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曙光好整以暇地走进田慧泽办公室,笑:“主任,您找我?”

    田慧泽也笑:“今天的稿子汇总完了没有?抓紧时间报给我,然后我签转,没有太重要的报道任务,早些完成流程我们也好休息。”

    李曙光眉梢一挑:“主任,其他稿子都审完了,只有今天宋市长活动的稿子,我审了后觉得有点问题,就让郭阳重新写去了,我再去催催他!不能因为他一个人,耽误整个审稿流程!”

    田慧泽眼眸中掠过一丝奇异,郭阳和李曙光之间应该没有恩怨和嫌隙啊,但为什么李曙光突然找起了郭阳的茬儿呢?

    田慧泽不经意地笑笑:“他的稿子我看过了,过了吧,没太大问题。好了,你把汇总情况给我,我马上跟值班副总编汇报,大家还等着下班,没有必要搞得太晚!”

    李曙光呆了呆,马上就醒悟过来,原来郭阳这小子竟然真的越过自己找上田慧泽了,真是狂妄!他心里羞怒面上勉强一笑:“主任,其实我还是觉得他的稿子立意有问题,明明是市领导的活动,却搞成了给蓝星集团一家企业唱赞歌,会不会让上头看了不舒服?”

    田慧泽眉头一皱,声音就沉了下去:“宋市长调研民营企业,选择蓝星集团作为重点,自然有市里的政策意图,我们作为新闻媒体,实事求是客观公正地完成宣传报道就是了,不用想太多!”

    “好了,抓紧时间,我还有事。”田慧泽挥了挥手,不再客气,直接下了命令。

    李曙光眸中闪烁着羞恼的光彩,但却不能跟直接领导顶牛反驳。他把所有的怒气都沉淀到了郭阳身上,黑着脸出了田慧泽的办公室,返回自己办公室将所有汇总初审完的稿子又送到了田慧泽那里,等田慧泽签完了字,就又愤愤不平地带着稿子进了值班副总编张玉强的办公室。

    如果是平时,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心态扭曲、潜意识里将郭阳当成了假想敌予以打压,这事就到此为止了。因为哪怕郭阳的稿子有问题,田慧泽都明确表态说可以过审,作为编办的普通审稿人员,李曙光没有资格也不能再说三道四。

    但所谓事不关己关己则乱,也所谓人在某种时刻极容易做出昏头的事。

    李曙光站在张玉强办公桌的一侧,等待张玉强签字认可的短暂时间里,咬了咬牙突然轻轻道:“张总,其实今天有篇稿子我觉得有点问题……”

    本来值班副总编审稿不过是一种形式,顶多就是看看头版上比较重要的稿子,大多数时候,只要部门和编办审核完毕,值班副总编就顺手签字转入制版印刷流程了。

    领导就是领导,如果业务上的事领导也事事亲力亲为,那就不是领导而是办事人员了。

    李曙光冒了这么一句,张玉强哦了一声:“哪篇稿子,我看看。”

    李曙光指了指郭阳的那篇新闻稿:“张总,您看,宋市长调研全市民营企业,但郭阳写的稿子、配发的图片全部都是蓝星集团,整篇报道围绕着蓝星集团这一家企业,会不会产生错误的舆论导向?再者,大家都知道郭阳跟蓝星集团周家的关系,这样做是不是有假公济私的嫌疑呢?”

    张玉强沉默了下去,他快速将郭阳的整篇稿子通读完毕,心里沉吟起来。李曙光的观点其实有点勉强,但也并非毫无根据,倘若非要进行“一加一”的联系,自然有人为给蓝星集团增光添彩的色彩。

    这不是张玉强考虑的重点,他在琢磨,李曙光突然在自己面前“打小报告”,到底是冲郭阳还是冲田慧泽来的?

    张玉强微微一笑:“田主任什么意见?”

    李曙光勉强一笑:“田主任觉得勉强可以过审。”

    张玉强笑了:“那么,小李,你觉得该怎么处理呢?”

    张玉强似笑非笑地望着李曙光,把皮球轻描淡写地又推给了李曙光。

    李曙光难堪地咧咧嘴:“领导,我没什么意见,只是考虑到咱们报社的声誉,给领导提个建议罢了。”

    张玉强缓缓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不过呢,既然都过审了,也没有原则性的问题,这次就算了吧,以后让记者注意一下,尽量避免就是。”

    李曙光呆了呆,这一瞬间,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白白做了告黑状的小人,却也没有达到目的。

    好在他估摸着张玉强是一个谨慎宽容的人,自己在背后的这点小动作,他未必放在心上,也不会告诉田慧泽。

    实际上,这不是张玉强肚量大能包容,而是不屑于跟他一个普通编审一般见识罢了。

    张玉强大笔一挥,就在稿样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李曙光悻悻地离开,心头越来越烦躁。

    他真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张玉强田慧泽这些人会如此偏袒郭阳这样一个没有背景的新人,他却不曾想过半点:这事本来就是他没事找事,自寻烦恼,自作小人。

    李曙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越想越过不去这道坎,就给自己叔叔李国强打了电话。李国强原先是郊县的副县长,后来调任宣传部排序第一的副部长,因为兼着一个市文明办主任的职务,解决了正处级。

    地级市的宣传部,按规制是正处级单位。但因为宣传部长一般兼任市委常委,所以宣传部就约定俗成地升格。但也不是所有的副部长都是正处级,只有李国强这种有兼职的才行。

    宣传部是意识形态的主管单位,新闻媒体都在监管之列。李国强作为第一副部长,主持宣传部日常工作,自然对本市这几家新闻单位非常熟悉。

    接到侄子的电话,李国强第一时间就看穿了他的那点小心思。晨报是本市新闻媒体推行首席记者的试点单位,经过了宣传部的审批核准,他比谁都清楚。自己这个侄子一直野心不小,在晨报也没少打着他的旗号办事,他更是心知肚明。

    虽然李国强不是那种六亲不认的铁面包公,在适当的时候给侄子说句话,在他的前程上扶一把,也不是不可以。但李国强觉得你至少要沉住气,不能太浮躁、太急于求成,参加工作三四年,就想干中层,是不是太迫切了?

    “叔,我有个事,想要找您谈一谈。”

    李国强淡淡一笑:“啥事?该不是你们报社竞聘首席记者的事吧?”

    “是啊,叔,您看我在报社兢兢业业的干,一直没有提拔的机会。如今好不容易有竞聘首席记者的机会了,却又……”李曙光欲言又止。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