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清此刻有点后悔,早知如此,就不让郭阳出席今晚的宴会了。

    所有人都盯着郭阳看。

    韩颖在一旁有些担心地扯了扯郭阳的胳膊,她倒不是担心郭阳会上顾超的套去喝这一轮的拜山头酒,而是担心郭阳会暴怒而去。

    郭阳却笑了,他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耸耸肩:“既然有这种规矩,那我这个新人也不能不懂规矩是不是?服务员,帮我倒酒,在座六个人,每人三杯,一共十八杯是吧?”

    “倒酒!”

    郭阳竟然真的要喝一轮酒打一圈,欧阳清和韩颖都吃了一惊。十八杯酒啊,就是换成小杯,也足足有两瓶上下的样子,海量的人也会被放趴下。

    顾超眸光闪亮,拍了桌子一下:“好,郭老弟爽快!来,倒酒!”

    项晓东嘴角一抽,却是沉默了下去。其实把郭阳喝趴下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通过顾超的羞辱试探郭阳的来历背景。

    项晓东暗暗向欧阳清投过关注的一瞥,见对方脸上挂着勉强的笑容,却是没有阻拦。

    其实不是欧阳清不想阻拦,而是郭阳深沉如刀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掠过,让他把一肚子的话都给咽了回去。

    十八个小高脚杯里倒满了酒,摆在了酒桌上。

    郭阳似笑非笑地望着顾超:“顾经理,可以了吗?”

    顾超故意向郭阳竖起了大拇指:“郭老弟,豪爽!”

    郭阳面不改色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就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他用最短的时间、以极飘逸的姿态,将十八杯红酒干了下去,毕竟两瓶干红下肚,刚毅儒雅的面孔上渐渐升腾起两团酡红来。

    欧阳清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这位二老板的酒量真的是……海量到了无法用语言来赞美的程度了。但这与酒量无关,郭阳明知顾超和项晓东心怀不善还心甘情愿地上套,这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郭阳放下最后一个酒杯,挺直了腰板。

    他向顾超凝望过去,目光凛冽:“好了,顾经理,今天我按照你的规矩喝了一轮拜山头的酒,那么,我们就来说说我的规矩!”

    郭阳的声音冷漠如冰山:“你没有听错,就是我的规矩!”

    欧阳清嘴角哆嗦了一下,知道郭阳终归还是爆发了。

    韩颖却心内泛起一丝的小兴奋,其实她早就看不下去了,郭阳是什么身份呀,为什么要被顾超这样的小人骑在头上拉屎拉尿?

    项晓东愕然。

    顾超也有点错愕,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郭阳,嗤笑道:“你的规矩?什么规矩?你在说笑话吧?不过,郭老弟,这并不好笑!”

    郭阳缓缓起身来,身形凝立不动如山岳:“我从来不说笑话。你听好了,我的规矩是你向我敬酒,我喝一杯,你喝一瓶,我喝多少杯,你就喝多少瓶,不打折扣、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顾超张大了嘴,忍不住呸了一声,拍案而起:“你疯了!你算什么东西,我凭什么按照你的规矩喝酒?!”

    “是吗?那你可是要想清楚了,我的规矩是不容人回绝的,你今天要是不按照我的规矩喝酒,那我就只能对不住你了!”郭阳的声音不带一丝怒气和烟火气:“欧阳总,既然他不懂规矩,那就怪不得我了!”

    看郭阳已经撕破了脸皮,欧阳清再也坐不住了,他赶紧起身向郭阳陪着笑脸恭谨道:“郭董,您看这事闹得,实在是……”

    欧阳清这句郭董一出口,除了韩颖之外满座皆惊。

    韩颖坐在那里幸灾乐祸地望着惊愕失措的顾超道:“顾经理,忘记跟你说了,郭董可是公司的执行董事,持有公司35%的股权呢……顾经理,老板让你喝杯酒是看得起你,你就从了吧。”

    项晓东张大了嘴,半天没有合拢。

    郭阳竟然是鼎文传媒的执行董事?其实单单一个执行董事的身份,还不至于让项晓东忌惮,但关键在于郭阳持有鼎文传媒很大份额的股权,是仅次于唐根水的大股东,说穿了就是鼎文传媒的老板之一。

    他虽然跨入了一线行列,但地位却不稳固,这个时候更不能少了鼎文公司的力捧。而鼎文传媒在圈内是举足轻重的大公司,一旦跟公司闹了不愉快,项晓东也很难在这个圈子里继续混下去。至少,不会再混得如此顺风顺水。

    顾超脸色变得煞白起来,他站在那里神色僵硬、姿态僵硬,眼前一阵发黑,几乎站不稳了。

    欧阳清这样的高管并不能直接决定他的命运,但郭阳却不是公司高层而是老板,唐根水再器重他,也不可能为了他一个高级员工而跟股东闹分裂。

    如果鼎文传媒是普通的小公司,以顾超手头上掌握的资源,他完全可以投入其他公司的怀抱另谋高就,但鼎文传媒背景雄厚在圈内翻云覆雨,与鼎文闹翻就意味着顾超无法再吃这碗饭了。

    “我的规矩,你听明白了吗?”郭阳冷漠的声音传进顾超耳朵,顾超身子晃荡了一下,面白如土。

    欧阳清尴尬地笑着打着圆场:“顾经理,向郭董敬杯酒道个歉吧……”

    郭阳断然挥手,凛然道:“我说过,不打折扣,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郭阳端起面前的酒杯:“还要让我先干为敬吗?”

    顾超嘴角哆嗦着,他从服务员手里接过一整瓶干红,面红耳赤地慢慢仰头开始灌酒。这一瓶干红,顾超喝了足足有十几分钟,这强行灌下去的结果就是他打着酒嗝面如红布眼前金星乱冒,再也站不稳,哐当一声就出溜到了桌子底下。

    郭阳冷笑一声,起身拂袖而去。

    韩颖赶紧起身也追了出去,欧阳清搓了搓手,有点无奈地耸耸肩:“你们扶起顾超来吧,找个地方让他醒醒酒!”

    项晓东面色变幻半天也起身来,向欧阳清悻悻地点点头:“欧阳总,看这事闹得……改天我们再设宴向郭董陪个不是吧,我先走了,明天还要彩排,我回去休息!”

    其实项晓东此刻有满腹的疑问想要追问,但他知道郭阳的来历背景欧阳清也未必清楚,就索性压下疑问准备等日后见了唐根水再问个究竟。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