲保身的策略。

    第一,强行参与到底,结果尚未可知。就算他最终战胜了李曙光,就算李国强并无关照自己侄子的念头,郭阳也会因此树敌。他并不害怕什么,但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低调做人暗中行事更合适。

    第二,作为新人,能竞聘上首席记者,固然是好事,但在现实的环境中,终归还是有不少老同志心里不服气,引起更多人的嫉妒和猜忌。这个首席记者的待遇和面子,对他来说可有可无,没有必要因此把自己置身于暗流之中。

    第三,他要表明自己的风度和态度。同时也是一种以退为进的试探和艺术。他要试探一下赵国庆等高层的真正态度,不愿意为高层之间的纷争充当牺牲品。

    郭阳的临场表示要退出,显然让赵国庆等人多少有点措手不及。几个人凑在一起碰了碰头,赵国庆突然就乾纲独断,做出了决定。

    赵国庆缓缓起身沉声道:“郭阳,你愿意把机会让给老同志,说明了你这个新同志的觉悟和品质。但本次首席记者竞聘,报社的目的就是打破论资排辈的固有模式,选拔德能才兼备的优秀业务骨干。所以,经过我们几个评委的讨论研究,不同意你临场退出。”

    “这样,为了确保本次竞聘的公开公正公平,经竞聘考评委员会研究,决定临时改变竞聘方式,采取民主评议得出最终结果。编办马上安排一下,让入选的第一名周政、第二名李曙光,第三名郭阳和第四名高嵩一起接受现场投票,得票前两名当选。”

    李曙光脸色骤变。

    郭阳退出,他本来可以和周政直接当选。但管理层这么一种态度,增设一个所谓民主评议的环节,让高嵩递补进来和自己三个人一起接受现场评议……这,不太对劲啊!

    李曙光扭头望向了他的叔叔李国强。

    李国强却是脸色严肃对他的求助目光视若不见。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