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郭阳去报社上班,刚进办公楼就看到告示栏中张贴着“北方晨报关于推行首席记者编辑制度的通知”。不少人围拢在看,议论纷纷,这是一个新生事物,但对于郭阳来说却并不陌生了。

    所谓首席记者编辑,说白了就是一种激励机制,也是一种区别于行政职务晋升的专业晋升渠道。一般来说,业务能力强的记者或者编辑,如果无法解决行政职务,就可以走这条渠道,只要被评上首席记者,在聘期内享受与报社中层干部等同的薪酬福利待遇。

    他只扫了一眼,就抬步上楼,林美美从背后追了上来,扯了扯他的胳膊神神秘秘压低声音道:“郭阳,看到没有,老赵还没上任就开始烧三把火了,首席记者就是第一把火,听说首批编委会推举出来的大名单上有六个人,而这次评审核定的是四个名额,记者编辑各两名,有两个人要被差额评审下来。”

    其实不用林美美说,郭阳对此也耳熟能详。首席记者的操作模式、考评与竞聘模式,没有人比他这个过来人更清楚了。

    郭阳苦笑一声:“林美美,你这些乱七八糟的小道消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林美美撇了撇嘴:“本姑娘自有消息渠道,信不信由你。你可是在大名单上,除了你之外,还有理论部的周政、编办的李曙光,你们三个作为首席记者参加竞聘的首批人选。”

    郭阳无所谓地哦了一声,继续往楼上走。

    林美美有点急了:“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心无肝啊?关系到个人的进步,你怎么一点都不上心?”

    郭阳耸耸肩:“这不是我一个小记者能决定的事,我上不上心有个屁用啊。而且,周政是资深记者,李曙光就在领导身边,而且还是背景强硬的关系户,我怎么能人家竞争?这不是明摆着的嘛,把我一个新人列上就是给人家两位当陪衬的,这还能看不明白?”

    林美美呆了呆,她突然觉得郭阳说得有理,既然是陪衬的话,那就无所谓了。

    郭阳望着林美美有些无奈,既然林美美都得到了消息,那只能说明这消息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难怪刚才几个编辑看着他目光就含有深意,都知道他是要陪太子读书的差额了。

    郭阳知道这首批首席记者的席位与自己无关,他的业务能力再强,也是出道不久的新人,在极度讲究论资排辈的媒体行业,至少现在他还很难竞聘成功。

    所以郭阳对此并不感兴趣,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太多,没有必要在这方面浪费时间和精力,去做无用的尝试。而且,首席记者无非是一个虚名,为大家看重的还是能与中层比肩的收入待遇,而报社这点薪酬待遇对于郭阳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但郭阳却疏忽了最有意思的一点。就算是陪衬,也是一种潜在的威胁。他虽然是新人,但业务能力之强报社内部有口皆碑,而且还深得赵国庆欣赏,从这个角度出发,另外两名候选人周政和李曙光都对郭阳心怀某种警惕和防范。

    周政是老人了,晨报的资深评论员,业务能力也很强。他与眼睛张差不多的年纪,行政职务晋升无望,就只能通过首席记者来改变命运,他对这次的首席记者竞聘之看重可想而知。

    至于李曙光,他是市委宣传部分管副部长的亲侄子,上次中层岗位竞聘失败,这次首席记者就志在必得。有李副部长在任,估计报社要给几分面子。

    但李曙光有一个致命的缺陷,他的文字水准较差,这些年就没有拿出几个像样的稿子来,正因此业务能力弱才被抽调到编办干行政。那么,他要竞聘首席记者就无法回避不能服众的非议问题。

    李曙光自己心知肚明,他一方面仗着后台信心满满,一方面又充满高度的敏感,对于列入大名单的郭阳心生警觉,因为他的敏感,郭阳就变成了他的假想敌。

    李曙光正在办公室瞻前顾后左右思量,赵国庆的电话打了过来:“小李,通知采编上的郭阳,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说完,赵国庆就挂了电话。

    李曙光眉头紧皱起来:赵总突然找郭阳一个记者干什么?有点莫名其妙啊!难道……想起赵国庆对郭阳的欣赏,他陡然间脸色变得无比凝重和紧张。

    按说这种事,李曙光打一个电话通知郭阳就成了,但他却慢慢吞吞走到国内新闻部的办公室门口,推开门,冲着里面伏案写稿的郭阳大声道:“小郭,你出来一下!”

    郭阳一怔,他与李曙光从无来往,他找自己干嘛?

    郭阳起身走过去,李曙光神色凝重地望着他,声音微微有些冷淡:“赵总让我通知你,去他办公室一趟。不过,领导工作很忙,你自己要控制好时间,不要耽误领导的事,知道没有?”

    在郭阳听来,李曙光的态度分明有点莫名其妙的古怪,故意摆着上级对下级、老前辈对新人的教训面孔,显得太滑稽。

    “哦,赵总找我?好吧,我这就过去。”郭阳眼角的余光从李曙光阴鸷的面孔上掠过去,向赵国庆的办公室大步走去。

    李曙光故意带着郭阳走到了赵国庆办公室门口,无意中发现如今排名第二的副总编张玉强也在其中,不由心头咯噔一声,更加不安和焦躁起来。

    郭阳定了定神,敲门走了进去,让李曙光暗暗不满的是,他竟然在进门的同时顺手将赵国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

    “赵总,您找我?啊,张总,您也在!”郭阳面带恭谨适度的笑容,主动问好。

    赵国庆笑着挥挥手:“来,小郭,坐下说话。”

    郭阳也不矫情,坐在赵国庆宽大老板桌的对面椅子上,不过欠着半截屁股,正襟危坐,面上依旧挂着应有的恭谨和某种故意表现出来的敬畏。这是下属对于领导应有的姿态。

    他一直在琢磨赵国庆和张玉强两人一起出面找自己谈话,到底是为了什么,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同寻常的味道啊。

    赵国庆笑:“找你来呢,也没什么大事,算是我和老张找你帮个忙。”

    郭阳愕然。

    “是这样,我和赵总最近商量着要创办一个文化周刊,不同于我们报纸的副刊,有独立的刊号,作为报纸的补充,每周一期,周五与报纸一并发行,主要是传播传统文化,市宣、省宣都审批通过了,刊号也即将拿到,我们想找冯元良大师题写刊名,另外请冯老当我们的顾问……”张玉强笑吟吟地插话:“听说你是冯老的关门弟子,深得老爷子器重,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吧!”

    郭阳这才恍然大悟。

    赵国庆和张玉强要创办文化周刊,提升北方晨报影响力只是表层因素,真正的目的应该是为了增加广告收入,这种周刊可以跳出新闻报纸的束缚,刊登大量广告,吸引不少赞助商,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纸媒盈利的重要渠道。

    郭阳赶紧笑着应下,但说实话,考虑到冯老头古怪的性情和近乎偏执的反对文化产业化或者市场化的态度,老爷子能不能答应下来,他完全没有把握。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