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薛春兰这两天的忧心忡忡,周定南看在眼里。实际上他也心存隐忧,孟建民担任本市常务副市长过渡一下然后接任市长的传言,不仅在省里传,也在本市工商两界传得如火如荼,这应该不是空穴来风了。

    其实到了蓝星集团这样的资本层次,已经渗透在本地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与地方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大局休戚相关,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周定南不是怕,而是怕麻烦。同时还有利益上的被打压。

    周定南暗暗下定了决心,如果日后局面当真非常险恶,他就只能将集团总部搬迁离开C市,惹不起你孟市长但总能躲得起吧?

    下午五点多钟,周定南刚进家门,就见妻子薛春兰手里捏着一份报纸,有待魂不守舍地急匆匆走进来,她的脸色很苍白。他惊讶道:“春兰,咋了这是?身体不舒服吗?”

    薛春兰深吸了口气,缓缓将手里的报纸递给了丈夫,指了指头版上的一条重磅新闻稿,嘴角轻轻抽搐着。

    周定南扫了一眼,当即震惊莫名:“H国航空的GH7910航班抵美机场降落时发生重大事故,死伤数人,其中一名为华夏留学生。”

    周定南紧盯着新闻稿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航班不正是女儿当时乘坐的航班吗?根据报道,这趟航班在机场降落时突然发生灾难性事故,机身后半截脱离,伤亡人数还在进一步的统计中。

    而根据女儿当时的登机牌,她和孟天祥的位置就在机舱尾部。那么,如果不是因为郭阳莫名其妙来了一场惊天动地的爱情保卫战,女儿……周定南猛然抬头望着同样神色后怕的妻子:“春兰,真是万幸中的万幸啊!如果不是郭阳坚持,小冰这一回恐怕凶多吉少……”

    薛春兰嘴角哆嗦着,缓缓点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来。她根本无法想象,如果不是因为郭阳,如果女儿还是乘坐GH7910航班赴美,出现意外,她又将情何以堪?!在这个时候,在她的心里,什么利益、什么身份地位、什么面子和一切外在的东西,都比不上女儿和家人的平安重要。

    薛春兰突然放声恸哭起来。

    没有人理解她此刻的真实感受和复杂情怀。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敞开心胸接受了郭阳的存在,接受了他对女儿的爱是一种幸福的存在而不是耻辱的存在,而对于过去种种,她说不尽的懊悔和惭愧。

    周冰从楼上下来,见母亲倒在父亲怀中哭成泪人儿,大惊失色:“妈,您怎么了这是?”

    周定南叹息着推了推茶几上的报纸。

    周冰接过去看完,片刻的震惊和震撼过后是无法遏制的甜蜜和平静。她当然不相信郭**备未卜先知的特异功能,但不管这是不是宿命的巧合,都是郭阳的爱拯救了她的生命!

    “妈!”周冰哽咽着扑过去,与母亲薛春兰紧紧拥抱在一起。

    ……

    周冰约郭阳来家里吃晚饭,薛春兰竟然亲自下厨要做几个菜招待未来的女婿,这让周定南嘴角浮起一抹微笑来,因为这意味着薛春兰彻底放下偏见和固执,已经将郭阳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了。

    周冰拉着郭阳的手进门来,清秀的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今日种种,郭阳与父母平和相处如同一家人,这是周冰梦中幻想过无数次的事,梦想成真,让她的心情和心境都一直处在某种亢奋的状态中。

    她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薛春兰带着围裙端着一盘菜走出厨房来,郭阳下意识地霍然站起,面色有点尴尬。说实话,骄傲强悍的薛教授突然变成如邻家大妈一样和蔼可亲的薛阿姨,让他觉得不太真实。

    “小冰,赶紧和郭阳去洗洗手,我们准备吃饭。大姐,你去拿一瓶酒出来,让小郭和老周喝点酒吧!”薛春兰冲女儿和郭阳温和地笑,又扭头吩咐自家的保姆阿姨。

    郭阳受宠若惊地蹑手蹑脚地走向周家在一楼的卫生间,周冰在他身后忍不住噗嗤一笑:“阳阳,你跟做贼一样,干嘛呢?”

    郭阳叹了口气,停下脚步扭头望着周冰:“小冰,你妈突然变得这样,我有点不太适应。”

    周冰咯咯娇笑着:“那就慢慢适应呗!阳阳,我妈就是这样,她一旦认准了谁,就会对谁好得不得了。”

    郭阳哦了一声,他想起了孟天祥。薛春兰的确是这样的人,她看对眼的人怎么都是对的,她看不对眼的人无论怎么努力都是白搭,比如说过去的他。好在阴差阳错之下,他终归还是得到了薛春兰的认可,过程虽然艰难,但结果足以让郭阳心安理得了。

    ……

    晚饭的气氛不错,周定南心情很好,还拖着郭阳喝了两杯茅台酒。饭后一家人围坐在客厅里说说笑笑,话题渐渐就转移到郭阳和周冰的订婚礼上。还是薛春兰主动提出来的,她想要跟郭阳的母亲见一面,然后敲定郭阳和周冰尽快订婚的事。

    郭阳不置可否,其实他对时下订婚的民间风俗颇为不以为然。男女感情到了一定程度,直接结婚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在结婚之前人为增加一道环节,白白浪费财力物力和精力?

    但郭阳也不至于要反对。在他看来,只要周冰和周家人喜欢,这样的仪式也无伤大雅。

    门铃骤然响起,周定南起身去开门,见是孟天祥,脸上的笑容瞬间敛去。在周定南看来,在一家人如此温情脉脉的团聚时刻,孟天祥的出现实在是太煞风景让人败兴。

    但又不能不让孟天祥进门。

    见是孟天祥,周冰当即俏脸生霜立即拉着郭阳的手上楼去,也不管孟天祥的脸色如何难看,就将他撇给父母来招待。

    孟天祥阴沉着脸,他来周家本来怀着几分试探的味道,如今见郭阳也在周家仿佛气氛还不错,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妒火掺杂着怒火熊熊燃烧起来,几乎要烧毁他的理智。

    “薛老师!”孟天祥按捺住火气,尽量维持着虚假的风度。

    薛春兰勉强一笑:“小孟来了,吃饭没有?”

    孟天祥嘴角一抽:“吃过了,薛老师,我想问问小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说好了返回美国,行程都安排好了,突然就从H国返回来,这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呀?”

    薛春兰笑了笑:“小孟,没看今天的报纸?”

    孟天祥愕然。

    薛春兰将面前的那份北方晚报推了过去。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