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琳琳的手机关机,电话就都打到了姚泽楷的手机上。

    首先是郭琳琳的大伯郭正国,然后姚泽楷挨个接到了郭琳琳二叔郭正家、三叔郭正人以及这三家所属堂兄弟姐妹的电话,最后是郭玉玲。

    郭玉玲其实已经猜到了艾丙联合购物背后的老板是郭阳,打电话过来就是向郭琳琳两口子确认的。

    “姚泽楷,你跟姐说实话,你们那家超市的老板是不是郭阳?”

    “……玉玲姐,这个……我真的是无可奉告!”姚泽楷想起郭阳的警告,既不能承认也无法否认,只能模棱两可回答。

    电话那头的郭玉玲沉默了一阵,才又苦笑道:“算了,我明白了。姚泽楷,你让琳琳接电话!”

    姚泽楷将电话递给了郭琳琳。

    “姐,有事吗?”郭琳琳的声音很疲倦也有些无奈。亲戚们纷至沓来的各种询问和诉求,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琳琳,明天……大伯会过来看你,你心里有个准备吧。”出乎郭琳琳的意料之外,郭玉玲没有继续说下去,暗示了她一句就挂了电话。

    大伯要来?郭琳琳皱了皱眉,抬头望着姚泽楷:“大伯来干什么?难道……”

    姚泽楷耸耸肩:“你大堂哥郭超两口子可正闲着在家,搞不好,你大伯进城来找你,是想让你安排郭超两口子就业的吧?”

    怎么办?!郭琳琳心烦意乱起来。

    姚泽楷望着左右为难的未婚妻,迟疑了一下,还是轻轻道:“琳琳,这是你们家的事,我本来不该多说什么。但是你要想清楚,这家超市说穿了还是你哥的,他让你管理,是想给你一个机会,算是……算是哥哥对妹妹的照顾!”

    “但这些年,他们母子过得这么艰难,没有得到郭家一丝半点的关照,上次郭阳和谢姨去向阳村,还受到你们郭家人莫名其妙的羞辱。实际上,除了你之外,你们家至今也不承认他是郭家的后代吧?我觉得这种裂痕,短时间内是很难弥补的,如果你开了口子,让郭家的亲戚进入超市,一旦让你哥知道,我想,后果不堪设想。”

    “你哥的脾气你比我清楚,说一不二。我觉得你还是把握好,至少在你哥对郭家态度转变之前,不要开这个口子。”

    “可是家里人会不会骂我不讲人情?”郭琳琳苦笑起来:“终归是一家人,我以后怎么面对家里人呢?”

    姚泽楷撇了撇嘴:“琳琳,说句不中听的话,你们家的人其实都太势利太自私了,尤其是你大伯,你爸爸去世这些年,你们家的自留地和耕地都被他占了去,盖了蔬菜大棚,如果不是你考上学跳出农村,你们娘俩在向阳村还怎么过?”

    郭琳琳默然。

    “琳琳,你在这世上的骨肉亲人,除了你妈之外,就是你哥了。当然还有我。我们三个是最不可能伤害你的,至于别人……还是算了吧,我们还是要有所取舍的!”

    “亲戚背后骂你,不过是一时的,亲戚将来还是亲戚。但如果你让你哥失望,以他的脾气,他没准会跟你划清界限,你就永远失去这个哥哥了。”姚泽楷紧紧握住郭琳琳的小手:“琳琳,你可要想清楚!”

    郭琳琳幽幽一叹:“我知道怎么做的,我哥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能让他失望呢?”

    翌日是十月一日,国庆节。这是国家执行五一、十一和春节黄金周休假制度的第一年。

    早上八点半,艾丙购物准时开门营业,这是试营业的第二天。而在开门之前,门口就已经排起了长队,自然是想要领取免费粮油的老头老太太。

    郭琳琳和姚泽楷赶过来的时候,惊喜地发现,除了列成长龙的老头老太太之外,还有不少等待开门的真正消费群体。

    没有什么好说的,承诺的事情不能不做。姚泽楷还是带着几名工作人员组织发放免费粮油,昨天晚上超市连夜调运了大批量的粮油存满了一楼的整间仓库,就是为了应对今天的场面。

    但不多时,姚泽楷就发现有熟悉的面孔比如昨天那个带头闹事的中山装老头混在人群中,试图领第二波免费粮油。

    姚泽楷真的是非常愤怒,这世间还有这种无耻的人吗?!

    姚泽楷刚要发火,突然被人攥住了胳膊,他扭头一看是郭阳,不由怒声低低道:“哥,有不少人昨天来今天还来,试图浑水摸鱼冒领我们的粮油,真是太无耻了!”

    郭阳笑了笑:“贪小便宜,这就是人性和人心啊!这也怪我们,没有提前设好门槛不过,现在也不晚,你不用发火,我来处理这事!”

    郭阳将姚泽楷推到一边,面向慢慢走过来的中山装老头似笑非笑地淡淡道:“大爷,您昨天已经领过了,请回吧,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中山装老头脖子一梗:“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领过了?我今天可是第一次来,你们又要耍赖吗?”

    郭阳神色不变:“大爷,什么叫我们又要耍赖?你昨天领过,我们是有登记的,同时也有你的亲笔签名,如果你执意要冒领,我们就只能报警了。”

    中山装老头呸了一声:“吓唬谁呢?反正我就是第一次来,你们要是耍赖就明说!”

    中山装老头摆出了一副不给就不走的无赖架势。

    姚泽楷和周围几个工作人员气得脸色铁青,郭阳却笑了:“大爷,您这样就没什么意思了。您这么大的年纪,为了这点免费的粮油,大老远跑过来,堵在门口浪费大家的时间,对谁都没有好处!”

    郭阳从一个工作人员手里接过扩音器,大声道:“各位大爷大妈,我们超市试营业期间面向大家发送粮油,本来是为了献爱心,希望有限的物资用在最需要的人身上,但是现在我们发现,有人恶意冒领第二次,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们决定暂停发放……我们也希望这些老年人朋友能体谅一下,自觉离开!”

    排队的老头老太太们闻言一片哗然。

    郭阳高举着手里的发放记录本,又道:“我们有详细的发放记录,还有领用人的亲笔签名,想要浑水摸鱼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还是希望个别人能自觉离开,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中山装老头貌似愤怒地跳了起来:“你们这是典型的欺诈!你们说了不算,坑骗我们这些老年人,我要告你!实在不行,我们给电视台的记者打电话,让记者来给我们评评理!”

    郭阳摊摊手:“您请自便。报警可以,打电话喊记者来也成,反正您想浑水摸鱼,我可以告诉您,没有半点可能!”

    郭阳的声音骤然冰冷了下去:“说起记者,我倒是忘了这一茬,我在昨天的新闻节目上看到您了,您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不是吗?有电视新闻为证,您想要抵赖怎么成?!”

    “你们给电视台打电话,让记者过来采访一下!另外,也报警!”郭阳扭头向姚泽楷使了一个眼色。

    中山装老头呆了呆,一时语塞,他跺了跺脚,嘟囔着却是灰溜溜地退出了排队的人群。而随着他的离开,有不少人也迟疑着相继从人群中悻悻地走了。

    郭阳笑了笑,扭头望着姚泽楷:“继续吧,一定要做好登记,核实身份,哪怕慢一点都不要紧,不能让人浑水摸鱼。”

    ……

    郭阳又在超市呆了一会,见客流量渐渐上了,超市工作人员各就各位,秩序井然,依然走上了正轨,他心里放下心来,也没有跟郭琳琳和姚泽楷打招呼,就悄然走了。

    郭阳把车停在商业步行街最头上的停车场上,然后步行走向深处。这条商业步行街是本市最大也是最繁华的商业街区,时下正值国庆长假,人流涌动摩肩接踵。

    郭阳跟周冰约好在商业街中断的蓝岛咖啡见面。

    郭阳伴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向前走着,突然路边的一家音像店里传出让他惊喜交加又无比熟悉的旋律,他忍不住停下了脚步,走了进去。

    主打歌为“爱冰人”的唱碟竟然已经上市!鼎文传媒的市场普及之快和效率之高,让郭阳暗暗点头。

    这张碟里的主打歌是郭阳的这首爱冰人,其他都是公司签约新出道的新人原创民谣,其中就有夜狼的夜狼。碟片当然早就制作完毕,借着深城迎国庆大型演唱会的东风开始上市发售了!

    郭阳花十块钱买了一张碟,捏着这张光碟,光碟封面上是他头戴棒球帽微微垂首做沉思状的侧面剪影,而“歌手艾丙主打原创、城市抒情民谣”的字样更是醒目。

    而在步行街的另一头,周冰信步走进另外一家音像店,同样也买了这张碟。她是无意中被爱冰人的旋律和歌词吸引触动,这才进门买碟,而再拿到碟片的第一时间,她马上就恍然大悟,原来所谓的“歌手艾丙”就是郭阳!

    周冰捏着这张碟片走出音像店,混在密集熙攘的人流中慢慢行去,娇俏的容颜上满是幸福的笑容。此时此刻,她心中无比的安宁恬静,这首歌显然是郭阳写给她的

    歌手艾丙。

    爱冰人。

    阳阳,这是你给我的生日礼物吗?

    我好喜欢!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