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报纸的孟天祥,足足沉默了有十分钟。

    他坐在周家的客厅里,低着头,面对那份北方晚报,这是一份面向全省发行的省级晚报,行政级别比北方晨报高一个层次。而时下还不是后来信息瞬间抵达的互联网时代,发生在异国他乡的重大新闻事件,在国内新闻平台上出现已经滞后了一两天了。

    薛春兰静静地望着孟天祥。

    再次抬起头来的孟天祥,表情竟变得有些心平气和了,他微笑着道:“薛老师,真是侥幸!看来,我和小冰应该感谢郭阳,他虽然胡闹,却无意中救了我们一命啊!”

    这一瞬间,薛春兰都有一种过去那个风度翩翩的学生又回来了的错觉。但经过了这么多事,孟天祥隐藏的本性渐渐暴露出来,那些骨子里的东西,一旦曝光是很难再遮掩了。

    薛春兰笑:“小孟,你能这样想是最好了。”

    “另外啊,老师告诉你,我们已经决定让小冰和郭阳订婚,我会跟郭阳的母亲见个面,然后定一个好日子,时间上虽然还不确定,但应该会在年底之前。”薛春兰决定摊牌了。

    她的声音很平静,但也很坚决。

    与孟天祥和孟家的事,始于她,也应该终结于她。她觉得不能拖下去了,必须要有个了结。

    孟天祥的嘴角一抽,脸色变得苍白下去,但他旋即笑着又道:“薛老师,是这样啊,挺好的,我恭喜郭阳和小冰了。既然这样,我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我还有事,先告退了薛老师!”

    孟天祥急匆匆地起身,又急匆匆地走。

    薛春兰面带笑容,一路将他送到了门口,望着孟天祥走出周家的院落,她嘴角的笑容却敛去。她心里很明白,从现在开始,孟家就变成了周家的敌人,孟家会因此向周家展开疯狂的报复。

    但薛春兰已经想明白了很多事。

    没有什么事能比家人的幸福平安更重要。既然郭阳在女儿的生命中出现,又是女儿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且冥冥中已经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这一次更是以某种荒诞和不可理解的方式,实现了对女儿生命的救赎。郭阳为什么要这么做,没有必要去寻根究底了,重要的是结果。薛春兰因此彻底接纳了郭阳作为自己的家人。

    哪怕日后周家受到孟家的打压,利益有所损失,但这又算得了什么呢?薛春兰想起了丈夫周定南的话,我们家已经赚得够多了,钱这个玩意,多少才是个头呢?人的欲望无止境,还是要知足常乐。

    郭阳陪着周冰走下楼来,周冰的俏脸上浮荡着某种温情脉脉。她和郭阳虽然爱得深,但却发于情止乎礼,顶多就是抱抱接接吻,从来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郭阳一直保持着应有的克制,这是对周冰的尊重,他知道周冰是一个情感上的完美主义者,她希望将最珍贵的东西留在最美好的时刻,凝固成永久美好的记忆。

    郭阳也同意周冰参与家族企业的管理。周家就她这么一个独生女,她将来不继承家业怎么行?周冰也知道这是她的责任,虽然大学学的是文科,但她的关注点却始终没有离开金融和资本。

    有些话郭阳没有明说。他现在觉得周冰参与蓝星集团的管理,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是蓝星集团进行股份制改造和现代企业架构搭建的契机,否则,过于落后的运行体制,会渐渐让蓝星集团退出社会舞台,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一蹶不振,最终化为乌有。

    事实上,这曾经是蓝星的命运。

    “阿姨,周叔叔,我先回去了!”郭阳向薛春兰和周定南告了别,然后就在周家门口跟周冰拥吻片刻,就离开周家走向自己的车。

    停车场上,夜色沉寂,偶尔会传来几声秋虫的呢喃。微凉的风漫天席卷过来,郭阳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他眼角的余光突然定格在旁边不远处孟天祥那辆黑色的东风雪铁龙上,孟天祥那身着白色衬衫的落寞身影慢慢走出阴影,立在了他的面前。

    “郭阳,我想找你谈谈!”孟天祥的声音冷漠。

    “谈什么呢?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吗?”郭阳的声音却很平静。

    这让孟天祥感到了某种胜利者的平静与自己作为失败者的故作冷漠,他压住满腔的羞愤,尽量维持着声音上的冷淡:“我不得不承认,我以前,小看了你。”

    “我没想到,一个我瞧不起的穷小子,事实上一无所有的穷小子,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混得风生水起,发家致富,现在连私家车都有了……”

    “你的手段让我佩服。你利用纪然和纪家为你抬轿子,提升你的价值,你还利用冯家老头这层关系,左右逢源,占尽了先机……”

    郭阳笑了:“这都是你自以为是的事情,我懒得跟你辩解这些东西。”

    “你不承认不要紧,因为这是事实和结果。但是我告诉你,你还没有胜出,我不会放弃。”孟天祥目光深邃而深沉:“我会让你明白,真正的手段是什么,而我们的差距又会有多大!我与生俱来的东西,也将是你一辈子努力的目标!”

    “我还会让你知道,现实和理想总是矛盾的对立体,在现实的压力面前,理想终归什么都不是。”

    郭阳深深凝望着孟天祥:“你想多了。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以你的条件,很容易找到一个更适合自己也更爱自己的女人,为什么非要纠缠小冰呢?”

    “我要的东西,你永远都不懂!”孟天祥嘴唇轻抿。

    “既然你非要纠缠我的女人,那么,我也只能被动迎战了。我会让你引以为傲的那些所谓与生俱来的东西,那些高干子弟的权势、尊严和荣耀,一点点在我面前粉碎并化为乌有,终有一天,你会匍匐在我的脚下,承认你今天的狂妄和无礼!”

    孟天祥放声大笑:“好好好,郭阳,我们就来一场君子协定,将来无论我们俩谁抱得美人归,都向对方投降。你放心,如果我真的输了,我会如你所愿,跪在你的脚下接受你的成功!”

    孟天祥转身走去,再无迟疑。他上了车,甚至还好整以暇地向郭阳挥挥手,最后疾驰而去,消失在沉沉的夜色之中。

    他竟然没有恼羞成怒……这让郭阳似乎看到了孟天祥的另一面。

    郭阳沉默良久,轻叹一声,转身也上了车。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两个男人的战争。男人之间的战争,无非是为了金钱、地位、梦想、荣耀……但一切也许终归还是为了爱情和尊严。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