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赶到艾丙购物的时候,电视台的人刚走,而领到了免费粮油的老头老太太们也都一扫方才的阴霾,欢天喜地的离去,但超市门口还是围拢着一群看热闹的路人,当然也渐渐就有人开始试探性地进入超市购物。

    “哥,我觉得这样不行,今天上了电视新闻,明天来的人会更多,我们控制不住局面的。我看,不如就此打住吧,免得再出乱子,你是不知道啊,这群老头老太太实在是太气人了……”郭琳琳想起刚才领头闹事的那几个老人,就气不打一处来。

    郭阳沉吟了一下:“琳琳,今天送了多少?”

    “三百多袋大米和油啊,哥,实在是……心疼死我了!”郭琳琳又想起这是实打实付款的真金白银,一天功夫就送出去了三百多袋大米和花生油,心疼得只冒汗。

    “琳琳,不能半途而废,继续送,不能心疼。其实三天试营业,花不了多少钱的,花了这笔钱不仅做了善事,还打出了超市的招牌,其实还是蛮合算的。你想想看,今天电视台来采访报道,实际上对我们有利!”

    郭阳笑着拍了拍郭琳琳的肩膀:“我们的商品物美价廉,我们是本市第一家提供冷鲜生鲜商品的超市,我们的招牌已经打响,至多三天,一定会有客流的,你相信我!”

    “好了,我先回报社销假。”郭阳转身就走,郭琳琳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张了张嘴又无奈地闭上。

    郭阳在开车回报社的路上,给周冰和母亲分别打了电话说自己回来了。而回到报社刚进办公楼,就发现大厅里张贴着总编办和组织人事科联合下发的正式通知,三天后进行首席记者编辑的竞聘大会,而同时发布的候选人大名单上,在记者行列,郭阳自己的名字赫然在目。

    郭阳眨了眨眼,其实没有半点兴奋,反而有点头疼。

    为啥?不是矫情,确实郭阳现在觉得自己的时间掰成八瓣都不够使的,再参加一个首席记者竞聘着实……精力跟不上啊!

    但跟不上也得跟啊,毕竟这才是他的生活主线。哪怕日后拥有一个叱咤风云的商业帝国,郭阳也是会将自己的记者生涯进行到底的。

    郭阳挠了挠头,编辑胡胜从楼上快步走下,看到郭阳,表情一僵,却是不得不勉强笑着打了一个招呼:“郭阳,听说你请假去南方旅游了,回来了啊?”

    自打被孙胖子逼着在背后捅了郭阳一刀子之后,尽管郭阳没有太计较,但胡胜还是过不去自己这道坎。

    有些人、有些事就是这样,做了就是做了,纵然全世界都能宽恕你,但终归最难逃避的还是自我拷问。

    郭阳笑:“回来了。下班吗?”

    “嗯。”胡胜点点头,匆匆而去。

    郭阳笑了笑,继续上楼,在楼梯的拐角处又与林美美不期而遇,林美美讶然一声:“回来了?正好,刚才老张还在嘟囔你,说你还不赶紧回来准备参加竞聘!”

    “张主任在?我找他销假!”郭阳继续上楼。

    “哥们,现在社里传说你找了大后台,要把李曙光给顶了,是不是这样?”林美美心里根本存不住话,想到什么就问出口来。

    郭阳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找了大后台?林美美,我有没有后台你不知道啊?我一个穷屌丝,无根无萍,哪有什么后台?!”

    “穷……什么丝?你说什么?”林美美皱眉想了想,突然霞飞双颊,瞪了郭阳一眼嗔道:“你这个臭流氓!”

    郭阳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嘿嘿干笑两声掩饰了过去:“就是穷人的意思,你别瞎想!”

    林美美撇了撇嘴:“得,你别装了!你还穷啊?!你见过哪一个穷人用着手机、开着轿车、整天嘚瑟?”

    郭阳耸了耸肩:“穷人还就得饿死吗?穷人也有扬眉吐气的自由和权利嘛。”

    “别扯了,郭阳,现在报社上下可都传开了,说是市委常委、市政法委纪书记的夫人专门为你的事找了赵总……”林美美挥了挥手:“你小子现在了不得,牛逼哄哄的!”

    郭阳一怔:“纪书记的夫人?ohmygod,这都是哪里来的谣言啊?!”

    林美美撅噘嘴,径自下楼。

    郭阳承认还是不承认,反正她是当真了。

    而且,现在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就连从来不说假话的眼镜张都说亲眼看到纪大年的老婆王悦从赵国庆的办公室离开,赵国庆一路将她送到了楼底下。

    郭阳皱了皱眉,有点莫名其妙。

    首席记者对他来说可有可无,他根本犯不上去找什么关系运营。至于非要说他跟纪大年有点关系的话,那也是因为纪然。但要说纪大年为此就会对他高看一眼,甚至不惜主动为他说话,那也太离谱了。

    但所谓无风不起浪,谣言固然是谣言,但谣言大多始于真相的皮层。想起那日自己曾见到纪然母亲王悦到访赵国庆,郭阳心头就泛起一丝惊疑。

    晚上六点半。

    周冰一家人习惯性地围坐在客厅里,一边喝着消食的咖啡,一边看本市电视台的新闻频道。看完新闻频道的“新闻六点半”栏目,正好与央视的新闻联播衔接上。

    作为巨商之家,周家夫妻对于本地以及国内的时政新闻还是蛮关注的。

    郭琳琳突然出现在电视画面上,周冰讶然道:“爸,妈,这是阳阳的同父异母妹妹郭琳琳,她……她竟然办了一家超市?艾丙联合购物?”

    周定南哦了一声,“我知道这家超市,原先的联华超市嘛!前一段时间因为经营不善关门倒闭,现在改名重新开业,看来是换了投资商了小冰,这是郭阳的妹妹?”

    周冰嗯了一声,心头的好奇更重。

    她去过向阳村的郭家,也多少了解一些郭琳琳的情况,知道她是一家国有宾馆的会计,怎么突然摇身一变成了一家超市的总经理?

    薛春兰在一旁嗤之以鼻道:“免费赠送粮油,这种促销手段其实很幼稚……等着吧,估计明天去的人更多,要挤破头!真搞不懂这些老头老太太,为了一桶油一袋米就站在太阳地里排上几个小时的队,至于吗?”

    周冰还在思量郭琳琳的事,没有听到母亲的话。

    周定南不由苦笑,妻子这种话跟“何不食肉糜”的逻辑大同小异,作为出身豪门、如今也早就超越了小康阶段的社会精英,薛春兰根本就不懂底层人的生活。

    但周定南知道无法跟妻子辩论,也讨论不出什么子丑寅卯来。这些年,薛春兰实际上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大学里教书、业余时间研究学问,简单的社会交往往来接触者亦非富即贵,很少沾染红尘和世俗的东西。

    周定南在外打拼,闯荡下诺大家业,而薛春兰就像是他金屋中藏娇的佳人从不为生活担忧。遮风挡雨的事,有丈夫来做,她没有半点概念。

    周定南意识到,自己对于妻子的这种保护近乎溺爱,这不但让她婚后二十年以自我为中心,还助长了她自私狭隘傲慢骄矜的大小姐脾气。

    关于艾丙联合购物的新闻也就是一分钟的样子,在C市这种北方中小城市,在公共信息平台相对比较单一的当下,电视是大多数人的主要信息来源,因此与周家夫妻同时收看这档新闻六点半节目的观众中就包括郭琳琳的亲朋好友。

    郭琳琳的电话在新闻栏目结束后不断响起,让她应接不暇。尤其是向阳村老家的人再三追问她为什么会变成“老总”,她自觉无法解释,就索性关掉手机不予理会。

    “琳琳,你这回可是出名了……”姚泽楷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我们家琳琳也有上电视的一天!”

    “你还笑?!我都快要烦死了!”郭琳琳跺了跺脚:“电视新闻播出以后,明天来的老头老太太肯定更多,我们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真不知道我哥是怎么想的,做善事也有个节制,平白无故地送出这么多粮油去,凭什么啊?!”

    姚泽楷摆了摆手:“琳琳,我倒是觉得哥的思路是对的,既做了善事,又达到了促销广告的目的,两全其美呢。事实证明,下午和晚上的客流量不就起来了吗?”

    郭琳琳深吸了一口气:“看样子应该是有效果。泽楷,我压力真的好大,我哥把这么大的一摊子交给我,投入这么大,要是我给搞砸了,我怎么向他交代?”

    姚泽楷温和地笑:“琳琳,你行的!要有信心哟。其实我也是现在才发现,我们家琳琳还有经商的天分呢。”

    “琳琳,说真的,我觉得你现在担心的应该是你们郭家的那些亲戚……”姚泽楷沉吟了一下,又道:“你哥对你们家的亲戚深恶痛绝,你可是要把握好,不要做出因小失大的事来!”

    郭琳琳沉默了下去。

    姚泽楷说的正是她的担心之处。

    她上了电视,曝光了艾丙联合购物中心及其背后运营商艾丙联合商贸公司总经理的身份,可以想见,老家那些亲戚朋友肯定蜂拥而至,想要从她身上捞点好处。

    可这是郭阳的忌讳。

    也可以说是郭阳的底线。

    如果让向阳村的郭家人渗透到艾丙购物中来,郭阳肯定会强烈反弹。郭琳琳不是担心自己的职位不保,而是担心因此会破坏自己与兄长之间刚刚建立起来的感情和信任。

    这一切,真的来之不易。

    但手心手背都是肉,对于秉性善良的郭琳琳来说,向阳村的郭家也终归是她的根啊。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