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组和制作方听闻龚雪突然提出临场调换出场顺序,大吃一惊,顿时乱了阵脚。

    龚雪黑着脸坐在贵宾室里,欧阳清和顾超满脸带着笑容站在她的身前,欧阳清轻轻道:“龚小姐,您可是最后的压轴,还安排了您跟观众互动的环节,临场调换,让我们措手不及,马上就要开场了,根本来不及啊!”

    顾超也赔笑道:“龚小姐,您身体不舒服,我已经安排人去请医生过来,您先去休息一会,我想,应该不会影响后面的演出!”

    龚雪摇摇头:“不行,我身体不舒服,坚持不了那么久,你们还是调换一下吧,我先出场,唱完回酒店休息!我也不是故意为难你们,希望你们理解!”

    欧阳清搓了搓手,心里愤怒,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龚小姐,我们之间合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后来日方长,还请龚小姐体谅一下我们的难处!”

    龚雪柳眉一挑,怒道:“欧阳总,你什么意思啊?威胁我?实话告诉你们,我能来参演不过是给唐总一个面子,这种档次的商演对我来说,可有可无!”

    顾超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扭头望向了一旁的郭阳。

    龚雪突然变脸,打着身体不舒服的旗号,但实际上鼎文的人也弄清楚了个中原委不过是郭阳不知为什么惹着了龚雪,让龚雪心里大不爽,就开始故意出难题。

    项晓东坐在那里看热闹,他心里暗暗冷笑,且看郭阳怎么收场。

    龚雪是压轴出场的大牌,与他一起撑起了本场商演的两面大旗。若是龚雪出了问题,这场商演就算是砸了一半。那些冲着龚雪来的买了高价门票的追星族,若是看不到偶像出场,肯定会乱了套。

    郭阳坐在那里面色平静,心里却颇无奈。

    他当然明白龚雪为什么会突然犯毛病,大牌女星的架子和尊严,小女人想要得到某种东西没有得到的小性子,混杂在一起爆发出来,就是眼前这一幕了。

    可他说得是实话,他所有的版权包括后续创作都已经全部签给了鼎文传媒,根本无法跟龚雪合作。

    如果……如果他现在不是鼎文传媒的董事和股东,单纯是鼎文传媒的签约作者,他也懒得理会龚雪的小性子。可问题不是。

    郭阳定了定神起身来走向龚雪。

    欧阳清和顾超赶紧让开位置。

    郭阳望着龚雪,龚雪嘴角轻挑冷漠以对,两人对望着,却没有擦出半点火花来。

    “欧阳总,你们先回避下吧,我想跟龚小姐单独谈一谈。”郭阳的声音无比的平静。

    欧阳清和顾超迟疑了一下,还是依言招呼着众人都退出了贵宾室,室内就只留下郭阳龚雪和龚雪的助理晓萍。项晓东临出门的时候向郭阳投过幸灾乐祸地一瞥,准备看郭阳和龚雪彻底闹崩了的好戏。

    实际上,韩颖也有点担心。她跟随郭阳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知道郭阳外圆内方,表面上的平和背后是骨子里的暗藏刀锋。

    让他和龚雪单独谈……会不会适得其反,彻底翻了脸啊?

    她扯了扯欧阳清的胳膊,面上的担忧溢于言表。欧阳清无奈地耸耸肩,事是郭阳惹出来的,而且他还是公司的老板之一,自然要由他来处理,还能怎么样?

    欧阳清扭头扫了顾超一眼。

    顾超明白欧阳清是什么意思,马上组织应变和救场,做好龚雪罢演的准备。

    龚雪冷冷望着郭阳,心里其实有点惊疑。欧阳清这些人竟然这么听郭阳的话,让她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郭阳走过去坐在了龚雪的边上。

    龚雪赌气式地往一边挪了挪屁股,面若冰霜。

    郭阳忍不住笑了:“龚小姐为什么生气,我心里很明白。但是我说的也是大实话,我个人来说,真的无法跟龚小姐合作。因为我的所有原创歌曲版权包括后续创作,都签给了鼎文公司,我要是跟你合作,那就是违约。”

    龚雪根本不信,她撇撇嘴,不予回应。

    龚雪在歌坛闯荡五六年,还没听说过有哪个原创作者将自己如此打包签给某家公司的,这跟卖身契有什么区别?

    “看来龚小姐是不信了,但我说的是实话。”

    龚雪冷冷一笑:“实话也好,假话也罢,都无所谓了。你跟我说这些干嘛?我早说了,我身体突然不舒服,想要调换一下出场顺序,仅此而已!”

    “好了,我也不跟你扯,你把欧阳清叫进来,如果你们不同意调换出场顺序,那么,对不起,我就只能罢演了!”龚雪挥了挥小手。

    郭阳皱了皱眉,他完全小视了一个大牌女星的强悍个性和她常年被人追捧所滋养出来的各种骄矜傲慢。

    “龚小姐,你可是跟鼎文传媒签了演出合约的,公司也已经向你所在的天都公司以及你本人支付了高额的出场费,你这样无理罢演,难道不怕我们追究你的法律责任?!”郭阳的声音变冷。

    龚雪冷笑起来,霍然起身,胸前波澜陡然起伏:“好啊,那就告我吧!来,告我!!”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道:“龚小姐,你可是要想清楚,罢演不仅会给天都公司和你本人带来经济损失,还会大大损伤你的人气!既然龚小姐一意孤行,那么我们也只好在演出前紧急召集一个新闻发布会了,告诉媒体和大众,此次罢演事件,完全是龚小姐本人无理取闹耍大牌所致!”

    “不要再说什么大多数观众都是冲你龚小姐来的了……我们会公开承诺,愿意留下观看演出的我们依然欢迎,不愿意留下的,我们会全额退票,不打折扣!”

    “请龚小姐想清楚,你的罢演,会让喜欢你的人多么失望!”

    “另外,以后我们鼎文传媒会不再与你合作……即日起对你全面封杀!”

    郭阳的语速很快,字字如刀。

    龚雪俏脸骤变,她扬手指着郭阳:“你……你……无耻!”

    如果鼎文传媒当真提前紧急召集新闻发布会,宣布龚雪罢演,不管是出自什么原因,鼎文这边肯定会受到损失,但龚雪和她所在的天都公司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郭阳轻笑一声:“怎么能叫我无耻呢?是龚小姐单方面要撕毁合约,无理取闹要求罢演,我们还能怎么样?”

    龚雪嘴角哆嗦着,突然眼眸中光彩叠生,她定了定神嗤笑道:“你是谁啊?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还大言不惭要全面封杀我……你以为你是谁?鼎文传媒让你说了算?”

    鼎文传媒是业内大鳄,影响力广泛。业内的商演和诸多公共活动,至少有半数与鼎文传媒的身影渗透其中。如果跟鼎文传媒彻底撕破脸皮,遭遇对方封杀,对龚雪来说当然是一场灾难。

    但龚雪瞬间的震惊之后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完全是被郭阳唬住了:他算哪颗葱?鼎文老板唐根水跟她私交不错,就算是她这次罢演、跟鼎文闹点不愉快,也不至于要到封杀的严重程度。

    郭阳依旧是云淡风轻地笑:“龚小姐,鼎文传媒当然不是我说了算,但这点事尤其是封杀一个歌手,也不算什么大事,我还能做得了主!”

    郭阳转身走去,将贵宾室的门霍然打开,正在门外偷听的欧阳清和顾超面色尴尬地显出身形来,郭阳指了指欧阳清:“欧阳总,你来跟龚小姐继续谈吧,我的话该说都说了,言尽于此,请龚小姐自己决断!”

    说完,郭阳扬长而去。

    ……

    没有人知道欧阳清跟龚雪谈了什么,但十几分钟后,欧阳清就面色兴奋地走出贵宾室,示意导演组一切正常,马上准备开场。

    在开演之前,郭阳都没有再回贵宾室。

    华美妍也好,项晓东也罢,都摸不准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龚雪的怨气和傲慢会骤然间就烟消云散了。

    项晓东翘着二郎腿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斜眼看着俏脸上云散风收妩媚动人的龚雪,心头泛起某种惊异和失望。

    龚雪的个性很强,作为一线女星,脾气更大。可她搅闹起的风波还没有完全展开就落了空,有点不正常。想当初某次在沪城的演出上,同样是主办方触怒龚雪,她当场罢演不顾而去,对方也无可奈何。

    至于后面法律层面上的索赔,旷日持久,拥有天都公司法律团队支持的龚雪根本就不在乎。

    演出在七点钟正式开场,当场中喧闹的掌声和鼓噪声伴随着铿锵激昂的音乐声一起传进贵宾室时,开场歌手华美妍华丽盛装登场,郭阳也慢慢踱步进来。

    距离龚雪和项晓东出场的时间还早,他们要在最后压轴。郭阳的出场时间在中段,前面还有七八个歌手。

    龚雪正在做最后的补妆。她的御用化妆师和助理晓萍围着她,小声说着什么,见郭阳进门,龚雪眼眸中掠过一抹无言的复杂。

    欧阳清跟她讲明郭阳的真正身份是鼎文传媒的董事和第二大股东,龚雪这才意识到郭阳的话不是虚言恫吓,当然她满腹的怨气同时也消散一空了。

    既然鼎文传媒是郭阳“自己的公司”,那么,郭阳不肯与作为竞争对手的天都公司的头牌花旦龚雪合作,也属于情理之中。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