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春兰没好气地挥挥手:“有什么事,以后再说,现在小冰刚进了安检,马上登机,你跑来算什么?”

    郭阳这个时候根本没有精力考虑薛春兰的态度好坏,再过一会,等周冰登了机就真的是来不及了。

    “薛阿姨,我真的没有骗你们,我找小冰有急事,我……”因为太过焦虑不安和着急,郭阳有点语无伦次了。

    薛春兰皱了皱眉,扭过头去。

    周定南叹了口气:“小郭,事已至此,其实……你还是回去吧,对了你怎么来的?要不然跟我们一起回去?!”

    周定南觉得,即便郭阳要跟女儿重归于好,今儿个也不是恰当时机。毕竟机票都订好了,行程已经确定,不可能因为郭阳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取消航班不走。

    郭阳急得差点没有掉下泪来,他有心想要跟周定南实话实说,但说实话其实也没有用,肯定会被周定南当成疯子,论是谁也不能相信。而且,一旦让机场或者有关方面知道,郭阳在背后混淆视听指摘某一航班将要出事故,尤其还是国际航班,肯定会给郭阳扣上一顶图谋不轨破坏公共安全的罪名拘留起来。

    郭阳不想当什么救世主,他当前也不具备这个能力和能量,但要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爱的女孩义无反顾地走向毁灭的深渊,除非是他死了。

    郭阳已经拨打过周冰的手机,还是关机。

    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周家夫妻掌握有周冰另外的联系方式,因为郭阳知道周冰有两部手机,其中一部是可以带出国使用的。

    郭阳急得满头大汗,他长叹一声,眼前一阵天旋地转金星乱冒,他的身形踉跄了一下栽倒在薛春兰身前。

    周定南和薛春兰吓了一大跳,周定南赶紧上前来蹲下身扶起了郭阳。

    “周叔叔赶紧给小冰打电话,让她出来吧,要不然真的就来不及了!”郭阳无比的绝望和哀伤。

    周遭的乘客和机场工作人员纷纷投过惊讶的目光来,薛春兰呆了呆,低头见郭阳半靠在丈夫臂弯中泪与汗珠齐飞的惶急之状,被瞬间打动,心底平时隐藏起来的一抹柔软浮出来。

    她虽然强悍傲慢,但终归还是一个母亲和女人。

    身前的郭阳给她一种强烈的感觉,他身上发散着基于某种发肤之痛和心灵之殇的光辉,让她无力抗拒。

    薛春兰犹疑了一下,还是俯身帮着丈夫一起搀扶起郭阳来,轻轻道:“你别着急,有话慢慢说!”

    薛春兰旋即冲周定南道:“老周,你打打小冰的另外一部手机看看能不能打通。不行的话,就打小孟的电话。”

    周定南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拨号。周冰的另外一部手机同样拨不通,周冰根本就是关机了。他马上又拨通了孟天祥的手机号,但通是通了,却迟迟没有人接。

    登机区内,孟天祥掏出自己的手机凝望着屏幕上跳跃闪现出的周定南的手机号,刚要接又慢慢停下了手。已经过了安检,周定南突然打电话来,肯定非同寻常。联想起郭阳在路上的连番电话追逐,孟天祥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立即将手机打到了震动上,然后塞进了背包里。

    周冰静静地凝立在登机口处,神色哀伤中带着平静。

    孟天祥慢慢拖着行李走过来,笑着道:“小冰,喝不喝东西,我去买点饮料!”

    周冰回头扫了他一眼,依旧冷漠:“你随意,我不喝,谢谢!”

    孟天祥不以为意地轻笑一声,他此刻根本就不再计较周冰态度的冷漠和排斥了,到了美国之后,他会以商务活动的名义在美停留一段时间,而打着受周家夫妻之托的名义,他又会理直气壮地留在周冰身边。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就不信了,周冰会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

    只要郭阳这个情敌不复存在,他有的是时间和精力去慢慢攻陷周冰的心灵城堡。

    周定南摊摊手,郭阳脸色惨变。

    他呆了呆,突然扭头向安检区的工作人员走去。但很显然,无论他再怎么努力,他试图进入登机区的想法根本无法实现。

    看郭阳满头大汗脸色惨淡地跟机场工作人员斡旋交谈着,周定南和薛春兰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读到了深深的狐疑:他到底是要干什么?!即便他想要跟女儿周冰言归于好,也不必急于一时吧,就算是周冰返回了美国,他还是有机会的,为什么非要坚持在周冰登机前见到她呢?

    而且还试图让周冰改签航班,这分明有点莫名其妙啊!

    郭阳纠缠了工作人员大半个小时,看他实在是太着急,工作人员终于还是松了口,同意报请领导同意,由登机区内的机场广播找人。

    郭阳焦虑不安地在安检区外围来回踱步,等候消息。

    但等工作人员找上她们的领导又征求了领导同意,再通知登机区内的广播室,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郭阳抬腕看看表,见时间已经指向了五点零五分,距离周冰的登机时间不足半个小时,他眼前一阵发黑,靠着安检区外的护栏深吸了一口气。

    周定南和薛春兰走了过来,薛春兰细长的柳眉紧蹙着:“郭阳,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小冰已经快要登机了,你有话还是等她到了美国再说!你放心,小冰在美国的联系方式,我会给你!”

    郭阳悲哀地望着薛春兰,他目光中弥漫着的某种恐惧和绝望感,看得薛春兰心头发冷,她不知道郭阳为什么会这样。但正是这种无法言喻和形容的复杂情绪,让她意识到,郭阳或许并不是最适合女儿周冰的人,但一定会是最爱和最关心她的人。

    一念及此,薛春兰心底的懊悔更加浓烈。

    “薛阿姨,我没法跟您解释。但是我必须要联系上小冰,至少要让她改签航班,避开今明两天再走。”郭阳的声音略见嘶哑,因为焦虑过甚,他的喉咙向灼了火一般作痛。

    登机区内。

    广播上突然传出一个沉静的女声:“即将乘坐H国航空GH7910航班经T城飞往美国洛杉矶的周冰女士,你的朋友在外有急事找,请听到广播后尽快到第一安检口处联系。”

    广播连续三遍,周冰呆了呆,她抬头望着高高的候机大厅的穹顶,幽幽一叹:“阳阳,你来机场是为了给我送行吗?可我们见了面又能怎样呢?”

    孟天祥大惊,他没有想到,郭阳竟然这么执着,还追到了机场。他要见周冰干什么,想要挽回她的心吗?瞎扯淡的事情!

    他大步走过去,急急道:“小冰,马上就要登机了,你就算是赶过去跟他见面,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周冰沉默不语。

    在这一点上,孟天祥倒是没有说谎,从她现在所在的国际航班登机口,返回安检口,步行要超过十五分钟。往返一次,就要耽误登机时间。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