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国庆的神色严肃起来,凝望着田慧泽沉声道:“怎么回事?”

    田慧泽深吸了一口气:“赵总,我刚接到宣传部的电话通知,说是有人给纪委写匿名举报信,说我们报社的干部任命和最近的首席记者竞聘推选,存在暗箱操作和因人设岗……本来匿名举报纪委是不予理会的,但这偏偏引起了纪书记的关注,纪书记大笔一挥,举报信就转给了宣传部。”

    “下午,宣传部的调查组会下来,要求我们现在开始准备材料,把最近两年的中层干部提拔情况以及首席记者的竞聘情况形成书面材料上报。”

    赵国庆的脸色当即阴沉了下去,愤怒地一拍桌案:“真是小人之心!无中生有!放肆之极!!!”

    被举报到纪委,就算是诬告,让纪委和宣传部插手调查,对于北方晨报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而现在正值赵国庆接任一把手的关键时刻,在这种时候冒出这种事来,不仅仅是给晨报脸上抹黑,也是打赵国庆的脸。更有甚者,如果处置不当,直接会影响赵国庆的仕途。

    张玉强也沉下脸去:“查!!好好地查一查!查实是谁无中生有,严惩不贷!!!”

    赵国庆神色变幻良久,挥了挥手道:“老张,你不要受干扰,你还是全心投入到文化周刊的创刊上,这事我来处置。田慧泽,马上准备材料,同时通知纪委的长明书记和孙亮同志,下午陪我一起接待宣传部的调查组!”

    “既然有人在背后煽阴风点鬼火,首席记者竞聘的事先暂缓吧通知各部门、各单位,三天后的竞聘取消,至于什么时候恢复,另行通知!”

    田慧泽和张玉强离开后,赵国庆坐在办公室里余怒未消,目光中怒火熊熊,抓着水杯子,愤愤然摔在地上。

    消息不胫而走。报社内部议论纷纷,很多人都在猜测到底是谁在幕后搞鬼。

    林美美冲进办公室急吼吼道:“主任,郭阳,首席记者的竞聘取消了,听说有人给纪委和宣传部写举报信,说报社干部提拔和本次的首席记者竞聘存在暗箱操作和权力交易,宣传部的调查组马上下来,下午要找有关人员谈话!”

    郭阳一怔:“有这种事?谁吃饱了撑的啊,闲得慌!”

    眼镜张的脸色阴沉,他也是最近两年提拔起来的中层干部:“肯定是我们内部有人心理不平衡吧,有些人就是闲的蛋疼!”

    一向老实巴交中规中矩的眼镜张竟然也爆起了粗口,说明他内心情绪的激动。编办的人已经通知他了,要他下午接受调查组的组织谈话。

    这让眼镜张想起了五年前的一件事。

    因为高级记者编辑职称的竞争,报社也起了一些暗流涌动,记得当时有人也给上头写举报信,虽然最后审查不了了之,但被评上高级职称的三个人,却因此吃了挂面,被免除聘任,损失惨重。

    眼镜张担心自己会受冲击。

    郭阳沉默了下去。这种时候,这种敏感的事,尤其是他还算是涉及的当事人,他什么话都不方便说,还是保持沉默为好。

    郭阳撇开自己的竞聘演讲稿,开始在纸上修改起自己这两天写的一首提名为爱冰人的新歌来。月底在深城的国庆演唱会上,他准备演唱和推出这首新歌,完成歌词修订后他会发给唐根水,由鼎文传媒旗下著名的作曲家二木进行编曲上的润色,然后进行商业包装。

    我奔跑在路上追逐着月光

    月光流淌在我的头顶永远不会隐藏

    我穿过燕子湖畔的阑干听雨

    遇见你

    你眸中的柔情望着我对幸福的向往

    没有你

    没有你我的世界会不会太荒凉

    没有你

    没有你我的灵魂会不会太迷网

    多少个静静的夜我在静静地想

    多少个冬去春来我会默默地望

    想你在那个薄暮时分

    衣袂纷飞仙子般的降临

    在京城那条古老古老的街巷

    月光如水

    那是我们的爱情和理想

    ……

    这是郭阳真正意义上的原创。这是他写给周冰的歌,他想以这首歌来纪念自己和周冰的感情。

    郭阳知道,他擅长的是歌词的创作,在演唱和作曲方面,严格说起来他的水准距离圈内的创作歌手还有点差距。他要在这个领域深入发展,除了个人专业素质的提升之外,公司化、商业性地包装不可或缺。所以他和鼎文传媒的合作,应该是全方位的深度合作。

    这首爱冰人要想火起来,商业推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要选择一个有个性、有功底的歌手进行后续大量的演出登台唱来营造市场氛围。

    郭阳已经跟唐根水敲定了刚出道的鼎文旗下的签约民谣歌手夜狼。郭阳后面会跟夜狼就这首歌的意境和他想要表达的感情进行深入交流,当然作曲也很重要。

    郭阳改完歌词,就给唐根水打了电话过去。现在唐根水的眼里,郭阳已经变成了鼎文传媒最重要的“利润点”之一,谈完这首歌的合作之后,唐根水主动提出来要跟郭阳签长期合作的合同,郭阳没有反对,唐根水这人不错,鼎文传媒的实力也够大,跟鼎文传媒合作对他没有坏处。从今往后,“歌手艾丙”将变成鼎文公司旗下的签约歌手之一。

    郭阳跟唐根水通完电话,他就听走廊的尽头传来赵国庆沉凝的说话声,抬头望去,见赵国庆、报社纪委书记李长明还有党委委员的孙胖子三人陪着几个人走上楼来,他心里定了定神,知道一定是宣传部的调查组到了。

    宣传部派出的调查组由助理调研员毕建国带队,没有派出副部长级的干部出面,这在某种意义上说,也算是赵国庆个人影响力和斡旋的结果了。没有分管副部长出面,没有纪检人员参与,只有新闻科的人下来,算是非正式非纪检的业务调查。

    这与纪检调查完全是两个概念。

    其实宣传部对这种背后煽风点火的匿名举报也极为不满,而举报者一旦被查实,基本上就要被清理出新闻队伍。

    毕建国向赵国庆笑笑:“赵总,根据部里安排,我和新闻科的几个同志下来,做个调查。我看这样,我们一方面看看你们的书面材料,查实一些情况,另外找几个人谈谈话,也算是交了差。”

    赵国庆表情严肃:“我们坚决服从,坚决配合!长明书记,孙亮同志,你们两位就负责与毕部长衔接,一定要按照宣传部的要求,把问题尽快落实查清楚!”

    赵国庆深邃的目光在孙亮身上略一停留,就掠了过去。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