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记者的竞聘重打锣鼓另开戏了。

    北方晨报9月25日早上张贴出来的通知说,报社已经组建成立了首席记者编辑竞聘工作领导小组,由赵国庆亲自挂帅担任组长,整个竞聘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候选人酝酿推荐阶段,由报社党委和报社编委会提出各十人的大名单;二是竞聘操作阶段,候选人填写申报表、发表竞聘演讲,由评委组现场打分,不论资历,择优录取;三是聘任上岗阶段。当选的首席记者或者编辑,经党委会讨论通过后,行文聘任,享受报社中层副职福利待遇,年底执行首席记者编辑的绩效奖金。

    从三人的候选名单扩大到十人大名单,这无疑是给了更多人参与的机会。报社的编辑记者们兴高采烈议论纷纷,不少人更是信心百倍准备参加竞聘。

    郭阳站在人群外扫了一眼通知,摇摇头,笑了笑地转身离去。他上了楼,在走廊的拐角处与李曙光不期而遇。李曙光的脸色有点苍白,眼圈红肿,头发散乱,看得出他昨夜并没有睡好。

    他是悔不当初。经此一事,虽然他还在候选人的大名单上,但竞聘成功的概率却降低了太多太多。而且,他心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赵国庆这么做,就是想要将他排除掉。基本上可以说,他竞聘成功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了。

    郭阳的神色本来很平静,他匆匆与李曙光擦肩而过的身影,落入李曙光眼里,却变成了某种趾高气扬和炫耀性示威。李曙光眸中流淌着阴狠的光芒,紧紧攥住了手,因为用力过猛,锋利的指甲都将皮肤刺破,渗出点点血迹来。

    察觉到身后传来李曙光阴森仇视的目光盯视,郭阳头也不回,他懒得理会李曙光这种心胸狭隘心态扭曲的烂人,在他心里,李曙光本就是微不足道的人,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纯属消耗生命。

    反正郭阳就是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

    郭阳静静地走向自己的办公室,路经赵国庆总编办门口,却见对方正满脸堆笑地陪着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女子走出门来,这女人身材中等、体态丰腴、眉目精致、衣着考究,挽着乌黑油亮的发髻,面上挂着矜持的笑容。

    郭阳礼貌性地向赵国庆点头问好:“赵总!”

    赵国庆微笑颔首。

    中年女子却眼眸中流光一闪,笑吟吟地停下脚步主动向郭阳招呼道:“郭记者是吧?”

    郭阳讶然抬头望着女子,抱以礼貌的笑容。

    赵国庆面露几分古怪之色,他顿了顿,为郭阳介绍道:“小郭,这是市文化局的王局长。”

    郭阳哦了一声,却听女子又笑道:“我是纪然的妈妈,你喊我王阿姨就行了。”

    郭阳真正是吃了一惊,原来竟然是纪然的母亲!他向王悦颔首为礼:“阿姨好!”

    王悦矜持地笑,又深深望了郭阳一眼,转身行去。

    赵国庆一边笑着送王悦下楼出门,一边还扭头扫了郭阳一眼,眼眸中那份古怪光彩看得郭阳有些莫名其妙。

    纪然的身世他是最近才知晓。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纪大年他并不陌生,不过他没想到纪然竟然是纪大年的独生女。而纪然的母亲是市文化局的副局长,与赵国庆相识也不奇怪,只是郭阳总觉得王悦这次来似乎与自己有点关系,否则赵国庆怎么会用那种古怪的眼光看自己呢?

    赵国庆送走了王悦回来,神色更加古怪。他站在办公室门口犹豫了一会,还是笑笑耸耸肩走进去,再无下文。

    纪书记的夫人来得突然,专门说的事更突然。虽然王悦没有明说,但拐弯抹角说了半天,赵国庆怎么还能不明白她的意思?

    王悦就差直接说郭阳就是他们纪家看中的未来女婿,让赵国庆看在纪大年的面上关照一下了。但王悦的用意显然不止于此,她暗示赵国庆帮忙“提醒”一下郭阳,让他以领导的身份给郭阳描绘一幅美好的前景画卷:只要郭阳与纪然结婚,有一个市委常委的老丈人做靠山,他的个人前途还用再怀疑?

    赵国庆有点啼笑皆非,他怎么能去做这种事呢?郭阳不过是他麾下的一个一线记者,下属的爱情和婚姻那是私事,单位和组织上怎能干预?

    办公室。

    郭阳走到眼镜张跟前,轻轻笑道:“主任,我有点私事,想请几天假。”

    眼镜张没有抬头,挥挥手:“你去吧,写个假条,最近也不忙,家里有我和小林还有小孙顶着,没什么事!”

    郭阳笑了笑,突然从包里取出一摞即将开业的艾丙购物超市的代金券来,塞给眼镜张几张:“主任,这是艾丙超市的代金券,我朋友开的,国庆节期间试营业,你们可以去转转!”

    眼镜张扫了一眼,见代金券价值数百元,有点吃惊,他抬头望着郭阳:“你朋友开的超市?什么位置?”

    郭阳笑:“就是原先的联华超市,被我朋友收购,改了名重新营业,在商业区的繁华地段,位置还是不错的!”

    郭阳向眼镜张投过意味深长的一瞥,又转身向林美美笑:“林美美,来,有空去转转,算是帮我朋友捧捧场!”

    郭阳不动声色地又放在了孙小曼桌上一张。

    林美美咯咯笑着接过去,“郭阳,什么都可以买?等价代金券还是广告的噱头啊?”

    “只要超市有的,都可以买,只要你买的东西不超过代金券的价值,一分钱不用掏。”郭阳摆了摆手,笑着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孙小曼没想到自己也有,有点吃惊。她正在织毛衣,抬头扫了一眼桌上面额为一百元的代金券,柳眉一挑,默然又垂下头去,没有拒绝,也没有道谢。

    眼镜张见郭阳给林美美和孙小曼的代金券面额明显比自己的少一半好多,心里就有点舒爽,他笑着抬头向郭阳扬手道:“替我们谢谢你朋友,小郭!”

    林美美也坐在郭阳对桌笑:“郭阳,你最近还炒股不?又买什么大黑马了,说来听听!”

    郭阳可是北方晨报上下有口皆碑炒股赚了大钱的人,最近股市又开始火爆起来,不少人都通过林美美打探郭阳炒股的信息,准备跟风。

    郭阳摇摇头:“我没有炒了,我其实对炒股没有多少兴趣,赚了一次就当是中彩票,见好就收了!”

    林美美撇撇嘴,以为郭阳不肯说实话:“不说拉倒!小气鬼!”

    但林美美就是这种跳脱的性子,她的不满来得快去地也快,没几分钟,她就又娇笑着凑在了郭阳桌上,胀鼓鼓的胸脯儿几乎压在了桌沿上,胸前白花花的一大片看得郭阳有点眼晕。

    林美美跟郭阳小声说了什么,孙小曼没有听清,尽管她已经竖起耳朵在听,她暗暗冷笑了一声,鄙夷地目光从林美美曼妙的身材上掠过,半是嫉妒半是嘲讽地嘟囔了一句“胸-大-无-脑”,好在林美美没有听见,否则两女免不了又是一场激烈的冲突。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