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上午的彩排,郭阳去得挺晚。他出场的时间在后半段,没有必要去得太早。他刚出了酒店的大门,顾超就一脸媚笑地迎了上来:“郭董,我带车接您去彩排现场……其实以您的身份,不用参加彩排也是可以的,导演组那边我已经打了招呼。”

    顾超的神态毕恭毕敬,一扫昨日的傲慢骄矜。而从他谄媚的姿态中,并看不到半点因为昨晚酒宴而产生的负面情绪。

    郭阳淡然一笑:“我有什么身份?我来深城参演,不过就是一个普通演员,该彩排就彩排,搞什么特殊?你不用接我了,从酒店到体育场也不远,我顺路走一走,也看看风景。”

    郭阳扫了顾超一眼,也没有给他面子,径自抬步走去。

    演出所在的深城体育场距离他下榻的酒店也不远,大概一公里左右的样子。郭阳信步而行,身影飘逸。顾超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将眼眸中的羞愤掩饰了过去,狠狠地跺了跺脚,扭头上了黑色的奔驰车,没好气地吩咐司机开往体育场。

    晚会的时间不长,两个半小时的样子,晚上7点开始,九点半左右结束,据说两万张门票已经全部发售完。参演的男女歌手至少有一半是三线,80%都是鼎文旗下,真正具有市场号召力的还是项晓东、龚雪这两位男女一线歌手,当然还有来自H国的女歌手华美妍。

    郭阳来到体育场外围,入口处竖立着上述三位歌手的巨幅海报,项晓东居中,龚雪和华美妍一左一右。而不少明显是追星族的少男少女们已经开始渐渐聚集,试图进入体育场观看彩排,却被保安和当地警方派出的警员所阻。

    韩颖焦躁不安地等候在门口,马上就要到郭阳彩排了但他还是没有来,想起导演组的抱怨,韩颖忍不住苦笑起来。如果郭阳是普通的歌手也就罢了,但奈何他是公司老板之一、而且看样子对商演的兴趣也不大,她想催都不敢。

    见郭阳慢吞吞地走过来,韩颖如释重负,一溜烟跑过去喘息道:“郭董,您可来了,都在等您呢。”

    郭阳哦了一声,就跟着韩颖走了进去。

    体育场正中央搭建的宽大舞台上,导演组和制作方以及相应的工作人员各就各位,台下则围拢着不少参演歌手。这些名气各异的歌手三五成群凑在一起议论纷纷,项晓东一身雪白的演出服站在那里颇有几分鹤立鸡群的味道,他的身边也站着一个娇艳妩媚的高个女子,穿着紫红色的长裙,画着浓妆,郭阳认出这就是如日中天的女歌星龚雪。

    项晓东正在与龚雪低头交流,眼角的余光发现了郭阳进来,本想过去打个招呼,突然又觉得掉架子,就止住脚步,凑在龚雪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龚雪猛然抬头望向了脚步沉稳神色平静慢慢走向舞台的郭阳,目光在郭阳身上停留了片刻便又挪了开去。最近冒出一个原创歌手名叫郭阳的,几首歌火爆得不行,龚雪是这个圈子里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人,自然听说过郭阳的名字,出于好奇,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只是鉴于龚雪在这个行业的地位,她对郭阳的兴趣也就略微关注而已。

    大多数歌手都望向了郭阳,不少人眉头紧皱。

    本身郭阳来得就晚,让他们等着心里就有点怨言。再加上这种正式的大型演出,郭阳不换演出服,不做发型,也不化妆,就这么穿着白色的休闲衬衣和深蓝色的牛仔裤随意出场,实在是有点草率。

    龚雪柳眉一跳,侧首向项晓东道:“你们公司旗下这位新人派头不小啊,竟然比我们俩来得还晚,而且还这么随意……看样子,个性挺强的吧?”

    项晓东想了想,笑道:“我对他其实也是一无所知,不过,据公司的人说,他基本上不同意参加公司的商演,写歌唱歌纯属爱好,严格讲也不算我们这个圈子的人对了,他现在艺名叫艾丙……”

    项晓东没有透露郭阳作为鼎文传媒第二大股东的身份,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说,郭阳既然不愿意曝光,他又何必多管闲事呢?

    “艾丙?”龚雪哦了一声:“竟然有这样的新人?我还是头一次听说。不过,他那几首歌确实不错,打动人心,市场上销售火爆也在意料之中。这人挺有才华的。”

    或许是项晓东的话真正勾起了龚雪对郭阳的好奇,龚雪这才重新将目光投射在站在舞台上正准备进入彩排状态的郭阳。这个时候的郭阳头上戴了一顶白色的棒球帽,帽檐压得极低,脸上还戴了一副宽边墨镜,如此一来,除非是面对面,熟人也认不出是郭阳来。

    本次演出安排了郭阳三首歌,其实本来是两首,后来又加了一首新歌爱冰人。而项晓东和龚雪以及华美妍也不过是每人三首歌,这样的安排实际上让其他歌手心里颇有怨言。

    就是导演组也想不明白。但上头明令交代,谁也不可抗拒,只能这样排演。

    音乐响起,郭阳略有些嘶哑和充满磁性的男中音在全场泛起,有一种爱叫做放手的凄婉旋律回荡在体育场的上空,在场歌手和工作人员都忍不住为之动容。

    龚雪眼眸中掠过一丝赞赏,郭阳一开口,她没有关注郭阳的唱功和唱腔,而是听出了他满腹的情感和心灵上的共鸣。这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年轻男人龚雪心道,再次投向郭阳身上的目光变得更加清澈深邃起来。

    只是龚雪心头却真是有点好奇:为什么郭阳不趁着自己的歌一炮走红这种千载难逢的成名机会,却非要甘心躲在幕后不出头?本来这次的商演曝光率很高,央视都要进行录播,南方省电视台更是要现场直播,可这小子好把自己隐藏得密不透风,好像做贼一样,到底所谓何来?

    鼎文旗下的歌手夜狼站在舞台一侧等待出场,心情更加复杂。接到公司授权和通知,郭阳的新歌爱冰人今后将由他进行演唱,而今天的演出也将由他和郭阳联袂合唱,对于夜狼这样刚出道苦无出头机会的新人来说,这无异于天上掉馅饼了。

    郭阳的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和南山南串在一起唱完,爱冰人极为独特的旋律一起,夜狼就深吸了一口气,在现场导演的手势指挥下,大步走进场中。

    很显然,这首歌依然是城市民谣的风格,而经过了著名作曲和编曲二木的润色,旋律更加圆润流畅。

    郭阳弹着吉他,向夜狼微微颔首致意。

    夜狼报以感激的微笑,抓住话筒朗声道:“下面,由我和艾丙先生共同演唱艾丙先生最近写的一首新歌爱冰人”

    夜狼开唱,他的嗓音与郭阳截然不同,清风明月,字正腔圆辨识度很高,显现出扎实的演唱功底和相应的技巧,郭阳在一旁弹着电吉他伴唱,不由暗暗点头,这首歌的意境与夜狼的嗓音条件相得益彰,只要推广得好,很容易流行开去。

    没有你

    没有你我的世界会不会太荒凉

    没有你

    没有你我的灵魂会不会太迷网

    为了不破坏夜狼演唱这首歌的整体美感和风格,在导演组的建议下,郭阳只演唱其中这四句,这就像是明月过山岗、清风拂大江优美画面中的一抹空旷深邃的波澜,衔接得非常完美,令人听得非常舒服。

    “好!”龚雪第一个带头鼓起掌来,其他歌手和工作人员也纷纷热情地鼓掌,这首歌由夜狼和郭阳合唱确实比独唱更合适,更容易直抵观众的心灵深处。

    彩排结束。

    郭阳下台来急匆匆准备离开,他不想跟其他歌手有什么接触和交流。一个身穿紫色长裙娇艳无双的女孩盈盈走了过来,挡住了他的去路,女孩笑吟吟地:“郭先生你好,我叫龚雪!”

    龚雪主动伸出了自己雪白纤细的小手。

    这双手五指修长,晶莹剔透,仿佛是被精雕细琢后的完美。

    郭阳摘下宽边墨镜,笑了笑,也伸出手去跟龚雪握了握:“你好。”

    龚雪笑着指了指一侧的空场:“我们能不能谈一谈?”

    郭阳迟疑了一下,还是主动走了过去。

    “郭先生的几首歌我都有听,也都很喜欢,我想……”龚雪美丽的眸子里光彩闪烁:“我想能不能请郭先生专门为我写几首歌呢?”

    郭阳笑了笑:“不好意思,龚小姐,我跟鼎文传媒有合约,我写的歌版权都归于公司名下,所以,很抱歉了!”

    龚雪哦了一声,有些失望:“其实,我可以付郭先生高价的……而且,我还真没有听说哪一个原创作者会将后续所有的创作版权都交给一家公司……”

    郭阳耸了耸肩:“其实不是价格的问题,而是我跟鼎文传媒的关系呢……有点复杂,这个事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所以抱歉了!对不起,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郭阳说完转身就走,明眸皓齿的龚雪呆了呆,忍不住面色微微涨红,有些羞恼。

    她在圈内的地位摆在这里,本人又是出了名的大美人儿,平时围绕追捧在她身边的人不计其数,哪怕是京城那些豪门子弟都为了博她一笑而绞尽脑汁,结果她放低身段主动找郭阳这样一个新人谈合作,郭阳却半点也不给面子。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