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疾驰在回家的路上。

    初秋的夜晚,凉风习习,郭阳摇下车窗,任凭夜风吹拂着面庞,心情非常宁静。

    当他的那辆白色的桑塔纳2000熄火停在楼下,郭玉玲从郭阳家的阳台上返回客厅,微微有些紧张地望着谢玉芝和郭琳琳道:“婶,他回来了……”

    郭琳琳笑了笑,却是扭头望向了谢玉芝。

    郭琳琳来郭阳家探视谢玉芝,顺便想要把超市最近的情况向郭阳说一说,郭玉玲却非要跟了来。郭琳琳知道堂姐郭玉玲想要干什么,她的态度之所以转变,还是在于那晚彭越主导的跟电视台领导的宴席上。

    郭玉玲发现,这个自己一向看不起的、从来没有将之当成亲属的、只有几面之缘的堂弟,远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穷酸”,他豪阔的现状和精神状态,尤其是他竟然跟电视台的冯琦数次熟稔亲密,让她看到了自己调进电视台的希望。

    郭玉玲是一个非常现实的女孩。一旦她认定郭阳对自己具有极强的利用价值,她马上就开始转变态度。她厚着脸皮跟着郭琳琳来到郭阳家,向谢玉芝红着脸说了几句软话,谢玉芝心性温和、又是长辈,怎么会跟郭玉玲一个小辈揪住不放一般见识?

    郭琳琳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无论郭玉玲怎么样,她始终都是自家的亲戚,这种血脉亲情的纽带,割舍都割不掉。如果郭玉玲态度的转变能带动其他的郭家人,缓和和郭阳母子的关系,郭琳琳是非常乐意看到的。

    谢玉芝知道郭玉玲的紧张尴尬之处,就笑了笑,示意她稍安勿躁,一切有她。

    郭阳推门而入,第一眼就看到了郭玉玲。郭玉玲低着头坐在母亲谢玉芝身边,一只手还紧紧握住母亲的手。郭阳皱了皱眉,一句冷漠的话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你来干什么?出去!”

    如果是在外边,当着外人的面,郭阳或许还会跟郭玉玲等郭家的人虚与委蛇保持着面子上的客气,可在自己家里,他根本懒得掩饰。

    郭琳琳赶紧起身来笑着迎了上去:“哥,你回来了?我和玉玲姐来看看姨。”

    郭琳琳扯了扯郭阳的胳膊,投过央求的一瞥。

    郭玉玲抬起头,她本想说句讨巧的话,但被郭阳冷漠锋利的眸光一扫,当即心头咯噔一声,所有的话都被吓得噎了回去。郭阳身上这个时候发散出的某种威势凛然,让她畏惧不安。

    谢玉芝皱眉斥责道:“阳阳,你这是干嘛?怎么对姐姐说话呢?”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强自压住对郭玉玲的厌恶和不爽,转头望着郭琳琳道:“琳琳,你先坐,我去换件衣服。”

    郭阳进了自己的房间,谢玉芝也追了进去。

    郭玉玲面红耳赤坐在那里局促不安,郭琳琳轻叹一声:“玉玲姐,我哥其实心肠很软,你一会说几句软话,他一定会帮忙的。”

    谢玉芝将郭阳卧房的门关紧,轻轻道:“阳阳,无论怎么说,她都是你的堂姐,她能主动上咱们家的门来……过去的事情,还是算了吧,没有必要揪住不放。”

    “妈,您难道忘了向阳村那些人是怎么对待我们的?过去这么多年,他们对我们母子不闻不问,我们回向阳村参加琳琳的订婚礼,怎么说都是客人,可他们却对我们极尽羞辱,天底下有这样的亲戚吗?”郭阳望着母亲,目光微有激动:“妈,我愿意跟琳琳相认,除了她心地善良之外,主要还是因为她是我的妹妹至于其他的人,还是算了吧,我们没有这样乱七八糟的亲戚,过去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听到儿子的声音斩钉截铁,谢玉芝叹息着:“阳阳,连你爸爸的事我都想得开了,何况是别人?!妈妈最近想了很多,也想得很透彻,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们总不能永远活在过去痛苦的阴影中……我们还要往前看是不是?”

    “妈,你可知道,如果她这个口子一开,今后可能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找上门来……向阳村那些人到底什么德性您又不是不知道!”郭阳一把抓住母亲的胳膊,摇了摇,却从母亲眼眸中看到了一丝宽容。

    “阳阳,你跟琳琳相认了,琳琳可不是单纯的一个人,她身后就是向阳村的郭家,你想要分得那么清楚可能吗?”谢玉芝微笑起来:“其实妈妈感觉很欣慰,也很高兴,因为向阳村的郭家人能把我们母子放在眼里,是因为我儿子长出息、有本事了!好了,听妈一句话,出去好好地,别让人家说我们母子没有肚量!”

    郭阳无奈地仰面吐出一口浊气去。

    ……

    郭阳再次出门,换上了一身居家的运动衫。他坐在了郭琳琳和郭玉玲对面的沙发上,神色平静中带着一丝冷漠。

    郭玉玲红着脸小声道:“兄弟,姐有个事想要求你!”

    郭阳沉默着。

    郭玉玲神色一僵,接下来的话就没有敢往下说。其实她不说郭阳也知道她要说什么。

    “你们家彭科长能耐这么大,你调动工作这点破事,还需要找我吗?”郭阳讥讽一笑:“不过,看在琳琳的面上,我可以帮你打电话试一试,但我人家要不要你,我没有把握!”

    说着,郭阳看了看客厅的石英钟,见才晚上九点,就掏出手机来拨通了冯琦的号码:“姐,睡了没?”

    听郭阳跟冯琦通话这么亲密和随意,郭玉玲骤然兴奋起来。她紧紧抓住郭琳琳的小手来,摇了摇,示意郭琳琳帮她说几句好话。

    郭琳琳伏在她耳边小声道:“玉玲姐,你没看我哥正在打电话给你问吗?沉住气,一定没有问题的!”

    冯琦刚躺在床上准备看会书就睡觉,见郭阳电话打来,就接了起来:“我还没睡,倒是你这臭小子,这两天跑哪去了?等等等,你有什么事先别说,我先跟你说个事。”

    “好,那你先说。”郭阳耸耸肩。

    “你小子那两首歌现在卖得火爆,不少CD店都断了档。现在有不少国内媒体的娱乐版对你很感兴趣,我听说开始四处挖掘你的真实身份,我有个姐们是北方晚报的娱乐主编,她找上我……”

    冯琦的话还没有说完,郭阳就接着电话走到了阳台上,把阳台的门关紧轻轻道:“姐,你应该了解我,我是不可能抛头露面接受采访的,我写歌唱歌不过是业余爱好,要是曝光了,我以后可是没有一天安静日子了……”

    “我知道你提前跟电台和唱片公司的人都签了保密协议,但是郭阳你要想清楚,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你现在都相当于是一只脚跨进了娱乐圈,神秘的歌手会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你的身份迟早会被无孔不入的狗仔队挖掘出来,你可是要有思想准备!”

    “我明白,姐,所以我才尽量不参加商演,尽量不露面。”郭阳苦笑起来:“你就直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给我个面子,接受我姐们的采访,你放心,我会提前跟她讲好,或者你们干脆签一个保密协议,她不会泄露你的真实信息就是。”冯琦咯咯笑着:“你不能拒绝,否则姐会很没有面子!”

    “好了,再说你的事。你找我什么事?”

    郭阳在电话里简单把郭玉玲的事说了一遍,冯琦很爽快地答应下来,她的新闻频道正在扩招,难免会有关系户找上门来,但郭玉玲是不是具备相应的业务素质她心里没有数,不能轻易就答应让郭玉玲进来,只答应郭阳,会面试一下郭玉玲,尔后酌情安排。

    但干不了业务人员,可以做行政或者后勤人员。给郭玉玲安排一个清闲岗位,不过是冯琦一句话的事。

    郭阳把冯琦的手机号码写在一张纸条上,递给了郭玉玲。郭玉玲兴奋地连连道谢,郭阳嘴角一抽,眼眸中的厌恶一闪而逝。

    郭玉玲兴高采烈地拉着谢玉芝的手在客厅里闲扯,这一趟来达到了目的,让她看到了郭阳的能量,相应地,她对谢玉芝的态度就变得更加恭敬和亲热。

    郭琳琳则去了郭阳的卧室,两人简单谈了谈超市最近的运作。因为装修并不复杂,所以基本进入了尾声。新公司艾丙联合商贸也即将注册下来,注册资本金也到了位,而姚泽楷与各路供货商的谈判也达到预期的目标,郭琳琳估摸着十月中旬开业没有问题。

    “琳琳,能不能争取在国庆节期间开业?节假日期间开业,人气会更高,对超市来说更有好处。”郭阳笑。

    郭琳琳沉吟了一下:“哥,赶一赶倒是也可以,不过,我还是觉得挺紧张的,主要是人手不足,还有货源问题。到时候就算开了业,我们货品种类不够,也是一件麻烦事。”

    郭阳目光清澈:“琳琳,让姚泽楷催一催供货商,让他们抓紧供货,必要的时候,可以先支付他们一部分定金。资金你看着调度,实在不够的话,我再给你转账。”

    郭琳琳连连摆手:“哥,不用,资金绰绰有余了,我正要给你报报账呢”

    郭阳笑着摆摆手:“不用报账,我们是一家人,我还能信不过你?琳琳,好好做,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做好了,咱们自己的事业,总比你给人家打工强,你说是不是?”

    郭阳账户上的三百多万现金,用在超市上的统共支出一百六十万。六十万是收购股权的资金,一百万是艾丙联合商贸也就是超市运营商的注册资本金。这一百六十万,足以把这间超市盘活了。

    郭琳琳有些感动,在于郭阳对自己毫无保留的信任,也在于郭阳此番更像是给她和未婚夫姚泽楷量身定制的创业机会:“哥,我会努力的……”

    郭阳握住郭琳琳的手:“琳琳,人手不够就招人!按照我的设想,在超市开业之前,至少提前三天进行宣传,一定要造出声势来,声势越大,超市的客流量就越大,好在这家超市本身就有不少固定的客源,只要超市复业,他们马上就会回流!”

    “琳琳,有一件重要的事我必须要提前交代清楚。”郭阳突然笑容敛去严肃起来:“不要轻易向外人透露公司的投资人是我,哪怕是向阳村的亲戚,都不允许,你知道吗?!”

    郭琳琳一怔,旋即温柔地点点头:“我明白的哥,这一点你放心就是,我们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