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排完已经午后。郭阳没有留在体育场直接回了酒店休息,韩颖无奈,只好按照欧阳清的吩咐,带着一辆车跟着郭阳返回酒店,等晚上开演前再来现场。

    当然,彩排后返回酒店休息的还有项晓东、龚雪和华美妍。不过,这三人是大牌明星,郭阳一个刚出道的新人架子和排场也这么大,让不少参演歌手和工作人员在背后议论纷纷。

    实际上,郭**本不是摆谱,他是着急返回酒店跟远在C市的郭琳琳通电话,艾丙联合购物中心开业进入了倒计时,还有不到十二个小时就开始试营业,有很多突发状况郭琳琳不知道如何处置,要郭阳亲自决策拍板。

    郭阳一直在鼓励郭琳琳大胆放手去管理,艾丙超市这边,无论将来发展得多大,郭阳都准备交给她去运营,她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成长和成熟起来。郭阳知道这有一个过程,他需要做的就是鼓励和掌控大局,引导郭琳琳将这个成长的过程尽量缩短。

    实际上郭琳琳还是有点紧张不是管理这么多人紧张,而是担心超市开业后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一旦亏损运营,会对不住哥哥的信任。

    跟郭琳琳通完电话,郭阳随便去酒店餐厅吃了点东西,然后就洗了澡大摇大摆地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他还在房间里沉得住气,韩颖却在酒店大堂里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演出虽然是晚上七点才开始,但六点前所有演职人员都要就位了,这不仅是导演组的要求,也是正常商演的正常规律。可郭阳却迟迟不出门,韩颖又不敢打电话催,只能自个儿干着急。

    好不容易盼得郭阳出门,韩颖这才如释重负,一边吩咐司机准备车一边给现场总导演欧阳清打了电话。

    舞台一侧的贵宾休息室里,龚雪向项晓东扫了一眼,轻轻道:“老项,你们家这位新人也忒牛了,都这点了还不出现,难道他不用化妆的嘛?”

    项晓东笑着耸耸肩:“谁知道呢,管他呢!”

    龚雪眨巴眨巴眼,心头的疑惑更深:“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鼎文传媒的人竟然这般迁就他?!”

    坐在一旁的华美妍神色平静,她已经从欧阳清口中知晓了这位新人艾丙就是前番找她求助的郭阳,而且也知道郭阳是鼎文传媒的执行董事和第二大股东。

    休息室的门被推开,郭阳缓缓走入,背后是数十双拥挤在休息长廊上的普通歌手和工作人员那充满惊讶和嫉妒的眼眸在盯着。

    贵宾休息室是留给龚雪、项晓东、华美妍等大牌歌手的地方,可郭阳一个新人何德何能也有资格进去?他凭什么呀?!不少参演歌手心里头那个不满就不用提了。可这是主办方和组织单位的安排,他们也无可奈何,只能私下里抱怨嘀咕两声。

    龚雪眼眸中掠过一丝奇色。

    郭阳在韩颖的陪伴下走进休息室,平静深邃的目光首先投注在项晓东的身上。项晓东面色变幻,稍稍迟疑了一下,还是勉强笑着起身来主动向郭阳打了一个招呼。

    郭阳点点头。

    华美妍笑吟吟地起身来,扭腰摆臀走过来:“郭先生,还记得我吗?我叫华美妍。”

    郭阳凝望着一身黑色晚礼长裙曳地画着冷色调妆别有一番异域风情的华美妍,朗声一笑:“华美妍小姐,上次的事,还没有当面向你道过谢呢,这样,等演出结束,我请你吃宵夜。”

    华美妍咯咯娇笑着:“吃饭就不必了,以后别不记得我这个朋友就成!对了,周小姐可好?”

    “小冰很好,谢谢。”郭阳笑着跟华美妍握了握手。

    华美妍紧紧握住郭阳的手,美丽的眸子里热情洋溢且又意味深长。

    郭阳和华美妍坐在一起谈笑生风,将龚雪和项晓东视若无人。龚雪坐在那里柳眉轻挑,心里的不满情绪越来越重。尤其是看着郭阳和华美妍状若亲密的样子,心里还有点不舒服。

    对于这个从H国来的美艳女歌手华美妍,龚雪其实颇有几分警惕。因为两女风格类似、唱功不相上下、颜值更是在伯仲之间,都是走玉女路线。龚雪很担心华美妍在华发展,会危及到她天后巨星的地位。

    “什么时候给我也写首歌?”华美妍挥挥手,凑了过去:“就像是你那首有一种爱叫做放手那样风格的……”

    “没问题,我争取为你量身定制一首吧。”郭阳答应得很爽快,一则是为了答谢华美妍的人情,一则是华美妍在华发展签在了鼎文传媒,他给华美妍写歌不算违约。

    “那就多谢啦!”华美妍喜笑颜开侧着身双手托着腮望着郭阳,从项晓东和龚雪这个角度看过去,两人几乎是身贴着身无比的亲密。

    项晓东倒也没有什么,龚雪听了两人的对话就气得樱唇颤抖脸色变得铁青。

    她不是吃醋而是真生气。作为有眼光的资深歌手,她对市场的判断和观众听众心态的把握还是超乎一般歌手,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郭阳这种偏向抒情城市民谣的歌曲风格非常适合她,也切合这个市场未来的发展方向。

    所以她彩排结束后就主动找上郭阳,要跟郭阳合作,让郭阳为她写歌,如果能作为她的御用作者就是最好不过了。但郭阳却干净利落地回绝了她,不给她半点面子。

    如今听闻郭阳如此爽利地答应给华美妍写歌,无论是作为天皇巨星的骄傲,还是作为普通女子的嫉妒,亦或者是对于竞争对手的排斥,都让龚雪怒不可遏,险些当场发作起来。

    看龚雪脸色不对劲,项晓东皱了皱眉。

    他扭头看看郭阳和华美妍,又扫了一眼身边的龚雪,突然泛起某种古怪的念头:“难道吃醋了?不会吧,龚雪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从来都是拒人以千里之外,怎么会为刚刚认识的一个新人歌手吃味?”

    但他清晰地看到龚雪面部太过明显的情绪变化,以及那眸光中投射出来的不经掩饰的熊熊妒火。

    我勒个擦!项晓东顿时感觉匪夷所思,这分明有点莫名其妙啊!

    更有甚者,龚雪竟然霍然起身,莲步轻移,面色平静地走向郭阳和华美妍,尔后站在两人对面的红地毯上瞬间笑容绽放如同百花盛开:“说起来,郭先生能不能也给个面子,给我写首歌呢?我跟华美妍小姐的要求一样,就是有一种爱叫做放手那种类型的就可以,抒情民谣。”

    龚雪说着也走向郭阳身边,在郭阳的另一边沙发上坐下,与华美妍一左一右将郭阳夹在其中,各各是巧笑倩兮眉目如画,这种风情旖旎的场景让项晓东和休息室内几个经纪人兼助理看得目瞪口呆。

    龚雪不相信自己能输给一个从H国来的女歌手。不就是卖-弄-风-骚-嘛,尼玛作为影视歌三栖明星的老娘,连秦淮河畔的老鸨子都演过,还怕你一个不知道水深水浅的外国小娘们?

    龚雪一脸清纯的笑容,她将自己娇柔的身子微微贴向了郭阳,侧着头几乎半靠在了郭阳的肩膀头,声音微微有点发嗲,这一丝丝的嗲意拿捏得恰到好处,多了就失了身份、而少了就不够勾搭的火候:“好不好嘛?!”

    郭阳嘴角一抽,一时间有些啼笑皆非。

    郭阳缓缓转过头来,神色平静,目光清澈,他笑吟吟地凑近龚雪,几乎要与龚雪画了浓妆的俏脸面贴面了,龚雪心头一颤,下意识地往后仰了身子,不着痕迹地避了过去。

    “可以啊,龚小姐,只要你能放弃天都公司与鼎文公司签约,不要说一首歌,就是十首百首也不成问题!”

    龚雪眼珠子一转,双手抱在胸前,将胸前的波澜推得更加生动,笑容中带着一抹媚意:“我个人跟郭先生合作,与公司没有关系吧?”

    龚雪所在的天都公司是业内另外一家大公司,影响力不亚于鼎文传媒。

    郭阳笑了笑:“这个,真的是很抱歉!我个人无法跟龚小姐合作!”

    龚雪的脸色当即沉了下去,变得有点难看。她以为自己放低女神的身段,主动攀交,已经算是给足了郭阳面子,但郭阳竟然还是无视甚至是践踏她的尊严!

    龚雪拂袖转身冷冷道:“看来是龚雪高攀不上了,那就算了!”

    龚雪沉着脸没有归座,而是径自出了贵宾室,沿着长长的回廊大步走向门外,看看左右无人,她恼火地从自己随身的手包里取出一包细长的女士香烟来,打开点上一根深吸了一口,俏脸上浮荡着浓浓的羞愤之色。

    她的助理晓萍急匆匆追了出来,见她躲在外边抽烟,吓了一跳,赶紧探出头去左右张望见没有外人方才如释重负道:“姐,你吓死我!要是被记者拍到你抽烟,那可是不得了啊……”

    龚雪是偶像派玉女明星,一向走清纯路线,塑造出完美无瑕的女神形象。女神怎么能有抽烟酗酒这种不良嗜好呢?一旦被抓怕到,龚雪的形象就要大受影响。

    龚雪没好气地跺了跺脚:“怕什么?这是后场,不会有人的。对了,晓萍,你去跟鼎文的人交涉,就说我身体不舒服,让导演组把我的出场顺序调到前头,我唱完咱们就走!”

    晓萍吃了一惊:“调换出场顺序?姐,这不好吧?”

    临场调换顺序无疑会打乱整场演出的秩序,给导演组和制作方带来极大的麻烦。晓萍没有想到龚雪会提出这种要求。

    龚雪冷着脸:“告诉他们,要么调换顺序,要么老娘我不唱了,让他们看着办!”

    “为什么?老娘不爽,就想换,咋的不成?!”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